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獵魔手記
獵魔手記 連載中

獵魔手記

來源:google 作者:老張老張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燕兒 懸疑驚悚 老王

你見過白狗穿衣,老鼠吃貓嗎?你聽說過紙人唱戲,飛僵吸血嗎?來,你聽我講……展開

《獵魔手記》章節試讀:

  殭屍性陰,而活人的鮮血熱氣騰騰,聚斂了人的一身陽氣。所以陰陽相吸,造成了殭屍喜歡撲活人的狀況。

  但是兩個哭喪人都口噴鮮血了,這女屍不但沒有半點靠近,反而非得朝我撲來。

  這麻子不是麻子,這不是坑人嗎?

  那會兒也沒多想,眼看暗金色的影子就要撲來,我一個懶驢打滾就躲到了角落裡。

  那暗金色的影子撲了個空,順手一抓,尖銳的指甲就在我腿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鮮血湧出,疼的我差點沒叫出聲來。

  我氣急敗壞的吼道;「用白綾!」

  走陰人身穿黑衣,腰懸白綾,他們最擅長的就是走陰拘魂。聽到我大吼,兩個走陰人想都沒想,順手一扯,白綾就陡然飛出,直接卷在了女屍腰間。

  其中第一個走陰人怒道:「碎它脊椎骨!」

  兩個哭喪人不顧自己口吐鮮血,縱身撲上,把女屍牢牢的壓在了身下。

  我大吼道:「魁星踢斗不會啊?」

  那哭喪人怒道:「老子若是會魁星踢斗!還會為了這點錢拚命嗎?別他娘的廢話!捆屍索呢!」

  我心中暗罵,連魁星踢斗都不會,還算得上哭喪人嗎?這不是你們巫山哭喪人的成名絕技嗎?

  可想歸想,我也沒時間去罵他,連滾帶爬的跑去趕屍人身邊,從他腰間解下了捆屍索。

  藉助昏暗的應急燈,我看到這趕屍人脖子上多了一個大洞,鮮血把他半邊身子都給浸透了。我把衣服撕下來,在他脖子上胡亂纏了一圈,然後抓住他的手按住傷口,然後拽着捆屍索就跑。

  才跑了兩步,就聽到咕咚咕咚的聲音,抬頭一看,原來那女屍力氣極大,竟然把兩個哭喪人掀翻,還順手扯斷了走陰人的白綾。

  它睜着一雙綠油油的眼睛,隔着幾個人死死的盯着我。

  我只覺得一股涼氣從背後冒出,心說完蛋。

  爺爺說我是戴罪之身,人鬼共恨!從我小時候開始就有白毛飛僵想吸我精氣,為這事,爺爺守了我足足十八年都不曾離開半步。

  現在可好,剛剛離家兩天,就鬧騰出了這種事。

  這女屍老盯着我,明顯是跟那白毛飛僵一樣,想吸我陰氣!

  難怪這傢伙放着鮮血在嘴邊都不喝,有一份美味無比的大餐,誰還去吃糠咽菜?

  趕屍匠一個重傷,一個不知道藏哪裡去了。

  走陰人被嚇破了膽子,藏在暗處瑟瑟發抖。

  哭喪人口噴鮮血,被摔的筋斷骨折,明顯爬都爬不起來。

  我雖然拿起了捆屍索,環顧四周,卻發現沒人能幫得上忙。

  這是我有史以來第一次直面殭屍,相比之下,女亡山上弔死的小燕兒簡直就是一個乖寶寶。最起碼她一直安安靜靜的吊在樹上,最多就是呲牙咧嘴的嚇嚇人。

  我深吸一口氣,怒吼道:「來啊!你想吸老子精氣?老子廢了你!」

  「黃金不死屍了不起啊!老子用硃砂堵你九竅!斷你陰氣!來啊!」

  我張牙舞爪,怒吼連連。但心中也着實惱恨。黃金不死屍雖然厲害,但周身皮膚病變,氣息不同,所以必須要依靠九竅來溝通外界。

  若是我們齊心協力,用正確的方法開棺,再用硃砂堵它九竅,分分鐘破了它的邪氣,然後變成一具真的收藏品。

  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我雖然知道對付它的方法,但光憑我一個,如何能打的過?現在只能口頭上給自己壯膽,希望能嚇退它。

  但這女屍貪戀我身上的精氣,哪裡肯放過我?眼看勁風撲來,我心一橫,抓着捆屍索就朝它反撲過去。

  結果我才撲了半截,就聽到對面一聲悶哼。仔細一看,才發現黑暗中一個人影縱身撲來,手腕一翻,一條紅繩就套在了女屍的脖子上。

  那女屍被拽的揚天便倒,但雙手也狠狠的朝那人影抓去。

  那人影反應極快,身子一竄,雙腿就騎在了女屍肩膀上。他用雙腿絞住女屍脖子,身子一擰,就聽咔嚓一聲,女屍的腦袋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我看的目瞪口呆,這傢伙也太生猛了吧?三下五除二就扭斷了女屍的脖子?

  這要換成普通殭屍,脖子斷了基本上就廢了。但那女屍畢竟是赫赫有名的黃金不死屍,皮膚和肌肉堅硬無比,不需要骨骼支撐也能行動自如。

  不過這女屍明顯知道不是那人影的對手,嘴裏發出一聲類似野獸一樣的吼叫,不顧自己面孔朝後,手腳並用,甩開那人影就朝外面竄去。

  這傢伙動作極快,頃刻間就到了地下室入口,只聽到外面傳來一陣驚慌失措的大叫,然後就再也沒了動靜。

  黃金不死屍跑了。

  正在那感嘆的時候,那人影忽然怒道:「小王八蛋!誰讓你來這地方的!」

  我一聽這個聲音頓時大喜過望,這不是我那個便宜三叔嗎?

  只見燈光亮起,三叔滿臉鐵青的盯着我,然後又看了看地上的一片狼藉。他大聲怒道:「唐老闆!」

  外面腳步匆匆,幾個壯漢舉着火把,拎着汽油桶紛紛涌了進來。在他們身後,唐老闆探頭探腦,看到滿身是血的各位驅魔人後,頓時臉色大變,急忙吩咐壯漢們打電話救人。

  然後唐老闆用一種近乎諂媚的口氣說:「何大師,那東西衝出了別墅,跑了。」

  三叔壓抑着內心的怒氣,說:「外面傷人了沒?」

  唐老闆急忙搖頭:「沒傷人!但大白天的,那玩意兒能扛得住太陽暴晒?」

  三叔怒道:「那是黃金不死屍!生前被人下了金粉,堵塞毛孔。除了九竅之外,全身能隔絕陰陽,太陽如何能曬得死它?」

  他一邊怒罵,一邊低頭檢查眾人傷勢,嘴裏罵道:「一個個不自量力!就這點本事,還來給人驗屍!」

  「三十萬,讓你們連命都不要了?連人皮棺都認不出來!還號稱是圈子裡的驅魔大師?老子要是你們,早就找塊豆腐直接撞死了!」

  幾個驅魔人被三叔罵的跟孫子似的,一個個的都不敢抬頭。沒辦法,自己的命都是人家救的,這時候說什麼都是白搭。

  只有唐老闆滿不在乎的說道:「何大師,這你就不對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辛辛苦苦學了一身本事,不還是為錢嗎?」

  「話說,您能不能把那鬼玩意兒給抓回來?一口價!三百萬!」

《獵魔手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