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暮關
暮關 連載中

暮關

來源:google 作者:君陌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北寒 君陌陽 奇幻玄幻

【傳統玄幻+無系統+非穿越+慢熱】抬眼望天,已近黃昏,夜色的黑暗,正蠶食着越來越淡的天色!一無所有的北寒在絕望中跌落深淵,卻意外得到了一個瘋子的傳承,從此,他走上了一條舉世皆敵的證道之路!展開

《暮關》章節試讀:

夕陽西下,暮色漸濃,此時已至暮關。

在滄瀾界極西,一個名為流雲城的地方,有一家族,是這流雲城首屈一指的大家族,但是,原本崇閣巍峨、層樓高起的北家,此時卻被一團血色籠罩,到處橫屍,鮮血遍地!

「寒兒,你快走!」

「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

北家院落最深處的房間中,一個雍容華貴的婦人,死死地抱住自己的兒子,聲淚俱下地哀求。

「娘,不!我不走!」

「爹還在外面呢!」

「要走我們一起走!」

被婦人抱住青年名叫北寒,原本丰神俊逸的臉上卻露出病態的蒼白之色。

他看着披頭散髮,衣衫帶血的母親,眼中儘是哀求和無助。

「娘,讓我出去吧!爹真的快扛不住了……」

北寒哀求,但是他的母親卻不斷地搖着頭,點點淚滴飛出,絕望地砸落在地上,連一絲聲息都沒有。

「孩兒求你們了,把我交出去吧,那麼多的人不該為了我而死呀!」

北寒的喉嚨早就變得沙啞,母親把他抱得太緊,身負重傷的他無力掙脫,只能一遍遍地嘶聲懇求自己的母親。

外面的喊殺聲、打鬥聲逐漸變得稀稀落落,急促而紛雜的腳步聲也越來越近。

「寒兒,快走啊,真的快來不及了呀!」

聽着屋外的腳步聲,北寒的母親神色中更是焦急和驚懼,仿若門外的是一群洪荒猛獸。

「想要我兒,便從我北浩辰的身體上踏過去!」

透過門縫,北寒看到父親持劍的雙手在不斷地顫抖,粘稠腥紅的鮮血順着花白的頭髮不斷地滴落,但是,北浩辰的腰身卻如標槍一樣筆直!

哪怕身前站着茫茫的敵人!

哪怕燃燒血脈的身軀已經搖搖欲墜!

但是北浩辰的眼神中卻沒有絲毫的懼意!

「爹……唔唔……」

北寒看着已經油盡燈枯的父親,雙眼中滿是歉意和悔恨,他掙扎的更厲害!

但是,當他剛喊出聲的時候,他的母親卻死死地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讓他出聲。

「寒兒,你記着,你是北家兒郎!」

就在這時,北寒的耳邊響起了母親話語,如臨終囑託。

「娘,你……」

北寒心覺不妙,剛欲轉頭,但是他的脖頸一疼,整個身體軟了下來。

「娘……」

看着眼角依舊流淚的北寒,婦人將北寒抱在了懷中。

「寒兒,你記着……你要好好地活下去……」

「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婦人已經泣不成聲,留戀地看着自己的兒子,在兒子的眉間深深地吻了一下。

「辰哥正一個人還在外面呢,我不想他孤孤單單的……」

婦人哽咽地說著,淚水不斷地滴在北寒的臉上,她的手中多了一塊瑩瑩的白玉,卻被手上的鮮血染紅。

「替我們活下去……」

婦人將那塊白玉放在北寒的胸前,最後深深地凝望了北寒一眼,激發了那塊白玉。

「辰哥,我來了……」

婦人看着被一團白光包裹的北寒,理了理散亂的頭髮,想要擦去臉上的淚水,但是卻越擦越多。

白光瞬間消失在了房間里,婦人的裙擺顫動,像是自己的兒子在跟自己撒嬌。

「辰哥,萱兒來陪你了!」

北寒的母親素手一招,一柄寒劍出現在了手上,眼中閃過決然之色,破開房門沖了出去。

劍起,血灑!

北浩辰愛憐地看了一眼衝出的倩影,報之以深情的微笑。

「哈哈哈……宵小受死!」

北浩辰放聲大笑,飛身來到自己妻子的身邊,毫無顧忌地出手。

……

黑夜降臨,籠罩北家的血色消失,遍地的橫屍消失,只有角落裡暗紅的血跡向世人昭示着曾經的慘烈;往日燈火通明的院落沒有絲毫亮光,雞鳴狗叫聲消失,整個院落寂靜無聲!

流雲城李家,和曾經和北家分庭抗禮的大家族,昏暗的的後院里,一個黑衣人出現在一座假山旁,向其中打入了一道玉簡,假山腳下一道門戶出現,黑衣人嘆口氣便跳了進去。

「尊主,人沒有找到!」

進來的黑衣人小心翼翼地跪伏在地面上,對着空無一人的密室說道。

良久,都沒有收到回應,跪伏在地上的黑衣人兩鬢有細密的汗珠浮現,整個人都快貼到了地面上。

「是嗎?」

沙啞的聲音傳來,雖然看不到他的身影,但是黑衣人卻感到一股刺骨的涼意籠罩住了自己,密室里的燭火也開始不安地顫抖。

「尊主饒命!」

「北家的那個小子應該是被傳送走了,我已經下了懸賞令,流雲城萬里之地皆有我們的眼線,況且,他也身受重傷,出了流雲城便是無垠的沙漠,他逃不了的!」

黑衣人硬着頭皮解釋,地面上已經被他的汗水打濕。

「再給你三日!」

「否則死!」

密室里那道沙啞的聲音傳來,雖然聽不出喜怒,但是整個密室里的溫度驟降,燭火盡皆熄滅,漆黑一片。

黑衣人在黑暗中對着密室叩拜倒退,但是心神中卻輕鬆了不少,雖然只有三日的時間,但是以他們的能量,要抓到一個身受重傷的北寒,並不是什麼難事!

況且,哪怕是高階的傳送玉符,一次傳送的距離也不過萬里,在這極西荒漠之地,受自然條件的限制,北家手中的傳送玉符最多也只能是高階!

黑衣人終於走入了通道,終於松出了一口氣,但是那道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差點讓他癱坐在地上。

「把那兩人帶來!」

「我要活的!」

黑衣人趕緊答應,冷汗瞬間打**後背。

出了假山,黑衣人的眼中閃過一絲焦急,再也不敢逗留,縱身而起,身形融入了黑夜之中。

流雲城,又名罪城,是極西荒漠中的一座孤島,方圓萬里之地,只有東面有一條路,寬約百里,除此之外便是無盡深淵!

很多國度和勢力都與流雲城建立了傳送陣,每一次傳送陣亮起,便有人會永遠被放逐於流雲城,此生再也不得離開!

北家真正意義上也是被放逐到流雲城的,不過經過幾百年的經營,北家成了流雲城數一數二的家族,原本作為北家少主的北寒一時間志得意滿,風頭無兩,但是在李家的一次把酒言歡卻讓整個北家盡數被屠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