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華夏任我行
華夏任我行 連載中

華夏任我行

來源:google 作者:妄想神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封 韋龍

當初壯志凌雲的少年楊封因為家庭因素被迫走入社會的少年早已沒有當初揮斥方遒的瀟洒模樣,可接下來的奇異遭遇讓落魄少年又有了別樣的希望,縱橫另類華夏,改寫平凡人生掌世界,鎮乾坤,碎仇敵,新陽的夜是漆黑的,人的心大多也是展開

《華夏任我行》章節試讀:

洛城,星河村內幾名年紀相仿的青年在東乾渠橋上議論紛紛討論着什麼。

黃衣青年看着周邊三位老同學迫不及待的問道:「想必你們也看到了官方發佈的新聞,就是不知道你們進去沒有。」

其中一位身材修長一些的青年直言不諱道:「老李,你進去過就直說,搞得那麼神秘幹嘛,現在異世界新陽也不算什麼大秘密,不瞞你說我們仨張二堯,張錦程還有我楊真昊都進去了,而且還是同一時間一起進去的。」

被稱為老李的年輕人尷尬的笑了笑,調轉話題:「那不知道你們三個現在是什麼級別的武者?大家都是熟人透露一下。」

張錦程倒是沒在意:「我三級武者初期,真昊是。」還沒等他介紹完,張二堯被楊真昊瞪了一眼明白其中意思。

含糊其辭道:「那啥,我們這邊去慶城那邊找楊封,異琛你去不去?正好這段時間沒事,去了再一塊了解一下。現在不太合適,畢竟老楊不在,很多事情拿不定主意的。」

張二堯口中的異琛大概就是李異琛了,李異琛對於幾人的刻意隱瞞並沒有在意:「去啊,為什麼不去,再說也挺久沒見楊封了,也不知道最近怎麼樣。」

其實三位老同學對於自己的疏遠,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而三位老同學的想的是他們三個是同一時間穿越到新陽界的知根知底,並不擔心什麼東西。

而對於李異琛這個老同學還是有些戒備的,擔心被強者奪舍之類的,當然這種想法也跟楊封傳染他們看小說有着不可推卸的關係。

而李異琛對此也是無可奈何,也沒多說什麼。

而張錦程看起來好像有些多愁善感:「也不知道進入光幕是對是錯,官方都說了,新陽界裏面並沒有那麼的好,相反我的一些高中同學也進去了,但他們過的並沒有太好。

雖然我有初級三級武者的境界但聽說武者之上還有很多境界,武者之上才算是真正接觸到武道,我們還是很稚嫩的,唉。」

想到這些,其他兩人也沒有起初那麼開心了。

而李異琛看着垂頭喪氣的幾人詢問道:「你們也想強大,對吧,我想你們也不甘平凡對吧。」

幾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楊真豪坦言道:「既然天意讓我們進入新陽異世界,成為了做夢都想成為的人,又怎麼甘心成為普通人,再去過平凡的生活。」

張二堯用簡潔的話語認同道:「沒錯,有道理。」

張錦程沒有否認,看向李異琛。

李異琛擲地有聲的說道:「別聽世俗的耳語,去看自己喜歡的風景。認定的事情就沒必要胡思亂想,浪費時間。」

張二堯有些想不通,老李這傢伙現在怎麼文鄒鄒的,以前也不這樣啊,當然楊真昊和張錦程也有這樣的感受,張二堯想試探一下:「那我們也不一定會成為強者,如果看不到希望呢。」

楊真昊和張錦程齊刷刷看着李異琛,而李異琛有些被盯的不自在但還是回答:「沒人規定一朵花一定要長成玫瑰或者向日葵,隨心而活。」

楊真昊皺着眉:「這不像你啊,也沒這麼文鄒鄒的,你以前怎麼說話啊,不會是被強者奪舍了吧。」

幾人煞有其事的往後退了幾步,生怕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

而李異琛信誓旦旦的說道:「一點小事給你們嚇成這樣,我當怎麼回事呢,還不是前兩天剛回歸那會我也跟你們有着同樣的困惑。

所以就跟楊封打了視頻,我跟你們說的這些都是楊封的原話,一個字都沒改。不信這兩天過去你們問問。」

不了解情況的眾人想到楊封也就釋然了,楊封那傢伙雖然學歷不滿意多高,但懂的東西還是挺多的,安慰人更是有一套,什麼哲學語錄也是信手拈來。

如果是出自楊封之口倒也沒什麼不好理解的,他們穿越時並沒有楊封韋龍那樣的好運氣,甚至可以說倒霉,他們剛進去新陽就招惹上了五級武者之後一路逃命。

幾人在家又休養了三天,在洛城坐飛機飛了兩個小時左右抵達慶城。

幾天又坐了快一個小時的的士,終於抵達了楊封所在的工廠,這也是李異琛四人第一次出遠門,就算是讀大學那會也是在豫省本地讀的。

當然這次外出找楊封並沒有提前知會楊龍藝,權當是給他一個驚喜。

畢竟現在都是藍星曆2077年9月23號了,距離上次見面已經是去年春節了,像現在老朋友聚的這麼齊的時候已經很少了,而今天其實還有一位老朋友沒來,也不知道去哪裡工作了,這兩年都沒聯繫。

楊淮宇,上學時期挺胖的傢伙,兩年前發的自拍好像瘦了,也不知道今年春節能不能見到了,當然這些現在都不重要。

按照以前楊封給的地址,幾人在進入員工小區後很容易的就找到了房間。

房間內,由於相關部門以楊封韋龍的編外身份以調查秘密事件為由,暫時徵調兩人的原本的員工宿舍,工廠領導也不敢拒絕,當然相關部門也做出了針對性的補償,如此一來他們宿舍連帶着周邊幾個宿舍的其他工人都被調走。

這使得兩人可以更加自由的恢復在新陽的損耗,說一些事情也不怕被人知道,兩人在各自床上剛調息完畢,房門就被敲響,兩人立即穿好鞋子走到房門口。

有些戒備,沒道理會有人來敲門啊,周圍房間人都搬走,沒搬走的也不認識,誰會在周二這個上班時間來敲門?

韋龍雖然覺得不太對勁,但還是開口問道:「不知是哪位?不請自來,這行為**可不提倡。」

門外的幾人眼神微閃,看來警惕性還不錯,起碼比我們強,沒有跟他們開玩笑的意思,張錦程明言道:「你老同學,快開門。我還有老李,真昊,二堯,都來了。」

聽到張錦程的聲音楊封這才放心戒備心,深呼了一口氣把門打開了,看着幾位老同學身上與他一樣都有新陽界的氣息,這次明白他們應該也是時空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