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 連載中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

來源:外網 作者:陸景年司郁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網遊動漫 陸景年司郁

陸景年把小姑娘當小白兔嬌養在身邊好幾年,就為了等時機成熟叼回自己的狼窩裡。眼看着即將得手,小姑娘卻被她的家人找到了!原本只有男人寵着的小姑娘身邊一下多了許多人,哥哥、舅舅們對小姑娘更是寵上天。哥哥們為她上九天攬月,舅舅們為她下五洋捉鱉!旁人看得眼紅心熱:「不還是一個廢物?離了這些人,她還有什麼好得意的?」怎料,小姑娘一個一個馬甲接連曝光。天才神醫、商業大佬、金牌作曲、神秘莫測的黑客榜一……眾人被驚得直咽口水,不想還有個宛如神祗的男人為她保駕護航。只是這個男人開始懷疑,到底誰才是那個小白兔……展開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章節試讀:

「知道了,過些天我就回去。」

這話她自己都不確定,單看這幾天司家人的表現,連家裡人都能吃醋,換做拐走自家小寶貝的陸景年,怕是提刀砍人的心都有了。

從幾年前她被養母趕出去後遭遇意外,這才遇上了陸景年。

記得第一次見面,人狠話不多的陸景年差點一刀把她解決了,要不是當時拋出籌碼,現在世界上已經沒有司郁這個人了。

司郁盯着他,濃密英挺的劍眉,好看的桃花眼蘊藏着冷銳,微抿的薄唇染上了淡淡的粉,稜角分明的輪廓,矜貴優雅卻又不失氣勢,整個人由內而外散發著一股王者氣質。

當初孤傲冷然的王者變成現在會帶着些委屈跟她說話的男人,總覺得不可思議。

「司郁,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你不是還有工作嗎?你先走吧,我這邊也還有事情。」

陸景年的眼神有些危險,「你趕我走?」

「一個親親夠不夠?」

司郁話說完,能明顯感覺到男人的周邊的變化,溫度迅速下降。

「你打發叫花子呢?」她正打算開口,男人提出條件,「兩個。」

司郁:「……」

最後,她紅着臉跑回去。

陸景年靠在車身邊,眼神一直粘着司郁,直到看不見人才低着頭,輕輕添了下鮮紅的唇瓣,欲猶未盡。

早知道就該在她回去的時候立下規矩,不然他就成透明人了。

還有她那幾個哥哥,看得比誰都緊,生怕一不小心就被人叼走一樣。

司機一直跟着他,對情況也有些了解,忍不住道:「先生,你這樣,司小姐家裡人會不會不同意啊?」

拐走人家女兒,司家人能同意嗎?

陸景年滿不在乎,「再不滿意他們也只能認我這個女婿。」

誰讓他已經把人拐到手了呢?

實在不行,他倒插進門也行。

「…….」司機嘴角抽了下,「是。」

要論狗還是先生狗,應該是早就考慮到這層問題這才安心把人放回去。

「對了先生,公司那邊出了點事情。」

「我知道,讓人把那幾個不識趣的人解決掉,過些天再回去。」

陸景年唇角上的弧度驟然消失,若不是眼底那點溫情和寵溺,司機差點以為是兩個人。

果然,溫柔的一面先生只會留給司小姐,其他人他們不配。

「讓人繼續留在這兒保護司郁,剩下的人過幾天跟我回去。」陸景年上車,冷然道:「司郁養母一家的事情解決掉了嗎?」

「都解決了,那邊的人對他們本來就不太滿意,隨便提一口就已經能讓他們的日子過得生不如死。」

「很好。」

男人眼底泛着一絲絲寒意,想到當初見到司郁的場景,他至今都心有餘悸。

陸景年沉思了幾秒,「先找個機會去司家拜訪。」

「好的。」

……

司郁回去,用手機拿到了想要的信息這才打算回去。

司灤已經拍戲去了,她剛一回到化妝間,腳上忽然絆了一下,桌上的東西應聲破碎。

是一塊手錶,從高處掉落在水泥地上已經四分五裂。

這塊手錶,司郁剛好認識,前不久,她剛買來送了陸景年,方才男人還帶着。

司郁皺眉,彎腰剛撿起來,門外忽然傳出一道刺耳的聲音。

「啊――完了完了!」那人以飛快的速度飛奔而來,一把推開司郁,「這下完蛋了,這可是品牌方剛寄過來,明天要走紅毯的,這下怎麼都碎了?」

「是你?」那人忽然轉頭,看站在一旁的司郁,「是你打碎了手錶?」

司郁皺眉,剛才的事情她已經看清楚了,她才剛到,腳上絆了一根繩子,繩子的另一頭就是手錶。

這明顯是會給司灤後下一個人準備的。

「不是我。」

「還說不是你?化妝間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嗎?」女人站起來,氣紅了眼,「你知不知道這手錶有多貴啊?就是把你賣了都賠不起!」

「這錢我可以賠給你。」

但她要查到設計這場陷阱的人,繩之以法。

她不缺錢,但也不想吃虧。

她付錢,那人付出時間和名聲,很公平。

「說的你好像有一樣?」

女人直接把破碎的手錶懟到她面前,只差沒跳起來。

「你做什麼?」

司灤鐵青着臉色站在門外,大步朝司郁走過去。

女人告狀,「司灤哥,這個女人摔壞了手錶,還說要賠,但聽說這是非賣品,明天就要走紅毯了,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啊?」

「所以呢?」

「什麼?」

見司灤的臉色,女人終於察覺到一絲不對勁兒。

只見司灤緩和態度,一臉溫柔,「有沒有傷到哪裡?」

司郁搖頭,「你們這兒有攝像頭嗎?」

「外邊倒是有,但化妝間沒有。」司灤上下打量她,「沒事就好,一塊破手錶而已在,不用放在心上。」

女人和跟在身後的人嚇得瞪大眼睛,這是什麼神仙發言?

破手錶?

那可是代言的產品,而且,這手錶要是沒點錢誰能買得起?

「司灤哥,你口中的一塊破手錶是明天你要走紅毯帶的,現在被摔碎了,你帶什麼上去?給你畫個表嗎?」

女人氣瘋了,這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情,誰看見要走紅毯的東西不好好護着?

司灤蹙眉,「那麼大聲做什麼?沒看見我妹妹在這兒嗎?」

手錶摔碎了是不該,但妹妹在這兒,誰都不能說什麼。

司郁表情淡然,看起來像是在看戲,可實際上在兩人說話期間她已經讓人把手錶拿過來了。

快的話,一會兒就能送過來。

「司灤哥,那明天事情怎麼辦?」女人氣的大口喘氣,「別說我是針對誰,這個品牌的人可不好得罪,而且,現在去訂製也來不及了。」

什麼妹妹?

她看就是來搗亂禍害人的,誰家妹妹第一天過來就闖禍?

還死不承認。

「三哥,你讓你最信任的人去查一下監控,看看都有誰見過這個房間吧?」

「這化妝間人來人往的,這不是大海撈針嗎?或者說也不冤枉人嗎?」

在場人群中有人小聲嘀咕。

「讓人去查。」

司灤當然也聽見了,但如果他都不相信司郁,那還配當一個哥哥嗎?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