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連載中

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來源:google 作者:溫酒煮泡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宜 池曦 現代言情

安宜仙子睡了一覺,睜眼就被綁定任務系統,穿到各種女配身上可為什麼女主的小舔狗那麼煩人?戰神池曦莫名其妙綁定了任務系統人物設定居然是女主的舔狗男配,要為了幫女主清掃障礙去追求女配!?堂堂戰神怎麼能忍?展開

《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章節試讀:

一行人被帶到**局關進了拘留室。

周俊賢跟蕭然關在了一起。曲蔓跟厲景行被關在了另一邊。

周俊賢捂着還隱隱作痛的肚子坐在地上,臉色很不好。

這拘留室里連個椅子都沒有。

蕭然蹲在他身邊抽泣道:

「俊賢,我不是故意瞞着你的。我爸爸死前的遺願就是想讓遠輝重新姓蕭。

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慢慢成為遠輝的管理者。

後來你走進了我的世界,打亂了我的計劃。

俊賢,我沒有想過利用你拿回遠輝……」

蕭然不知道曲蔓剛才為什麼要那樣說。那些話分明就是在幫她。

她對周俊賢也不是沒有感情,如果這次沒有分手,她還真要好好感謝曲蔓幫她解決了隱患。

周俊賢說:

「然然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早告訴我,我就不會把遠輝給她。我說過,不管你以前是什麼身份,我愛的是你這人!」

「俊賢……」蕭然抱緊周俊賢,大聲哭了起來。

另一邊,666在安宜腦海里歡呼:「宿主,宿主,好感度升了25了!現在已經86了!」

安宜也不意外,蕭然是喜歡周俊賢的。但遠輝的事就像一根刺隔在他們中間。

蕭然害怕周俊賢知道真相離開她。對周俊賢的感情就會刻意收斂。

現在幫她把這根刺拔了,周俊賢知道真相還選擇相信她,感情當然會爆發出來。

至於為什麼那麼肯定周俊賢會相信她。因為周俊賢對自己厭惡至極。

曲蔓衝動無腦的人設已經深入人心。

周俊賢只會覺得她想挑撥他們的關係。自己又說把遠輝送給蕭然,蕭然不要,還說愛他。

周俊賢會更加堅信蕭然沒有利用他的心思。

突然跳出來的厲景行不在預料之中,不過影響不大。

仇恨值拉滿,接下來周俊賢跟蕭然就要開始聯手對付她了。

想到這,安宜問厲景行:「你怎麼會來?」

池曦想到她踹周俊賢的那腳,就忍不住想笑:

「我不來還想不到你居然這麼猛?!他還手你打得過嗎?就這麼剛!」

「打得過呀!我又不傻!」安宜咧嘴笑道。

雖然沒有了法力,但是拳腳功夫對付個凡人還是沒問題的。特別是周俊賢這種弱雞。

池曦莞爾:「你是不是也……」還沒說完就被電擊了。

777弱弱的說:「宿主,有關任務系統的一切,都不能說出口的!」

安宜問:「也什麼?」

池曦又開始不要命的放冷氣:「沒什麼。」

安宜覺得有些莫名其妙,這厲景行怎麼突然臭着一張臉。

曲伯仲接到派出所的電話,很快就來了。周家來的是管家,厲家來的是厲琛。

幾人差不多都是前後腳就到了。

蕭然沒有可以通知的人,由周家一起保釋了出去。

曲伯仲聽說了事情的經過,腦門青筋直跳。

礙於在派出所人太多,心裏再多疑問也沒有說出口。

派出所的所長親自接待曲伯仲說:「周家那邊不欲追究,這件事就揭過了,年輕人嘛,衝動點也是正常的哈哈哈哈哈……」

曲伯仲笑着跟所長寒暄着,領着曲蔓就往外走。

曲蔓乾笑着摸摸鼻子,她怎麼感覺這個便宜爹笑的這麼瘮人呢?

厲琛面無表情的辦理好了保釋手續。兄弟倆一言不發的走着。

來到車上,厲琛突然笑着錘了下池曦的肩膀說:

「我一直覺得你性子太軟弱,沒想到還有衝冠一怒為紅顏的一天。做得好!男人就應該有點血性!」

池曦勾唇輕笑:「我以為大哥會怪我!」

厲琛說:「以前的你就像個木頭,好像什麼事都不能影響你的情緒。

最近你的變化,讓大哥覺得你終於像個人了。」

池曦有些無奈,原本的厲景行確實像個木頭。不是他變了,是換了個人而已。

厲琛看弟弟沒有說話,接著說道:「你的改變,大哥很高興。是因為曲家那個小姐?」

厲琛記着,好像就是從曲家的宴會以後,弟弟變得不太一樣了。

今天又因為曲家小姐居然動手打人。

池曦含糊道:「算是吧。」

「我記得好像叫曲蔓是吧?」厲琛說:「曲伯仲把她看的跟眼珠子似的,你要加油才行啊!」

曲蔓脾脾氣不好的傳聞,他也聽過一些。可據他今天的觀察,曲蔓也並不像傳聞那樣不堪。

曲蔓在金窩裡嬌慣着長大有點脾氣也很正常。只要不是什麼心思惡毒的人就好。

厲琛暗暗想着,回去得跟老爺子提一提。

弟弟好不容易有個喜歡的人,全家都應該統一戰線幫他一把。

……

安宜跟着便宜爹回到家,不等曲伯仲開口,率先道:「爸爸我錯了!」

曲伯仲坐下,慢條斯理的喝了口茶說:

「爸爸以為你真的放下周俊賢了,我不在乎多花點錢讓你心裏舒坦,可蔓蔓,這麼跟他糾纏,真的值得嗎?」

「爸爸!不是這樣的!」安宜繞到曲伯仲對面坐下說:

「今天是蕭然來找我的,後來周俊賢突然來了,說就算全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都不會喜歡我,讓我不要出現在他女朋友面前。」

「這個小王八蛋,他敢這麼說你?!」曲伯仲拍着沙發怒罵道。

「是呀爸爸,我聽完太生氣了,就踹了他一腳。他還想還手打我。」安宜撇着嘴委屈的說。

曲伯仲聽完緊張的問:「他有沒有碰到你?有哪裡受傷嗎蔓蔓?」

「沒有沒有,他要打我,被厲景行攔了下來。然後他又被厲景行打了。」安宜說道。

「打的好!這小王八蛋欠收拾,你以前就是太給他臉了!」曲伯仲憤憤道,大有想再去打他一頓的想法。

666忍不住吐槽:「宿主,你這麼歪曲事實真的好嗎??」

安宜面不改色的說:「我又沒說錯,只不過稍微刪減一下而已。」

她輕聲跟曲伯仲說:「爸爸,我知道我以前的所作所為讓你失望傷心了。

我以後一定會努力上進,不會在為了別的男人輕賤自己了。相信蔓蔓好不好?」

曲伯仲聽的差點老淚縱橫。連道三聲:「好!好!好!我的蔓蔓長大了。爸爸相信你。」

安宜看着眼眶都紅了的曲伯仲,有些心酸,她想起了父君。

父君是不是也這樣期盼着她懂事,長大。

她一定會好好完成任務,回去告訴父君,他得安宜也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