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陪你闖江湖
陪你闖江湖 連載中

陪你闖江湖

來源:google 作者:尋覓雨天的露珠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白辰 青丘鈴兒

【玄幻武俠·人物故事·略帶言情】白辰履行約定陪鈴兒闖蕩江湖,一路艱險看見人心的險惡,最後在某種因數的情況下踏上了復仇之路雖然江湖險惡,但是也不乏有溫暖陽光的存在希望我的作品能再次給予大家闖蕩江湖的勇氣展開

《陪你闖江湖》章節試讀:

花朝嘴裏的還沒吃完就再往嘴裏塞一個說道「師姐,好吃吧!」

枯木把包子咽了下去指着花朝的額頭說「你別一邊說話一邊吃東西,小心噎着。」

花朝輕輕拿下枯木的手,一隻手放在肚子一直上下滑動揮揮手掌說「沒事的師姐,這事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幹了,我身經百戰。」

枯木微微的笑了笑「瞧你那樣,跟個餓死鬼一樣。」

枯木故意逗花朝笑。

花朝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突然被包子嗆到了。

【咳咳咳….】

花朝猛拍胸口「師姐水…師姐~」

枯木笑着遞過一碗水,花朝伸出手接住咕咕咕的往嘴裏沒喝下。

【啊,真爽!】

「你還說你身經百戰,嗆死了你讓師姐怎麼跟師父交代。」

花朝拍拍胸口說「還不是怨你師姐!」

枯木用手遮住嘴偷偷笑了這說「小丫頭片子,怎麼又怪到師姐頭上了。」

花朝拿着包子往嘴裏塞「師姐你還笑!你太壞了!」

花朝扭頭插腰對枯木說道「我回去一定要稟報師父,我要師父替我做主!」

枯木快速伸出一隻手揪住花朝的耳朵。

花朝用兩隻手摸着枯木的手說「啊啊….師姐..師姐我錯了…疼疼疼…師姐快放手。」

枯木拍了拍桌子說「小丫頭片子,還敢向師父告狀不!」

「不敢了,不敢了,師姐…」

枯木輕輕撒手咳咳的咳了兩下說「暫時放過你先,吃完你的包子去吧。」

枯木兩隻手拖着下巴看着花朝。

花朝抬頭看了看枯木。

花朝哆嗦的說「師師姐,怎麼了?」

枯木輕輕的說「沒事沒事,吃吧。」

花朝以為師姐要生氣了就把即將要放進口中的包子撕開一半先放進自己嘴裏再遞到師姐的嘴邊喂。

「師姐,張嘴,啊~」

枯木搖搖頭輕輕推開了花朝的手說道「拿走拿走!」

「師姐你不吃我吃!」

「吃吧吃吧!把你養肥了找個人就賣了。」

花朝嚇愣住了,跑到枯木旁邊坐下幫枯木捶背揉肩。

花朝一邊揉一邊貼近枯木的臉問道「師姐剛剛你說什麼。」

枯木大聲的說「師姐說要把你給賣了,換錢。」

花朝兩手輕輕捶着枯木的肩貼着臉說「師姐,你看賣了我又不值錢,還不如留着師妹我給師姐捶捶背,揉揉肩。」

枯木輕輕挪開花朝的臉「看你表現!」

花朝轉身去拿過一個包子。

花朝坐在枯木旁邊摟着枯木說「來師姐,吃包子,我喂師姐。」

枯木用手往臉上扇扇風「師姐突然有點熱了,哎呀~」

花朝連忙幻化出百花扇連忙幫枯木扇風。

「師姐我給你扇扇風~」

枯木站起身來,伸腰左右扭一扭,摸了摸花朝的頭說「小丫頭片子,咱們該走了。」

枯木轉身走出包子店,花朝拿起最後兩個包子往嘴裏塞進去,嘴巴兩邊鼓的跟球一樣,花朝吃力的嚼拿一碗水咕嚕嚕的喝。

花朝抬頭跑出去跟上師姐「師姐你等等我~」

枯木轉身看着害怕花朝那丫頭片子走丟了。

花朝走着走看見追上了師姐,想張嘴要喝一下,突然一個人蹭了一下,嘴裏沒喝完的水和包子噴了師姐一臉。

枯木雙手摸了摸臉和頭髮拍了拍身上的碎屑,直勾勾的看着花朝。

花朝把口中的東西咽了下去說道「師…師姐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害怕】

枯木直勾勾的看着花朝,捏緊拳頭咬緊牙關,眼睛裏冒着殺氣。

枯木氣沉沉捏着拳頭說「別人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倒好,一會不打就上房揭瓦!」

花朝看着發火的師姐扭頭就跑…..

枯木氣急了,跑的飛快,一邊跑一邊喊。「你給我站住!」

……

花朝氣喘吁吁的吆喝着「師姐你別追了,我不是故意的。」【求饒】

枯木一邊跑大喊道「我今天不抽你,我就不是你師姐。」【生氣】

花朝把雙手放在嘴邊邊喊邊跑「救命啊!救命啊!家暴了!」【四處求救】

枯木不耐煩的用毒藤訣換藤蔓捆住了花朝的手腳,緩緩走上前低着頭插着腰看花朝。

蹲下來捏了捏花朝的臉說「跑啊!怎麼不跑了!」【氣喘吁吁】

花朝在地上打滾說「師姐你欺負人~」

花朝四處大喊「啊,救命啊,救命啊,師姐打師妹了!」

枯木伸出手一拽住藤蔓把花朝的臉拉向自己這邊。

花朝對着枯木笑了笑說道「師姐輕點~」【小聲求饒】

枯木用力一揪花朝的耳朵。

「師姐….我知道錯了,再饒師妹一次吧!」

一群人把枯木團團圍住,各種手勢指指點點。

【這人怎麼這樣啊,有你這樣欺負師妹的嘛!】

【就是就是…】

【各種聲音……】

枯木站起身大聲說道「這是我師妹,用不到你們管。」

【師妹也不能這樣管啊。】

枯木幻化出殘花劍指着眾人說道「再不滾開信不信我把你們都殺了。」

突然一片片竹葉從空中飄落,枯木抬頭一看是一位青衣少年,蕭風竹御劍凌空說道「姑娘,好大的火氣。」

「不知道你這師妹做錯了什麼,引來如此暴行。」

枯木撒開揪着花朝耳朵的手,指着蕭風竹說道「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

「這是我的家事你們管不着!」

蕭風竹嘆息的說「你這師妹有你這樣師姐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枯木轉身看着花朝「這是我師妹!我教訓我家師妹你管不着!」

花朝不知道在支支吾吾些什麼,枯木解開朝花身上的藤蔓。

枯木伸手提起朝花瞅了一眼花朝拉着就走。

「走!看師姐回去不好好教訓你!」

一群人在討論着枯木是怎樣的人,各種難聽聲音難聽的話。可是在花朝心裏師姐永遠都是她最堅強的後盾,從小到大不管誰欺負花朝都會被師姐打一頓,師姐一直以來都為花朝遮風擋雨,師姐也是花朝在這個世上最親的人,沒有之一。

【走到半路】

花朝低着腦殼說「師姐我累的動不了了,咱們歇會吧。」

花朝笑咪咪拉着枯木的手晃來晃去的撒嬌。

「師姐背我!師姐背我!」

枯木撒開手轉過頭直勾勾的看着花朝。

「你要師姐扛你,還是要師姐拖你回去。」

花朝一屁股坐在地上,伸出雙手說道「我不管,我就要師姐背我。」

枯木雙手在腰間說道「小丫頭片子,長能耐了是吧!」

花朝扭過頭嘟着嘴說「我不管,師姐不背我我就賴這裡不起來了,給野獸吃了算了!」

枯木轉過身背對着花朝說「吃的是你又不是我。你就睡這裡吧!」

花朝看見師姐這樣故意在躺在地上翹着腿。

枯木看見花朝這樣子幻化出藤條抽了花朝兩鞭子。

花朝哇哇大哭一邊哭一邊打滾說向師父告狀師姐欺負人。【裝的】

枯木無奈的說「好好好,師姐背你,師姐背你!」

花朝側躺在地面說「師姐說話算不算數。」

「師姐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

花朝開心的蹦起來,嘻嘻嘻的伸出手。

枯木其實知道是假的,從小到大花朝每次都是這樣對她撒嬌,撒嬌失敗就哭鬧不停。枯木自幼無父無母,被師父帶上山修鍊又被師姐妹排擠,只有花朝願意陪枯木說話玩耍,花朝彷彿是她黑暗生命里出現的一道光,給予了她堅定活下去的勇氣,枯木勵志修鍊保護好自己這位師妹。

枯木轉過身,花朝跳上了師姐的後背。花朝開心的說「師姐對我最好了!」

蕭風竹很是不解的看着這兩師姐妹,明明剛剛還喊打喊殺現在為什麼就像換了個樣。

枯木背着花朝回家路途中遇見了前來找枯木尋仇的人。

黑老三帶着十幾二十個小弟,刀刀棍棍的站着攔在路中間。

花朝小聲的說「師姐,這群人來尋你仇了。」

枯木沒有說話轉過頭瞧了瞧花朝。

黑老三把刀扛在肩膀上說「你個妖女今天本大爺來報斷臂之仇。」

枯木不屑的說道「斷一條還不夠么?」

黑老三手一揮「給我上!弄死這妖女!」

一群人跟瘋了一樣拿着刀槍棍棒往前沖。蕭風竹本想出手相救沒出劍的瞬間,枯木就用靈力控制毒藤一根根的從地面拔地而起,把黑老三的手下一個個吊了起來,蕭風竹默默收起了未出鞘的劍。

黑老三嚇得腿軟到跪下,說話直哆嗦「女..女俠..饒..饒命~」

蕭風竹矗立在樹梢看着枯木背着花朝一步步走近黑老三。

枯木拍了拍黑老三的肩膀說「看來給你的教訓還是不夠呀!」

黑老三嚇得一直向枯木磕頭。「女俠,女俠放了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枯木沒理會背着花朝走了過去,黑老三以為得救了能鬆一口氣。

緩過神來的黑老三看發現毒藤上的小弟全部沒了只剩下一堆白骨。

毒藤往黑老三這邊湊過來輪番鞭打黑老三,直到不能喘氣,最後化成了塵埃隨風而逝。

蕭風竹看着這個情形,慶幸那時候沒惹到這娘們,要不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蕭風竹用手在胸膛順了順氣說「好險,得虧沒惹到這貨,不然還不知道什麼下場。」

花朝到家之前一路都跟師姐叨叨個不停,各種方式逗師姐笑。

背到門口枯木停了下來花朝自覺的下來,走進房間。

枯木一動不動安靜的坐在桌子旁邊。

花朝把頭湊近枯木的臉頰看着說「師姐你在想些什麼呀。」

「我在想,你什麼時候嫁出去,省得師姐整天擔心這個擔心那個。」

花朝直着身子說「我才不嫁人!我這輩子跟定師姐了!師姐你趕我也不走。」

枯木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伸手捏着花朝的嘴巴,仔細打量。

花朝拿開枯木的手抱着枯木「我不嫁,我不嫁,我就要跟着師姐,師姐去那我去那。」

枯木推了推花朝說「撒手,撒手一天天的不給你師姐爭點氣。」

枯木把花朝摁坐在椅子上自己走出門外說道「你乖乖在這裡等着師姐回來。」

花朝站起來說「師姐你要去幹嘛。」

枯木御劍飛行出了大門在天上大聲說「師姐給你找個好人家定親!」

花朝跑出院子大門大聲喊道「師姐我有你就夠了!」

枯木出去給花朝買吃的做午飯,返回途中看見蕭風竹和令狐灼在激烈對持。

令狐灼用令狐十三式打退了蕭風竹和切碎那些毒藤,飛在天上環顧四周大聲喊道「是誰!」

枯木御劍出現在令狐灼的眼前說道「是我!」

令狐灼拿着遊魂劍指着問道「你不怕死嗎?我的事你也敢惹!」

枯木喚起一條碩大的毒藤支撐着自己在天上拿着殘花劍說道「本姑娘長那麼大,從來不知道怕字怎麼寫,你能不能教教本姑娘!」

令狐灼用力往身下揮劍說道「我勸姑娘不要湯這趟渾水!」

「今天本姑娘非湯這趟渾水不成!」

枯木拿着殘花劍帶着一根根毒藤沖向令狐灼,令狐灼用靈力形成一個屏障想抵擋攻擊,毒藤和劍氣環繞住令狐灼的屏障。

蕭風竹用靈山劍法阻枯木打破屏障,令狐灼被靈力衝擊到地面,一股灰塵迎風而起,灰塵落下之時令狐灼躺在一個深坑之下。

遊魂劍靈用劍擋住枯木的殘花劍,令狐灼想趁機偷襲。

蕭風竹用靈山劍法就和令狐灼打了起來。

遊魂劍靈想用手捏住枯木,枯木用毒藤訣一道道巨大的毒藤拔地而起,束縛着遊魂劍靈的手,枯木用儘力氣一劍刺破遊魂劍靈的盾牌,劍氣穿過遊魂劍靈的胸膛。

枯木用毒藤訣控制大量毒藤往令狐灼衝去,再用殘花劍訣打出一道道劍氣伴隨毒藤一起沖向令狐灼。

令狐灼無路可退之際遊魂劍靈閃到令狐灼面前擋下了所有的攻擊,遊魂劍靈化作靈氣回到遊魂劍中,不過令狐灼還是被幾道有毒的劍氣傷到了。

令狐灼用靈力掀起一陣陣塵埃趁機離去,枯木想乘勝追擊卻被蕭風竹拉住了手說窮寇莫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