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婚姻的懲罰
婚姻的懲罰 連載中

婚姻的懲罰

來源:外網 作者:蔣軼余曼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蔣軼余曼

婚後第三年,我意外懷上三寶,卻無意中在丈夫的手機里,發現了他在外面的風流韻事——從結婚開始,就一直沒斷過。閨蜜幸災樂禍:你老公最近才去車行提了輛紅色甲殼蟲送人……那麼騷氣的車,能送給誰的!...展開

《婚姻的懲罰》章節試讀:

小說名叫《婚姻的懲罰》,是蔣軼余曼為主角的一部言情類型小說,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劇情引人入勝。簡介:事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化的呢。婚後好長一段時間,我都過得快樂而甜蜜。蔣軼是個壞得不顯山不露水的男人,情緒很少外露,卻又自有種勾人的魅力。他那些不動聲色的眼神和低語,每每讓我反應過來,都會一瞬間面紅耳赤,尖叫着跳到他身上拳打腳踢。我恨得牙癢,又愛到心悸。... 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富家子弟,有着富二代的身份,卻沒有富二代常見的傲慢和 "「各色」。 我毫無懸念地陷入了對他的痴迷之中,而蔣軼用他一貫溫文爾雅的微笑,十分妥帖地接住了我的如火深情。 那是一段讓我幸福到眩暈的日子。 在那之前,我一直認為自己是逃不開的 "「女配命」。 我的美不夠脫俗,見識也平庸,就連個性,也不及其他富家女叛逆得那般徹底。偏偏選男人的眼光卻不算低。 這就導致我很難遇見兩情相悅的戀愛對象。 然而萬萬沒想到,在圈子裡頗受女生青睞的蔣軼,會對我另眼相看。 每次見面時,他會主動來找我說話,時時記住我的喜好,在朋友們看出苗頭打趣我們倆的時候,溫柔而寵溺地望着我笑。 那種成為另一個人眼中獨一無二的感覺,實在太好了。 那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偏愛。我迅速地淪陷,沉溺,不可自拔。 蔣家不是我父親眼裡合適的親家之選。相比於從前的沈家、喬家,蔣家底子太薄,人脈太窄,對我們余家助力有限。 但我當時的姿態,儼然是非蔣軼不嫁。 我母親倒是贊成我的選擇。 "「選男人,一定要選聰明的。蠢人就連犯壞都損人不利己,跟着蠢人沒好日子過。蔣軼看着是個聰明人,知道自己要什麼。「 現在想想,母親當時應該就對這段婚姻的後來有所預見。可惜那時的我聽不出來。 當時再婚的父親剛剛得了一個兒子,心情大好,對我也沒有原來那麼苛刻,就沒有再橫加阻攔。 我去和母親報喜,母親一邊澆花一邊哼了一聲:「什麼心情好,那是因為他有兒子了,覺得余家以後不用指望你了,所以懶得管。曼曼你聽着,家庭就是女人的事業,你一定要經營好。」 就這樣,我歡天喜地地結了婚,嫁給自己心愛的男人。婚禮錄像里,我一直在笑,一直不停地望向英俊的新郎,甜蜜與依戀幾乎要溢出屏幕。 事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化的呢。 婚後好長一段時間,我都過得快樂而甜蜜。蔣軼是個壞得不顯山不露水的男人,情緒很少外露,卻又自有種勾人的魅力。 他那些不動聲色的眼神和低語,每每讓我反應過來,都會一瞬間面紅耳赤,尖叫着跳到他身上拳打腳踢。 我恨得牙癢,又愛到心悸。 回想起那些日子,感情那樣濃稠,像為記憶蒙上一層蜜色的濾鏡,十分不真實。 婚後,蔣家的零售業搭上余家房地產業的順風車,日益壯大起來。 婚後第二年,我生了一對龍鳳胎。蔣軼自是春風滿面,公公婆婆更是把我這兒媳婦捧上了天。就連一向嚴肅的父親,都誇了我一句爭氣。 那時的我,是連母親都感慨 "「確實有幾分狗屎運」的人生贏家,生活里整日瀰漫的都是鮮花和禮物的味道。 兩個孩子全權交給公婆、保姆和育兒嫂,我每天最傷腦筋的,就是今天的妝容換一種什麼風格才能讓蔣軼眼前一亮,用哪一種餐前阻斷劑才能放心吃大餐又不長胖,怎麼才能說服蔣軼陪她去體驗新開的那家密室逃生…… 婚後第三年,我意外懷上三寶。 也是在同一年,我偶然從蔣軼的手機里,發現了蔣軼在外面的風流韻事――從結婚開始,就一直沒斷過。 對能幹女下屬不痛不癢的感情投資,和女性合作商冠冕堂皇的私人應酬,與品牌代言女明星捕風捉影的桃色新聞…… 也許客觀說起來,與某些花花公子比,蔣軼的行為不算過分。 可我無法接受。 我無法接受在自己滿心滿眼都是他的時候,他能騰出那麼多時間和精力與形形色色的女人曖昧。 我無法接受自己虔誠信奉的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愛情童話,底色卻難逃飲食男女的慾望苟且。 我無法接受曾自認是他心目中獨一無二的自己,原來也只是糟糠之妻,不過如此。 我瘋了一樣地找蔣軼哭鬧,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覺,我向父母訴苦,找公婆評理,光是興師動眾地去醫院打胎,都去了三次。 可我捨不得。我不過是想要看蔣軼着急後悔罷了。 我那麼愛那個男人。愛到恨他的負心恨得咬碎了牙,可看到他的身影一眼,淚珠還是會立時滾落。 最後一次去醫院是夜半時分。那次我真的和蔣軼鬧得動了胎氣,孩子險些流產。驚動了兩家老人,婆婆急得暈倒,公公甚至作勢要打蔣軼。 父親則對我很生氣,認為我任性胡鬧,小題大做。哪個男人在外面沒有些花邊新聞? 母親沉默地陪着我,在左右無人時才苦口婆心說了一句話。 "「曼曼,你當初選這樣一個男人,就應該想到他不會安心於待在一個女人身旁。又出色又專一的男人大概是有的,但是你我這種女人都沒那個運氣遇到。」 這世界上負心的戲碼每天上演,我不是第一個傷心人,劇情也沒什麼新鮮。 我在被子里無聲地痛哭。

《婚姻的懲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