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近戰狂兵
近戰狂兵 連載中

近戰狂兵

來源:外網 作者:梁七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梁七少 都市言情

南美洲,亞馬遜雨林,中心腹地。 砰!砰!砰! 噠噠噠噠! 原本理應寂靜無聲的雨林腹地中,忽而被一陣急促的槍聲所打破,雨林中原本顯得陰潮的空氣中立即瀰漫起了一股刺鼻濃烈的硝煙味道。 嗖! 層層林木中,忽而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急竄而出——不,準確的說是兩個人,還有一道身影正趴在他的後背上,從那妙曼的曲線來看,應該是個女人! 饒是背着一個人,可並沒有影響到他自身的速度與身法,他行動如風,且又悄無聲息。 身後傳來的槍聲漸漸遠去,這道身影也稍稍放緩了腳步,在展開

《近戰狂兵》章節試讀:

沈沉魚一看葉軍浪居然衝進了她屋子裡,她臉色也驚變而起,她急忙說道:「你、你不要過來,你這可是私闖民宅――」

她勉強還能保持鎮定,可心中卻是有些惶恐。

新聞上屢屢爆出一些歹徒行事敗露之後卻是凶性大發,犯下了種種讓人感到觸目驚心的罪行。

沈沉魚也有這方面的顧慮,心想着萬一把這個「小偷」給逼急了,對方會不會情緒失控之下犯下些什麼事兒?

真要發生了,那事後再怎麼彌補也是無濟於事了。

特別是在這聽竹小築中,平時就鮮有人來,極為的幽靜,真要發生點什麼事,還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你、你不許過來,你給我出去,出去!」

沈沉魚大聲斥喝,一張毫無瑕疵的玉臉上煞白而起,她一步步的後退着。

「別害怕,哥是好人!」

葉軍浪開口,他嘴角一揚,努力的泛起一絲看上去人畜無害的溫暖笑意。

殊不知,他的這種笑意落在沈沉魚的眼中,卻是顯得極其的猥瑣與銀盪,那分明就是一種見獵心喜色心大發的壞笑!

沈沉魚總算是明白了,為何這傢伙的目光總是時不時的落在她的胸脯上,原來早就有預謀,這不僅是個小偷還是一個登徒子!

冷靜!

一定要冷靜!

沈沉魚心中告誡自己,同時她目光飛速的左看右看,想要找個趁手的自衛武器。

這時,葉軍浪的臉色猛的一變,他急忙喊了聲:「小心――」

原來葉軍浪注意到沈沉魚身後有個箱子,如果她繼續後退,肯定會絆到這個箱子,引發的後果可想而知,那就是仰面倒地。

葉軍浪不出聲提醒還好,這一出聲,沈沉魚心中更慌了,右腿也本能的朝後一退,但這一腳沒有踩到地面,而是絆在了身後的箱子上。

「啊――」

沈沉魚的身體立即失去平衡,她驚呼了聲,整個人已經朝後仰倒。

嗖!

一陣勁風颳起,葉軍浪一個閃身沖了過去。

下一刻,沈沉魚臉色怔住,她沒有感覺到身體接觸地面腦袋磕在地板的痛感,而是有着一支強壯有力的手臂摟住了她的腰身,竟是將傾倒的她給扶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

沈沉魚定眼一看,便是看到了葉軍浪那張近在眼前的臉。

那一刻,沈沉魚花容失色,她驚呼而起:「你這個色狼,你放開我!」

說著,沈沉魚右手正拿着的手機朝着葉軍浪臉面砸去。

「夠了!」

葉軍浪冷喝了聲,他另一隻手閃電般的扣住了沈沉魚的手臂,他明顯有些不耐煩了。

他猛地將沈沉魚直接攔腰抱起,大步流星的走到了旁側的那張床上,將沈沉魚扔下,接着他雙手按住了沈沉魚的雙臂,俯下身看着她,說道:「我說你們這些大學老師怎麼都不講道理呢?就你這樣的態度還能教好學生?別以為你是女人就可以不可理喻啊。」

沈沉魚奮力掙扎,可卻又無法動彈半分,反而是在不斷地掙紮下,使得她腰肢扭動,嬌軀亂顫,那片傲挺更是大發凶威,彷彿要裂衣而出為主人示威般的壯觀!

沈沉魚又氣又惱,心中又無比的委屈,都到這個份上了,這傢伙還想着在犯罪之前為自己洗白嗎?

「你能不能別動了?這真的很考驗我的定力。你安靜的聽我說幾句可以吧?」

葉軍浪很是無語的說著。

兩人的此刻的姿勢顯得有些少兒不宜,他正將一個活色生香的大美女按在床上,真要被外人看到了,肯定會誤會。

讓他無語的,這個美女也太不安分了,難道她不知道她一動之下牽一髮而動全身?再掙紮下去,只怕她襯衣上的紐扣都要綳不住了,到時候彈出那傲視群芳的存在,他能不能繼續保持蛋定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不是什麼登徒子什麼小偷。我這麼帥氣逼人還需要當個登徒子?還需要當個小偷?我真是江海大學的保安――不對,我第一天來,還沒來得及去辦理入職手續。」葉軍浪開口,接著說道,「還有,我真是你的鄰居,以後我就住隔壁。這是學校方面安排的,這事兒不怪我啊。」

沈沉魚也稍稍冷靜了下來,她看到葉軍浪說話的時候眼睛中所流露出來的真誠,不像是在騙人。

難道,他所說的是真的?

他真的是一個剛來的保安?

學校方面還安排他住在聽竹小築?與自己比鄰而居?

天吶,這樣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沈沉魚只覺得整個人都有些凌亂了,因為這樣的安排太不符合規矩了。

正想着,沈沉魚右手拿着的手機突然響起,有電話打進來了。

不過葉軍浪還按住她的雙臂,她也無法接電話。

「你能不能放開你的手?我要接電話!」

沈沉魚沒好氣的說道。

「當然可以,只要事情解釋清楚了就好。」葉軍浪笑了笑,他鬆開了雙手。

沈沉魚立即做起來,那雙宛若星辰匯聚的美眸依舊是充滿了惱恨之意的瞪了他一眼,看了眼手機後她連忙接了電話:「喂,鄭主任,怎麼了?」

「沈校長,不好了,剛接到保衛科的電話,說是校門口有人鬧事,據說我們學校還有學生被打傷了!」

「什麼?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就在校門口嗎?我這就趕過去!」

沈沉魚語氣急促的開口,掛斷電話後她一看,葉軍浪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她的屋子。

沈沉魚這時候也顧不上去證實葉軍浪的身份問題了,她立即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一路朝着校門口趕去。

這兩天正是新生前來報到的日子,校門口居然有人在鬧事?還有學生被打傷?

這樣的事件倘若不能快速平息,所造成的影響將會極其惡劣。

畢竟今天不僅是新生前來報到,還有許多陪同前來的家長,要是校門口有人鬧事影響了秩序不說,也會給新生以及那些家長們造成一個不良印象。

沈沉魚身為副校長,所主管的是學校方方面面的問題,遇到這樣的事情,她肯定是需要出面去解決。

葉軍浪從自己的屋子裡看到了沈沉魚匆忙離去的背影,沈沉魚接電話的間隙他就走了出來,不過還是隱隱聽到了沈沉魚的通話聲。

「校門口有人鬧事?」

葉軍浪眼中目光微微一眯,泛起了一絲精芒。

《近戰狂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