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金丹仙醫
金丹仙醫 連載中

金丹仙醫

來源:外網 作者:周天陳天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周天陳天生

實習醫生周天被栽贓陷害,被開除前,救了一個將死的老乞丐,誰知乞丐是金丹修行者,將死之際,金丹易主,從此改變周天悲催的一生。  金丹加持,醫武雙絕,能文能武,上可觀星辨吉凶,下可入地探寶穴。右手金針救死扶傷,左手羅盤普度眾生。展開

《金丹仙醫》章節試讀:

醫院會議室內。

醫院高層領導齊聚會議室,副院長趙慶龍吐沫橫飛的大放厥詞。

「一個還沒有畢業的醫學生,什麼資質都沒有,就敢一個人主刀手術,周天簡直是膽大妄為,目無法紀,無法無天!」

「你們說這是什麼行為,無證行醫這是違法,一旦曝光整個醫院都會被他給連累!」

「這種人不配當醫生,我提議,將他永久開除學籍,永不錄用!」

會議室內交頭接耳,不少人都在竊竊私語。

「這個處罰也有點太嚴重了吧?」

「周天可是近些年,咱們醫學院少有的醫學天才。」

「他可是這些年來的全額獎學金得主,要是被開除學籍,他的未來就全都毀了!」

……

「周天,副院長讓你進去呢!」

周天在走廊里恭候多時,肅然起身走進會議室內。

「院長,老師,你們好!」

畢恭畢敬的先對眾領導鞠躬行禮。

副院長趙慶龍陰陽怪氣的諷刺道:

「你在醫科大的時候,醫療衛生法都學狗肚子里了,不知道沒有行醫資質,不能主刀手術么?」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趙慶龍針鋒相對,就是要將周天往死里整。

周天眉頭一皺,反駁道:

「趙院長,手術不是我做的,你一口咬定是我,讓我背這個鍋,還問我幹什麼?」

「怎麼,問問都不行了,你以為你是誰?」

趙慶龍拍案而起,指着周天的鼻子厲聲道:

「人贓並獲,證據確鑿,你還在狡辯!」

吼完特別不忿的看向大家。

「就他這麼無法無天的人,還留着他幹嘛,開除,必須開除!」

「冷靜。」

有人趕忙打圓場道:

「就算要開除,也要先聽一聽周天的解釋吧?」

「你說說吧,什麼情況?」

周天不卑不亢的說道:

「眾所周知,醫院的規章制度,只有主治醫師才有資格開台主刀手術,而我這種還沒畢業的小實習生,根本就沒有這個資格。」

「所以究竟是誰做的手術,查一查手術室使用登記記錄,不就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嗎!」

趙慶龍拿着手術室使用記錄,對着周天冷冷一笑。

「證據確鑿你還死不承認,我看你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了!」

周天看了看登記記錄,眉頭緊蹙。

上面記載的手術室使用記錄,赫然寫的是周天的名字。

一時間周天也蒙了,篡改記錄的人居然能隻手遮天,完全沒想到,這個鍋天衣無縫。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趙慶龍趾高氣昂的道。

「我看你死鴨子嘴硬到什麼時候,不承認是吧,我就讓你徹底死心!」

話落,登記處醫務人員被叫進會議室,她是個女護士,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做賊心虛的左顧右盼,因為緊張,指甲一個勁的撕扯護士服的衣角。

「我問你,今天周天有沒有申請使用手術室,私自給患者開刀手術!」

「我,他,這個……」

護士吱吱嗚嗚一句話都說不完整,憋得臉色越來越紅,這表情一看就是大有文章。

「說話呀,啞巴了?」

副院長趙慶龍語氣中充滿了威脅的韻味。

「昂,是,是周天申請的。」

小護士說完,趕忙低下頭不敢與任何人對視。

會議室內議論紛紛,指指點點,說三道四。

……

從會議室中出來,周天大腦一片混沌。

他只是一個沒背景沒身份的孤兒,憑藉自己不懈的努力,才在醫科大附屬醫院站穩腳跟,可他怎麼也沒想到。

為了趕他走,有人費盡心思,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

「天下之大,居然沒有我容生之所,真是可悲可嘆啊!」

「周天,周天!」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喊聲。

走廊盡頭跑來一個女護士,行色匆匆,面露焦急。

她是周天的好友,也是醫科大的校友,更是周天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

「快快來幫忙,急診接受了一個特殊患者,趙子昂胡亂手術,差點把人給搞死,你快去看看能不能救活。」

又是趙子昂這個混蛋!

趙子昂是副院長趙慶龍的兒子,也是醫院唯一的關係戶,每天遊手好閒,除了泡護士啥也不會,還隔三差五胡亂給患者做手術。

甚至周天懷疑,自己背的這個鍋,就是趙子昂所為。

也只有這個廢物,不治病要人命,出了醫療事故害死了人,他爹副院長趙慶龍,栽贓嫁禍將髒水潑給周天!

「別愣着了,快跟我走啊!」

付媛媛拉着周天就跑,很快跑到了急診手術室。

病床上躺着一個乞丐,渾身破衣嘍嗖,衣不蔽體,滿身焦糊味,不禁讓人懷疑,這是被雷劈了還是剛從火葬場撈出來?

付媛媛一邊檢查生命體征一邊說道:

「患者被送來的時候就是昏迷狀態,趙子昂檢查說是肚子里有結石,就擅自做主做了腹腔開腔手術。」

周天看了一眼肚子上的刀口,血淋淋的刀口歪七扭八,觸目驚心。

「胡鬧,他簡直在殺人!」

周天也來不及多想,患者的狀況不容樂觀,生命垂危,再不搶就就來不及了,趕忙吩咐道:

「去幫我拿心臟起搏器,強心針,以及腎上腺素,快!」

付媛媛匆匆跑出手術室。

周天剛要進行腹腔檢查,昏迷的患者突然倒吸一口涼氣,驚醒,坐直,不解的喃喃自語:

「老夫渡劫剛結束,這是……怎麼了?」

他下意識摸了摸肚子,看着滿手鮮血,勃然大怒的喊道:

「金丹,老夫苦苦修鍊80年,才剛結的金丹!」

他雙目赤紅,一臉的不可置信。

周天趕忙安撫。

「老先生別激動,你先躺好,我一邊幫您治療一邊給您解釋……」

「滴~」

此時心電監護儀的警報刺耳尖銳。

「不好。」周天心頭一顫,這是臨死前的迴光返照?

與此同時。

一旁的托盤中,老人肚子中取出來的『結石』,一顆金色的、圓滾滾的珠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鑽進周天的嘴裏。

這一瞬間,周天只感覺大腦一片迷茫,一段不屬於他的記憶充實着腦海。

記憶中的人名叫陳天生,清末民國生人,自有記憶起就在道觀靜修問道。

1919年時局動蕩不安,18歲的陳天生決定下山,生逢亂世,救濟蒼生,以道心闖天下,觀星問卜,趨吉避凶,醫武雙絕,能文能武。

時光荏苒,轉眼百年。

修成正果,金丹渡劫。

誰能想到,功成名就之時,因雷劫陷入昏迷,再睜開眼睛的時候,苦苦修鍊80年的金丹,就這麼被人給摘了!

百年光陰、黃粱一夢。

當周天恢復意識的時候,老人已經去世,而他周天,不但繼承了老人的記憶,還有不可思議的……

《金丹仙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