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連載中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來源:google 作者:夢莉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秋水 現代言情 聶鴻

四年前,徐秋水在成人禮上被姐姐設計丟失了清白,生下了兒子徐小宏,為了徐家公司的金融危機,為了三百萬的救急資金,隱瞞了兒子徐小宏的存在和一個陌生男人簽訂了協議結了婚四年後,徐秋水帶兒子逛商場,被丈夫聶鴻撞見,兒子徐小宏擅自跑到她丈夫面前,一大一小倆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面對面大眼瞪小眼,然後丈夫帶着親子鑒定來纏她,把即將到期的結婚協議書撕掉!單方面宣布協議作廢!徐秋水從此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展開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章節試讀:

徐秋水出了商場看見還在車裡等着的成茵茵,見四周沒有熟人,她急忙上車。

成茵茵等她坐穩,立刻逼問:「說吧,剛才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和那兩個人物扯上關係?」

  聶鴻和梁木兩個人一看就身家不菲,尤其是聶鴻,天天出現在娛樂新聞頭條。

  徐秋水硬着頭皮解釋,「聶鴻就是我那個名義上的老公…」

  「什麼?」

  成茵茵差一點驚掉了下巴,「聶鴻這種換女人如換衣服的人物,居然是你老公?」

  聶鴻花名在外,恐怕整個A市沒有人不知道。

  她一直知道閨蜜結婚了,但是從來不知道徐秋水的結婚對象竟然是聶鴻這種人物!

  「嗯。」徐秋水點頭。

  「我的天…」成茵茵使勁兒抓住頭髮,好長時間才消化的了這個事實,「那小宏的事你準備怎麼辦?聶家要是知道了這件事,你到最後鐵定吃不了兜着走!」

  聶家這樣的豪門大家族,要是知道了徐秋水是帶着一個拖油瓶嫁到聶家的,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我當初和聶鴻簽的有互不干涉的條約,期限是三年,下個月就到期了,我不怕被他發現那些不幹凈的過去。」徐秋水平靜的開口,當時以為天塌下來的事情,過了四年,從她口中再一次說出來,也沒有想像中那麼艱難。

  況且,她的小宏那麼可愛,那麼招人喜歡,她從來沒有把他當成過累贅。

  「總之,你要小心點,千萬不能在最後的日子出了岔子。」成茵茵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徐秋水點頭。即使剛才那一關過去了,但是以後怎麼樣還未可知。

  她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她的平靜生活好像要被打破了。

  商場門口,賓利車內的梁木還是覺得今天的一切都不太對勁兒,徐秋水的反常,再加上今天那個奇怪的小孩兒,一切的一切好像都不太對勁兒。

  腦海里突然間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梁木已經脫口而出,「那個女人你找到沒?」

  聶鴻四年前曾經有過一夜的意外,結果他對那女人念念不忘,一直找了四年。

  「沒找到人。」聶鴻沉聲開口。

  那個女人只在四年前出現過一次,他連人家的樣貌都沒有看清楚,偏偏他找了四年,他自己都覺得自己魔怔了。

  「如果不是你說的像真的一樣,我還以為你是做了一場春夢。」梁木嗤笑一聲,「想不到你聶大少花名在外,竟然還有栽到女人手裡的一天!」

  聶鴻冷冷瞥了他一眼,懶得和他討論這件事。

  偏偏梁木不依不饒,被踹下了車還追着敲打窗門,「你真的不懷疑剛才那個小孩兒?說不定那真是你兒子!」

  「我不認識那個女人。」聶鴻意指成茵茵,沒好氣地嗤笑一聲。

  「那麼多女人你記不全也很正常!」

  聶鴻沒有搭理他,只是抓緊了手裡的幾根小小的頭髮絲,從車裡翻出一個透明袋裝進去,啟動車子往市高級醫院醫院而去。

  「轟隆」一聲,寂靜的天空被一道閃電劈開,瓢潑大雨一瞬間下了起來。

  徐秋水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前幾天讓徐小宏在商場見到了聶鴻以後,她的一顆心就越來越不踏實。

  小宏最怕打雷了,每次都要鑽到她懷裡才能睡的踏實。

  想到這一點,徐秋水再也躺不下去了,看了一眼時間,晚上十一點三十分。

  她直接翻身下床,快速的給自己換了衣服,打着傘就衝出了別墅。

只是她剛出別墅就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別墅門口已經停了一輛黑色的賓利。

黑暗中,從車上下來一個人。

  有壞人?!

  徐秋水想到這一塊兒的治安,家裡又只有她自己一個人,抓緊了手裡的傘拔腿就跑!

  只是她身後的人人高腿長,不過片刻的功夫已經追了上來,一把捏住她的胳膊,那力氣大的像是能把她的胳膊捏碎一般!

  徐秋水腦海里已經閃過各種各樣的可能性,到最後直接認為有人過來謀財害命,她急忙呼救,「救命!救命啊…」

男人直接動手,連拖帶拽的把人拉進了別墅。

燈一亮,徐秋水看清楚眼前的男人,竟然是聶鴻!

  他像是剛從水裡出來一般,頭髮濕漉漉的貼在臉上,一絲不苟的西裝此時也皺巴巴的貼在身上,渾身上下,只有那雙眼睛明亮的可怕。

  「你怎麼突然來了?」

  徐秋水滿肚子困惑,剛開口下巴就被他給捏住,男人指尖冰涼,冷的她不禁打了個寒顫。

  聶鴻薄唇輕啟,聲音更是冷的像冰渣子一般,「那天在商場里見到的孩子到底是誰的?」

徐秋水心裏咯噔一聲,他知道了什麼?

「你問這個做什麼?」她警惕地反問。

  聶鴻冷冷一笑,指尖用力捏着她的下巴逼她抬頭,「帶我去見他!」

  兩個人目光交匯,徐秋水嚇得直接搖頭,經歷了剛才的害怕,她已經逐漸冷靜了下來,「聶鴻,現在三更半夜的,什麼孩子不孩子見不見的,你有什麼事情等明天再說。」

  徐秋水下巴被他捏的生疼,依舊的倔強地盯着他,聶鴻嗤笑了聲,直接把手裡的東西扔給她,緊繃的冷峻臉龐上沒有多餘的表情,「這是親子鑒定,昨天商場里那個孩子,是我的種!」

徐秋水被他的話嚇懵了,手忙腳亂的打開親子鑒定,看清內容,整個人如遭雷劈一樣僵硬在原地。

徐小宏和聶鴻有血緣關係!

四年前,毀了她的清白的人是聶鴻!那個讓她四年里一直生活在折磨之中的男人,竟然是他!

荒唐!可笑之極!

她的契約丈夫,竟然是讓她這四年來過的狼狽之極的罪魁禍首!

「說話,嗯?」察覺到徐秋水的抵觸,聶鴻冷笑一聲。

徐秋水咬緊牙根,看着他那張混蛋臉龐,連聲音都在輕輕顫抖,「孩子和你沒關係,你休想認他!」

她絕對不允許徐小宏認一個這樣不負責任的花心男人做父親!何況他憑什麼在這四年裡頭對徐小宏的成長無所付出,現在一句孩子是他的種就要和孩子相認?

他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