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極品皇太子王安蘇幕遮
極品皇太子王安蘇幕遮 連載中

極品皇太子王安蘇幕遮

來源:外網 作者:王安蘇幕遮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王安蘇幕遮 都市言情

站在你面前的,是史上最極品、最獨一無二的太子爺!懟皇帝、捉姦臣、亂京都,平逆賊,打城池,泡美人,一不小心,就實現了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的人生夢想!人人都勸他登臨帝位,可是......「救命!我不想當皇帝啊!」展開

《極品皇太子王安蘇幕遮》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第6章

王睿對自己的才華很有信心,平時參加過不少詩會詞,京城勛貴子弟能超過自己的,還沒出現。

但聽到李元海公布的結果,王睿當時就傻了。

他的詩名,是《秋塞》,而不是什麼《從軍行》。

是誰?

到底是誰?!

竟然敢在這時候,給自己下絆子?

王睿腦袋嗡嗡響,因為半低頭,沒人看到他此時猙獰的臉。

眾人本來就懷疑是王睿的大作,如今見他站了起來,一個個臉上都出現果不其然的表情,沖他豎起了大拇指,讚不絕口。

「恭喜殿下,賀喜殿下!」

「殿下大才,我等佩服。」

「呵呵,還有人竟敢說要奪魁首,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

大殿一片沸騰,張征和徐懷之見狀,也如釋重負,恵王奪了第一,那太子就無緣魁首了。

這賭。

他們贏了。

兩人相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激動,太子倒台,將來不管是昌王還是恵王上位,他們立此大功,將來定能封侯拜相。

見到這一幕,炎帝眉心微擰,雖說這一幕並未出乎他的意料,但此時見到王安輸了,他的心裏,還是有些不忍。

諸多皇子中,能力出眾的,當屬大皇子和六皇子。

大皇子性格沉穩,不驕不躁,但心思難以琢磨,六皇子看似洒脫,風度翩翩,實則心思最重……

因此,他更喜歡心性耿直,胸無城府的太子,這也是他偏愛太子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為寄予希望,所以他才狠下決心,希望王安能破而後立。

但現在……炎帝搖了搖頭,覺得或許是自己的要求太高了。

而王安,此時也是一臉懵逼!心說這傢伙不會也是穿越者吧?居然也知道《從軍行》?

卻沒有人知道,此時的王睿,躁得滿臉通紅,眾人誇獎一句,他就覺得自己的臉上,被重重的甩上一巴掌,恨不得地縫給鑽進去。

這時,李元海把全詩給念了出來。

烽火城西百尺樓,黃昏獨上海風秋。

更吹羌笛關山月,無那金閨萬里愁。

琵琶起舞換新聲,總是關山舊別情。

撩亂邊愁聽不盡,高高秋月照長城。

關城榆葉早疏黃,日暮雲沙古戰場。

表請回軍掩塵骨,莫教兵士哭龍荒。

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

雖然李元海是只公鴨子的聲音,但這一首詩,愣是給他念出了俾睨天下的氣勢。

念完,大殿上靜了一瞬,頓時喧囂起來。

「殿下不虧是京城第一才子,好詩啊!」

「氣勢雄偉,又婉轉千回,殿下堪稱詩文宗師了!」

「恭喜殿下,此詩定能在我大炎的詩壇史上,光輝奪目。」

王睿聞言,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站又不是,坐又不是,想要解釋,喉嚨卻像是被棉花堵住,幾次想要開口,卻什麼話都沒說出來。

而王安,這時已經瞪大了雙眼,哎喲,兄弟,你這是冒名頂替啊!

「肅靜!」

李元海繼續道:「奉陛下命,撕糊名,此詩作者是王……王……王……」

話沒說完,李元海瞳孔一縮,兩條雪白的眉毛幾乎都要豎了起來,連聲音都在顫抖。

炎帝不滿地瞪了李元海一眼,怒道:「你沒吃飯嗎?給朕念清楚。」

李元海雙手高高將考卷捧過頭頂,道:「回陛下,是太子殿下,王安!」

此言一出,滿場寂靜。

眾人的臉上還保持着原有的表情,獃滯下來。

張征和徐懷之也是滿臉震驚眼底深處,充滿了惶恐。

一直站着的王睿,聽到王安的名字,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臉的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怎麼會是他,他明明就是個廢物啊!王睿在心底咆哮。

至於張瀾,已經雙目無神,嘴巴張得能吞下一個雞蛋。

炎帝也怔住了。

但他是一國之君,定力定然比其他人要,錯愕了一下便反應過來,一把從李元海的手中,將試卷給奪了過來。

王安兩個大字,清晰地映入了眼中。

「哈哈……好!好!好!」

炎帝大笑,語氣激動。

看向王安的目光,頓時就不一樣了,本來只希望王安能破而後立,卻沒想到,他竟然給自己這麼大的驚喜,反手一巴掌,輕輕鬆鬆弄殘了兩位朝廷大員。

唯獨王安,嘴角頓時直抽抽,也不知道大炎是多久沒有名篇問世了,竟然這麼大反應。

「不可能!」

就在這時,回過神的張瀾,倏地站了起來,指着王安道:「他怎麼可能能作詩,之前寫的樹杈詩還一竅不通,一定是請人做好了,背出來的!」

眾人也回過神來,想到太子的過往,幾乎便認定,張瀾的說法是正確的!

一個把優美的詩句,愣是寫成「哎呀我的媽,好大一樹杈」的人,怎麼可能寫得出這麼好的詩句。

王睿、張征以及徐懷之三人,也彷彿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眼睛立即亮了起來。

「不錯,以殿下以往的……戰績,能寫出這樣的詩,很難讓人信服!」張征假裝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炎帝聞言,目光立即變得銳利起來,什麼意思?朕的兒子,就這麼沒用是吧?

「那以張大人之見呢?」炎帝連卿家兩字都不用了,足以見他有多憤怒。

事關自己的前途,張征只能硬着頭皮道:「陛下,請現場出題,這樣一來,定能服眾。」

「是的,陛下,若是殿下能當場作出詩詞,我等定信服。」張瀾也趕緊趁機道,看向王安的目光充滿挑釁。

炎帝臉色難看,目光看向王安,卻見王安笑着站了起來,顛了顛坐得發麻的腳,道:「行吧!既然你們自取其辱,那本宮,就成全你們!」

「父皇,請出題吧。」

炎帝看着王安胸有成竹的樣子,只好皺眉點點頭,說道:「皇兒是當朝太子,那便以憂國憂民為主題,寫一首詩或詞好了。」

憂國憂民?

炎帝說的這是自己吧……

王安扇子有一下沒一下地敲着掌心,沉吟了一下,道:「那兒臣,便以一首《滿江紅》,贈與父皇!」

話落,便提步在大殿中踱步,慷慨激昂的聲音,也在大殿上傳開。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大雁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王安開口時,眾人還滿臉不屑。

等他念完上闕,眾人的臉色,開始僵硬下來。

待到他聲音落下時,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彷彿見到鬼……

《極品皇太子王安蘇幕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