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全球御獸:我的妹妹是妖族女帝
全球御獸:我的妹妹是妖族女帝 連載中

全球御獸:我的妹妹是妖族女帝

來源:google 作者:天平一側是心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肆 李雪見

【女帝+妹妹+升級流+爽文+隱藏信息!】這是一個御獸師為尊的世界李肆出身孤兒院,機會渺茫幸好自己撿來的妹妹,是繼承了『鳳凰仙帝』名號的年幼妖獸他終於成為御獸師,邁上這條荊棘之路——天才少女:「我們註定站在對立的兩面...只能如此」商人少女:「為什麼你沒學過就能這樣鑒寶?討厭最討厭你了!」軍官學姐:「這只是一場交易而已不準多想」女帝妹妹:「哥哥,我餓,飯飯」「看見沒有?知道我是多麼沒女人緣了吧」李肆對着身後說道身後眾男齊齊鄙視:「你在這凡爾賽是吧?」展開

《全球御獸:我的妹妹是妖族女帝》章節試讀:

沒有要收拾的行李。

也再沒有其他值錢的東西。

將教材、護具、鍋碗瓢盆全部丟在那座荒廢的孤兒院里。

李肆左手牽着最重要的妹妹,右手按住那袋自己與妹妹一同贏回的靈石。

身無長物的他,帶着最重要的人與物,向著列車站大步奔行。

李雪見被他拉着手,小步快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哥哥。」

「嗯?」

「你其實可以直接走的。到了堡壘裏面,再找地方讓我變成人形。」

李肆輕聲道:「那你的身份怎麼解決?」

「就說是…哥哥見色起意,從路邊撿來的漂亮女孩好了。嘿嘿。」

李肆:「不行。流水鎮里認識你的人很多。一旦被他們遇到,你的真實身份可能暴露。」

妹妹頓時嘟起嘴巴:「明明塔裏面的御獸師都在駕馭妖獸?」

「能變成人類的妖獸,不被御獸師的各種手段察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李肆腳步很重,聲音很輕,幾不可聞:「而且,雪見是這麼漂亮的美人坯子,將來一定是傾國傾城的女帝……」

「我會保護你。盡我所能。」

他握着妹妹的手收緊,彷彿永遠不會放開。

李雪見露出開心的笑容:「哥哥也覺得我很好看嗎?太好了!我也覺得認真的哥哥很帥哦!」

李肆苦笑:「重點在這裡嗎——繞路!前面不能走!」

他能看到的是【隱藏信息】。

而在前方長滿野草的荒涼路口上,隱藏信息已經發出了提示。

【看起來是荒無人煙的地方,實際卻有鎮上的兩個家丁在蹲着哦。他們原本是來這裡偷懶的,但你撞到他們手上可就變成意外之喜了。】

李肆立即帶着妹妹左轉。

翻過殘垣斷壁,走過年久失修的碎石路。

人類的世界建立在高塔之中。

因而比起鳥獸橫行的黑暗郊野,這片荒蕪的地方更像是人類離去後的廢墟。

【前方一百步的高處,有個家丁正趴在那裡監視。一個疲憊的少年牽着女孩子往前走,絕對會被認出來的。】

【向右拐是去列車站的捷徑,但是需要穿過流水鎮的外圍地區。在道路縱橫交錯的地方,信息量會大大提升哦?】

【向左拐可以避開鎮上人的耳目,但也讓你離列車站越來越遠。】

要繼續繞路嗎?

李肆看向左邊,向高塔內側延伸的方向是野草叢生,並不好走。

「哥哥,我的鞋有點…」

李肆低頭看去。

只見妹妹那雙趕上大甩賣才買到的,類似拖鞋的木底鞋,右腳的帶子已經脫落了。

沒辦法了。

李肆一把扛起妹妹:「走鎮里!快點到列車站去!」

她就像飛鳥一樣輕盈。

趴在自己肩上,小小的溫暖的身影。

李雪見驚呼一聲,隨後就輕笑着踢掉了另一隻鞋,雙手拍打李肆的後背:「哥哥沖啊!沖啊!!!」

「別拍!另一隻鞋怎麼也扔了?」

妹妹義正言辭:「如果有人撿到鞋去修補的話,一隻鞋讓人家怎麼穿啊!」

「還有這種道理?」

與此同時。

孤兒院門口,後背上印有「陳」字的壯漢一腳踹壞了大門:「真見了鬼!這兩個人跑到哪裡去了!」

明明撒出去了這麼多人,卻連個人影都看不見!

旁邊一名尖耳猴腮的家丁說道:「那個小鬼,是跟着考官一行人直接離開了?」

壯漢家丁:「不可能!考官一行人里沒見他的身影!」

尖耳猴腮的家丁眼睛一轉:「那我有個方法…不如撒一把錢出去,讓鎮民去做我們的耳目。」

……

距離列車站,還有兩條街的距離。

這條破敗的街道上,到處都是鎮民行人。

列車站原本就是堡壘區主城對流水鎮的貨物集散地,吸引到如此多的人流量不足為奇。

但他們的表情不對。

這不是看到他扛着妹妹走路,感到奇怪的眼神。

更像是看到了會走路的錢袋子一樣,驚奇而滿眼貪婪的眼神。

「……」

李肆停下腳步。

隱藏信息已經作出了提示。

【前面有三個家丁堵路。】

【後面有五個精壯家丁追趕過來。】

【左邊四個人。】

【右邊五個人。】

「是鎮民在給他們通風報信啊。」

李肆轉眼間就想通了關鍵。

妹妹抱住他的脖子:「哥哥,怎麼辦?」

「沒事的。我的靈力恢復一些了。」

李肆選擇向前。

御獸師利用自身的靈力,次數是有限的,質量在同一個階段是一致。

以李肆這些考生為例,同樣是一轉初期的御獸師,他們這些人都是『青銅色』靈氣。

如果到一轉中期,就是黃銅色靈氣,然後是一轉後期的藍銅色,顏色越變越淡…但一轉巔峰又變成了最深的紫銅色。

言歸正傳。

既然質量是一致的,那麼決定天賦強弱的點之一,就是數量。

靈氣的數量,就是靈台的容量。

李肆的靈台在同齡人里也算得上寬廣,正因如此,與妹妹契約時才沒有被直接撐爆。

之前的爬坡考核,本質也是在考驗這些孩子的靈氣量。李肆即使沒有金手指,憑毅力也有七成幾率走到六十步以上,但八十步是絕對達不到的。

另一個變量,就是異能。

在之前的御獸師選拔中,由於考試方法的限制,他與妹妹契約獲得的異能,難以像葉青竹、陳巧生、甚至高矮胖瘦四人的強化系那樣發揮作用。

所以只能用靈力本身硬抗,再依靠隱藏信息找到一條通關路線。

但是現在。

面對真正的爭鬥。

手握刀槍,指着自己與妹妹的三名家丁。

是妹妹給予自己的異能更強。

「小鬼,可算讓老子逮到你了。」

為首的壯漢家丁冷笑一聲:「別以為你是御獸師就能怎麼樣,一轉初期的小孩子有什麼戰鬥能力?勸你趕緊應了老爺的請柬到府上做客,不然…」

他話說到一半,就見李肆右手一彈。

一道微小的火光被彈到三名家丁面前的地板上。

然後爆炸。

閃爍火光。

騰起灰塵與濃煙。

「我們走。」

李肆扛着妹妹,單手遮住她露在外面的雙足,從濃煙、灰塵與火光中衝過。

「後面又來人了!」

李雪見被扛着頭朝後腳朝前,正好看到後面家丁追來,趕緊拍打哥哥的後背:

「再來一發飛火羽!」

「前面也有。」

李肆對着前方兩個中年家丁抬手,手中火光乍現。

嚇得二人直接向旁邊翻滾躲避。

飛火羽。

消耗一。

顧名思義,是在手中凝聚一枚羽毛,再使其爆炸的招式。

消耗低廉,威力也很廉價。

「——宰了他!給老子宰了他!」

身後,壯漢家丁已經爬了起來,顧不得面部、上身還有雙臂的燒傷水泡,發出氣急敗壞的嚎叫聲。

李肆抬眼望去,列車站只有一條街的距離。

再跨過護城河上的簡易橋樑,就能到達。

勝利在望。

「小子——給我跪下!」

就在這時,一道野狼般兇狠的身影猛衝過來,將李肆直接撞飛到護城河裡。

「!」

李肆只來得及把妹妹扔到橋上。

自己卻是直直摔進護城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