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魂武大陸
魂武大陸 連載中

魂武大陸

來源:google 作者:毅南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小天 毅南歡

這是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而站在這個世界頂端的人,被稱之為帝,每一個人從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步都是先了解生存法則,你強,你就可以擁有一切,而你弱,可能連自己的生命都掌控不了,而每個人在六歲,都可以覺醒自己的命魂,大多數人都只能覺醒一個命魂,能覺醒兩個命魂的則是萬中無一的天才.......展開

《魂武大陸》章節試讀:

而此時的三長老府邸

「這是五萬兩銀子,混元拳等你們二人毒殺柳小天之後,自然會交到你們張家手裡」三長老看着眼前的兩個大漢說道。

兩個大漢正是張家的一對雙胞胎兄弟,名為張莽和張輝,而張家的傳承命魂則是碧眼蟾蜍,擁有劇毒。

「柳三長老果然是說一不二,不過你放心吧!我們兩個轉魂境出手,要是連一個小小的連入魂境還沒有到達的小屁孩都解決不了的話,那我二人就白修鍊這麼長時間了!」名為張莽的人說道。

「哼!」三長老冷哼一聲「希望如此。」說完,便揮袖離去。

此時的柳風站在旁邊拱手說道「二位,三長老最近脾氣有點浮躁,二位見諒,我們呢,也查清楚了,此時那劉曉天的院子里,只有他和她母親二人,而那柳萬城並不在,所以還請二位趕緊出發吧,否則遲則生變。」

「殺自家人都這麼積極,柳家人也就這德性。」張輝說道。

「弟弟不得無禮。」張莽笑罵,可看着哪有一點誠心。柳風也把這一幕看在眼裡。

張莽轉頭對柳風拱手道「三少爺見笑了,管教無方,不過,我們二人就先不在這閑聊了,先去會一會這柳小天,等我二人將那柳小天擊殺之後,再來與三公子把酒言歡。哈哈。」說完大笑着頭也不回的離去。

柳風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臉色陰沉地說道「張家,哼,下一步就是你們。」說完也轉頭向後院走去。

而此時的南宮雪,不知道一場陰謀即將到來。

趁着夜色,在三長老的配合之下,兩道黑影,無聲無息的潛伏在柳小天的屋頂,兩道身影正是張家兄弟,悄悄的掀開房頂上的一塊瓦片,看着屋內的情況。

而屋內的柳欣怡並沒有發現屋頂的情況。

「怎麼還有一個小女孩?」張莽疑惑的說道。

「大哥,一起殺了不就完了,」張輝在一旁說道。

「遲則生變,現在也只能如此了。」說著看向張輝「動手。」

只見他們二人從懷中掏出銀針,魂力催動,銀針上頓時布滿了一片深綠,看着就具有劇毒。

此時,南宮雪推門而入,柳欣怡剛要說話。南宮雪就眉頭一皺,看向屋頂「什麼人?」南宮雪大喊一聲。

「不好,被發現了,速度動手。」張莽皺着眉頭說。

兩人二話不說,將手中銀針向下射去。

而此時的南宮雪直接臉色大變,直接撲過去,來不及思考,直接將柳欣怡和柳小天護在身底,而銀針則直接插在了南宮雪的後背。

南宮雪悶哼一聲,低頭右手抱住柳欣怡,左手抱着柳小天,盡全力遮擋他們二人。

就在此時,一位老者突然出現,這是劉欣怡的爺爺,大長老柳虎。

「什麼人?」柳虎大聲喊道,

「老弟,快撤,此人柳家大長老柳虎天魂境,我等不是對手,快走。」張莽說完直接向城外跳躍而去。

緊接着,柳虎直接騰空而起,一拳轟向二人,張莽扭頭接過這一拳,直接被震飛數米遠,而張輝則從懷裡拿出一顆圓球,向柳虎扔去,球在空中突然炸裂,散發出一股白煙,帶着一點清香。

「不好,有毒。」柳虎猛然向後撤去,接着一掌揮散白煙,當白煙散去後,已經看不到張莽和張輝的身影,就當柳虎準備追去的時候,屋內突然傳出柳欣怡的聲音。

「雪姨,你怎麼樣了雪姨。」柳欣怡帶着哭腔說道。

畢竟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直接嚇得哭哭啼啼,看着倒在地上的雪姨,小姑娘內心更是恐懼。

此時,大長老柳虎沖了進來,看着躺在地上的南宮雪,臉色驟然一變,立馬衝上前去,將背後的銀針用魂力吸出,接着將手放在南宮雪手腕處查看情況,臉色也越來越沉「碧眼蟾蜍。」柳虎沉聲說道。

而此時的柳欣怡看到自己的爺爺進來,衝過去抱着爺爺的手臂說「爺爺,救救雪姨,雪姨是為了救我和小天才...」柳欣怡哭得越來越大聲,

「欣怡,爺爺在,不怕,沒事了。」接着抬手,一股柔和的魂力將柳欣怡震暈,柳欣怡直接倒在了柳虎懷裡。

柳虎強忍心中憤怒「張家,好一個張家,竟敢來我柳家行兇。」

而此時,這裡發生的動靜已經驚動了柳家的護衛,和柳家家主柳萬年以及二長老柳倉州,而三長老柳涯此時也出現在了這裡。

一群護衛見到這樣的情況,立馬臉色大變,直接下跪說「吾等護衛不力,請家主和長老責罰。」

柳虎看着他們說道「此事不怪你們,那刺客竟然能深入到我柳家,自然是有人在內接應。」說話的同時,還將眼神看向了三長老柳涯。

「柳虎,你什麼意思,難不成是我在內接應他們不成?」三長老柳涯陰沉說道。

「你們不要吵了,先穩定好雪兒的傷勢再說。」柳萬年沉聲道。緊接着,揮手向後衛們說道「你們下去吧。」

護衛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說道「遵命。」接着全部退下

柳萬年走到柳虎身邊問道「雪兒情況怎麼樣。」

「情況非常不好,銀針有毒,是張家的碧眼蟾蜍。」柳虎說。

「張家?」柳萬年聽到後臉色也變得異常陰沉。

「家主,我覺得此事必然是陰謀,下毒之人如此惡毒,就是要一擊斃命,而我們與張家雖然不和,可卻沒有仇怨,更沒有生死大仇,他們今日之舉定是受人指使。」柳倉州也說到。

柳萬年沉着臉說道「虎衛。」

「在。」這時柳萬年身後,突然悄無聲息的出現一道身影,只見此人一身黑衣,胸前紋有柳家傳承命魂黑虎的圖案。

這是柳家虎衛,共有八人,這八人清一色天魂境,這八人只聽命於家主。

「去查,通知其餘虎衛,發現可疑之人,直接廢除修為關入地牢。」柳萬年沉聲道。

「遵命。」說完之後虎衛直接原地消失,就跟從沒出現過一樣。

「大長老,雪兒這裡拜託你了,小天醒了之後...唉...醒了之後帶他來見我吧,也是時候讓他知道一些事情了」柳萬年沉聲說到。他知道,南宮雪現在的處境非常不妙,可能......唉,接着轉頭離去。

「大哥,我也去查一下張家最近的動作。」柳倉州也拱手說道。

此時的三長老臉色陰沉的可怕,話都沒說,冷哼一聲,直接揮袖離去。

柳虎看着南宮雪和柳小天,也是露出了苦澀的神情。

... ...

三長老府邸

啪~一隻茶杯摔在地上。

「張家的人真是廢物,還說萬無一失,現在可好,柳小天沒有殺成,南宮雪擋下銀針,虎衛出動,也就是徹底失去了刺殺他的機會,而南宮雪一個普通人,如何能承受得住碧眼蟾蜍,必死無疑,要是她再與南宮家有關係的話,該如何是好。」三長老氣急敗壞,不停的摔着東西。

而面前的柳風也是一言不發

「三長老...」就當他準備說話時。

柳涯突然一巴掌抽在他的臉上「閉嘴你這個廢物,你要是有我兒一半本事,我這一脈也不用如此低聲下氣,廢物,都是廢物,滾出去,給我滾。」

柳風強忍憤怒,拱手離去。

「這窩囊廢,真是沒用,哼。」說完三長老閉目而坐,可是陰沉的臉卻代表他現在非常不爽。

柳風出門後,眼中閃過一絲惡毒,背對着三長老府邸,心裏說到「柳涯,你等着,當年欺辱我母親,讓我母親身敗名裂,我定會讓你加倍奉還。」接着深呼吸一口,恢復到了那文文弱弱的樣子緩步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