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萬人迷反派作惡後翻車了
快穿:萬人迷反派作惡後翻車了 連載中

快穿:萬人迷反派作惡後翻車了

來源:google 作者:宋迷迷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迷迷 江彌聲

【反派莫得感情,無cp,萬人迷】剛剛死去的江彌聲被反派系統無情綁定,指定要去當反派才能獲得美貌但有了雙系統的她即使躺屍不幹活,也照樣在異世界把反派當得風生水起【世界一】修仙文里玄寶宗第一天才少女,將龍傲天男主在童年時無情鞭打,可是某男主:「別走,我不怨你」【世界二】霸總文里本來致力於拆CP的惡毒反派,結果又崩崩劇情了,男主為何對我深情表白?【世界三】種田文里……又崩了!展開

《快穿:萬人迷反派作惡後翻車了》章節試讀:

秘境內的所有靈氣往他身上涌去,形成一個看不見的漩渦。

普通人只能察覺到一點,但江彌聲在他身邊,可就看得明明白白。

這傢伙這種時候還能晉級。

應該是進入金丹期了吧。

眾所周知,這個階段算是人類正式踏入修仙的重要時期,有了自己的金丹。

江彌聲雖然不了解修仙界,但也知道,這個階段像男主十六歲進入金丹期是非常少的,不,幾乎沒有。

男主光環果然牛逼!

「系統,我捅他一劍?」

小白(゚⊿゚)ツ:【不行不行!」】

第一次見小白大驚失色的樣子,江彌聲都有些疑惑了,「我們是反派,你擔心什麼?」

莫非?

小白瘋狂搖頭,【咱們做反派不能這麼沒有人性!對!】

江彌聲不信。

小白急了,【我們反派是推動男主進步的工具人吶!對不對?】

江彌聲把目光到毫無防備心的男主身上,聽了系統的話,有了主意。

沒過一會兒,保護罩就搖搖欲墜了。

這個變化誰都看得出來。

「卧槽!」

「你們看,這個罩怎麼發的光淡了許多。」

眾人的目光齊齊落到了江彌聲身上,這裡,只有她可以解答。

江彌聲冷着臉,直接說出真相,「如你們所見,如果保護罩破了,我們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裡!」

話雖然殘酷,但也刺激着這些考生的心態。

有人一蹶不振,有人心懷希望做最後的一搏。

後者是最適合修仙的人才。

現場一片低壓瀰漫,許多考生已經面如土色,等待死亡的降臨。

其中不少女孩子先哭出來了,隨後是幾個男生。

江彌聲見哭成一片的人,心頭也有些迷茫,不會第一個任務就這麼over了吧。

不,她絕對不會放棄的。

雖然不是為了復活什麼的,她就是不想失敗。

可能她有強迫症,力求每一件事都做到最好。

「難道你們就想等死嗎?」江彌聲平靜地看着他們。

如果能活下來,那些拚死存活的人,必然是玄寶宗將來重點培養的弟子,他們有着優秀的品質。

蕭衡心念一動,突破了禁錮自己的瓶口,成功進入金丹期。

再加上他的皇龍血脈覺醒,整個人像是提升了一個階級,看見了煥然一新的世界。

龍日天男主的光環就是那麼牛逼,時時刻刻觀察他的江彌聲感嘆,所以她相信自己絕對不會死。

暫時抱大腿了。

鬼王召喚密密麻麻的手下,攻下這個保護罩,但同時,他也消耗着自己的魔氣。

一聲巨響。

保護罩破了。

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江彌聲還是緊張了,看了蕭衡一眼。

兩人卻十分有默契一樣,扔出一道靈符。

江彌聲打算把小空間里儲存的東西全都扔出來,還有分給考生。

但肉瘤極其多,一道道肉刃飛出,就在考生的胸口捅出一個血窟窿,帶出一串血液橫飛。

魔族嗜血,現場幾乎血流成河。

肉瘤舔着巨大的舌頭,「桀桀桀,這群弟子,真美味。」

「我看那女娃娃身嬌肉貴,一定是最美味的。」

「桀桀那可是老大的食物,不過,我倒發現了另一道美味的食物。」

霍燕燕到處亂跑,捏着江彌聲分發下來的靈符,就看見肉瘤的大舌頭席捲而來。

她嚇得花容失色,飛撲到一男子身邊,那男子心頭一軟,攬住她的身子,「我保護你。」

可惜,他沉迷於美色,慢了一拍即合直接被肉瘤捅穿了整個胸膛。

霍燕燕癱軟在地,奈何女主光環作祟,關鍵時刻,被追殺她的魔物被蕭衡一劍殺死。

「不能這樣下去,我們要反擊!」

「對,我們手上有靈符 我就不信打不死這些東西!」

「人多力量大,我們不能等死!」

「沖沖沖!」

江彌聲正被鬼王纏上,就聽見了他們的話,頓時心生感慨,孺子可教也。

狂風大作,樹枝被吹得獵獵作響,這片區域捲入了一團黑霧之中。

江彌聲眼前一片漆黑,以她的實力根本沒辦法打贏鬼王。

黑霧中的少女一襲紅衣清絕,眸華冽盪如炬,宛如一片海棠飄蕩於湍急的河流中。

【叮,系統貼心服務開啟,贈予宿主火眼金睛。】

??

一縷黑煙在她身側繞了一圈,然後虛晃一下,欲將江彌聲捆住。

於是火眼金睛就用上了,它可以極其清楚地看見黑煙的軌跡,幫助江彌聲躲開。

而此時的蕭衡呢?

他忍無可忍,只能血脈覺醒。

堪堪金丹期的他並不能承受血脈覺醒帶來的副作用,少年蒼白的唇角慢慢溢出一縷鮮血。

只見他的臉爬上了一個詭異的圖騰,那是上古神獸皇龍的圖騰。

江彌聲扭頭看過去,就見少年抬起墨色的眸,身形一閃,竟然到了她身邊。

少年眸里毫無生氣,只餘一片寒冷陰森之氣,隨之而來是來自上古洶湧澎湃的威壓。

那張普通的臉,此時竟然有些妖冶乖戾,盯着江彌聲時,彷彿下一秒就會咬她一口。

江彌聲臉色蒼白,雙腿打顫,這股威壓不分敵我,以少年為中心擴散,一時間,沒有修為的普通人都暈過去了。

而噬魂鬼王也被死死壓迫在地上,無法動彈,他哪能和上古神獸對抗?分分鐘被碾壓成肉泥。

隨之那些噁心的肉瘤一個個碾壓成灰,彈指灰飛煙滅。

江彌聲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越是運起靈力抵抗,威壓越是沉重,如一塊磐石無法撼動半分。

她忍不住爆粗口,「煞筆玩意。」

她被死死壓在地上,一身衣服早就凌亂不堪,布滿泥沙,哇的吐出一口血。

少年輕蹙眉尖,聽見了一道熟悉的聲音,那殘缺的理智一點點被找了回來,遊絲般湧入他的腦海。

當他瞥見地上那抹鮮紅的身影時,頓時愣住了。

少女面色蒼白如紙,襯得唇上一抹殷紅格外顯目,眉若遠山含黛,透露出一絲痛苦脆弱,只余纖長濃密的睫羽輕輕扇動。

他心頭一揪,惱怒自己竟然失去意識,錯手……

蕭衡愈發責怪自己,心頭彷彿化為一灘水,他顧不得其他,一下子就把少女給撈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