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將軍的仵作小閑妻
將軍的仵作小閑妻 連載中

將軍的仵作小閑妻

來源:google 作者:盛夏嬉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熙華 蕭繁

前世,她是赫赫有名的寡王法醫,省內刑偵機關法醫鑒定一把手,破疑難雜案無數,平不白之冤萬千可一場報復卻讓她死於車禍,再睜眼就成了蘇家的小庶女本想着既來之則安之,不如過幾天清凈日子,沒成想卻又扯上了人命官司且看現代法醫如何在異界呼風喚雨!展開

《將軍的仵作小閑妻》章節試讀:

大理寺少卿一見是他,板着的臉瞬間笑成一朵牡丹花:「原來是蕭將軍,將軍上請。」

「嗯。」

蕭繁目不斜視從蘇熙華身邊走過,坐在了主位,看向她的目光饒有興味:「這麼美的姑娘是犯了什麼罪要挨打?」

蘇熙華趴在底下看着他恨不得狠狠咬下他的一塊肉。

大理寺少卿一聽,以為是蕭繁看上了她,當即道:「不是什麼大事,一個搗亂的罷了,將軍要是有意,不如……」

他摸着鬍子笑的一臉猥瑣。

蕭繁冷哼一聲:「看來這種事你是沒少做啊。」

大理寺少卿變了臉色:「沒有,下官……下官……」

蕭繁沒再讓他出聲,簡潔有力道:「今日我來是為了青樓女子春花身死一案,經查明嫌犯蘇慶海並非兇手,當無罪釋放,至於兇手……」

他一腳將大理寺少卿踹倒在地:「你兒子乾的好事,你說主動奏明,竟然還包庇於他,妄想找人頂嘴,簡直就是罪加一等!」

外面看熱鬧的百姓都被這驚天翻轉給鎮住了,時不時便發出竊竊私語之聲。

蕭繁親自將蘇熙華扶了起來,湊到她耳邊道:「是我來晚了。」

蘇熙華揉了揉耳朵,面頰有些泛紅:「你知道就好。」

蕭繁笑她不肯吃虧,轉頭看向抖如篩糠的大理寺少卿:「人證物證據在,我勸你少費唇舌,我蕭繁從不錯判,來人,將他押回刑部,和他兒子團聚!」

蕭繁的侍衛上前抓住大理寺少卿,他發了瘋掙扎喊道:「我是冤枉的!我兒子殺了人我根本就不知情!」

蕭繁一個眼神都沒給他,抬抬手讓人堵上了他的嘴帶下去了。

案子草草結束,蕭繁看向蘇熙華:「這結果你可還滿意?」

「不滿意,」蘇熙華仍沒有好臉色,「我小叔身上的傷就白受了?」

蕭繁挑眉:「他剛還忙着與你撇清關係呢,現在你還護着他說話?」

蘇熙華懶得與他分辨,纖細白皙的手伸到他面前:「銀子,精神損失費。」

蕭繁失笑:「走吧,我先送你們回去。」

這回她沒有拒絕,蘇慶海被打成這樣,自然是走不了的。

蕭繁安排了兩輛馬車,蘇慶海同侍衛一輛,他們兩個一輛。

剛一停在蘇宅門口,下了馬車,就聽見裏面傳來怒喝:「這茶是給人喝的東西嗎?」

蘇熙華身形一頓,朝迎出來的丫鬟道:「你先將小爺送回房吧。」

「是,小姐,」小丫鬟湊過來輕聲道,「是萬家三公子來了,您要不躲一躲吧。」

蘇熙華還沒開口,蕭繁便邁步走了進去:「躲什麼?這是蘇家。」

蘇熙華冷笑:「蕭將軍,您也知道這是蘇家,進門至少要問問我同不同意吧。」

「蘇老爺子挑人的眼光不怎麼樣,」蕭繁沒接她的話,「萬振延可不是什麼良人。」

蘇熙華聳肩:「所以啊,人家這不是來退婚了嘛。」

說完,蘇熙華也沒管他,自己走進了正廳。

萬振延長的還行,就是一副身體被掏空的縱慾樣,此刻他眉眼陰鷙,更顯得醜陋。

「三公子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啊。」

萬振延打量了她一下:「你就是蘇熙華?」

「是我。」

她點點頭,自顧坐下,大太太沒在應該是櫻桃聽她的話勸住了。

萬振延眼裡划過一絲驚艷和垂涎,不客氣道:「早說蘇四小姐是這等美人,我說什麼也捨不得退婚,這樣吧,蘇家現在倒了,但若是四小姐願意,可以進我的門做個妾室,如何?」

蘇熙華嗤笑:「三公子您是哪來的自信?還是上次李管家傳話沒到位?我說了我不稀罕嫁給您,跟蘇家是輝煌還是沒落沒關係,趕緊把信物拿出來,早點退婚早點省心。」

說著蘇熙華將一塊玉佩拍在桌子上。

萬振延一口氣憋在胸口,獰笑:「你倒是牙尖嘴利,沒事,本少爺就喜歡你這樣潑辣的,這婚,我還就不退了,就算今兒我就要了你,你看看蘇家有一個人敢說個不字嗎?」

說著,他起身朝蘇熙華走過來,眼裡寫滿了淫邪。

可惜沒等近身就被蘇熙華抓着胳膊一腳踢在了襠部,疼的他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就這麼去了。

「賤人!你敢打我?!」

萬振延氣急敗壞吼道,抬手就要扇她巴掌,可惜被她躲了過去。

這下更是怒不可遏:「賤人!賤人!你信不信我叫我爹狠狠參你們蘇家,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哦?我怎麼不知道丞相有這麼大的本事?」

說話的是蕭繁,他緩緩走了進來,眉眼凜冽。

他本來沒打算進來,聽了兩句見蘇熙華能應付就準備走人,沒成想萬振延抬出了丞相,說話還這麼不客氣。

萬振延楞了一下:「蕭繁?你怎麼在這?」

蕭繁也沒跟他廢話,一腳踢在他的膝蓋上:「現在我也動了手,你是不是叫你爹也去參我一本,讓我死無葬身之地啊?」

萬振延咽了口口水:「沒有……我就是說著玩的……」

蘇熙華點頭,看向蕭繁:「我也是打着玩的。」

蕭繁沒憋住笑了一下:「你,趕緊把信物拿出來。」

萬振延身份又沒有蕭繁高貴,打又打不過,只好咽下這口氣將玉佩掏了出來扔在桌子上。

物歸原主,蘇熙華吐出一口氣:「這下咱們婚約作廢,以後橋歸橋,路歸路,再無瓜葛。」

萬振延沉着臉道:「你可想清楚了,憑你的身份,別說是嫁人為妻,就是做個妾室都沒人要,我最後問你一遍,到底要不要給我做妾?」

蘇熙華頭都沒抬:「趕緊滾。」

萬振延冷哼了一聲,抬腿就要走,到了門口處聽見蕭繁語氣慵懶:「誰說她沒人娶?只要她想嫁,我便娶,正妻之禮。」

萬振延不可置信地看了兩人一眼:「難怪啊,原來是找好下家了,呵,說的跟貞潔烈女一樣……我呸!」

說完,他也是怕再挨打,夾着尾巴走了。

待他走後,廳里陷入沉默。

蘇熙華看着蕭繁,許久才道:「你也該走了。」

蕭繁挑眉:「我剛替你解決了一個麻煩,甚至不惜犧牲清譽為你作保,你就是這麼感謝我的?」

蘇熙華盈盈一笑:「那你想我怎麼謝?要不我以身相許,從此紮根在蕭府後院,你負責掙錢養家,我負責貌美如花?」

蕭繁還真就想了一下這件事的可能性,良久,才輕笑一聲:「美的你。」

說完摘下了身上的腰牌扔給她:「有事去刑部找我,我那多的是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