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連載中

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來源:google 作者:洋仔很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洋仔很乖 蘇伯奧 都市小說

懷念過去的日子現在的人們總是感嘆時間過得太快總是懷念過去的日子但是這是人生啊!我們曾經的日子也只能用來懷念了!展開

《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章節試讀:

2001年,正逢世界邁入新世紀後的第一個年頭,也正是這一年中國申奧成功。祖輩姓「蘇」也是家中第一個男娃便取『伯』一字,01年7月中國申奧成功之時也是蘇伯奧出生的那天。家人為了慶祝,便在他名後加了個『奧』字,期盼奧運會在中國成功,同時慶祝中國深奧成功。

2018年蘇伯奧正值高三,即將參加高考,跨入大學的門檻。伯奧從小學開始成績便一直都是在優秀的良好生徘徊,起起伏伏。到了高中也是如此,雖說在年級排名比較靠前,但學校的升學率實在低的可憐。

伯奧從初中開始就對生物恨之入骨,不論怎麼背誦,生物成績就一直穩定在25分上下,這都不免讓人懷疑是不是有人故意安排他。雖說有時候會太難的卷子25是一個不太低的水平,但當別人滿分時他依舊在25分的大氣層飛翔,不免使他掛不住臉面,正逢青春期的叛逆期,伯奧便死心放棄生物,學與不學,背與不背在伯奧眼中看來貌似沒有太大區別。只不過是每天都花費幾小時背之後考出的生物25分,和每天不背考出來的30分在伯奧眼裡沒什麼區別。伯奧的靦腆加上青春的叛逆便在日記中留下了這段話

「老子每天早起5.00背到7.00的生物考了25分,同桌上生物睡覺,偶爾翻一翻書便80分。我學他有什麼用呢?我換來的只有嘲笑。如果我放棄了生物,考試我也能穩定在25分。但別人問時我便可以說,我生物不學,我也能得分。」

於是伯奧便頭腦一熱,早起上學前將自己的生物書丟盡了路上的魚塘,開始了生物擺爛的日常,從那之後的生物課,生物老師就從沒看見過伯奧生物課時桌子上有一本書。伯奧每次到生物課主動搬桌子到最後一排,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伯奧的生物老師是個60歲左右的老頭,為人親和。一直都認為伯奧是個好孩子,看到他睡覺便覺得,可能是孩子累了需要休息。但是課後伯奧的老師們在辦公室談論時卻發現了蹊蹺。所有老師都說伯奧上課聽課非常認真,全都與老頭對峙。

「不可能,英語對他來說有點難,但也沒有睡過覺啊!」

「你沒看錯吧,後邊好幾個睡覺的學生!反正我覺得伯奧不能睡覺」

伯奧的班主任從板凳上站起

「下次上生物課我專門去看看,怎麼可能!」

生物老師看着班主任驚訝的表情,笑道

「咱倆就賭一頓飯,下午有生物課,你就爬窗戶看拖布那塊,肯定會多出一張桌子。睡覺的人必定是他蘇伯奧!」

說完班主任便哈哈大笑

「我非要看看這個伯奧的神通!反了天了!我不在就敢睡覺?」

下午第二節課是生物,第一節下課伯奧便將自己的桌子搬到了教室最後邊。

「又是一個美好的下午,同志們午安!」

辦公室的生物老師起身準備去上課。走到門口時對班主任笑了笑

「這頓飯我吃定了」

生物課上到一半,沒等班主任去查課,伯奧那小子呼嚕聲已經傳到了年級主任辦公室,生物老師一個B兜呼了上去,伯奧一點反應沒有。年級主任直接把桌子踹翻。伯奧身體也隨之倒了下去,伯奧抬頭看見班主任,年級主任和生物老師,還有四周的同學不知所措。

「現在給你家長打電話,不來你放學別走!」

「明天的午飯有嘍!」生物老師小聲嘀咕到

「現在去給你家長打電話」

蘇伯奧迷迷糊糊走到電話亭撥通了老媽的電話。

「媽,我們班主任有請你來一下,有點事」

「你小子是不是又犯事兒了!」

「那不能,我們年級主任請您!班主任請您,我都不叫您!」

蘇伯奧的父母都是工人階級雖說有文化,但在教育孩子這個問題上,父母都覺得有些不足,但也說不上哪方面的教育不足

過了一會蘇伯奧的父親開車來到了學校。一看到伯奧的臉色不對,父親意識到了,這不是好事。

年級主任走上前上來同父親握了手。

「咱們見過,上次好像是因為考試伯奧退步的事兒吧』

「那咱們這次故事的開始從哪兒開頭」

「蘇伯奧,你來說一說咱們這次故事從哪兒開始吧」生物老師威嚴的說道

「這故事太深奧了,爸,我怕你現跟你說了你也在理解不了,等回家我慢慢給你講解」

「伯奧這小子每次到生物課就把桌子拖到教室後邊呼呼睡大覺」

「伯奧,去把你生物書拿來給你爸看看你夢中學的知識!」

「老師,知識這東西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我夢裡學的我又沒寫到書上,別看了」

「去我叫你拿你就去拿,哪來那麼多話。叫你爸看看你的夢中學習成果」

「我……. 我……. 我書餵魚了」

「餵魚?」

「你小子,等回家我幫你搶回來,叫你從魚的大腦里把知識回來,咱倆回家算!」

「伯奧他爸,你別急呀。我只是叫您了解了解伯奧在學校的表現。」主任一臉嚴肅的表情說道。

「你跟生物老師去辦公室談談,我跟你爸爸談談你的情況」

伯奧跟着生物老師來到了辦公室

「我記得你不是不學習的孩子呀!你怎麼了伯奧,你跟我說說。我教了半輩子學了,你跟我說說我能理解你」

「嗨!老師我覺得生物沒有用,生物書的那點東西我早就會了,再說中考也沒有生物,就算有生物,也不影響我」

「你這麼說也沒有問題,但你高中打算學文?每天背書不是背書就是在背書的路上?我覺得你的腦瓜不是用來背書的,你肯定不能選文。你現在放棄生物,我不能說對你現在有什麼影響。但你高中怎麼辦?」

「老師你要相信水到渠成。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你要是下次生物比你的平均水平高,我就不跟你計較了。畢竟我們倆的緣分就剩一年了,初三你就沒有生物了,我也不能強求你」

晚上回到家,伯奧看桌子上一條紅燒魚。

「今天咱傢伙食這麼好嗎?老媽都捨得給我燉魚了?」

「兒子咱吃飯,媽今天特意給你買的魚,叫你吃的痛快」

「對!兒子,今天爸還給你專門買了個大魚頭,在鍋里呢。剁椒魚頭!」

伯奧覺得爸媽今晚都有點不對勁,但是又說不出哪裡不對。伯奧心想」管他呢!給我做我就吃,不吃白不吃。今天不吃飽我就是大冤種!」

「兒子魚頭好了!爸親自下廚做的!趕緊吃,這魚頭吃都留給你」

伯奧雖然有點懷疑今天爸媽的態度。但又不知道說啥。脫掉校服就是一頓吃

「爸,媽我覺得今晚吃完明天長兩斤肉!」

父親呵呵笑。

「長肉?我覺得這件事在今天,在你身上不能發生!反而我覺得你過了今晚要掉肉。兩斤起!」

「哎呀,你怎麼這麼話多,叫他先吃」母親一臉慈祥的看着我

不一會魚頭就被伯奧吃沒了

「媽!再來碗米飯」

「等會!你現在想吃米飯可沒那麼容易了。」

「怎麼?現在咱家米飯限量了?」

老爸笑到「你說你把你的書餵了魚,你去上學路上就一個魚塘,我今天找老闆買了條最大的魚

「給你做了魚頭,現在這魚頭吃完了。」

「你說你把書餵魚了,現在你把魚吃了。好了現在知識已經到你肚子了」

「你現在青春期消化快,過一會兒你就能把知識吸收完,過會兒叫我看看你有沒有吸收到知識。」

「對!兒子,你不總跟媽說你的學的東西都被風搶走了嗎?今天你爸把搶你知識的東西給你做熟了,現在知識又回到你腦子裡了,誰也搶不走了」

「老媽今天破費了一下,給你買了套生物卷子,你一會做一套我給你看看。看看我大兒子學會了沒」

伯奧真是哭笑不得。「你兩口子在這套路我呢?」

「給他盛一碗,趕緊吃」

「還是老爸好!」

「閉嘴,一會你做完卷子,咱倆新舊一塊算」

伯奧不知所措,故意放慢吃飯速度,一臉委屈的樣子

「趕緊吃,我再給你10分鐘。你要不吃完,你自己想想後果」說著老爸從腰間抽出了皮帶啪嗒放到桌子上

伯奧三兩口趕緊吃完剩下的米飯。

「吃完了,你去給他拿卷子吧,看看咱兒子吃回來了沒」

「這套卷子時間是60分鐘,爸媽給你90分鐘。反正明天周六,咱晚啥時候寫完,啥時候睡覺!」

「愣啥呢?趕緊寫啊!」

伯奧罵罵咧咧又畏畏縮縮拿起筆開始了答起了卷子

「這樣,叫你媽也答一套跟你一樣的。你媽畢業好多年了。早就忘得差不多了,肯定比不過你!」

「那是,兒子剛吃了搶走知識的大魚,我怎麼能比得過兒子呢」

那我開始計時了。「60分鐘過後可以交卷,不能看別人答案哦。要誠實」

伯奧邊答邊撓頭。「這什麼東西,跟我夢裡學的不一樣啊!」

「伯奧同學,請你不要講話」

老父親看着抓耳撓腮的兒子,不知是該笑還是該拿起皮帶

「60分鐘到了,現在可以選擇交卷了」

媽媽起身「這題,還行,年紀大了。年輕學的東西都被歲月磨平了。要看看書還能多寫點。交卷吧」

「為了防止答案泄露,你現在是監考,我去廚房判卷!」

伯奧還在繼續撓頭,心裏罵罵咧咧「這是什麼東西嘛?」

「雖然我也不會但是比起老媽知道的。這還不是簡簡單單嗎?」

「交卷!時間到了」

父親從廚房走來,一臉嚴肅的樣子

「看來你這麼多年沒全忘嘛,不錯不錯。」

「接下來我看看伯奧同學的答案吧」

伯奧滿臉寫着兩個字」自信」過了會兒父親把伯奧的卷子判了出來,拿起了皮帶對伯奧講

「你猜猜你和你老媽誰分數高?」

「老媽才35分,我剛才可是吃了魚的,不可能比她少」

「伯奧同學,你猜猜我的腰帶是幹嘛用的」

伯奧的臉色突然從自信變得鐵青

「不可能!我要是沒我老媽分數高,今晚皮帶任你使用,我要出聲我不算爺們」

「伯奧同學,這點我非常佩服你。你看看老爸屁股上那條疤。」

「我當初也是跟你爺爺這麼說的。你品一品吧」

老媽笑着算了分數「你猜猜你考多少分?」

「50?」

「50分今晚我都饒過你,繼續猜」

「那總不能60吧?」

「你老爸那不要臉的勁兒,全傳你身上了!再猜!」

伯奧被嚇到眼睛發直,臉色蒼白

「36?」

「你再給猜!告訴你多了!」

「30?那怎麼也不能太少了啊!」

「你正常水平都沒發揮出來吧!!24!!!」

「不可能!我平時正常水平都25 40肯定你判錯了!」

「你自己照着答案對!」

伯奧膽怯的拿起自己卷子和答案,心想」不能吧!不是吧!生物果然該斷。打完這頓就跟它來個決斷!」

伯奧不知所措,但必須承認自己24分都是老媽看在是親生的份兒上多算的

老爸拍了拍伯奧的腦瓜

「果然啊,咱爺倆要有一樣的遭遇了。你也留條疤吧」

伯奧脫下褲子露出屁蛋子委屈的說到

「來吧!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要今晚叫一聲任憑你處罰我!」

「現在9:30叫你緩10分鐘」

「我先給業主群發個消息,別影響大家休息」

當晚伯奧加的燈開到了11:00

樓上樓下都聽到了一個男孩子的哭叫。第二天全小區都知道了5樓家是個男娃,他的名字叫蘇伯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