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前妻難追:總裁的隱婚嬌妻
前妻難追:總裁的隱婚嬌妻 連載中

前妻難追:總裁的隱婚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藍卡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卓晟航 鄭惜顏

孤兒院長大的少女鄭惜顏做夢也沒有想到,她會在剛剛踏入大學的時候便與城市金融行業的翹楚卓晟航隱婚……展開

《前妻難追:總裁的隱婚嬌妻》章節試讀:

  鄭惜顏記得,在她答應了卓晟航的結婚提議後,曾經跟陳院長促膝長談過,說是談話,其實只是院長說話,她在聽而已。

  那個時候的她,還帶着對婚姻的未知和恐懼,不過隱隱夾雜着絲絲興奮和期待,陳院長如同她的母親一樣,諄諄告誡着她結婚後應該做的事情,她迷迷糊糊的聽着,說到最後,陳院長卻忽然搖頭失笑,有些自嘲的說道:「其實這些話,我自己也沒有立場跟你說,畢竟我自己經歷的婚約便是失敗的,實在不適合做典範。「

  「院長…」鄭惜顏收起心神,有些擔心的道。

  陳院長倒想的很開,不在意的拍了拍鄭惜顏的手:「沒事,都已經過了幾十年了,即便當時有什麼感覺,也早就被時間消磨的一點都不剩了。

  我在天使孤兒院也已經幾十年了,對我來說,孤兒院的每一個孩子都是我的孩子,所以我希望你將來的生活能過得平安幸福,不求大富大貴,只要安穩就可以了。「

  「嗯,我知道,謝謝院長。」鄭惜顏只覺得鼻子發酸,彎着眼角回道。

  「所以你想清楚了嗎,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若是走錯一步,到時候你又有沒有勇氣去面對呢,你有信心能夠度過嗎?尤其是像卓晟航這樣的人,光是兩人的身份便已經如此天差地別了。」

  陳院長的話像是晨曦的暮鼓晨鐘,低沉厚重,一下一下的打在她的心上,那時的鄭惜顏並沒有想過這些,也不知道陳院長竟一語成讖,早早的便預料到了她的未來。

  鄭惜顏身上還穿着今天早起時刻意挑選的雪白色蕾絲裙子,站在旋轉樓梯間,腦海中閃過陳院長當初的那一番話,看着門口相攜進來的兩人,一個是她最親密的枕邊人,而另一個,正是前不久躺在醫院的董安琪。

  三人遙遙相望,倒是司機小李,將兩個巨大的行李箱拖了進來,打破了這短暫的沉默:「先生,行李已經全部都拿進來了。「

  卓晟航看着樓梯間臉色微微發白的鄭惜顏,低低的應了一聲:「嗯,搬到二樓左手邊的客房去。「

  「是。「小李重新將行李搬上樓,鄭惜顏這才反應過來,起身走了下來,給小李讓開了位置。

  她徑直走到卓晟航面前,想要開口,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問,倒是卓晟航先開了口,像是解釋般:「最近娛樂記者跟的緊,安琪身體還沒好全,便讓她到家裡暫住一段時間。「

  董安琪這時候也走了上來,禮貌而疏離的笑笑:「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本來不該麻煩你們的,只是晟航不放心,所以就過來了。「

  董安琪的話莫名的有些刺耳,鄭惜顏聞言微微蹙眉,臉上不顯,不失儀態的回道:「沒關係,既然到家裡來了便是客人,自然是不能怠慢的,這個時間回來,相比還沒有吃飯吧,家裡的飯已經做好了,先過去用餐吧。「鄭惜顏不再看她,而是轉而看向卓晟航。

  她說完便要轉身,卻聽董安琪道:「不用麻煩了,我跟晟航在外面用過餐了,就不打擾你吃飯了。「說完後還朝着鄭惜顏笑了一下,轉頭看向卓晟航:」我們先上去吧,我有些累了,想休息。「

  卓晟航黑眸一閃,低低應了一聲,囑咐了鄭惜顏去吃飯後,便陪着董安琪一同上了樓,原本還顯得有些擁擠的客廳,頓時變得有些凄涼,林嬸自從方才卓晟航與董安琪進門後便一直安靜的站在一邊,沒有上前,直到人都走光了,她這才慢慢走上前來,看着鄭惜顏說道:「太太,先去吃飯吧,不然飯菜該涼了。「

  是啊,先吃飯。鄭惜顏挪步走到餐桌邊,看着一桌子她愛吃的菜,霎時間便沒了胃口,卻還是坐了下來,機械的往口中扒飯。

  雖然說別墅很空曠,即便多住進來了一個人還是顯得十分冷清,但鄭惜顏卻還是覺得莫名的尷尬和沉悶,更何況她並不想在家中跟董安琪面對面,於是平日里都待在公司,晚上也難得殷勤的加班到了10點後才回去,盡量避免和她見面,然而有時候怕什麼便會遇到什麼。

  就如現在這樣,她忙了一天,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家,卻被暫居在這裡的「客人」堵在了樓梯口,畫面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董安琪原本就是專門等她的,在卓晟航提出讓她住進來休養的時候,她便想着可以藉此時機跟鄭惜顏宣布主權,讓她自己知難而退,但顯然這幾天卻跟她想像當中的情形不同,別說卓晟航很少回來,就連鄭惜顏也是早出晚歸,而家裡的保姆林嬸更是對她愛答不理的,弄的她很是尷尬,想做點什麼都沒有地方施展,眼看着她的假期就快結束,到時候就沒有借口留下來了,於是她便在今晚,專門守着,等鄭惜顏回來。

  鄭惜顏在辦公室畫了一天圖紙,現在只覺得腦子都是漿糊,累的連開口的力氣都沒了,可董安琪堵在樓梯口,將她回房的路堵住,她無奈的嘆了口氣,強打着精神應付她:「麻煩讓開。」

  董安琪聞言卻沒動,有些不屑的望了她一眼,說道:「怎麼,這是躲着我?別以為你是晟航的老婆就怎麼樣,我告訴你,晟航心裏的那個人是我。「

  鄭惜顏手放在樓梯護欄上,聽到董安琪的話後手指不由的用力攥緊,指尖微微泛白,她忍着沒有回應,不想在這個時候,在家裡跟她起什麼不必要的衝突。可董安琪卻不打算就這樣罷休,氣焰更加盛的說道:「我要是你,就早早自己收拾了包袱滾出去,免得在這裡礙事。「說完,她忽然傾身上前,貼在鄭惜顏耳畔輕聲說道:」知道嗎,我一提出要住進來休養,晟航二話沒說便答應了,你以為你在他心裏,他有把你當成自己的妻子對待嗎?呵呵。「

  鄭惜顏像是被戳到痛處,這些日子以來,她一直都是鴕鳥般安慰着自己,將可能的預測埋藏在內心深處,以為這樣就不會被發現一樣,可董安琪卻如此直接的將她的傷疤撕裂開來,甚至還在那血淋淋的傷口上面撒鹽,令她痛的不能呼吸,她只覺得周圍的空氣彷彿都凝滯了一般,只想快點逃離開,她徑直踏上了最後一級台階,伸手推開了董安琪。

  可就在她伸手的一瞬間,董安琪卻忽然嘴角揚起一絲詭異的微笑,鄭惜顏來不及分辨,便看到她的身子如同秋葉一般在半空中飄落,隨着一聲慘叫,瞬間滾落了下去,倒在樓梯口處沒有了動靜。

  聽到聲響的林嬸匆忙從房間跑了出來,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她愣了一瞬,這才想起來要打120急救電話,只是她剛要移動身子,便看見一個身影從她面前越過,徑直跑到了董安琪身旁。

  卓晟航剛到門口便聽到了董安琪的一聲慘叫,抬頭間便看見她無助的從樓梯間滾落了下來,瞬間沒了反應,他只覺得自己的心也在一瞬間停止了一般,直到跑到她身旁蹲下,顫抖着雙手想要撥開遮住她面頰的頭髮,卻發現了隱隱的血跡,背脊更是不由的發冷,他抿緊了唇角,抬眸望了此刻還呆站在樓梯上的鄭惜顏一眼,一言不發將董安琪抱起,衝出了門外。

  屋子裡在短暫的混亂之後再次恢復了往常的平靜,鄭惜顏只覺得剛才的一切發生的太快,她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似乎就已經被釘上了罪名。

  她慢慢蹲下了身子,心中感覺似乎有什麼在拉扯着她的心直往下墜,方才卓晟航望向她的那一眼,竟讓她有種後退的衝動,她沒有伸手推董安琪下樓,她只是想讓她讓開而已,那個角度怎麼可能……

  林嬸見鄭惜顏蹲在那裡半天不說話,臉色發白,以為她是嚇到了,將樓梯口的狼藉處理好後,便急忙去安撫她:「太太,你沒事吧,剛剛怎麼回事啊,這好好的董安琪怎麼就給摔下來了。」

  若是現在鄭惜顏還不明白董安琪的意思那她就是傻子了,想到她方才的那個笑容,鄭惜顏突然有種想大笑的衝動,可最終也只是微扯了扯嘴角,苦澀的笑了笑,看着林嬸,眼眸中布滿委屈和驚恐:「不是我推她下樓的,林嬸,你相信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林嬸忙不迭的點頭,安撫她道:「我知道我知道,太太是什麼樣的人我是知道的,先生肯定也是知道的,不會誤會太太的,放心啊。」

  卓晟航會相信她嗎?不會,如果他真的相信她的話,剛才便不會用那樣的眼神看她了,即使說出去也沒有人會相信,董安琪竟然是拿自己的身體,冒險,假裝摔下樓梯的。

  她慢慢呼出口氣,正要起身,猛地聽到門鈴響起,林嬸起身走去開門,末了神情一臉複雜的走了回來,朝着鄭惜顏說道:「是小李,說是先生讓他帶太太你去醫院一趟。」

  鄭惜顏點了點頭,沒有再問些什麼,只是木然的向門外走去。說起來,她現在不過是董安琪的一個儲備血庫而已,自然該在她需要的時候及時出現,不然,豈不是連剩下的一點價值都沒有了嗎。鄭惜顏頹然的靠在車窗上,臉貼着冰涼的車窗,只覺得自己的心也涼了下來,這樣的日子,還要多久才會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