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末世女配她是嬌軟小作精
末世女配她是嬌軟小作精 連載中

末世女配她是嬌軟小作精

來源:google 作者:林夕依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元阮軟 夜清野 現代言情

元阮軟穿進了一本末世男主重生復仇的小說,成為了男主嬌氣的作精未婚妻前世在男主的小隊里作天作地,有次作的差點害的整個小隊團滅男主重生後便不打算聽從他母親的話,去接元阮軟,讓元阮軟自生自滅,自個兒體驗末世的殘酷和恐怖可沒想到怎麼重生後對友一個個叛變都投向敵營男主:你們怎麼回是?一個個的都把她當祖宗寵呢?看她都嬌氣成什麼樣子了!隊友:好意思嗎?這不都你寵的出來的!末世跟旅遊似的,曬了,防晒霜,有!熱了,冰西瓜,有!餓了,大餐,安排!男主有三把刀,一把唐刀,嘎嘎亂殺喪屍;一把匕首,殺人無形;一把菜刀,熱乎的飯菜安排上!怎麼作死怎麼來的小作精嬌氣女配×表面要折磨小作精實際超寵小作精的重生男主展開

《末世女配她是嬌軟小作精》章節試讀:

夜清野和習預乘坐電梯去了底層的倉庫,電梯還能運轉是因為商場有備用的電源供應,這也是元軟軟有閒情逸緻逛商場的主要原因之一。

沒有冷氣,大夏天的,元軟軟才沒有那個興趣去逛商場,熱死了。

商場的倉庫除了有兩個非常大的房間用來儲存物品,還有一個超大的冷庫用於儲存新鮮的肉類。

前世這裡被附近基地派人來清理喪屍的時候,裏面的電力供應早已斷掉,一冷庫的肉都發臭發霉腐爛了,根本就無法再食用了。

哪怕這個倉庫地處市中心,喪屍數量格外的多,夜清野還是決定趁現在過來收了它。因為三天之後紅色恐怖的血夜就將到來,到那時候末世才真的變得恐怖起來,人類的生存變得極其艱難。

這個時候的喪屍還沒有進化,攻擊性不強,還是很好對付的。那些現在還躲在家中不敢出來的人,三天後將更加難以收集物資,最後的結果只有一個。

夜清野的空間裏面的確塞了一大堆物資,但浪費總歸是不好的,尤其是在末世資源匱乏的情況下,他當然是能收就收。

夜清野用精神異能覆蓋整個倉庫的範圍,探查倉庫裏面的基本情況。

精神異能也就是夜清野的第二種異能,也是他三種異能裏面唯一達到四級的異能。

可能是夜清野重生的關係,夜清野這一世的精神力格外的強,他的精神異能也是三種異能裏面晉陞最快的。

夜清野用異能探查過後確定裏面沒有危險,不過在左側距離出口最近的一間儲存物資的房間發現了倖存者,以及一隻躲在暗處偷窺他們的小老鼠。

夜清野小聲地對習預說出的探查結果:「左側的房間裏面有倖存者,在我們後面有人偷窺,我懷疑他們已經發現我們了。」

習預一聽便明白,壓低聲音和夜清野說:「老大,我先去給你打掩護,你去將其他房間的物資給收了。」

夜清野和習預默契地對視一眼了,夜清野有意提高了一點聲音:「這裡太大,我們兩分開探查,速度快點,你去左邊,我去右邊看看。」

那個偷偷摸摸偷聽的人,自以為藏的很好,急急忙忙跑去向老耿報告情況。

「老張,急急忙忙的你幹啥呢?」

「老耿!」

張三警惕地望着不遠處圍坐在一起的三三兩兩的人,然後看向耿四懷裡摟着的女人。

耿四揉了一把女人的屁股,才拍了拍女人的示意她離開。

待女人走開張三低頭附在老耿耳邊小聲地說「有兩個人從上面下來的。」

「什麼?」耿二被驚到了,一時沒有控制住聲音,見眾人都看着他,趕緊狠狠的瞪着眾人;「看什麼看,有什麼好看的!」

「呸!一群就知道吃的飯桶!」

耿二嚇唬住眾人後對張三說:「老張,你繼續講!」

「那兩個人,瞧着身上都沾滿了污黑色的血漬,我猜應該在上面經歷了一場惡戰。」

「這樣啊,說不定可以利用他們帶我們出去,到時候給他們分點物資作為報酬。」老耿算盤打得叮噹響,雖說這裡不愁吃不愁喝,但被困在這裡遲早是死路一條。

至於到時候這些物資他們拿不拿的住就要看他們自己的了。

耿四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陰沉的眸子划過一絲陰狠:「最好是識時務一點。」

「對了,老耿怎麼辦?他們兩人剛剛說分開行動,要探查整間倉庫,老耿,你說他們會不會看到另一個裝物資的房間啊!」

耿二露出奸詐笑容:「急什麼,他們就算知道了又如何,鑰匙在我手裡,他們根本進不去。」

耿二和張三末世前都是倉庫的看守,手裡有倉庫的鑰匙,而耿二末世後更是獲得了木系異能,自然而然成了這裡的頭。

耿二心眼多,在和其他倖存者一起逃下來的時候,只說了這裡有一間寬敞的房間用來超市存放物品,另外一間的物資耿二打算獨吞。

至於其他的幸運沒有變成喪屍的超市工作人員不是被耿二收買就是被威脅。

不過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們的密謀也被人用異能一字不落的聽了過去。

張三得了令去迎接夜清野和習預,剛穿過房間的小門便迎面撞見了習預。

習預為什麼會在這裡,當然是習預悄悄跟着張三過來的!

習預末世前雖然不是偵查員,但也練過偵查與反偵查的。張三當然不會注意到他被跟蹤了。

張三:「……」

「你好!我叫習預。」習預友好的伸出手,適時地打破尷尬開口問道:「這裏面還有倖存者嗎?」

「你好!你好!我叫張三!」

「對,對的,裏面都是倖存者,我們都是好不容易才從喪屍口中逃命下來的。」

張三假裝好奇其實是打探消息:「你們是怎麼從上面下來的,可是外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喪屍,難道你們是異能者?」

習預沒有說出自己的異能,而是掏出一把手槍:「我有槍!外面的喪屍很快就能解決。」

張三被習預的槍嚇了一跳,但也猜測這人應該不是位異能者,他得將情況報告給耿四,想辦法將槍給搞到手。

張三故意說出耿四異能者的身份,想給習預一個下馬威:「我帶你去見我們的頭!我們的頭是一位木系異能者!」

這邊夜清野也來到目的地,左側的存放物資的倉庫有倖存者,應該是收不了,但剩下的夜清野打算照單全收。

房間的門是緊鎖着的,這個夜清野倒是不擔心,他的金屬異能可以操控金屬,開鎖還是很輕鬆的。

收了一個房間和一個冷庫的物資,夜清野的心情好了不少,畢竟收到的物資里有不少的東西。

夜清野去與習預匯合,離開之前,夜清野特意用異能將被他破壞了的鎖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除了房間裏面已經空了之外。

夜清野趕到到習預這邊的時候,房間開了一扇小門,是習預和張三進去之前特意說了讓張三不要關門。

夜清野一進去便獲得了眾人的矚目,他們已經知道今天這些外來者是他們出去的希望,一時望向夜清野和習預的目光都有些殷切。

房間裏面有近一百位倖存者,上有頭髮花白的老人,下有三四歲左右的小孩,但大部分倖存者都還是青年。

這些倖存者看起來都有些頹廢,但臉上氣色還算不錯。

也是,畢竟有一倉庫的物資,他們倒不像外面的人缺少物資,與喪屍拚死搏鬥,倒沒有他們這麼的愜意。

直到夜清野看見一位「故人」,瞬間讓夜清野周身散發出一絲寒意,眼睛裏閃過一抹危險的光芒,上揚的嘴角帶着諷刺的意味。

呵!兆清遠,沒有想這一世這麼快就見面了!

如果說上一世的元阮軟的作死又嬌縱的行為,令他感到厭煩,但終究還沒上升到不死不休的狀態;至於那些上一世敢算計他背叛他的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他一定會,好好的陪這些人玩玩的。

兆清遠敏銳的察覺到有夜清野在盯着他,但是當他望過去的時候,那道目光又移開了。

很快夜清野就已經和耿四他們愉快的談好價格,實際上只有夜清野和習預兩個人愉快。

以三成的物資換他帶他們去最近基地,但他不會保證他們的安全,他們自己開車跟在後面,生死不論。

耿四被這條件氣的不行,但又屈服於習預的雷系異能,他也是異能者更加能直觀的感受到習預的雷系異能和他的木系異能完全不在一個等級,打起來一點勝算都沒有。

只能狠狠的瞪了一眼張三,不是說不是異能者的嗎!

張三縮着腦袋,他也不知道啊!

其他人臉色也不太好,拿三成的物資,卻不提供切實的保障,簡直就是土匪行徑。

夜清野直接戳破他們的幻想,向他們表示他才不在乎,他又不是他們的保鏢,更加不是他們的親朋好友,在末世這個混亂的時代不要跟他講價。

如果他們想留在這個倉庫裏面等死也是可以的,他絕不反對,反正呆在這裡要不就是物資吃完了餓死,要不就是等喪屍突圍被咬死。

面對這個事實眾人的臉色都不太好,他們也知道,其實夜清野他們要真的動手來,他們都打不過,畢竟習預這個雷系異能者在,物資到時候都是他們的。

最終耿四隻能咬咬牙,暫時答應了下來。他不能困死在這裡,他是千里挑一的異能者,他還想靠着其他房間裏面的那些物資在末世往上爬,成為人上人!

等夜清野和習預帶着眾人出來時,便見着提着大包小包購物袋的路明中和踩着銀白色水晶高跟鞋,換上一身淺藍色的碎花連衣裙,背着一個精緻的小巧的包包,脖子上戴着一條魚尾項鏈的元阮軟

一身漂亮精緻的打扮顯得元阮軟氣質更加的甜美柔和。

眾人的目光停留在元阮軟身上捨不得移開。

「嘻嘻!老大,大嫂這身打扮怎麼樣,是不是很好看!」

夜清野被路明中的話驚醒,不禁有些懊悔,他怎麼會被元阮軟這個女人給迷惑了。

哼!像她這種人打扮的再好看,也改變不了嬌氣作死任性的本質。

察覺到一些不懷好意的窺視的目光,夜清野視線狠狠的掃射了過去,警告意味十足。

尤其是見耿四那色咪咪的眼神,夜清野心裏不舒服,直接用精神異能刺激耿四的大腦,向他發起精神攻擊,令他腦袋裏面一陣刺痛。

不過眾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元阮軟身上誰也沒有發現耿四的異常。

除了同為精神異能者的兆清遠,雖然他的異能沒有夜清野的等級高,但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一絲精神異能的波動。

眾人被夜清野冷冽的眼神嚇的趕緊移開視線,敢情眼前這個漂亮精緻的美人是這位的女人。

不過還是有不少人在底下細細碎語,說風涼話,實則嫉妒的要死。他們在倉庫里雖然不愁吃喝,但也根本沒有條件換洗,大夏天的三天不洗澡他們已經酸臭酸臭的了,如果有那個條件誰不想過的像末世前一樣打扮的漂亮一點,活的舒服自在一點。

「都末世了還打扮成這樣,還穿高跟鞋,也不怕把腳給崴咯!」

「花枝招展的打扮也不知道給誰看?」

「男人唄!一看就是只知道勾引男人的臭婊子。」

「就知道勾引男人,呸!」

……

夜清野冷冽的視線划過,眾人立馬噤若寒蟬馬上閉上了嘴。

那個女人也是!

末世了居然打扮成這樣,一點防範心都沒有,別人都是恨不得將臉抹黑,越丑越好,不被人注意到不被人窺視才好,她倒好一點都不知道低調。

真是的……就會惹麻煩!

被人騙到末銷金窟不出來,有她哭的,她就知道末世人性的恐怖了。

混亂的末世極大刺激了人類的陰暗面,銷金窟便是末世後基地內誕生出的灰色地帶,基地的各個管理者對此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元軟軟年紀小不懂事,路明中不是讓他看着點的嘛?這點小事都做不好!

夜清野着眯眼望着換了一身新休閑裝的路明中,一雙漆黑眸子含着笑意,嘴角也勾起一抹危險的笑意。

路明中一瞧老大這樣,頓時覺得不好,突然腦袋一靈光,笑呵呵的揚了揚手裡滿滿當當的購物袋,湊到夜清野跟前。

「老大,這裏面有大嫂特意給你挑的衣服,怎麼樣大嫂對你好吧!」

是的,這些購物袋裏面不只有元軟軟和路明中衣服,也有夜清野和習預的衣服 ,當然大部分還是元軟軟的東西,不只有衣服各種雜七雜八的物品都有。

不過不是像路明中所說得是她特意挑的,是路明中選好兩套後讓元軟軟看看選那一套給夜清野。

元軟軟只是隨便的指了一套她更喜歡的顏色。

同樣,習預的衣服也是路明中挑的,只是路明中選好之後參考了一下元軟軟的意見。

不過在路明中看來,他根據元軟軟的意見來挑=元軟軟特意挑的!

沒有什麼區別!

夜清野挑眉,那女人會給他挑衣服,怕不是故意整他的吧。

路明中將一個購物袋遞了過去,「這就是大嫂給大哥選的衣服。」

夜清野打開是一套休閑的清涼款衣服和褲子,不是什麼奇葩的款式,碼數也正常,沒有故意小一碼。

那女人改性了!夜清野望着不遠處站累,尋了的地方坐下的元軟軟。真是越發的看不懂她了!

有時候感覺她就是前世那個人,有時又覺得她和前世不一樣。

路明中催促着說:「大哥,你快去試一下唄!」

「多事!」夜清野奪過裝衣服的購物袋,「不準有下次!」

「都末世了還有心情逛街換衣服,臟一點就臟一點嘛,末世前都沒有這麼矯情。」

夜清野訓斥道。

眸子里止不住的笑意,即使故意冷臉的也掩蓋不了夜清野的好心情。

這邊……

叮咚~

作家值到賬一萬!

元軟軟驚訝的向夜清野望去,難得的見到夜清野給她好臉色!

元阮軟:發生什麼事了?她是不是錯過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