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驅離
驅離 連載中

驅離

來源:google 作者:九月的天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岳銘軒 林茜雅

蜥蜴人認為地球人類是殖民者,要奪回地球蜥蜴人:還我地球,不然消滅地球人類高等人類文明:我們遇到麻煩,沒辦法再幫你們了地球人類:沒有人類,還要地球幹啥!扔核彈吧!半蜥人:請冷靜!我們可以再談談!岳銘軒望着準備進入球型倉的林茜雅大聲說道:「茜雅,我一定會來找你的!」林茜雅回頭望着那個眼神堅定的男孩,心裏有着一絲不舍林青青突然說道:「你想重複爺爺的悲劇嗎?」說完她拉着林茜雅的手跨了過去,消失了展開

《驅離》章節試讀:

「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把迷迷糊糊的岳銘軒給驚醒了。

「誰啊?」

「我們是**,找你有些事情,快開門。」

「**?」他心裏有些疑惑,起身從門上的貓眼向外看去,確實看到三個**站在自己門外。

他打開門,茫然地望着外面的**說道:「有什麼事嗎?」

「我們懷疑你涉嫌一起盜竊案,需要你配合調查下。」為首的張警官說完,示意了下,後面兩個人便進入宿舍開始搜尋起來。

看這情形,岳銘軒感覺有些不對勁。

「我沒有偷過什麼東西啊!」

張警官看着岳銘軒緊張的樣子,疑惑地說道:「我們也不相信是你,但很多人都指證說是你,如果不是你乾的,也別緊張,配合我們調查就行了。」

岳銘軒點點頭,沒再說什麼,看着另外兩個**在宿舍里翻來翻去,似乎並沒有找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算了吧!別找了,先回去問問再說吧!」張**對着那兩個**說道。

另外兩**也沒再找,他們一左一右抓住岳銘軒的胳膊,然後向外走去。

走出宿舍,岳銘軒才發現,外面已經有不少幾個人在圍觀了,其中有幾個同學還對他指指點點。

他感覺自己臉似乎都被丟盡了,使勁低着頭,快速地上了警車。

審訊室。

岳銘軒老老實實地坐在椅子上。

張警官把一個電腦屏幕對着他,用手指導着屏幕上的那個人問道:「這個人是你嗎?」

他看着這電腦屏幕上的監控視頻,發現視頻中顯示的位置,正是學校實驗樓資料房外面的走廊。而自己之前碰到的那個黑衣怪人,也出現在視頻中,但監控看不清他的臉。

「我沒有出現在這視頻中啊?」岳銘軒不解地問道。

「就是這個穿黑衣服的,是你嗎?」

這話讓岳銘軒有些無語,他疑惑地看着張警官說道:「警官,這個怎麼會是我?你從哪認出這是我了?誰會穿成這個鬼樣子?這麼另類的裝扮,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有問題。」

「可見到的人都說是你啊!」

「這怎麼可能是我,我昨天晚上在實驗樓拐角處還看到過這個怪人,他跟我對視了一下,就跑了,他長得很嚇人,我以為自己看花了眼,當時李零也在我後面,不過他說他看到的是一位美女。」

「你說的哪個拐角處?我查下監控。」

「就是一樓樓梯拐角那個通道。」岳銘軒指了指視頻上面的一個地方。

「這個地方是盲區,監控看不到。你碰到他時,他在幹什麼?」

「我準備出去,他好像正要往實驗樓上面去。」

張警官聽到這話,更加疑惑了:「這就奇怪了,他們說的就是你,而且我們查了這個黑衣人的行動軌跡,他是直接出現在三樓的,他肯定熟悉這個地方,可能是踩過點,不然不會這麼清楚盲區的位置。昨天這個時間點,你在幹什麼?」

岳銘軒想了一下,昨天這個點應該跟林茜雅宿舍里了。

「這個點我應該已經在宿舍了,你可以看看我從學校門口回宿舍那條路的監控視頻。」

張警官聽了,調出岳銘軒回宿舍的軌跡,發現提着兩個袋子進入宿舍樓後再也沒出來,而那黑衣人在岳銘軒進入宿舍樓後沒多久,就出現在實驗室的走廊。

岳銘軒本來想看看視頻中林茜雅是怎麼追上自己的,可看了一下,林茜雅並沒有跟着自己到宿舍,這麼想來,昨晚她也是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後,就像她突然出現在自己宿舍里一樣。而黑衣人出現的時間和林茜雅走時從陽台上消失的時間差不多。這麼看來,這林茜雅極有可能真的是黑衣人偽裝的。

「這就奇怪了,剛才有幾個當時還在實驗室的人說,看到的只有你從實驗室進入資料室的,穿的也是這一身黑衣,那些同學說也覺得你這打扮很奇怪,但因為你這個人性格孤僻,喜歡獨來獨往,所以也沒問。你進入宿舍後真的沒再出來過了?」

「我回宿舍後一直沒有再出來,直到你們找我才一起出來的。我覺得肯定是他是冒充我!」岳銘軒無奈地說道。

「你能證明你後面再沒出門嗎?」張警官問道。

「這我怎麼證明,你們不可以查宿舍樓的監控不就行了嗎?」岳銘軒無奈地說道。

「監控雖然沒看到你出來,但實驗室的人都說這黑衣人是你,這就是證據。」

岳銘軒被這話弄得有些無語了,他感覺自己這嫌疑好像沒法洗清了。

正在他無比絕望的時候,楊教授從外面走了進來。

「楊叔。」岳銘軒像看到救星一樣,站起來和楊教授打了個招呼。

楊教授仔細盯着岳銘軒看了看,然後看了看視頻中那黑衣人:「這事上面說不查了,他們會馬上通知你的。」

「不查了?」張警官有些驚訝:「他偷的可是你們研究的最新資料。」

「這人走路的姿勢明顯不像銘軒,而且他學物理的,這化學資料他沒理由偷,就算他要用,直接找我就行了,有必要偷嗎?」楊教授說完,**局的電話就響了。

接完電話後,張警官怪異看了岳銘軒一眼,忍不住地對着楊教授說道:「楊教授,你不會是找了上級關係包庇他吧?」

「看你這傢伙說的,我包庇他幹啥呢?這事沒你想的那麼簡單,而且這種事情發生了不止一起了,原因暫時也不便公開,以後你們會知道的。」

「唉!行吧!」張警官無奈對岳銘軒說道:「你可以回去了。」

岳銘軒鬆了口氣,這被冤枉的滋味還真是難受。

讓他更難受的是這黑衣人明顯是想陷害自己,不知道後面還會出現什麼事情。不過按林茜雅說的,自己的藍色眼睛可以識破偽裝,那黑衣人偽裝成林茜雅的樣子為什麼沒識破呢?難道她是更厲害的黑衣人偽裝的。讓他更難受的是這黑衣人明顯是想陷害自己,不知道後面還會出現什麼事情。不過按林茜雅的說法,自己的藍色眼睛可以識破偽裝,那黑衣人偽裝成林茜雅的樣子為什麼沒識破呢?難道她是更厲害的黑衣人偽裝的。

「我想看看圖書館門口昨天晚上七點左右的視頻吧!」岳銘軒突然對着張警官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