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命運的玩笑
命運的玩笑 連載中

命運的玩笑

來源:外網 作者:李戒龐詩雨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李戒龐詩雨

她怎麼在這? 我愣了一下,抬腳走了進去。 走近了我才看清這個攤位明顯已經擺了不短的時間,白布上放着一堆零錢,五塊錢的,十.........展開

《命運的玩笑》章節試讀:

《命運的玩笑》的主角是李戒龐詩雨,小說《命運的玩笑》的作者小二上酒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精彩章節節選:... 在那之後,我就在老龐的默許下留了下來,在修車廠,打零工,工資一千二,包吃住。 這工資其實在懷中這座三線城市裡並不高,但我只有十五歲,沒身份證,又是童工,換做任何一個老闆恐怕都不會擔這個風險,誰知道會不會招個禍害進來。 但這一切老龐都沒問,他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讓我早睡。 我吸着鼻子沒說話,但我知道,老龐對我有恩,大恩。 我爹說過,我阿爺也說過,人得知恩圖報,否則就是畜生。於是第二天一早,我就早早起床,做飯,擦地,洗碗,洗掉修車廠里那烏煙瘴氣的油漬和氣味。 修車廠里的活兒我不會,但這些不過只是生活上的雞毛蒜皮的小事。 老龐看着身上髒兮兮的我沒說什麼,他笑笑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一起坐下來吃他剛買的包子,嘴裏頭嘟囔着一會介紹他的女兒給我認識。 我抹了抹髒兮兮的手,嘴裏頭咬着包子,含糊的應付着。 就在這時,一股香風竄進了我的鼻孔里。 那香氣如蘭,比口中的大肉包子還要吸引人。我扭頭望去,便見到一個穿着雪白長裙,頭髮理着公主切的嬌俏少女正立在我身後。 她十七八歲的模樣,裙下的**修長筆直,尤其是一張小臉十分漂亮。 你你好 我慌亂的伸出手,可伸出去才發現自己的身上,手上都是剛剛收拾過後留下的污漬。而在這雙手面前,老龐這個名字叫做龐詩雨的女兒無疑是站在垃圾堆旁的仙女。 土包子! 龐詩雨哼了一聲,她看也不看我伸出去的手,直接走到了老龐的身邊。 看她對着老龐撒嬌和不依的模樣,顯然是對我這個突然出現的外來者感到不滿,那抗議的語調淅淅索索的傳進我的耳朵里,讓我整張臉都紅了。 我咬着嘴唇站在原地,盡量不去在意龐詩雨鄙夷的目光。 這裡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容身之所,我感激老龐的救命之恩,我不想走,也走不了,所以,無論龐詩雨說什麼,我都不能在意。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頭。 我 得去討好她。 我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我在街面上流浪了整整半年多,幾次都差點餓死在街頭上,老龐給了我一份工作,一口吃的,還有一處安身之所。在這世界上,除了我跳了河的媽和被剁了手丟了命的阿爹沒人對我這麼好過,我看透了人間百態,所以更珍惜留下來的機會。 於是吃了早飯,我更加殷勤的做好每一份工作。 一整天下來,我幾乎**都沒挨到椅子,忙的團團轉。 龐詩雨還是很不待見我,我去叫她吃飯,她讓我站在門口等着。我從她身前經過,龐詩雨捂住小瓊鼻似乎我玷污了空氣。 但我卻忍耐下來,默默的繼續自己的工作。 忙活的時候,我偶爾聽老龐和龐詩雨的對話,也看到幾次老龐偷偷出去打了幾通電話,每一次都暴跳如雷,對着電話那頭可能是老龐媳婦的女人破口大罵,罵她是個喪門星,差點毀掉了女兒,差點毀掉了這個家。 我不清楚老龐和嬸子的恩怨,這是人家的家事,輪不到我一個外來者來過問。 只是隱隱聽到老龐說什麼欠債,什麼跑路。 我只能努力的做好自己的事情,不惹老龐反感,不惹龐詩雨生厭,好讓他們能夠心平氣和的把我留下來,而不是送去派出所。 別這麼拘着,老子可沒有壓榨童工的習慣,不知道的,恐怕以為你是我從哪裡拐回來的山裡孩子呢。李戒啊,龐叔看得出來,你是個命苦的。 命苦就命苦,龐叔這裡也不差你這一口吃的,坐下來吃飯,犯不着這麼拘着自己。 老龐點了一根煙,坐在膠皮帶上吞雲吐霧,一支煙三口就抽到了煙**。他瞥了我一眼,丟了三百塊錢給我。 這錢你拿着,算是叔預支給你的工資,去街上逛逛,順便再去買點衣服。我們老龐家不看這個,但你也得讓外人閉嘴才是,至於詩雨那,你甭擔心,那丫頭天生就是那性子,跟她媽一樣,眼睛都快要長到天上。 我捏着錢沒說話,只覺得眼睛有點發酸。 這半年,我一直都沒哭過,自從眼睜睜的看着我媽跳了河,我似乎已經失去了哭泣的功能。可不知怎麼的,看着手裡頭的錢我還是感到眼睛酸澀的厲害。 我聽了老龐的話,捏着三百塊錢出了門,按照老龐的意思,我在地攤上買了一套迷彩服,一共花去了一百八十塊。 這年頭民工都不願意穿迷彩服了,但我卻比划著照鏡子,看了好幾次。 這是半年來我的第一件新衣服。 鏡子里的我,眼中早就沒了十五歲孩子該有的稚嫩跟童心,深陷的眼窩裡有種洞徹了人情冷暖的滄桑感覺。 我覺得這一雙眼睛越來越像我阿爺,也越來越像我阿爹了,這讓我非常討厭。 手裡頭還剩了一百多,我猶豫了一下,坐車去了後山上。 然後用二十塊剩下的錢買了紙錢和香燭,這是我半年多以來第一次來給我阿爺上香燒紙,我得告訴他們我活的很好,讓他們泉下有知不用擔心。 回城的時候,我身上的錢已經不多了。 我徒步走在這一座我半年裡流浪過無數地方的城市,站在古老的城門樓子底下抬眼看着高大的城門,這是我第一次有閒情逸緻做這樣的事情。 我出來的時候老龐放了我半天假,讓我放鬆一下心情,這不是任務,但我覺得我得做好。 忽然,耳邊一陣呼和的聲音響起。 我扭頭一看,發現城門樓子的下頭擠着不少人,正圍着一個小攤位在熱火朝天的圍觀着什麼。可能是因為流浪了半年的緣故,一般這種市井場合,我一般是避之不及的。 我歇了一口氣就準備離開,可裡頭一個人影卻讓我不得不停下腳步。 是龐詩雨。 這個在修理廠里一直穿着白色連衣裙,像是城堡里公主一般的少女一改往日白雪公主一般的打扮。 此刻正蹲在攤位前的龐詩雨跟着瘋狂的人群揮舞着雪白的手臂。 她上傳穿着緊身衣,下身穿着貼身的牛仔褲,每每動作就會凸顯出少女姣好的身段來。我甚至看到圍觀的人群里有幾個不壞好意的人正發出侵略性的目光。 不止於此,龐詩雨今天還化了妝。 濃濃的煙熏妝,如同大熊貓一般的黑色眼影,一頭紫色的頭髮明顯是帶了假髮,這完全是一副小太妹的模樣,哪裡有在老龐跟前那種乖乖女的形象

《命運的玩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