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厲少寵妻至上
厲少寵妻至上 連載中

厲少寵妻至上

來源:google 作者:蘇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母 陸寒陽

「有請新郎新娘交換訂婚戒指,從此情定一生,恩愛相隨……」簡安安剛走進酒店的訂婚宴會場,耳邊就響起了司儀的話,她猛地抬頭看向高台上一對宛若璧人的男女,頓時心中一片絕望....展開

《厲少寵妻至上》章節試讀:

簡安安頓時就想到了五年前的那個男人,他的腰際就有一個紋身,她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努力的想要看清楚……

然而眼前一閃,厲少霆已經穿好了浴袍,一邊走一邊系帶子,心情不錯的問道:「午餐你做了什麼菜?」

簡安安後知後覺的「啊」了一聲,回神趕緊跟了過去。

厲少霆把花朵形狀的小香腸叉了起來,在眼前轉來轉去,而後看着簡安安:「怎麼,你把我當成是小朋友了嗎?」

簡安安漲紅了臉:「我會改的!」

厲少霆將小香腸吃了下去,眉目舒展,味道很好。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的確只有這個女人做的東西才能讓他恢復味覺,品嘗到酸甜苦辣的味道。

他的心情頓時很不錯,臉上凌厲的表情也柔和了一些:「不用,就這樣吧。」

這頓飯是厲少霆失去味覺之後,吃的最好的一頓,所以吃得非常的盡興,可是一邊的簡安安,卻一直心不在焉的。

簡安安想到了昨天護士的話,再加上厲少霆的腰上好像真的有個紋身,所以她的心裏被埋下了懷疑的種子……

她站在一旁看着厲少霆吃飯,真是越看越覺得小辛和他真的有幾分像……

他們吃東西的時候永遠都是不疾不徐,動作優雅斯文,就連撇嘴的弧度都是如出一轍。

如果是巧合的話,那也未免有些太巧合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也不敢確定厲少霆腰側究竟有沒有紋身……但她必須要親眼看一看,畢竟她已經找了那個男人四年了!

她只有這麼一條線索,不管對方是誰,她都不能放過。

厲少霆吃過飯後就上樓辦公去了,厲氏的重要決策都需要他過目,所以就算是周日他也很忙。

簡安安找不到機會接近他,一下午都心神恍惚,一直在琢磨着怎樣才能看到厲少霆腰上的紋身。

她旁敲側擊的向王叔打聽厲少霆的事情,可王叔守口如瓶,一概微笑着推說不清楚,不知道。

簡安安雖然很是心急,但也不能貿然行動,要是不小心冒犯了厲少霆,從厲家被趕了出去,那他們的身份地位懸殊,以後她要是再想見到他,就更不容易了,想要看看他的腰間是不是真的有紋身,那更加的難上加難了。

到了晚上,簡安安按時準備了家常菜,厲少霆在樓上用餐,沒有下來。

一整天糾結未果,她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以後再找機會。

正當她打算回家的時候,外面陰沉沉的天空忽然傳來「轟隆」一聲巨響,之後就毫無徵兆的下起了瓢潑大雨。

簡安安站在門口,傻了眼。

糟了,出門忘記看天氣預報了!她沒帶傘,現在要怎麼回去?

難不成要拜託王叔送她嗎?

想來想去,除了拜託王叔送她一程,她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簡安安嘆了口氣,正要回去厚着臉皮開口,王叔就很及時的出現在了她的身後:「簡小姐,幸好你還沒走。」

簡安安有點意外:「王叔,請問還有什麼事嗎?」

王叔解釋道:「少爺經常工作到半夜,會有吃宵夜的習慣,所以你需要隨時待命,而且雨下的這麼大,你回去也不方便吧?不如在這裡留宿好了,房間是現成的,還有什麼問題嗎?」

簡安安一愣,回過神後趕緊點頭:「沒有問題,那就麻煩你了!」

她正愁找不到機會接觸厲少霆,這可不就是個天賜良機嗎?

王叔安排了一間客房給簡安安住下,然後就去忙別的事情了。

簡安安安頓下來之後無所事事,躺在柔軟的大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

那個一閃而逝的紋身讓她想得心急火燎,恨不得現在就過去掀開厲少霆的衣服看一看。

可是厲少霆幫了她很多次,再加上他高高在上的身份,她真的沒有辦法把他和五年前那個壞蛋聯繫起來。

能讓厲少霆脫衣服無非是三種情況,游泳,洗澡,換衣服……到底該怎麼樣禮貌而不失分寸的看到厲少霆的腰呢?

心裏糾結成一片亂麻,她睡不着,在房間里也待不住,索性推開門想出去走走。

她住的客房在一樓,走出去不遠處就是一段長長的透明長廊,站在玻璃牆裏面,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滂沱暴雨,以及被雨水迷濛的星星點點的燈火。

厲宅建在帝景尚都最中心,也是全城的最高點,居高臨下,俯瞰全城,一如厲少霆在雲城的尊貴身份。

厲家是雄踞雲城的最大財閥,歷代家主都是說一不二的厲害人物,厲少霆也不例外,不然也不能守住這樣大的家業。

他對外一向是高不可攀,冷淡凜然,讓人想討好都無從下手的。

簡安安站了一會兒,正打算回去睡覺,一扭頭就看到不遠處的一個女傭身子一歪,居然一下子撞到了玻璃牆上。

簡安安頓時嚇了一跳,趕緊跑過去把她扶起來,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兒吧?」

女傭的臉色很不好,整張臉都是慘白的。

她艱難的抱着手中放了衣服的托盤,上下牙直打顫:「是簡……簡小姐啊……我痛經,今天還沒吃止痛藥……」

「那就回去吃藥呀,你看你的臉都白了。」

「可我要去給先生送換洗的衣服……不能耽誤的……」說到最後,女傭疼得聲音都帶了哭腔了。

簡安安心裏一動,從她手裡接過托盤:「沒關係,我幫你送就行了。」

女傭疼得實在受不了了,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只能讓簡安安代勞了。

簡安安扶她回了房,然後就上樓去了厲少霆的房間。

厲少霆的主卧很大,裏面靜悄悄的,一點雨聲都聽不到,只從浴室里隱隱透出了一點淋浴的聲響……厲少霆現在在洗澡?

她突然之間就心跳加速起來,既然厲少霆在洗澡,肯定沒穿衣服,這不正是她證實厲少霆是不是五年前的男人的絕佳好機會嗎?

簡安安深吸一口氣,悄悄走進去把門帶上,然後做賊一樣的,踮腳走到了衛生間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