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末日之國產戰神
末日之國產戰神 連載中

末日之國產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九龍城寨主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九龍城寨主 其他小說 陳復

喪屍病毒突然襲擊全球,整個世界發生巨變,文明崩壞,危機不斷大學生陳復被困紐約,如何帶着三位「保鏢」在危險重重之下踏上漫長歸家路,千里救家園展開

《末日之國產戰神》章節試讀:

邁克爾和陳復達成共識,邁克爾也不藏着掖着∶

「合作愉快,陳。可以說說你們的身份嗎?」

陳復管你信不信,依然是那套說法∶「我是麻省理工大學的學生。林先生我管家,羅女士是我助理,顧先生是我司機。」

邁克爾翻了翻白眼∶

「我信你個鬼,大學生有這戰鬥力?一個普通助理能把我這個基因戰士踹飛?好吧,你們不想說就算了。我們交換一下情報,曼哈頓現在**的力量還剩多少?」

陳復搖了搖頭∶「不清楚,按照我估計已經全軍覆沒。凌晨紐約**和國民警衛隊在酒店樓下和喪屍激戰,但結果接近全軍覆沒,十不逃一。你可以從露台觀察,樓下現在多了一大批穿着警服的喪屍。因為凌晨的激戰,槍聲把方圓幾公里的喪屍都吸引到這邊,樓下現在聚集的喪屍最少有近一萬。要不是有兩台警車逃出去,吸引走一部分,樓下現在的喪屍會更多。」

邁克爾吸了口涼氣∶「我他喵真倒霉,為啥跳個傘都直接落在喪屍窩裡。好吧,作為交換我也提供一個情報,經過華盛頓的專家研究分析,遇到喪屍攻擊只要不被咬,人類是不會被感染的,哪怕喪屍的血液飛到你口中都不會有事,喪屍病毒只能通過體液直接傳播,病毒只要一離開母體沒有新的宿主就會立刻死亡,所以被抓傷是沒事的。但喪屍沒有疼覺,所以不受致命傷是不會停止攻擊,盡量攻擊大腦和心臟。」

PS∶被感染的普通喪屍,無法為病毒提供足夠的能量,所以在普通喪屍體內病毒會退化成次級病毒。完整病毒甚至能通過空氣傳播,參考化學品運輸車泄漏的完整病毒。

——————————————————

就在此時,邁克爾的衛星電話響起,邁克爾接到了華盛頓方面打來的電話。

邁克爾立刻接起了電話,對着電話那邊一頓輸出,嘰嘰喳喳了幾分鐘才掛掉電話。

邁克爾吸了口氣,繼續和陳復交談∶「謝天謝地,超能局同意終止尋找市長的任務,因為和我一起來紐約的另外四個隊友已經失聯。但我有一個任務推不掉,他們要求我前往電視台,取得一些資料,來搞清楚病毒爆發時紐約市**究竟在幹嘛。」

這時候其他幾人陸續回到陳復身邊,陳復皺起眉頭道∶「我沒有義務幫你完成任務。我們唯一目的就是逃出紐約。」

邁克爾轉身向角落裡走去,拿起一個大背包丟在陳復面前∶「這是報酬,裏面有兩把帶消音器的Uzi,兩把帶消音器手槍,其中一把手槍已經在你的同伴手裡,還有400發手槍子彈,1000發衝鋒槍子彈。另外還有兩副夜視眼鏡,三個手榴彈和一個C4。」

林振強忍不住發話∶「你一個人用得了一個小隊的裝備?」

邁克爾攤攤手∶「我怕死啊,美國啥也不多,就是槍多,你看看現在樓下就有1萬喪屍,我還嫌帶得太少啊。」

陳復翻開背包直接拿出一個夜視眼鏡戴在頭上∶「成交。」

接着把其中一把Uzi和兩個彈夾還有兩盒每盒200發共400發的衝鋒槍子彈扔給邁克爾。

本來都做好毛都不剩,靠拳頭過日子的邁克爾喜出望外,∶「你的信任是有回報的。」

還十分騷包的把Uzi上膛。

陳復給完邁克爾之後直接把背包丟給林振強交代道∶

「大強,你們分配,我就要一個夜視眼鏡就夠。」

羅斯琪開口道∶「我用手槍就夠,以前做**沒機會摸衝鋒槍,所以我可能用不來。」

顧家強攤攤手∶「別看我,沒進逆光小隊之前我連槍都沒摸過。」

林振強也不廢話,知道陳復的實力,用槍可能還沒他拳頭威力大。林振強直接把Uzi和夜視眼鏡拿在手裡,扔給羅斯琪和顧家強一人一把手槍,每人拿着兩個彈夾和一盒子彈,其餘放在背包讓顧家強背着。

分配完畢,陳復對着幾人道∶「現在任務多了一個,要協助邁克爾去電視台取得影像資料。所以大強和小琪姐制定一條經過電視台逃出紐約的路線。」

羅斯琪拿出手機打開地圖看了一會,道∶「暫時只能制定一條基於我們有車為前提的路線,如果我們沒車的話情況就複雜很多。」

林振強∶「那先開始我們本來制定的計劃,搜索整個酒店吧。」

幾人沒有意見,之後便向著頂層唯一沒有動靜的總統套房走去。

「滴」

陳復用通用房卡打開了房門,套房內乾淨整潔,並沒有有人入住的痕迹,幾人分開搜索一下確認沒人就把套房水吧里的飲料零食和酒水拿走。

最後來到剩下兩間相鄰有喪屍套房門前,房間里的喪屍已經回歸平靜,陳復輕聲對着眾人道∶

「我輕輕打開房門,如果受到喪屍攻擊,就立刻擊殺,如果喪屍沒有攻擊,我們輕輕進入,觀察一下喪屍,這是我們第一次面對這種生物,所以很有必要近距離研究一下。」

幾人點頭作為回應。

「滴」

陳復只推開一條細縫,防止房門再次鎖上。不清楚「滴」那一聲有沒有引起喪屍注意,所以等待了幾秒,見沒有反應才慢慢推開整個房門。

房門打開,離套房大門很遠的一個沒關門房間內看到一個背對着眾人的西裝男子。

陳復用手勢示意幾人跟着他,眾人輕輕的跟着陳復來到大廳沙發背後,藏在沙發背後觀察着喪屍。

喪屍站在房門口一動不動,時不時抽搐幾下,吼叫一聲。

「噓」

陳復示意所有人不要發出聲音,從口袋裡摸出一把餐刀,向著大廳另一邊的露台扔去。

「鏘~~~」

金屬餐刀與地面碰撞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音吸引了西裝男喪屍的注意。

「吼~~~~」

「哇~~~~~」「嘣」「嘣」「嘣」

室內同時響起兩聲吼叫,除了西裝男喪屍之外,另一間關着門的房間也響起了一聲和男性喪屍吼叫,不同的女性高音尖叫般的吼叫和撞門聲。

陳復仔細留意着西裝男喪屍,被餐刀吸引的西裝男喪屍並沒有留意到躲在沙發後面的幾人,直接遵循着金屬餐刀的聲音衝去,在發出聲音處胡亂揮舞。

揮舞了幾下,沒發現敵人,西裝男喪屍便在露台裏面巡視一樣來回走動。

陳復再次示意幾人不要動,自己翻身跳過沙發,半蹲着的來到露台門口,站在西裝男喪屍的背後。

「吼」

巡視完一圈的西裝男喪屍,轉身見到陳復便吼叫着向陳復衝來,陳復十分淡定的側身避開西裝男喪屍的衝擊。

「吼」

撲了個空的西裝男喪屍,就像為表達憤怒,衝著陳復吼叫着再次衝來,陳復再次側身,腳下一絆,西裝男喪屍便由於慣性向前趴下。

陳復用手中電視機掛架做成的短棍,對着趴在地上的喪屍後腦就是一棍。

「啪~~~」

西裝男喪屍的腦子就像被摔爛的西瓜,鮮血和腦漿濺射開來。

此情此景,陳復也差點反胃,就差直接吐出來。

陳復忍住作嘔,在西裝男喪屍身上翻了一下,除了錢包還翻出了一條勞斯萊斯的車鑰匙,對於住總統套房的客人,有這實力正常,不過對於逃亡這車實用性不大。

從露台回到房間內,陳復把勞斯萊斯的車鑰匙拋給顧家強,輕聲道∶

「暫時只找到這個不大實用的車,找到更好的就換掉。」

顧家強拿起車鑰匙兩眼放光∶「勞斯萊斯啊,我還沒開過啊,真羨慕這些有錢人。」

林振強吐槽道∶「這個油老虎,油缸滿的可能才夠跑出紐約,如果油缸不滿,沒跑幾下就趴窩了又得找車。」

陳復向著幾人吩咐道∶

「這次你們去露台躲着,我想看看不被聲音吸引之下喪屍的領地意識,會不會主動巡邏到露台。如果喪屍巡邏去露台發現你們,立刻擊殺。」

幾人點點頭便向著露台走去,來到露台看到被陳復新鮮敲開的「西瓜」男喪屍,都不由自主胃裡翻江倒海。

「噓」

陳復再次示意眾人不要出聲,慢慢的走過去有女喪屍的房間,把房門輕輕打開,陳復躲在房門後用房門遮擋着自己。

「哇~~~」

發現房門打開的女喪屍,發出一聲高八度的吼叫便向著大廳衝出去。

陳復慢慢把頭從門後伸出,觀察着女喪屍的一舉一動。

女喪屍在大廳**四處看了看,做出一個用鼻子嗅了嗅的動作,再次發出一聲高八度的尖叫,便向著露台衝去。

露台的幾人雖然不害怕,但也有點緊張,畢竟第一次直面喪屍。

令人意外的一幕發生,衝出露台發現幾人準備攻擊的女喪屍,衝到被陽光直射的地方發出一聲慘叫,別擋着臉往房間內退去。

退回房間,在露台邊緣不斷對着幾人嘶叫。

本來都舉槍準備射擊的幾人,互相對望一眼,有些不知所措。

女喪屍嘗試再次沖向幾人,但到達陽光能照射到的地方,就又捂着臉退去。

在房間門口對着露台外的人嘶叫了幾聲,便放棄了對幾人的攻擊。

重新回到房間的女喪屍,慢慢的向著原來男喪屍所呆的房間走去,進入房間的女喪屍不一會便發出一陣好像吃飯一樣的咀嚼聲。

從房門後藏着的陳復,半蹲着輕輕的向著女喪屍的方向過去,來到女喪屍進入的房間,出現令陳復真吐的一幕。

女喪屍正在房間床上吃着一具小孩子的屍體,能看出已經面目全非的小孩子屍體並不是女喪屍第一個開餐,西裝男喪屍早前已經吃得相當滿足。

「嘔~~~」

陳復的嘔吐聲,吸引了女喪屍的注意力,再次發出一聲高八度的尖叫便向著陳復衝來,女喪屍滿臉新鮮血跡的臉龐帶來了十足的視覺衝擊力。

剛嘔吐完的陳復怒了∶「C你MB,噁心人是吧,讓你TM噁心人。」

面對衝過來的女喪屍,陳復直接跳起用短棍狠狠地敲在女喪屍頭上,連續敲了三棍,女喪屍遭遇和男喪屍一樣的結局,被陳復開了西瓜,鮮血和腦漿流了一地。

陳復身上也粘了一點女喪屍的血,此情此景,陳復真忍不住再次吐了出來。

「嘔」

房間內的動靜和陳復的經典「國罵」引起了露台眾人的注意,幾人回到房間內再次看到和露台外男喪屍一樣下場的女性。

忍住胃裡抽搐,羅斯琪拍了拍陳復後背安慰道∶「弟弟,慢慢適應吧,這該死的世界。」

難受得捂着胃彎着腰的陳復用手指指了指小孩子屍體所在的房間。

不解的幾人回頭向著房間走去。

「嘔」…「嘔」…「嘔」…「嘔」

連續四聲嘔吐聲同一時間響起,林振強,顧家強,羅斯琪,邁克爾默契的分開在大廳的四個角落裡嘔吐。

除了顧家強和羅斯琪專心嘔吐,林振強和陳復一樣一邊吐一邊用「國罵」緩解不適∶「我C,真TMB噁心!!!」

邁克爾聽不懂中文,不妨礙他用英語表達情緒∶「Fxxx!Fxxx!Fxxx!mother fxxxer」

幾人足足嘔吐了幾分鐘,陳復已經恢復過來,在大廳水吧的冰箱里拿出瓶裝水遞給幾人。

陳復拿上能拿的零食酒水等等,指示幾人先回自己的總統套房休息,隨手拿起大廳茶几上的一台手機便一同離開。

回到自己的總統套房,幾人都恢復過來,但臉色都不是十分好。

陳復把零食丟給眾人,自己撕開一袋吃了起來。

胃裡吐空了的幾人其實真有點餓,但一回想起房間的一幕,胃又再次抽搐。

神經已經大條到粗壯的陳復,已經從難受中恢復,笑嘻嘻的盯着幾人開心地吃着零食。

被陳復盯着的羅斯琪用憤怒的目光回擊,陳復也不敢太過於造次,為方便邁克爾聽懂用英文說道∶

「好了,正如羅小姐所說,這種事必須適應,不適應也得適應,這該死的命運。」

幾人也不是一般人,沒錯,不適應也得適應,林振強率先打開零食開始補充胃裡缺少的。另外幾人也紛紛打開零食開始補給。

無聊的陳復掏出了在剛剛房間茶几上順走的手機。

手機並沒有密碼,最後畫面是拍攝模式,陳復打開了最後拍攝的兩條視頻。時間比較早的一條開始播放,畫面出現西裝男的聲音∶

「我是路奇·約瑟夫,就在剛剛我老婆香尼像瘋一樣,突然發狂沖向了我,咬了我脖子一口,並且把我脖子上的一小塊肉都撕扯下來,情急之下為了保護我兒子的安全,我把我老婆推回了房間並關上了門,我不知道我老婆為何失去理智像瘋了一樣攻擊我,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打電話聯繫**和救護車。該死的,紐約報警電話竟然在人民需要的時候打不通,我嘗試撥打其他電話和使用網絡求救,但所有的方式都失敗。天啊,究竟發生了什麼?」

第一條視頻完畢,陳復接着點下一條。

依然是路奇·約瑟夫的自拍。

畫面出現西裝男的樣子,畫面中西裝男十分虛弱,滿頭大汗。

「寶貝,你睡吧。爸爸休息一下就好,媽媽沒事,醫生很快就會來醫治媽媽,寶貝別擔心。」

「好的,爸爸。你別忘記醒來帶我去動物園哦。」

「OK,男子漢說到做到。睡吧,寶貝。」

畫面一轉,把自己兒子哄完,男子步履闌珊的來到大廳沙發,喝了口水之後男子繼續**。

「我現在越來越難受,我不知道為什麼,腦袋正在發高燒,足足過去了幾個小時,現在**電話依舊打不通,我老婆香尼一聽到動靜就會發狂撞門,我現在十分擔憂。我想打電話去前台叫酒店前台送點葯,但現在連酒店前台都沒人接。回憶一下今天發生的事,下午我老婆在露台觀摩着遠處的爆炸,後來我老婆說那些化學品隨風飄來了,她一不小心吸了一口,現在十分難受,叫我照顧好兒子,她回房間休息一下。傍晚,我準備好晚餐,打算叫我老婆吃飯,搖了搖正在床上熟睡的老婆,她一清醒就像瘋了一樣開始襲擊我,我怎麼叫她都清醒不過來,被她狠狠咬了一口之後我便把她推倒在床上衝出房間,關上房門。事發經過就是這樣,我懷疑我老婆得了狂犬病,但我不清楚她在哪裡被狗咬,也不清楚為何突然發病,現在大概我也染上了狂犬病,祈禱紐約**快點接電話,阿門。」

兩條視頻播放完,眾人沉默。

林振強率先打破沉默∶

「按照西裝男所拍攝的視頻,昨天下午喪屍已經在我們旁邊的套房出現,但出現的方式十分詭異,唯一猜測可能就是那些化學品泄漏,但紐約的化學品泄漏怎麼可能波及全世界,這一點十分離奇。」

邁克爾好像捉住了什麼∶「等等,昨天下午紐約便出現喪屍?華盛頓最早是今天清晨才接到其他城市有喪屍出沒的報告,紐約是最後上報的一個城市。」

陳復丟下西裝男的手機,搭話道∶「這我們就不知道了,我們一直在房間內,第一次發現喪屍應該是凌晨那次**和喪屍的激戰,我們還以為是暴動呢。」

邁克爾用手托着下巴,繼續沉思∶「情況十分詭異,其他城市都是十分接近的時間報告喪屍出沒,立刻就上報白宮。但紐約卻是早於其他城市爆發喪屍,但卻最遲報告,甚至紐約的通訊全部癱瘓都沒有上報白宮。」

「啊~~~」

此時,早前被救,差點被邁克爾做了壞壞的事的金髮女郎清醒過來。

金髮女郎的尖叫打斷了幾人的對話。

羅斯琪主動走向原本在沙發躺着,現在驚醒的金髮女郎,向金髮女郎遞了一瓶水,並用英文問道∶「你怎麼樣?你現在沒事了,別擔心。」

金髮女郎接過水,咕嚕咕嚕的灌了大半瓶才停下,用驚恐的眼神環視了四周一圈,才緊張的道∶「謝謝。」

羅斯琪笑了笑,問道∶「你餓不餓?」

金髮女郎還是有點放不開,輕輕的點了點頭。

羅斯琪遞了一包零食給金髮女郎並細心的幫金髮女郎撕開包裝袋。

吃起零食的金髮女郎也逐漸放開了緊張的情緒,主動開口道∶「你們是70001總統套房的客人?」

羅斯琪點了點頭。

金髮女郎繼續話題∶「我認得你們,你們已經在酒店的總統套房住了整整一個月,我很羨慕你們呢,有錢在總統套房足足住一個月,對於我來說那是天文數字。還有你們的東方面孔很漂亮讓我記憶猶深。」

羅斯琪摸了摸金髮女郎的頭髮表示道∶「謝謝,你也很漂亮。你叫什麼名字?」

金髮女郎邊吃着零食邊回復道∶「我叫薇薇安·帕森斯。你們可以叫我薇薇安。今年19歲,是酒店剛入職兩個月的的實習生。」

羅斯琪也趁着薇薇安情緒穩定,開始打探情報∶「薇薇安,我們是在天台的樓梯間把昏迷的你救起的,後來你清醒過來就情緒失控,到底發生什麼事讓你如此驚慌?」

羅斯琪瞟了邁克爾一眼,把邁克爾想捉住薇薇安做壞事這件事隱瞞了下來,雖然壞事沒有成功,但也免得薇薇安受到二次傷害或者再次情緒失控。

邁克爾十分尷尬的低下頭,打又打不過別人,只好認慫。

本來吃着零食的薇薇安,停止了進食,雙手抱着膝蓋,把下巴埋在膝蓋中,像是回憶起什麼恐怖的事,聲音有點顫抖的道∶

「昨天下午,本來我應該已經下班回家,我家附近沒有地鐵站,所以平時我都是坐巴士上下班,但由於附近的爆炸事故交通管制,巴士停駛了,我就打算在酒店等到交通管制完再回家。本來我一直在員工休息室裏面玩手機打發時間,但大概下午4點出頭,手機突然沒了信號,酒店的公共WiFi也沒了信號。後來陸續有住客來到前台投訴,前台應接不暇,當值的大堂經理便問我要不要加班幫忙應付住客。我想想,反正獃著也是獃著,有加班費何樂而不為,就答應了。換上制服便開始工作。大概傍晚6點出頭,住客們由於沒有網絡和手機信號而越來越鼓噪。突然,大堂發生騷亂,有住客像發狂一樣攻擊其他人,人群驚恐四散,有些向著大街上跑去。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大街上有更多的人發狂,把剛跑出門住客撲倒。保安控住發狂的住客便立刻把酒店大門關閉,上報總經理和報警,但報警電話一直打不通,把受傷住客送去醫務室和把那些發狂的住客送去保安室關押之後,人心惶惶的住客們都紛紛回到自己房間,大堂瞬間恢復平靜。約莫晚上8點,大堂就出現發狂者攻擊大堂的員工,有保安有住客有其他工作人員。」

薇薇安把頭埋得更低了,聲音越發顫抖與不安。

「尼克,離我最近的同事被撲倒了,保安保羅大叔像瘋了一樣用牙撕開了尼克的臉皮,整個大堂染滿了鮮血,我拼了命逃跑,我跑到餐廳,餐廳衝出一大群驚慌逃命的住客,我只能跟着一些住客往後樓梯方向跑。在後樓梯跑到四樓,健身房又衝出一群發狂者把住客們衝散,我再次驚慌再後樓梯往上跑,大概跑到9樓我已經沒有太多力氣再跑,我進去9樓的走廊,路過的客房有慘叫聲有撞門聲。我嚇得直接跑往電梯,按了頂層的按鈕,跑上了天台,把天台門關上,我便一直呆在天台。後來天台實在太冷,我確認了樓梯間安全便回到樓梯間昏睡了過去。」

《末日之國產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