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夾我手了
你夾我手了 連載中

你夾我手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醉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溢 現代言情 許粟

許粟喜歡了一個渣男好幾年,就在快要大學畢業的時候,渣男突然出軌跟別的女生不清不楚,許粟和他吵了一架分手了喝醉之後醒來發現自己居然回到了和渣男讀高二的時候,於是她決定逆天改命,好好學習,只有知識才能改變命運學着學着突然對班裡的學神產生了感情,某一天突然發現學神也喜歡自己,好像還暗戀自己很久了宗旨:好好學習,努力高考展開

《你夾我手了》章節試讀:

月考結束之後,西城一中的體育課恢復到了課表之上。

這天的天氣不算很好,陰沉沉的,去操場上體育課的時候還飄着細細密密的秋雨。

許粟和祝蕭文手挽着手去了操場和班級集合。

因為班裡女生少,所以先開始測女生的一百米,一共八個跑道,剛剛好站滿八個女生。

肖侯站在起跑線上喊預備開始,他的同桌就站在終點線上,拿着體測表記錄數據。

許粟和祝蕭文站在最裏面的兩個跑道上,肖侯一聲令下,八個女生齊齊朝着終點線跑去。

許粟的體育還行,高中的時候每天跑操,鍛鍊出了許粟還算不錯的耐久力,以至於大學體測她的八百米都在四分鐘以內。

越過終點線時,許粟因為慣性繼續朝前跑了一段距離,走回來時江溢身邊已經圍了好幾個女生了。

離他最近的那個女生許粟記得好像是她前桌於星,於星比江溢矮了一個頭,所以從許粟的角度看過去,能看見她眼裡蘊着一絲不同尋常的情愫。

許粟挑眉,走過去。

江溢本來正在低頭記成績,似乎感應到了許粟朝着她走來,他抬起頭,正好與許粟對視。

「我跑了多少秒,及格了吧?」

江溢不動聲色朝前一步,從女生群里走出來。

「嗯,第二,八秒九。」江溢勾唇,眼眸裡帶着點笑意。

許粟看着他眼裡的笑意愣了一會,回過神來感覺有些意外,剛才光顧着跑了,沒注意到自己居然還跑了個第二,不過也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好成績。

許粟沒等到班裡男生測試一百米就被祝蕭文拉着去了操場外的小賣部,聽說那裡出了新口味的酸奶,祝蕭文一向愛喝。

等到兩人回來時,男生的一百米已經測試完了,許粟覺得有點遺憾,沒有看到學神跑一百米的樣子。

像學神這種成績逆天的學生,是不是平時根本不運動,所以許粟在心裏猜測學神的體育不太好。

女生的八百米測完之後,許粟拉着祝蕭文盤腿坐在操場的綠茵草地上,打算看看他們班的學神跑一千米是什麼樣子。

一千米得繞着操場跑兩圈半,所以男生的起跑線在操場的另一頭,但終點線在許粟這邊。

許粟正喝着酸奶,後面有人點了點她的肩膀。

她轉過身抬起頭,對上了江溢的臉。

天上飄着細雨,落在了許粟眼睛裏,忍得她不自覺眨了好幾下眼。

她舔乾淨嘴唇旁邊的沾着的酸奶,然後問江溢:「怎麼了?」

江溢微躬着身,眼神下移,在許粟鼻尖下停住了視線,然後說:「能幫我拿下外套嗎?」

許粟這才注意到江溢的手臂上搭着他的校服外套,她呆愣了一瞬,然後伸出手接過他的校服外套。

「好的。」

「謝謝。」

說完江溢就小跑着去了操場另一頭的起跑線上,許粟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會才收回視線。

拿衣服什麼的是不是有點曖昧了?

上一世她就喜歡在林青煬踢球的時候幫他拿衣服,因為她覺得這是關係很親近的人才會幫忙做的事。

許粟抖了抖江溢的外套,和自己身上一樣的清香味飄了出來,然後她把外套折成一個正方形塊,堆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後繼續和旁邊的祝蕭文喝酸奶聊八卦。

此刻不遠處的操場另一頭,肖侯把自己的同桌剛才的一頓操作看在眼裡,他拍了拍江溢的肩膀,說:「你行啊,現在都學會主動出擊了。」

江溢淡淡嗯了一聲,沒說什麼。

「你就不擔心人家不幫你拿衣服?」

「不會。」

江溢知道許粟的心裏對他是感激的,因為自己幫她輔導了功課,還幫她解決了各種不會的難題,幫她把月考成績提了上去,所以只要自己不提太過分的要求,許粟一定會同意的。

***

班裡幾個女生也圍坐在許粟旁邊和她們一起聊八卦。

許粟喝完酸奶把空杯子放在一旁的草地上,想着等會走的時候帶走。

她舔了舔嘴唇,一抬眼就看見坐她對面的於星慌張收起了視線,好像剛才是在盯着她看。

許粟:「?」

許粟還沒細想,班上的語文課代表就聊起來了。

「你們追了最近熱播的那部劇沒?真的好甜啊,男主怎麼這麼會啊啊啊啊啊。」

祝蕭文:「什麼劇啊?我還沒看誒。」

許粟:「你沒看很正常啊,你滿腦子都是學習。」

祝蕭文沒好氣的拍了一下許粟的手臂,「我哪有。」

「名字太長了我不太記得,反正就是很甜,男主也很帥,那個男主從小就暗戀女主,然後分文理之後在一個班,男主就各種製造小曖昧拉進和女主的關係。」

「比如呢?」語文課代表的同桌問了一句。

「因為男主同桌是班長,班裡分座位他就故意把女主換到自己前面來,然後女主成績不好,男主就主動幫她解題。」

許粟心說這不是經典校園甜劇的套路嗎?聽上去也就一般般,沒那麼甜。

「男主跑步的時候還讓女主拿自己的衣服,ayoyoyoyo~太甜了~」

許粟:「?」

許粟:「……」

怎麼聽起來這麼耳熟,好像……

許粟偏頭一看,正好和腿上推着的江溢的校服外套大眼瞪小眼。

這算什麼?

吃瓜吃到自己身上?

許粟正思考着,語文課代表和班上的其他女生突然激動起來了,互相拍打着探頭看向跑道。

許粟這才想起來江溢還在測試一千米,她順着女生的視線抬眼望過去,正好看見江溢奔跑着路過了自己面前起跑線。

少年抬頭挺胸目視前方,兩隻手隨着跑步的頻率一起擺動,風吹過他頭頂的發梢,一翹一翹的,看上去絲毫沒有許粟心裏想的那種呆板學霸的樣子。

而江溢後跟着的是一群不常運動的人,許粟心裏認為的標準的理科男的樣子,彎腰躬身,氣喘吁吁,一邊跑一邊哀嚎。

只有兩個人例外,那就是江溢的同桌肖侯和林青煬。

許粟不太了解肖侯,但是他知道林青煬體力很好,因為他高一入學就參加了西城中學的校足球隊,跟着教練出去打比賽得了很多獎牌回來。

一圈半過去,只剩下最後一圈了,江溢依舊遙遙領先,甚至甩了最後一名將近半圈的距離。

後面緊跟着的是林青煬,在後面便是肖侯。

以前光顧着看林青煬了,沒注意到他們班學神的體育這麼好,居然可以甩開林青煬這個算得上是半個體育生的人。

果然,江溢不是正常的碳基生物。

江溢衝過終點線拿到一千米測試的第一時,班裡的女生包括一旁圍觀的其他班的女生都沸騰了。

如果不是因為老師還在現場,許粟覺得她們下一秒就可以喊破嗓子尖叫了。

她們自然認得這是全年級第一,而且長得帥,人又高冷,許粟心說果然十六七歲的女生都喜歡這一掛的。

許粟拿起江溢的校服外套站起身,拍掉校褲上沾上的草,正準備拿起酸奶杯子去扔掉,就看見江溢越過一群女生朝她走了過來。

雖然已經是十月了,天氣有點涼爽,但跑過一千米之後,江溢的額頭上還是滲出了些汗珠。

許粟心裏不禁猜疑,她以前是沒長眼睛還是怎麼著,居然沒發現這個比林青煬帥了一萬倍不止的人。

「你在想什麼?」江溢抬手在她面前揮了揮,問她。

「沒什麼,給你衣服。」

江溢接過自己的外套穿上,視線下移看見了她手上的酸奶杯子。

「這個好喝嗎?」

許粟砸吧砸吧嘴,似乎在回味剛才的酸奶味。

「還行吧,蕭文愛喝,我就陪她買了一杯嘗嘗。」

江溢點點頭,「那你愛喝什麼?」

「我其實比較喜歡喝營養快線,水蜜桃味的,奶味挺濃的,喝起來比較爽。」

「西米,幹嘛呢,走了,回教室了。」祝蕭文扔了垃圾回來,站在身後催促她。

許粟應了一句,又對江溢說:「先走了。」

「嗯,我記住了。」

許粟不明所以,不知道江溢記住了什麼,但她沒多想,因為祝蕭文一直在催她回教室,回了教室她就把這事忘記了。

直到運動會她才知道這句記住了是什麼意思。

《你夾我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