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林不凡蘇晴
林不凡蘇晴 連載中

林不凡蘇晴

來源:外網 作者:小豬火起來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小豬火起來 玄幻魔法

「不凡,醒醒,該上學了……」 溫潤的手掌撫摸在林不凡的臉頰上,林不凡微微的睜開了眼睛。 「媽?」林不凡看到母親張秀月的一瞬間,眼淚奔突而出,「媽,我好想你呀,能夢到你實在太好了。」 「傻兒子,都早上了,還說夢話呢。」張秀月露出愛憐的笑容,說道,「好了,快點去學校吧,不然要遲到了。」 林不凡傻眼了,他環顧四周。 這是醫院的病房,他打地鋪睡在地板上。 母親因為腎衰竭後期,在醫院已經住了一個多月了。 林不凡震驚了,看看臉色蒼白的母親,又使勁捏了展開

《林不凡蘇晴》章節試讀:

「不凡,醒醒,該上學了……」

溫潤的手掌撫摸在林不凡的臉頰上,林不凡微微的睜開了眼睛。

「媽?」林不凡看到母親張秀月的一瞬間,眼淚奔突而出,「媽,我好想你呀,能夢到你實在太好了。」

「傻兒子,都早上了,還說夢話呢。」張秀月露出愛憐的笑容,說道,「好了,快點去學校吧,不然要遲到了。」

林不凡傻眼了,他環顧四周。

這是醫院的病房,他打地鋪睡在地板上。

母親因為腎衰竭後期,在醫院已經住了一個多月了。

林不凡震驚了,看看臉色蒼白的母親,又使勁捏了捏自己的臉,沒錯,這不是夢,我重生了。

「媽,我不上學,我要在你身邊陪你。」林不凡的眼淚止不住的流淌,他太想母親了。

「不凡,你這樣媽媽可生氣了哦。」張秀月故作生氣,蹙起了眉心。

林不凡迅速的冷靜了下來。

當務之急最重要的就是救母親,而救母親最重要的就是錢。

「媽,那我放學後再來。」林不凡背上書包,走出了病房。看了看書本,是高二課本,又看了看自己廉價的電子錶,顯示1998年7月2號。

母親是在1998年的11月7號過世的,如果當時能用好葯,去燕京的協和醫院,找最好的專家,找腎源,那母親一定能救回來。

想到這裡林不凡心裏焦急起來,自己是從2020年重生過來的,這期間發生的大事,他都知道,比如阿里和藤訊的崛起,蘋果股價的大漲,比特幣等等。

但這些都是長線投資,母親的病等不起,而且此時家裡還欠了醫院一大筆醫藥費,再不交錢,醫院就要強行讓母親出院了。

怎麼辦,有什麼辦法可以一夜之間來錢的?

林不凡一邊走一邊想,抬頭看到走廊的盡頭有個熟悉的身影。

「爸……」林不凡咬着嘴唇,眼淚再次流淌下來,自從母親去世之後,父親一夜白頭,活的就好像一個木頭人一般。

為了還債,為了供給自己讀大學,父親拚命工作,最後猝死在工作台上,那一年是2001年。

短短的幾年間,林不凡就成了沒爹沒娘的孩子。

「姐,求求你了,借我點錢吧,秀月快不行了。」父親林正東哀求着自己的親姐姐,希望她能借錢給老婆治病。

林正東的姐姐林萍燙着卷劉海,染了一頭黃色的頭髮,穿着一條皮草包臀裙,手指上的兩枚金戒指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正東,你老婆這個病就是個無底洞呀,再多的錢也是填不滿的,我能來看看她就不錯了,你看我還帶了高級水果籃呢。」林萍在杭城四季青服裝市場有兩家店面,那時候還沒有桃寶,網購還沒有興起,所以服裝批發生意很火爆。

「姐,我給你跪下了,求求你了,救救我家秀月吧。」林正東聲音哀婉,泣不成聲,跪在地上,拉着林萍的手腕苦苦哀求。

林不凡咬牙,上一世他也經歷過這一幕。

「哎呀正東你怎麼那麼想不通呀,與其投進去填這個窟窿,還不如花這個錢重新娶一個老婆呢。」

「姐,我知道你和秀月不對路,但你這是人說出來的話嗎?秀月可是你的弟妹呀,我可是你親弟弟呀,只要你肯借錢給我,我一定還,我一定還……」林正東哽咽着。

「你想借多少?」林萍開了口。

「20萬。」

在98年20萬可以買一套房子了。

「你瘋了呀,我哪來那麼多錢?」林萍有錢,只是不想借,她覺得能來看看張秀月就很仁義了。

「10萬,10萬也好呀。」

林萍蹙眉,不樂意的說道:「你還真是獅子大開口,我剛買了新房,下半年還要進貨,哪有那麼多錢。」

說著林萍翻出錢包,抽出一千遞給了林正東。

看着薄薄的一千,林正東感受到了世態炎涼,「姐,你還記得當年我替你挨的一刀嗎?」

在林萍22歲那年,搭上了一個有婦之夫的男人,那男人的老婆提刀找上門,是林正東替林萍擋了一刀,事後男人的老婆也沒敢再找林萍的茬了。

「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翻出來有意思嗎?」林萍一臉不悅,伸手要拿回那一千,「咋的,你不想要這錢了?」

林正東委屈,憤怒的眼淚落下,他的手死死的捏着這薄如人情的一千,現在哪怕是一百都是救命的。

「爸,起來吧。」林不凡將父親扶了起來,憤怒的瞪着這個勢力、可恨的姑姑,說道,「姑姑,總有一天你也會如此跪着求我們的。」

「哈……」林萍輕嗤一聲,說道,「你和你媽一個德性,就嘴巴橫,雖然我們是親戚,但我怎麼看你怎麼不順眼。」

「巧了,我也是。」林不凡冷冷地說道。

「不凡……」林正東拉了一下林不凡,他還抱着一絲希望對林萍說道,「姐,求你……」

「爸……沒用的,她不會借我們錢的。這一千還給你,姑姑,你記住了,你會為今天后悔的。」林不凡奪過父親手上的錢,拍在了林萍的身上。

「賤骨頭,我還省下這錢了。」林萍撿起錢,拎起水果籃走了。

林正東頹廢的癱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無助。

一千隻是杯水車薪,救不了母親。

「爸,媽媽我們自己救。」林不凡斬釘截鐵的說道。

過了些許時間,林正東從地上起身,抹了一把眼淚,說道:「你去上學吧,我再去想想辦法。」

林不凡想阻止父親,他知道父親今天是借不到錢的,直到母親去世還欠着醫院一大筆醫藥費,但他現在沒有好的辦法,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林不凡在醫院的公園裡坐了下來,他反覆思考了各種來錢的辦法,但都需要時間,而現在母親最等不及的就是時間。

買彩票?他根本不知道十幾年前的現在會是什麼號碼。

買股票,沒有本錢,而且知道的那幾隻大牛股還要幾年後才上市,98年馬芸還沒有開創桃寶,小馬哥還沒有寫出QQ代碼,喬布斯還沒有發佈跨世紀的蘋果手機。

至於比特幣也是要好幾年後才會瘋漲,就算瘋漲,也要有電腦「挖比特幣」,而98年一台普通的電腦都要上萬,普通人家根本買不起。

苦思許久,林不凡突然腦子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詞――信息。

在經濟社會中,信息等同於錢,如果是對某個人至關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大錢。

林不凡興沖沖的朝着杭十三中跑去。

他在高二1班,進去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他要找班裡的富婆蘇晴。

蘇晴的母親會在明天,也就是7月3號下午來接蘇晴放學,她會把車停在學校右側的道路上,而不幸的是一輛失控的水泥車會撞上她母親的奔馳車,她母親死在了駕駛室,整個人都被擠扁了。

蘇晴家裡是開大飯店的,幾十萬賣這個信息絕對可以。

林不凡將蘇晴叫到了小操場的一棵楊柳樹下。

「蘇晴我有個事情想和你說。」林不凡說道。

「不用說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蘇晴一臉不屑,眸子都不正眼看林不凡。

「啊?你知道我要說什麼?」林不凡愕然。

「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是想跟我告白吧?實話告訴你,我心裏有喜歡的人了。」蘇晴有錢,長得又漂亮,從初中開始就不斷的收到情書,被告白。

「你弄錯了,我不是來告白的。」

「那你把我叫到這裡幹什麼?」

林不凡腦子一思量,一字一頓的說道:「你覺得你媽的命值不值50萬?」

蘇晴愣了一下,旋即臉黑了:「你腦子有病嗎?我媽是無價的。」

說完蘇晴要走,林不凡擋住了她的去路,「雖然我這樣說很不禮貌,但是我要告訴你,你媽明天就會死。」

「你媽才會死呢,你全家都會死。」蘇晴惱怒了。

林不凡知道自己心急了,就在蘇晴走出幾步後,他說道:「你今天早上是不是給王老師遞了情書?」

王老師是師範大學大四的音樂實習老師,長得帥氣,唱歌又好,正是小姑娘傾慕的類型。

「你個變態,竟然尾隨我?」蘇晴更加怒了。

上一世,蘇晴在過道給王老師遞情書的那一幕他恰巧看到了,下午放學,其他老師讓他搬桌子去音樂教室,蘇晴表白被拒的那一幕,他也看到了,只不過他在教室門外,沒好意思進去,所以王老師和蘇晴都不知道門外還有個人在。

「我沒有尾隨你,我只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鬼扯,以後離我遠一點,不然我對你不客氣。」蘇晴罵罵咧咧道。

「待我長發及腰,少年娶我可好?你情書里有這句話吧。」林不凡說道。

蘇晴站定了,她有些難以理解,情書是在自己家裡,自己房間里寫的,寫好之後也一直懷揣在懷裡,為什麼林不凡知道。難道是王老師把自己的情書給他看了?不可能,王老師不會這樣做的。

這句詩那麼有名,他肯定是瞎猜的。

蘇晴不理會林不凡朝着教學樓去。

「王老師會對你說『此情可待成追憶,無奈老師以有妻』。」林不凡衝著蘇晴喊道。

「神經病,王老師才幾歲呀?怎麼可能有老婆了。」蘇晴火冒三丈的怒說。

「大學生結婚的例子也很多呀。」

「滾!」蘇晴氣呼呼的上了教學樓。

下午放學之後,同學們陸陸續續的走了,最後只剩下林不凡一人坐在空蕩蕩的教室里。

他知道有個人一定會來找他。

「砰」的一聲,教室門被狠狠地打開了。

《林不凡蘇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