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女總裁的王牌守護神
女總裁的王牌守護神 連載中

女總裁的王牌守護神

來源:google 作者:女總裁的王牌守護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柳心念 潘安

生死之交意外身亡七天後,潘安突然收到了他的延時發送郵件,最終毅然放棄業內無冕之王榮耀踏上歸途且看他如何憑藉一雙鐵拳,足智多謀,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裏,為毫無根基戰友妹妹撐起一片天!展開

《女總裁的王牌守護神》章節試讀:

柳心念直播間畫面連接失敗的提示,立刻在直播平台引起軒然**。

數百萬水友分成倆派,一邊說這是被超管封掉了直播間,一邊說這是劫匪給的五分鐘時限到了。

本來前者在人數上佔據着絕對劣勢,可架不住後者分析更加合情合理,關鍵時刻還有超管現身自辯沒有封。

再加上一些與柳心念關係不錯大主播,神豪粉絲紛紛證實柳心念已經處在失聯狀態。

一系列反饋,令無數水友終於意識到劫機事件並非主播安排的狗血劇,自發轉變成了一個個資訊傳播者,導致這個連接失敗直播間很快成為無數媒體,以及不玩直播群眾聚集的輿論核心地帶。

十分鐘沒用,柳心念直播間在線人數突破千萬!

作為國內最大的直播平台,年輕老闆果斷抓住了這次機遇,下達指令給予柳心念直播間最大資源傾斜,誓要維護着直播狀態,等待柳心念信號恢復,等待真相的水落石出……

……

航班上,信號的突然中斷,導致無數正在通話中的電話被強行切斷。

很多乘客悲從心起,哭泣聲,請求上帝原諒過往罪行的祈禱聲,瞬間充斥了整架飛機。

柳心念此時正傻乎乎望着潘安,不明白這個索要了倆百萬歐元來保住飛機的神秘男子,為什麼打發走空警後完全沒有後續行動。

她磕磕巴巴提醒說:「劫匪應該就在駕駛室……」

「姑娘,你不會以為我要去進攻駕駛艙吧?我只能說,你警匪片看多了!」

潘安哭笑不得:「全球聯盟戰線不是鬧着玩的跳樑小丑,我敢沖,他們就敢炸!我又不會穿牆術,怎麼可能搶在他們起爆駕駛艙前成功破門進去制服他們?」

柳心念瞬間絕了最後一絲僥倖,心緒整個被濃濃恐懼和絕望充滿,嬌軀止不住的戰慄起來。

潘安見狀,很自然伸手將她抱進懷裡安撫說:「姑娘,你其實不用擔心!」

「官府不可能答應劫匪的述求,等到這個追求轉正的組織意識到行動失敗,就會給乘客提供退路。無非就是跳傘和丟海里倆種,跳傘可能性略小,既然你會游泳會跳水,最終生還的可能性非常大。」

他不說還好,一講,窩在他懷裡的柳心念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要,要我們跳海?」

「飛機到時候會下降高度!」

「可高空跳水,傷亡風險也很高!」

「姑娘,這是劫機,你以為他們是鬧着玩嗎?」

聞着懷中佳人身上瀰漫開的幽香,玲瓏有致的酸爽接觸感,潘安侃侃而談:「只要你能保證入水姿態,生還幾率很大。劫匪會提前通知官府救援去等待,乃至直接去指定海域空投人質。」

他心跳聲非常穩定,完全不像置身一場劫機危機中,不知不覺就將這份讓坦然自若傳染給了柳心念,讓她不至於緊張到快要窒息。

但飛機上其他乘客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不久,廣播再度響起。

「很遺憾,我們的合理訴求官府拒絕了。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接下來我們會前往官府選定的海域,降低高度給大家跳機。請大家放心,附近會有大批救援等候大家。警告:不要試圖接近駕駛室,那是在剝奪其他人生還機會……」

此時,窗外金色祥雲早已經褪色,夜幕徹底降臨。

柳心念忍不住抬頭朝潘安望了過去,美眸中全是崇拜之色:「你猜對了,好厲害!」

「是吧?其實只要熟悉全球聯盟戰線這個組織的行事作風,加上一點點專業常識,推斷出這個必然結果並不難。」

潘安不屑利用這種不值一提的成就,博取美女好感。

放開姑娘後,他起身在廣播『現在空乘人員會前往各個艙室,手把手教大家如何正確使用機上常備的高空跳水逃生器具』提示中,率先揭開了每個座位上標配逃生器具箱,給柳心念吹起來了一個c形氣墊。

「空姐會教大家把它套在脖子上,死死抓住倆邊繩子往下跳,但這個法子並不適合高空墜水。只要超過十米,力氣再大的人入水瞬間也會脫手。把你包包里的數據線耳麥線之類的都找出來,我給你編一條繩子,你再把它綁在胳膊上。」

柳心念剛剛完成潘安的吩咐,滿臉慌張的空姐就露面了。

只是她教給這個艙室乘客的自救知識,果然與潘安推斷的一模一樣,這令心地善良的柳心念十分不安:「潘先生,你不去更正空姐的錯誤教學嗎?」

「這種時候空姐比我更有說服力,人性如此,我也沒辦法。如果你於心不忍,可以試試,不過可能會被罵慘!」

柳心念臉色堅定道:「只要有一個人願意相信我,我就心滿意足了!」

潘安聞言,只是笑了笑。

果然,柳心念才一開口,立刻就招來了不少國罵。

彷彿整個艙室的人,都在嫌棄她打擾空姐教大家自救知識,把滿臉委屈的柳心念急得直跺腳。

潘安只好無奈起身:「詹姆斯,看到我在做什麼嗎?讓空姐教大家按我身邊這位女士的辦法來做吧,如果沒材料可以撕衣服,不需要持強凌弱搶別人的東西!」

「好的先生!」詹姆斯踮起腳尖才看清潘安手上的東西,忙朝空姐跑了過去。

當空姐得知潘安身份後,不禁眼前一亮,朝這邊投來了個充滿希翼的目光,並隨即改變說辭,開始向大家推薦新的自救知識。

潘安沒有理會身周那些滿眼懷疑的乘客,按着含淚的柳心念香肩一同坐了回去。

柳心念安心不少,一邊抹着眼角淚水,一邊看着潘安十指靈動為她編製數據和耳麥線。

自詡心靈手巧的她本還想幫忙,可看了一會兒就意識到完全插不上手,只好偷偷盯着渾身都是謎團,彷彿無所不知的潘安打量,越看越覺得這個男人非常俊朗,特別是那個讓人安心的懷抱令她記憶猶新。

一想到回國後,茫茫人海中倆人可能再也遇不上了,柳心念鬼使神差道:「潘先生,我們這算是生死之交吧?我叫柳心念,如果我能活下來,回國後我們一定要常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