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藍月之主
藍月之主 連載中

藍月之主

來源:外網 作者:酔盡眾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酔盡眾生

一劍擎天,孤月高懸。 少年在盛世之中浮沉,最終登臨絕顛,俯瞰九天。 翻手即可為雲,覆掌便能化雨,雙拳可裂星辰,一指能開諸天... 卻悟不透,空中藍月為何沒有了陰晴圓缺... 也不明白,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怎麼就成了一種奢望... (PS:第一,主角並不貪玩,貪玩的是小酔而已;第二,一刀最多砍死仙神,展開

《藍月之主》章節試讀:

「姐夫,你快看,幽藍色的火海!」 忽然,木綉畫指着相鄰的一根擎天巨柱,其下方出現一片幽藍色火海,極寒的氣息撲面而來,透心涼的同時,卻帶着可怕的炙熱高溫。 「我可憐的阿粉,就是被這火給燒死了...」 木綉畫面露憂傷之色,葉新感應到幽冥草的方位就在這根巨柱上,便帶着木綉畫踏空而行,飛落在上面,於露、塵寒等人亦緊隨其後。 「還魂草!」 葉新第一眼便看到了還魂草,雖然只有一株,但卻是自己必須要得到的東西。 九幽之行,葉新目前為止一無所獲,這讓他內心異常的焦灼,要知道,能救活小沁的神奇秘法,所需要的還魂草數量,是最少三株。 「嗯?」 就在葉新準備上前採摘時,數十名帝御的高手出現,領頭的正是那名似曾相識的黑色風衣,他先葉新一步,將還魂草拿到手中。 「留下還魂草,天門將給予豐厚的回報。」 葉新開口,還魂草乃是天地奇物,對於正常修行者來說別無他用,價值或許還比不上幽冥草。 他相信,只要付出足夠的代價,帝御乾坤是會讓步的。 「葉門主,還魂草對我乾坤同樣有大用,恕罪了。」 黑色風衣朝葉新拱了拱手,令葉新的臉色變得難看,對方如此不給面子,應該不是風清婉的嫡系,而是聽命於風奈何。 「那便戰吧!」 葉新的氣勢爆發,正準備出手搶奪,身旁的木綉畫忽然朝巨柱的邊緣跑去。 「是阿粉,他還活着,我來救你了,阿粉。」 在猝不及防的瞬間,木綉畫竟縱身一躍,跳入幽藍火海,葉新大驚失色,他第一時間追了上去,想拉回木綉畫。 視線里的地底,唯有死亡一般的幽藍,哪有什麼炫彩大豬的身影?木綉畫這丫頭,怕是出現幻覺瘋了吧? 「阿綉,炫彩大豬已經死了。」 「不,阿粉還活着,我感應到他的氣息了。」 葉新抓住木綉畫的手,嘗試強行拉她上來,但木綉畫卻異常的堅定,同時幽藍火海忽然爆發出可怕的能量,如同巨浪滔天,將兩人頃刻間捲入其中。 「這...」 於露和塵寒面面相覷,兩人隨即回過神來,開始出手搶奪還魂草,帝命司的最高使命,就是三奇物,就是拯救小沁。 ―――― 幽藍火海的最深處,別有洞天,葉新和木綉畫望着眼前的景象,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他們墜入這片火海後,葉新以虛無真炎護住兩人,才得以沒有被燒死,他猜的不錯,幽藍火焰,乃是某種天地至高神火,與虛無真炎的品階相同。 「落雪寒焱。」 四周雪落無聲,晶瑩剔透的寒冷,絲絲刺骨冰涼 ,有一簇簇幽藍的火焰,在天地間跳動搖曳,彷彿亘古不滅。 這是落雪寒焱,傳說中木帝曾掌控此火。 還有一隻青銅大鼎,足有四米五高,懸於萬千火焰的最中央,其上刻畫著不同的奇異生靈圖案,彌散有浩蕩的生命氣息,但在青鼎的下方,卻鎮壓着一具屍體。 更為準確的說,不能算是屍體,而是一尊可怕凶靈,那令人窒息的氣息,葉新絕不會感受錯。 大凶之靈,屍變而生! 幽都困靈陣下,鎮封的竟是一尊大凶之靈,葉新和木綉畫俱是駭然失色,他們不敢去想像,這尊凶靈生前會是何等人物! 仙帝傳承,本命仙寶,酆都鬼城,九幽大陣,對得起這樣的大手筆去鎮封的,其生前怕是一尊真正的仙? 會是九幽鬼帝嗎?亦或是木寒仙帝? 葉新心中驚懼,他一瞬間想到了太多的東西,上古群仙在仙隕時代,都難以逃脫身死道消的命運,但真正的仙人,誰會真正甘心呢? 有仙化身造物主,留下一道執念;亦或踏入輪迴,賭一把來生和轉世;更有甚者,墮落成魔,靠吞噬他人本源以企圖永生。 這幾種,是上古群仙選擇最多的方式,葉新還曾遇到過其他另類的瘋狂做法,比如夜魂妖帝,至死才幡然醒悟。 仙人,都是真正俯瞰萬古的強者,曾霸絕天地,萬劫不朽不滅,在徹底死亡面前,誰都無法想像,他們最後走出的路,會有多麼的不可思議。 眼前的這尊凶靈,會是木寒仙帝的屍體生變嗎? 「姐夫,你說他會不會醒了?」 木綉畫小心翼翼的拉着葉新,在偷瞄着青銅大鼎和沉睡的凶靈,她心中發毛,那具屍體和自己之間,似乎有着特殊的感應。 「這是真正的木王鼎嗎?」 葉新凝眸,他覺得眼前的青銅大鼎才應該是真正的木王鼎,外面眾多飛天強者在爭奪的,或許只是虛影的顯化而已。 「姐夫,我好像要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正當兩人不知如何是好時,木綉畫竟不由自主的朝青銅大鼎邁步,她拿着紫電青木劍,與凶靈屍體和木王鼎之間,生出一股特殊的能量牽引。 「阿綉。」 葉新想拉住木綉畫,但特殊的能量太過於強大,直接將葉新排斥開來,根本無法靠近,他只能就這樣默默看着,無計可施。 或許,是木帝的特殊傳承? 葉新感受得到,木綉畫與凶靈屍體以及木王鼎三者,互相之間生出的特殊能量,是同出一源的。 木綉畫走到青銅大鼎和凶靈屍體前,紫電青木劍開始爆發出紫電雷蛇,激發起青鼎的符文規則,周圍的落雪寒焱也變得洶湧澎湃起來,逐漸吞噬木綉畫的身影。 葉新被擋住特殊 能量外,逐漸看不清裏面的景象了,他不知道木綉畫在經歷些什麼,但直覺告訴自己,木帝應該不會害自己的後人。 不知多了多久,藍火四散,能量消退,畫面逐漸變得清晰。 「阿綉。」 葉新眸中湧現出驚喜和意外,他看到木綉畫的身影,竟是騎着一頭炫彩大豬出現的,是阿粉無疑! 如今,已經不能稱之為炫彩大豬了,質的蛻變是顯而易見的,整個豬身,沐浴幽藍色的火焰,原本七彩的皮膚上,變得更加絢麗的同時,呈現出各種神秘的古老圖符,碩大的豬頭,凸起嶙峋般的三角,可謂頭角崢嶸。 「姐夫,我把阿粉救出來了,原來阿粉竟是我木家的守護聖獸,寒焱炫豬。」 木綉畫微笑着,葉新聞言心中一凜,木家曾經作為天門麾下的九大家族,自然是有守護聖獸傳承的,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這頭豬竟然會是蠻荒十大聖獸之一。 「那具屍體呢...」 葉新注意到,鎮封的屍體不見了,只剩下青銅大鼎還在那裡,木綉畫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並說道:「木王鼎我無法收取,姐夫你去試試看呢?」 「好的,我試試。」 葉新上前,嘗試收取木王鼎,一切竟出乎意料的順利,不費吹灰之力,木王鼎就被收入須彌空間內。 「這麼簡單的?」 兩人不禁都有點傻眼,木王鼎的得手,順利的有點詭異,不過葉新並沒有時間想太多,當木王鼎被收取後,他們被神秘的力量轉移出幽藍火海,出現在外界。 此時,九根擎天巨柱上空,大戰初歇,因為當所有強者激戰正酣時,天地間的符文巨鼎,忽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木王鼎,已然認主。」 乾屍強者給出了答案,所有人雖不明所以,但已沒有繼續大戰的理由,各方勢力暫且休戰,互相戒備着。 在葉新和木綉畫出來的同時,先前被選出的九名鬼道天賦者也全部歸來,九幽地府的這一場秘境奪寶,好似到了尾聲。 「門主,還魂草...我們只得到一株。」 聽到於露和塵寒的傳音,葉新再次嘗試借幽冥草去感應,但什麼都感應不到了,他心中明白,想再尋到其他的還魂草,幾乎已是不可能。 「在場的諸位,誰有還魂草,我葉新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去交換!」 葉新登臨高空,環視在場所有的勢力,最終看向那名黑色風衣,對方迎着葉新的目光,微微笑道:「我帝御,除了還魂草,最想要的只有木王鼎。」 「木王鼎!」 周圍不少人發出驚呼,不說木王鼎究竟被誰得到,這帝御想要以還魂草,去交換到木王鼎,豈不是在痴人說夢?! 「可以。」 在所有 人期待的目光中,葉新取出木王鼎托於掌心,對着黑色風衣凝聲說道:「兩株還魂草,我將木王鼎給你。」 聞聽此言,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木王鼎真的是被葉新給得到,但這位天門之主竟不懂得珍惜,要去換什麼還魂草?! 木王鼎,乃鎮國重器,豈是還魂草可以相比?! 蘇小涼目光灼灼的盯着葉新,她自知勸不住葉新,便沒有開口,其他不少知曉緣由的人都不禁心中感嘆,這位天門之主,當真是性情中人。 「我只有一株,換還是不換?」 「只有一株么...」 葉新喃喃自語,他知道對方不會騙自己,略微猶豫後,伸出木王鼎。 「換了。」 當葉新做出決定並付諸實施的時候,蘇小涼不由苦笑一聲,其餘所有強者亦全都覺得不可思議,像是在做夢。 鎮國重器換還魂草,這種奇葩的事情,誰能過想像就發生在眼前?! 「天門之眾,撤退。」 葉新交出木王鼎,得到了一株還魂草,與此同時,驚天大戰再次爆發,玉龍道君等飛天之境強者,開始對帝御無情出手, 但這一切,都與葉新無關了,他只要得到還魂草,其他並不重要。 天門之眾退出木王鼎的爭奪,這件鎮國重器是從葉新手中出去的,自然沒有再去搶回的道理,他們離開木皇殿,踏出酆都城,準備離開九幽地府了。 (本章完)

《藍月之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