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瘋魔
末世瘋魔 連載中

末世瘋魔

來源:google 作者:東方青三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幕雨惜 陳風

陳風,一個市井小民,末世不斷的消磨他的善良,溫柔,硬生生的讓他走上了狂暴之路,他可以為了自己心中的執念,踏入那萬丈深淵他可以為了兄弟,被敵人養在豬籠,和斗獸場的那些奴隸爭鬥他可以置身一人沖入百萬屍海,只為了一個,能讓小女孩歡喜的布娃娃他可以卧薪嘗膽,躲在糞坑裡十數日,等待目標放鬆時,給他來個透心涼他自然也可以,犧牲自己,成全他人展開

《末世瘋魔》章節試讀:

等陳風清醒過來,他只感到渾身冰涼徹骨,全身酸痛而且還有一股難言的惡臭。費力的左右看了看確定惡臭是在自己身上,特別是右肩的傷非常疼,好像是流出的血水散發出來的惡臭。

陳風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渾身無力試了好幾次才站起來,而且他的右手已經沒了知覺。轉身去開房間的燈。

「停電了?」

陳風連忙去找手機,發現手機也沒電了。他也沒時間去糾結這些事,現在最要緊的是處理傷口,他知道自己現在根本無法處理,突然想到了隔壁的鄰居,他順手在床上摸了一條毯子披在身上。

天很黑屋裡什麼也看不見,陳風扶着牆跌跌碰碰的來到鄰居家門口,

「咚咚……」

「誰啊,」約莫二分鐘,裏面才傳來鄰居的聲音。

「是我,對面的,請你幫個忙,」陳風有些沙啞的回道。

門緩緩的被打開,淡淡微光從裏面散發出來,鄰居手持蠟燭打着哈欠,一臉迷糊的探出腦袋。

「你怎麼了,臉色這麼差。」

「請你幫我處理一下傷口,」陳風將右邊的手臂裸露了出來,整個傷口都和衣服黏在一起了。

對方看清楚之後眉頭皺了皺,便問道:「你這傷怎麼來的,怎麼會這麼嚴重?」

「昨天,不小心撞在了鐵柵欄上面,可能是上面有銹跡把傷口感染了,」陳風可沒傻到說自己是被瘋子抓傷的,隨便撒了個謊。

「哦,那你進來吧,我昨天去找過你,還以為你不在家?」邊說邊往旁邊讓,示意陳風進去。

「可能是睡著了吧。我叫陳風,大哥你怎麼稱呼?」

陳風進屋四處掃了一眼,不大的空間擺的滿鐺鐺的顯得有些凌亂。

「我叫,楊增華,你先坐我找找藥箱,平時不常用也不知道上次放哪了,」把門關好楊增華就開始拿着蠟燭四處找了起來。

「好的,謝謝你楊哥,現在外面怎麼樣,可以出去嗎,」陳風找了一張木椅坐了上去,便開口詢問外面的情況。

「出去是肯定出不去的,雖然沒有前兩天吵鬧,但那些傢伙還在外面四周遊盪。」

「這麼嚴重,**都不管的嗎?」陳風一臉茫然,然後又想起了停電的問題,便開口再次問道:「哦!對了,什麼時候停電的。」

楊增華在書櫃下面找到了藥箱,便放在一旁的椅子上,有些不解,這傢伙究竟在家裡做什麼,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昨天早上停的電,沒多久水也停了,現在就只有燃氣還沒停,」楊增華從藥箱里,拿出一瓶消毒液,又拿出一把醫用剪刀,接著說道:「**,這個就不太清楚了,到是白天我看見外面有兩個被感染的**。」

「啊!你說他們像不像電影里的喪屍?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們這裡才有,如果真像電影里那樣的話,那……」

陳風都不敢在想下去,如果真的像電影那樣全球爆發,那人類社會豈不是……豈不是……真不敢去想。

「這我就不清楚了,前天遇到你的的時候,我已經在家待了兩天了。」

楊增華起身將拿出來的東西,放在離沙發不遠的茶几上,讓陳風躺在沙發上面,準備清理傷口。

陳風躺在沙發上有些迷糊,前天?這麼說自己昏迷了三天 ?

楊曾華將陳風身上的毯子拿掉,看着那發黑的手臂,「嘶,你這傷很嚴重啊,我也不是專業醫生,只能簡單的給你處理一下。」

「呵呵……沒事,楊哥,你來吧,現在也沒其他辦法,要是在不處理,我怕是活不過去了。」陳風笑了笑讓自己顯得隨和一點。

「楊哥,你是做什麼工作,嘶,啊……」

陳風話還沒問完,肩膀就傳了一陣劇痛,險些讓他咬到舌頭。

「你別亂動,我得先把你的衣服剪掉,」楊增華將陳風肩膀的衣服給剪了下來,誰知道他反應這麼大連忙安慰道。

「呼……沒關係,你繼續,」陳風也不再說話,抓過毯子的一角咬在嘴裏。

「我開大車,以前在醫院做過護工,我說兄弟你這傷很難處理啊,」楊曾華檢查了傷口之後有些為難的說道:「傷口周圍的皮膚都開始潰爛了,必須的把壞掉的組織割掉,要是在嚴重點你這手怕是保不住啊。」

楊增華將手上的剪刀放下,把剪下的衣服扔進了垃圾桶,然後對着陳風說道:「兄弟,我這裡沒有麻醉藥,要是直接剪的話,你受得了嗎?」

陳風將毛毯從嘴裏拿了出來,有些無力的回道:「那也沒辦法,來吧!只要能活下去受點罪算不得什麼。」

「要不然,你喝點酒?喝醉了會好一點,」楊增華建議道。

「行,我回去拿,」陳風本想起身,卻被楊曾華阻止攔了下來。

「你別動,我這裡有,上次朋友聚會沒喝完,正好給你用,」楊增華阻止了正要起身的陳風,在電視櫃下面,拿出了一瓶五糧液,又找出來兩個玻璃水杯。

「誒……」

楊增華一聲嘆息坐在了椅子上,將兩個杯子都倒上了酒,一隻遞給了陳風,樣子有些疲憊。

「怎麼了,楊哥,」

陳風看他這樣子有些不解,難道有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讓他接過酒杯的手都有些不自然。

「我朋友之前給我發過信息,說是被咬傷了,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這酒,就是和他沒喝完剩下來的,」楊增華有些無奈的說道。

陳風鬆了一口氣,喝了一口酒說道:「楊哥,你沒必要去杞人憂天,說不定他現在也和我們一樣正發愁呢。」

「呵呵,也對。說起來我們也是鄰居十幾年了,現在咱們才算正式認識吧。」

「可不是嗎。楊哥,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復,要是你有什麼想法儘管跟我說,兩個人總比一個人法子多你說是不是。來,咱們走一個,」陳風說完,就和楊增華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楊增華喝了一大口,有些歉意的說道:「我老婆在卧室,大半夜的我就沒讓她出來。」

「哦,是我打擾了你們了才對,」陳風頓時有些尷尬,正在思考這話怎麼接。

「沒事,我去和她解釋一下,免得她着急。你先喝,我馬上出來給你處理。」楊增華說完就回了卧室。

陳風長舒了一口氣,本來他就不善於和人打交道,還好沒出什麼岔子。又連續喝了幾口臉頓時有些發燙,身體也沒那麼冷了。

很快半杯酒就喝沒了,他將酒瓶里剩下的全部倒了進去,還沒倒滿。一仰頭,「咕嚕,咕嚕……」一口氣全部喝了下去。

就這樣迷迷糊糊的想着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慢慢就暈厥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種鑽心的疼痛,讓他立馬清醒了過來。身體不由自主的想要坐起來,可是被兩隻手費力的給按了下去,陳風這才看到,楊增華正拿着剪刀和耶子,在幫他處理傷口。

陳風有點疑惑,他在這裡,那肩上的兩隻手是誰的?難道是。他抬頭望去果然是一位女性,樣貌可以說是小家碧玉,穿了一身潔白睡衣,看不出她的身材,身高估摸着有一米七五左右,想來這位就是楊增華的妻子吧。

陳風又看了一眼楊增華,這才讓身體緩緩的放鬆下來,「謝謝你,楊哥,謝謝你嫂子。楊哥你繼續吧,我忍着。」說完陳風再次把毯子咬在嘴裏。

「好,小塊的都處理了,剩下兩塊有點大,你忍着點,」楊增華也不廢話,連忙開始處理,將壞掉的肉塊用耶子夾出一頭,然後一刀就剪了下去。

瞬間陳風雙目爆睜,牙齒死死的咬了下去,鼻息變得非常沉重,臉上的骨骼也顯得格外猙獰。當他緩緩抬頭看見楊增華的妻子時,眼淚不由的流了出來,也不知道是疼痛,還是因為趙小青,心中的悲涼讓他喘不過氣來。

在處理最後一塊的時候陳風被疼暈了過去,等他再次醒來天已經是大亮,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了,陳風轉過頭,剛好看見楊增華的妻子,在對面沙發坐着,現在已經換了一身灰色的休閑裝,可她高挑的身材,怎麼也不會讓人想到她是一位普通人家的妻子。

「你醒了,你等等啊,你楊哥在廚房,」她說完就起身去了廚房。

陳風看了一眼她的背影, 暗嘆道:「誒,自己三十年活了個寂寞,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謝謝你啊,嫂子,」陳風禮貌的說了一句,然後慢慢的坐了起來,看着肩膀被包紮的很好,雖然還有些隱隱作痛,至少現在不用擔心會死掉。

「沒事,你楊哥說了,你只要好好休息,很快就會恢復。來喝水……」說著就把手裡的茶壺放在了桌子上。

「是啊,還好處理的及時,要不然後果就很難想像了,」楊增華從廚房走了出來手裡還端着兩盤菜,他將菜放在桌上,又繼續說道:「斷電了,冰箱里的菜不經放,正好將就吃點。」

楊增華說完就要轉身去廚房,卻被她的妻子擋住,「你們聊,我去盛飯。」

楊增華朝她妻子笑了笑,回頭就坐了下來,從抽屜里拿了些葯出來開口道:「這些葯有消炎,鎮痛的效果,對你的恢復有幫助。」

「謝謝,楊哥,」陳風把葯接了過來,倒了杯水吃了下去。

很快他妻子,就端着飯出來了,楊增華接過她手裡的鍋,盛了一碗遞給了陳風,笑着介紹道:「我老婆,唐雅琳,昨天你們見過了。」

「嗯,謝謝啊嫂子,多虧了你們,要不然我就只能在家等死了,」陳風接過碗,連聲道謝。

「什麼死不死的,別亂說,吃飯吃飯。」唐雅琳坐到她老公旁邊,開始給他盛飯,之後才為自己盛。

三人邊交談,邊吃飯。除了陳風有些不自然以外,還算很溫馨。

《末世瘋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