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連載中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來源:google 作者:喵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越澤 慕憐雪 現代言情

五年前,她被閨蜜算計,失去清白,自毀嗅覺……五年後,她攜萌寶強勢回歸,虐渣狠踩白蓮花卻不料想,小包子抱緊男人的大腿,一口一個爹地叫的開心阮棠恨鐵不成鋼,「你爹地的墳頭草都和你一樣高了,不許胡說!」韓逸辰:……展開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章節試讀:

墨城。

醫院頂層的VIP病房裡傳出幾聲吼叫,隨後,一個女人捂着鮮血淋漓的手臂被推倒在地,連帶着她帶去的飯盒、鮮花也被扔了出來。

「賤女人,滾!」

慕憐雪跌坐在地上,純白的連衣裙被鮮血染紅了大片,三兩護士露出鄙夷的目光向她掃過,議論聲不斷。

「自作自受。」

「也不怪墨少被這張臉蛋迷惑,誰能想到自帶光環的人民教師能做出虐童這種缺德事!小墨少在病房住了三年,這種下場都是便宜她了,依我看就應該千刀萬剮!」

「千刀萬剮算什麼,她就應該下地獄!有了墨少那麼好的男人,竟然在外面偷吃,還野心勃勃的要和情郎私吞墨氏,真不知道墨少為什麼還不和這種女人離婚……」

……

他們說的都不是事實。

但終是人言可畏。

可只要墨越澤還相信她,她如今做的一切就值得。

她忍着手臂上的疼,撿起飯盒、鮮花,緩緩起身對着病房門輕輕鞠了一躬,打算離開。

門突然打開,她腳步一頓,眼底燃起了一絲希冀。

「越澤,是……小懿醒了嗎?」

這三年,她夜以繼日地守在墨嘉懿病床前悉心照顧,希望他能早點醒過來。不是為洗刷自己沒有虐童的冤屈,只是從心底覺得,他不應該躺在這裡。

直到現在,她都無法接受曾經活蹦亂跳的小男孩變成一動不動的植物人。

好在,他最近有醒來的跡象。

可墨越澤卻扯過她受傷的胳膊將她拽進病房,不等她反應過來,整個身體便向病床狠狠撞去!

腹部剛好撞在床邊,痛得她悶哼一聲。

男人扯着她的頭髮,強行讓她抬起頭來

「這就是你悉心照顧、口口聲聲說的的贖罪?你是在告訴我……當初就不該信你!」

只見,墨嘉懿的小身子上滿是青紫,新傷疊蓋在舊傷上,全是在隱秘之處,不易被人發現。

不……不可能這樣!

「不是我,越澤,你相信我……」像是抓着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般,她拚命乞求他。

說著,她像是想起什麼,猛地看向墨母身邊的谷瀟瀟,「是她!最近都是她帶着小懿洗澡,是她陷害我!三年前就是她陷害我,我——」

啪!

她還沒說完,臉上就被甩了一巴掌。

「如果你想報復,就報復在我身上!求你別再傷害小懿了,別再傷害孩子了啊!」

墨母哭的泣不成聲,情緒激動的喘不上氣。

「媽,您沒錯,要怪就怪兒子識人不清,這種女人以後都不會在墨家出現了。」

……

一道門隔出兩個世界。

再次被丟出病房,慕憐雪不甘心地從地上爬起,想重新敲開那扇門。口袋裡的手機震了許久,她皺着眉翻出手機,是爸爸。

「雪兒,你媽媽又不見了……」

這句話轟地一聲,在她腦中炸開。

「我這就回來!」

她攥着拳頭又死盯着那扇門片刻,轉身向反方向跑去。

媽媽一年前被查出阿爾茲海默症,她理應陪伴左右,但媽媽知道她放心不下小懿,嘴裏說著自己沒事,推她出家門。

爸爸一直將媽媽照顧得很好,病情也很穩定,只是這個月,媽媽已經不知道走丟了多少次。

直到凌晨三點,她和爸爸還在小區周圍一圈找人,時間過得越久,她內心深處不詳的預感便越濃烈。

「媽媽,你在哪,你回來、回來好不好?」

她失去的已經夠多了,不能再失去媽媽了。

她無助地蹲下身,拿出手機想給墨越澤打電話。

他是她的丈夫,是她的天。

可手指在撥號鍵徘徊許久,久久無法按下那個號碼。

她怕她會失望……

可現在,只有他有能力把媽媽找回來。

電話通了,她急切的將這件事說給他聽,希望他能幫忙,只是她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頭一個嬌滴滴的女聲打斷了她的話。

「越澤正在洗澡……」

谷瀟瀟說著,男人慵懶的聲音也從那邊傳來。

「誰?」

谷瀟瀟柔聲解釋,「是慕老師,她好像有事情找你幫忙。」

那頭突然一陣忙音,慕憐雪還沒等到墨越澤開口說話,電話被掛斷了。

這麼晚了,男人剛洗完澡,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用想就知道發生了些什麼。

慕憐雪的心臟已經碎得四分五裂,體會不到絲毫痛意,只是她必須要撐住。

因為媽媽還沒找到……

然而噩耗來得猝不及防,第二天下午,小區河邊打撈上起一具屍體。

媽媽什麼都沒有留下,就在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了。

她坐在停屍房外,抱緊雙腿蜷縮在角落,任淚水一遍又一遍沖刷着面龐。

其實媽媽很早之前就不對勁了,都怪她太過粗心,竟然沒有發覺。

如果她能多回來陪陪媽媽,或許根本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慕憐雪的思緒飄到很遠很遠,直到皮鞋踏在大理石瓷磚上聲響距她越來越近,最後停在在她眼底,才遲鈍的抬起頭。

是墨越澤的貼身助理,簡默。

「少夫人,墨少要您簽了這份離婚協議。」

既然簡默能找到這裡,就代表了墨越澤肯定知道媽媽才去世的消息。

非要這個時候送來離婚協議嗎?就這麼著急要娶別的女人進門?

曾經的愛情約定還在言猶在耳,可笑的是,許諾的人早就醉倒在別的女人的溫柔鄉內,只有她還在為了那誓言委曲求全。

呵……真是可笑!

她發狠的扯過那份離婚協議,逼着自己拿起筆,只是……

心裏面無論怎麼恨極了他,她卻無法落筆。

「少夫人,您……要不要先接電話?」

簡默見她皮包骨似的身子一直在發抖,口袋裡的手機震了許久,她卻恍若未聞地死死盯着那份離婚協議,他忍不住提醒。

手上的離婚協議驀地掉落在地。

她慌張的從口袋裡翻出手機,指尖顫抖停在屏幕上方,眼睛暗了下來。

屏幕上來電顯示的人名終究還是讓她失望了。

「爸。」她啞着嗓子開口。

「雪兒,這次無論如何你也得救救你哥哥,就五十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