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老實人逆襲2003/老實人逆襲2003
老實人逆襲2003/老實人逆襲2003 連載中

老實人逆襲2003/老實人逆襲2003

來源:google 作者:清風拂墨1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嘉馨 趙鋒

老實人趙鋒重生了,夢回高考前夕,歸來依舊少年!這一年,少年情竇初開,不敢向暗戀三年的校花表白!這一年,傳世還沒公測,兄弟熱血未涼,屠龍夢還沒實現!這一年,遍地黃金遍地機遇,站在風口浪尖上,豬都能上天!喝最烈的酒,泡最美的妞,溜最凶的狗,殺最狠的人,裝最牛的逼!展開

《老實人逆襲2003/老實人逆襲2003》章節試讀:

黃大彪瞪圓虎目,氣勢洶洶的道:「挺囂張呀!還想跪死彪哥,誰不知道一中彪哥最叼,誰有我囂張!」

趙鋒戲謔道:「我記得校長最大,你比校長還大。」

二人爭鋒相對,目光隔空碰撞,激起一串串火花,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黃大彪,你挺囂張呀!」

背後想起一個蒼老嚴肅的聲音,黃大彪頭也沒回,回懟道:「校長算什麼,不就是想在哪睡就在哪睡,彪哥想削誰就削誰。

校長見到我,都得喊一聲彪哥,你說我囂不囂張,霸不霸道,威不威風?」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黃大彪挨了一記脖溜子,疼得一機靈,轉頭怒罵道:「誰敢偷襲彪哥,活擰歪啦!」

黃大彪視線里,浮現出地中海頭型的王有道,嚇得虎軀顫慄,嘴裏的半支煙墜落地面,聲音顫抖的道:「校校校校校…..校長好!我我我我我……沒抽煙……沒打架……沒欺負同學……更沒罵校長,這是一個誤會?」

趙鋒嘀咕道:「自己都交代了,還說是一個誤會。」

黃大彪瞪眼,大聲威脅道:「閉嘴!」

王有道老臉漆黑,惡狠狠盯着黃大彪,陰惻惻的道:「彪哥對吧,早就聽說你很囂張!老夫見到你,都得喊一聲彪哥,你比我還囂張,校長位子讓給你坐,好不好?」

黃大彪滿頭黑線,乾笑道:「校長息怒,我在開玩笑,吹牛呀!」

王有道甩手又是一記脖溜子,叫囂聲:「老夫行得正坐得端,從沒在學校里睡過覺,你說我在哪睡過,還想在哪睡就在哪睡,你看見啦?」

黃大彪表情很精彩,弱弱的道:「沒看見,我我我……只是聽說的……」

趙鋒舉起手,接茬道:「報告校長,黃大彪經常跟蹤你,怕得不到畢業證,要抓住校長的把柄,找機會偷拍。」

黃大彪汗如雨下,驚呼道:「胡說八道,我從沒跟蹤過校長。」

趙鋒道:「那你怎麼知道,校長想在哪睡就在哪睡?」

黃大彪如遭雷擊,虎目要噴出火來,盯着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趙鋒,氣得差點吐血三升,悲憤欲絕的道:「敢誣陷彪哥,你找死?」

王有道轉頭瞧着趙鋒,抬手摸了摸趙鋒的頭,露出和善的笑容,笑道:「這伙子挺精神的,你就是三年一班的趙鋒同學吧,早就聽說你品格優秀,誠實穩重,高中三年從不說謊話,從不說髒話,從不說大話,是老師同學公認的年級三好學生。」

趙鋒摸了摸鼻子,尷尬的道:「校長誇獎了,我只是實話實說,沒有那麼優秀。」

王有道贊道:「好孩子要保持住,高考壓力大不要緊,別突然爆發,小郭老師都讓你氣哭了,再堅持一個月,考上理想的大學,高考之後好好放鬆一下。」

趙鋒點頭道:「多謝校長關心,我知道了。」

黃大彪欲哭無淚,發現趙鋒口碑太好,第一老實人不是蓋的,那是老師同學公認的道德標兵,這貨就是一個卑鄙小人,藏得太深了。

侯三跳了出來,大聲道:「校長,我舉報趙鋒吸煙,他還會吐煙圈。」

王有道轉頭瞧着趙鋒,意味深長的道:「是嗎?」

趙鋒正氣凜然的道:「校長別聽他瞎說,我不會吸煙,煙盒就在侯三口袋裡,還是一盒三五,黃大彪和李油剛剛抽的煙,都是侯三發的,他就是罪魁禍首。」

王有道乾脆利落,一把扯過侯三,從褲袋裡搜出煙盒,冷冷的道:「人證物證都在,你還誣陷好學生,記大過處分一次。」

侯三嚇得瑟瑟發抖,委屈得都要哭了,辯駁道:「校長別信他的,無恥誣陷我,我真沒發過煙。」

「閉嘴!」王有道手指着黃大彪、侯三、李油三人,厲聲道:「你們三個,跟我去校長室走一趟。」

黃大彪臉色難看,驚呼道:「校長息怒,這不關我的事,我就是吹牛吹大了。」

王有道手指着黃大彪,一字一句的道:「欺負同學,打架鬥毆,校園抽煙,誣陷校長,還敢跟蹤偷拍,還說不關你的事,你要不要畢業證了?」

黃大彪如喪考妣,弱弱的道:「我沒跟蹤校長,我是冤枉的。」

王有道跳起來,一把扯住黃大彪的黃毛爆炸頭,大聲道:「小鱉犢子,還敢染髮留爆炸頭,搞個頭型跟辣白菜一樣,當校長是吃素的,誰不知道老夫最大愛好就是理髮!」

望着王有道的地中海髮型,光禿禿的頭頂心,黃大彪哆嗦一下,護住頭髮哀嚎道:「校長別剪我頭髮,我的爆炸頭是天生的,黃毛可以染回來。」

王有道氣樂了,扯着黃大彪的頭髮,橫着走出廁所,笑罵道:「哈哈哈,你小子厲害呀!你又沒有海外血統,你能天生爆炸頭,當老夫沒文化呀?」

侯三和李油垂頭喪氣,霜打的茄子一樣,跟在王有道後面,一路走向校長室。

圍觀的學生哄堂大笑,拍手叫好,王有道大發神威,要修理黃大彪這個混球,簡直是大快人心,紛紛追在後面起鬨。

「幹得漂亮!」

「好好教訓他,黃大彪可壞了。」

「校長要為民除害,削死這個壞學生。」

「經常欺負人,最好開除他。」

望着王有道威風八面,扯着黃大彪橫行校園,黃大彪一路哀嚎求饒的名場面,趙鋒和金富貴相視大笑,並肩走了出來。

趙鋒笑罵道:「彪哥囂張過頭了,一中最囂張的是校長,想在哪睡就在哪睡,想削誰就削誰,敢在學校里橫着走,絕對是強無敵!」

金富貴狂笑道:「哈哈哈,太爽了,黃大彪也有今天,撞到校長這塊鐵板了。」

趙鋒道:「回教室上課,下課去看黃大彪的新髮型,有沒有爆炸頭拉風。」

金富貴摸了摸頭,尷尬的道:「昨天差點染髮了,還好你阻止我,不然我也跑不了,落到校長的大鐵推子手裡,還不得推成稻田地!」

二人說說笑笑,返回班級上課,這一節是英語課,還是講解試卷。

趙鋒找出高中三年的英語教材,自己溫習起來,前世做為資深程序猿,精通英語和數學,大學期間過了英語六級,口語或許很爛,筆試輕而易舉。

無聊之下,快速翻閱一遍英語教材,看了一遍語法,又翻閱了黃岡試卷,試題太簡單了,掃一眼就能寫出答案。

英語老師講解試題,發現趙鋒在溫習英語,沒有打擾,趙鋒是高三公認的老實孩子,學習刻苦努力,儘管英語成績差點,那也沒有辦法。

白嘉馨美眸瞥了一眼,後排複習英語的趙鋒,嘴角揚起一抹笑容,下課聽李麒麟說,趙鋒遇到麻煩了,讓黃大彪給堵在廁所里,看到趙鋒毫髮無傷,不由放下心來。

蘇音低聲道:「小白,你好像很關心趙鋒,不會喜歡上他了吧。」

白嘉馨冷傲的道:「我是學習委員,有責任關心落後同學。」

蘇音道:「趙鋒可是小帥哥,你不想最後瘋狂一下。」

白嘉馨搖了搖頭,落寞的道:「咱們班裡除了李麒麟,還沒有男生值得我關注。」

蘇音狐疑道:「李麒麟可沒有趙鋒帥,你欣賞能力有問題。」

白嘉馨笑而不語,蘇音這種庸俗的傻女,只會關心外貌,她關心的是家世背景,李麒麟家裡是搞地產開發的,身價數千萬,那是一中最牛的富二代。

趙鋒出身草根,父親是工人,母親是農民,家裡沒有多少存款,考上大學之後,交學費都有困難,長得再帥也沒用,又不能當飯吃。

兩人是貧富極端,家世形成鮮明對比,差距一目了然,完全沒法比。

白嘉馨只是同情老實人,昨天趙鋒的真摯表白,確實打動過她,只是她很清醒。

她就是翱翔天際的白天鵝,趙鋒就是井底仰望她的青蛙。

雙方是兩個世界的人,永不相交的平行線。

後排的趙鋒渾然不知,自己在白嘉馨的心目之中,只是值得可憐的井底之蛙,很有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嫌疑,而且白天鵝智商太高,不會給他一點機會。

鈴鈴鈴!

下課鈴聲響起,趙鋒和金富貴並肩走出教室,趕往校長室所在的六樓,沒等走上樓梯,就聽到一陣慘絕人寰的男生痛哭聲,哭聲充滿絕望,彷彿遭遇了十名黑壯虎婦,被煮了一大鍋白米飯。

黃大彪雙手捂臉,頂着狗啃的奇葩平頭,風風火火衝下樓梯,哭着向樓下跑去。

沿途遇到的同學指指點點,發出嘲諷的譏笑聲,路過趙鋒和金富貴身邊,黃大彪毫不停留,一溜煙衝出學校,不知跑到哪裡哭去了。

侯三和李油並肩走下樓梯,同樣沒逃過校長的大鐵推子,半長的學生頭被推得七長八短,彷彿布滿坑窪的月球表面。

侯三迎面走向趙鋒,陰冷的道:「趙老實,你徹底得罪彪哥了,這回看你怎麼死?」

李油厲聲道:「老子記住你了,給我一根煙,讓我成了這叼樣,你給我等着!」

趙鋒抱着肩膀,幸災樂禍的道:「彪哥都哭暈在廁所了,你倆還不趕緊過去,抱頭一起哭。」

二人面目猙獰,惡狠狠瞪着趙鋒,同時豎起一根中指,快步跑下樓梯,離開學校尋找黃大彪去了。

金富貴關切的道:「鋒哥,你有大麻煩了,聽說彪哥認識校外的炮子。」

趙鋒淡定自若的道:「沒關係,我又不上晚自習,堵不住我的。」

金富貴小聲道:「下午最後一節課是自習課,咱倆逃課去上網吧。」

趙鋒道:「第一節課剛下課,你就想到最後一節課了,有點過分了。」

金富貴尷尬的道:「聽說上網不光能打遊戲,還能看傳說中的小電影,好期待呀!」

趙鋒表情古怪,小胖營養過剩,精力旺盛,天天想入非非,也不好好學習,怪不得前世名落孫山。

高考之前,絕對要阻止小胖上網,不能讓小胖墮落,重蹈覆轍。

「記住了,咱倆高考之前,誰也不能上網,上癮就完蛋了,高考就得落榜,以後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工作就買不起房子,沒房子就找不到媳婦,找不到媳婦就斷子絕孫,後果太可怕了。」

聽到趙鋒嚴肅的聲音,金富貴驚駭欲絕,打了一個寒顫,弱弱的道:「我複習都要學吐了,不上網能幹嘛?」

趙鋒笑道:「玩街機打桌球,玩PS遊戲,這些都可以玩,就是不能上網。」

金富貴默默點頭,無奈的道:「聽你的好了,說不上網就不上網。」

上午四節課匆匆而過,校長辣手摧漢,狠狠修理了黃大彪三人,三人離校一去不回,不知道跑哪哭去了。

午休時間。

學校食堂里人滿為患,到處是打飯的學生,嗡嗡嗡的聲音不絕於耳。

趙鋒坐在角落,老爸說早上來學校送雞蛋,怎麼午休還沒有來。

小胖端着兩份滿滿的餐盤,風風火火跑了回來,餐盤放到桌面,又跑去買了兩瓶冰汽水,搖搖晃晃走了過來。

「胖爺請客,紅燒肉、獅子頭、糖醋排骨、外加雙雞腿飯,還不錯吧。」

金富貴春風得意,掰開一次性筷子蹭了蹭,蹭去四邊的毛刺。

「四個大肉菜,你不知道葷素搭配,怪不得這麼胖。」

趙鋒無奈苦笑,拿起雞腿開吃,起開汽水喝了起來。

「切!我再打一份醋溜白菜,等我一起吃。」

金富貴起身沖向人群,憑藉強悍的體格,那是所向披靡,無人可擋。

趙鋒很是無語,小胖還是這麼衝動,這麼多菜都吃不完。

旁邊走來一個眼鏡女生,齊腰的麻花大辮子,厚重的齊留海,頭髮濃密烏黑髮亮,擋住了整個額頭,戴着黑框大眼鏡,眼鏡遮住半張臉,完全看不清本來面目。

只看到一雙清澈如水的大眼睛,還有白皙如雪的翹下巴,身高足有一米八,寬大的學生服掩飾不住好身材,螞蟻腰大長腿,堪比超模的BUG身段。

眼鏡女生站在趙鋒面前,整個人會發光一樣,雙手端着餐盤,怯生生的道:「趙鋒同學,我沒找到座位,能拼一下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