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
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 連載中

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

來源:google 作者:老八蜜汁小憨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卜怡漾 古代言情 君秋陌

做飯炸死以後她穿越了!穿到卜國最尊貴的公主身上?接連撞妖還碰到傳說中靈穆山的陌仙尊!一頭白髮身高八尺冷若冰霜,負責可靠直戳她心窩,竟選她做外室弟子修仙!世人對其白髮皆不理解,咒罵,偏見?都滾開,白頭髮就是最好看的!相處久了,發現這位冷若冰霜的仙尊時常臉紅,躲開她的目光什麼,這仙尊竟然會讀心!!!君秋陌也不知為何這女子一開始就不害怕他的滿頭華髮,甚至維護他,小小的身子站出來保護他「師尊,你今天要吃什麼?」「師尊,你頭髮真好看」「師尊,你的臉又紅了!」「師尊……我想親親你,好嗎?」展開

《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章節試讀:

不多時,第二日晨起陌仙尊在遂君閣抓獲胡族,且吉娘娘與胡族勾通一事天下大嘩,吉蘭配也被剝後位打入冷宮。

吉府家大業大祖上世代均為官為將,吉蘭配這事對其影響並不大,她就是擔心吉芙玲傷心,畢竟這個小姑娘對她真的很好。

眼前這個對着紅燒茄子大快朵頤的是誰啊!

「我就說她怎麼突然變這麼年輕了,怪不得!我早猜到不對勁就覺得是她了你信不?」吉芙玲夾着茄子的手迅速跟飯拌勻一口吞,含糊不清的噴着飯。

我不信啊,這誰信啊,你猜到了還敢參宴逛青樓啊?!

「吉娘娘被貶怎麼沒見你們有絲毫不快?」卜怡漾抓着油燜大蝦生怕吉芙玲吃光整桌。

「害,這血緣關係沒有也罷,我們家又不靠她,她都是偏向她夫家,娘家事早不管咯!管這個做什麼,晚點有那什勞子犒勞宴,咱倆還得趕回宮一趟真麻煩!」吉芙玲扒開散落的髮絲繼續說「你說昨晚在遂君閣抓的人我咋不知道?幸好咱們沒有去見胡瑤舒。」

姐,我都差點死了,你喝的跟豬一樣你好意思嗎?

卜怡漾沒忍住翻了個白眼,夾住吉芙玲筷子上的肉往嘴裏丟。

「唉我說,你最近是越發不成規矩了啊!就是還是跟啞巴一樣!」

哪能比得過您沒規矩啊吉小姐。但眼前這個可愛的大眼蘿莉還是很招人喜歡的,兩股麻花辮在頰邊,肉嘟嘟的臉精緻小巧的,紅撲撲的一點都看不出來平常的糙漢樣。

跟吉芙玲吃完就被拉去挑起了衣服。

年輕就是好啊……

「喂,穿這件吧,亮一點,今天好多年輕才俊的人要來呢,你不小了吧。」

吉芙玲左手拿着鵝黃色蓮花裙右手拿着月牙白海棠衫對比着。

「而且陌仙尊也要來呢!給他留個好印象,聽說靈穆山要招新弟子,要是得君秋陌推薦就不用去浪費力氣比武比文,直接外室弟子,到時候靈穆英傑會得個名次再入內室,拜師修仙路事半功倍啊!你這麼不食人間煙火肯定得試試,我是不奢求當你孩的小娘了。」

卜怡漾聽着吉芙玲叭叭一頓也不在意,她就是個沉迷人間煙火氣沒有理想的鹹魚罷了~比賽什麼的都靠邊吧。

「月牙白,黃色你穿去好了。」

小說看多了對蓮花總有點膈應。

皇宮不愧是皇宮,多金又大方,慶功宴設在場外但布絹細匹綢緞隔着外圍是一點都沒落下,碩大的夜明珠更是毫不吝嗇的鑲在柱上照明。

人已經來的差不多了,她那便宜爹就坐在高處笑容和藹的看着她。

「吉芙玲給皇上請安。」

「長樂給父皇請安。」卜怡漾學着吉芙玲有模有樣的拜見便宜爹。

「起來起來,我們長樂和芙玲是愈發出窕了呀,整日廝混在一起是不想找郎君了嗎?哈哈哈坐下吧」

老頭你有夠狠,記住你了。

吉芙玲和卜怡漾坐在固定的位置上,她百無聊賴的玩着自己的頭髮,吉芙玲則探頭探腦四處張望。

「你在看什麼?」

「哎呀,那陌仙尊怎的還沒來啊!我真想看看他到底長啥樣!」

那可老鼻子帥了,白髮漫撕美男她的菜啊!

說曹操曹操到,之前在遂君閣的熟悉清流鋪面滑過人的臉頰,卜怡漾就知那神祇樣的人來了。

又是熟悉的驚嘆聲,但是好像跟她想的不太一樣。眾人竊竊私語討論的好像並不是他的美貌而是怪異白髮。

「這!這怎是一頭華髮?!」

「這陌仙尊看着二十來歲,俊美是俊美的驚人,這頭髮怪嚇人的。」

「就是啊,可惜了那張臉咯!」

「你說是不是練心法走火入魔了啊?」

「是啊是啊……」

不是你們沒病吧?白頭髮多帥啊???

哦,迂腐的人就是接受不了別人跟自己不一樣咯,呵呵。

「長樂快看這陌仙尊居然是白頭髮誒!」

卜怡漾氣的急急翻了好幾個白眼把獃獃看着君秋陌的吉芙玲嚇了一跳。

「長樂你這是要抽過去了?怎麼了長樂?!」吉芙玲看着好友翻的只剩下眼白,胸廓來回起伏還以為是犯了什麼病了大聲的站了起來。

這一嗓子把卜怡漾嚇了一跳,也把眾人的目光從君秋陌身上帶到了她們這一塊,瞬時鴉雀無聲。

……小玲啊小玲你的嘴怎麼比小翡的還碎。

「我沒事啊,你怎麼了,看錯了吧?不好意思打擾各位了。」卜怡漾迅速收回白眼展顏一笑又是一臉蓮花聖母樣。

我有事啊!快讓我把這幾個長舌男女踹到遂君閣讓胡瑤舒把他們頭髮剃光出家贖罪!!!

「啊,這樣嗎,不好意思啊大家。」吉芙玲抬手撓了下腦門,她剛剛明明看見長樂差點要去喝孟婆湯的樣呀,真看錯了?

再回頭時那陌仙尊和身後的兩弟子已經在她們對桌落座,但她總覺得那陌仙尊剛剛看了她眼,嚇,該不會認出她了吧!?

君秋陌抬起眼皮看向對面的女子,好看的眸子還是帶着那分不解。

「陌仙尊,這是朕替朕的臣子敬你的,感謝你為我們除了邪祟,護一方平安。」便宜爹拿起酒杯站起來就要敬酒。

「這是應該的。」君秋陌回敬了一杯。

「陌仙尊認為那些個胡族要作何處理?朕怕她們到時候又出來禍害人呀,唉。」

「胡族不歸人魔仙界,隸屬妖界,本無壞心,但犯大錯心生了邪祟,為防止墮魔再生事端還是交由靈穆山處理。」

她那便宜爹恨不得趕緊丟了這這塊燙手的山芋對君秋陌更為尊敬。「好好好,那就麻煩各位仙尊了。聽說靈穆山正要招新的外室弟子,陌仙尊可有心儀人選?」

「暫時沒有。」君秋陌抿唇喝了口酒搖了搖頭。

「誒,仙尊,女子行嗎?」吉芙玲脆生生的開口。

「芙玲住口!女子怎可修仙!」不遠處的吉大將軍開口呵斥了不省心的小女兒。

「……可以,沒有規定。」君秋陌品了杯中的酒回了吉芙玲的話。

「哇塞,那長樂你去啊,你也會武功的嘛,我覺得你最合適了!」

別叫我啊啊啊我就應該進來的時候把你敲暈,省的你亂講話!我只想吃豬頸肉!!!

卜怡漾生無可戀的在心裏頭無能狂叫,恍然間看見對面那冷清俊美的天神冰冷的眼裡似閃過笑意,她不由呆了一下。

笑,笑了,在笑我嘛,笑了的樣子也好帥……

在心底剛講出這話,君秋陌立馬收回了那抹光,又變回了以前的冰冷,好像那抹笑從來不存在過。

「啊……哈哈哈這怎麼可以,長樂小時也請了靈穆山的先輩探了靈根,說仙路資質平庸,怎可佔了這珍貴的推薦位呢。」她那便宜爹大笑着撫順鬍鬚,似乎吉芙玲這話真的讓人覺得啼笑皆非。

「不會……她很適合,資質很好。」

這話一出全場立刻鴉雀無聲。

看向陌仙尊,彷彿剛剛的話不是他說的,淡定的飲着酒。

殊不知各路人的波濤洶湧。

「陌仙尊,此話當真!」卜煥兆激動的問。卜國雖已是當今最繁華的國家,但未曾出過修仙之人,與仙家並無聯繫,這要是真的讓長樂修成道了對卜國有利無害。而且修仙之人少之又少,靈穆山更是各國追捧對象,更別提還是陌仙尊開的金口!

他本以為長樂沒有天賦早就不做這打算,誰知道竟是意外之喜,他必得好好爭取。

「那陌仙尊,認為長樂是否有資質能夠得到您的賞識?」卜煥兆和眾人皆是緊繃的看着君秋陌,這機會真的千載難逢!

吉芙玲也緊張的抓着卜怡漾的手,卜怡漾被點到也不覺什麼,人家仙尊就是隨口一說她資質好又沒說要她,她自個什麼樣她清楚,不做這白日夢。

「……可以,但要看本人意願。」君秋陌放下酒杯看着傳聞中溫婉端莊的長樂公主。

眾人嘩然,這,竟是真的要長樂做外室弟子!這是他們怎麼都想不到的。

「啊啊啊,長樂長樂!陌仙尊是真的要幫你啊,快去謝謝他!!!」

我還沒說要不要去呢……修仙能有啥好啊,在這有吃有喝的。

吉芙玲看着猶豫不講話的好友氣打一處來,暗地擰了她的胳膊小聲道「搞什麼啊,修仙多好啊,想去哪去哪,難道你真想被困在這皇宮?說不定改日你就被隨便打發個人嫁了!」

聽到這話卜怡漾瞪大了雙眼,想到原身今年也才18,但在古代這都能生小孩了。

嫁人還得了啊我去!!!

「長樂當然願意!長樂資質不佳望仙尊多多照顧。」想到自己要有小孩她嚇的立馬應承。

「好啊好啊!長樂長樂快謝謝陌仙尊!」卜煥兆高興的站起來拉着卜怡漾往君秋陌走去。

君秋陌看着跟昨晚重疊的月牙白嬌俏人影逆光走來,好看的眼睛朝着他閃爍着光。

蒼天,走近看更帥了啊……好想摸下頭髮……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呢!

他聽着鄰近的女子蹦出的心音,長睫毛撲棱了下,好看的薄唇微抿了唇珠,臉頰驀地燙了起來。她……她竟然!

卜怡漾看着那陌仙尊刷的一下臉起了薄紅,她驚訝的瞪大了杏目,又忍不住在心裏講,啊……臉突然好紅,睫毛好長,表情好可愛,好想揉……

君秋陌,「…………」一會功夫,彷彿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他的臉上來了,**辣的,碰上去就要燙手似的。

「啊仙尊啊,我們長樂……」

「不用了,明日城門集合出發,走。」

還沒等卜煥兆說話,那陌仙尊似是被踩到尾巴的貓躥了起來,轉過身帶着那群弟子走了,不帶走一片雲彩,留下眾人茫然。

君秋陌轉身,眼裡那層迷茫更加濃郁……加上了羞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