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謊言家
謊言家 連載中

謊言家

來源:google 作者:洛泠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星路 洛瑾言 現代言情

「為什麼?」「因為我喜歡你啊,傻瓜」「對不起我利用你」「嗯」「雪,請你帶上你沒用的戀人離開」「好」「原來你也會擔心我?」「......」「我要放下你,去喜歡別人了......」——本故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展開

《謊言家》章節試讀:

今天是隔壁學校開學的日子,一大早就開始吵吵鬧鬧,到處都是背着書包穿着校服的初中生,高中生。沈星路打了個哈欠,提着一包零食從超市出來,拐進了超市旁邊的小巷子,準備抄近道回去。

「你剛剛不是挺能打嗎?來啊」耳尖的沈星路聽到這麼一句稚嫩卻囂張的話語,原本是不打算管的,但是想到自己這麼一走,可能就會有個無辜人遭遇校園霸凌,架不住良心的譴責,還是決定去看看。

七八個高中生模樣的男生圍成一個半圓,牆根坐着一個穿長袖衛衣的,那人低着頭扣着衛衣兜帽,看不清男女,只是小心翼翼的護着身後的挎包。帶頭的那個正想上前把那人兜帽掀了,就聽見後面傳來個清朗的聲音:「喲,這不是李成嗎?幾天不見這麼拉了?」領頭的顯然沒想到會被認出來,一回頭就看見個拎着超市購物袋的高個子,臉色都變了。

「沈....沈哥,你怎麼在這兒?」好巧不巧,這人就住他家樓上,鄰里鄰居倒也熟悉。沈星路收起了笑容,拿起鑰匙把玩:「你說要是我把今天看到的告訴阿姨.....」還沒等沈星路說完,李成趕忙說對不起然後帶着一眾小弟跑了。

「沒事吧?」沈星路蹲下來關心的問道。那人緩緩抬頭,烏黑的眼睛目不轉睛的盯着眼前這人,沈星路也在打量他。眼窩挺深邃,眉毛還挺濃密的,鼻樑高挺,長得好像混血兒,這是沈星路的第一印象。只是這位混血兒臉色並不怎麼好,臉上青了一大塊,嘴角也有傷。「我送你去處理一下」說著伸手想把他拉起來。混血兒無視了那隻伸到自己面前的手,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撿起挎包就走。和沈星路擦肩而過時扔了一句「多管閑事」許是傷到了嗓子,那聲音嘶啞的像十天半個月沒喝水。

沈星路自討了個沒趣,英雄救美沒撈着好就算了,還被人嫌棄。路過一家有大櫥窗的商店時,沈星路停了下來,對着玻璃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髮型。

就在他臭美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響起美妙的音樂,拿出來一看,是室友打來的。「星路,回來沒?沒回來就幫我帶包煙,你看着買就行,不要交子」沈星路還沒開口對面就「啪」的一聲掛斷了。

「你大爺的....等我回去再收拾你」抱怨歸抱怨,沈星路四下望了望,馬路對面就有家小商店。

現在雖然是九月份但是這天氣完全不像快入秋的樣子,不光是柏油路,就是人行道上都能煎雞蛋,踩上去一股熱氣。沈星路就穿了個短袖短褲,就已經熱得不行,他很佩服剛剛那位穿衛衣的朋友。

這般邊想邊掀開商店門前的塑料擋板遮擋,往裏面走。「老闆拿包黃鶴樓」老闆連聲應答,然後從玻璃櫃檯中拿出來兩包煙,其中一包遞給了一旁穿黑色長袖衛衣的少年。

至於為什麼說是少年,因為那人有着一頭烏黑靚麗的頭髮,長度在肩膀往下也許更長,再加上那長相,沈星路也不好判斷這人是男是女。剛想打個招呼,那少年一言不發的戴上帽子離開了。

「真是個奇怪的人」沈星路嘀咕着拿出手機準備付錢,老闆笑呵呵的說:「這孩子是奇怪了點,但是人不壞」聽到這句話,沈星路笑了一下,然後揣了煙悄悄跟上去。為了怕被發現,沈星路特意和他保持十米左右的距離,就這麼一路跟了幾條街,最終目送他進了實驗中學的大門。「原來是鄰居」

沈星路就在隔壁讀大學,兩個學校之間就隔了一條馬路。

「喲,沈哥回來了?我的煙呢?」沈星路將購物袋往桌上一放,將煙扔給在床上笑嘻嘻的路達。

「對了你怎麼出去這麼久?是不是看哪個漂亮妹妹看入迷了?」「是不是妹妹不知道,反正是長得挺好看的」眾所周知八卦不分性別,路達一聽到有情況,立馬湊過來八卦:「聽我沈哥這話,有內味啊,說來聽聽」

沈星路也不瞞他,將出門看到的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直到聽到「穿長袖衛衣的長髮少年」時,路達剛吸了一口不知道是激動還是被嗆到,猛地咳嗽好幾聲,眼淚都下來了。「你看到的是不是一個長得很好看,左邊眼睛下面有顆淚痣的?」沈星路點了點頭。「怎麼,認識?」

路達將煙蒂杵滅然後彈進垃圾桶。「我的哥誒,誰敢不認識實驗一中一霸啊?」好像是聽路達提起過,他就是實驗一中畢業的,他知道的肯定比自己多。

路達清了清嗓子,隨手抄起桌上摺扇,披個長衫就能上台講一段相聲。「沈哥你看到的那個人啊,叫洛瑾言,一頭長髮一身黑衣是他的標配,這小子啊,自從高一進來之後,就沒消停過。高中你也知道的,男生是不許留長發,劉海不能過眉毛。但是這傢伙呢長得你也看到了,那叫一個眉清目秀,每次檢查儀容儀錶那個校服一套,誰看的出來男女?再加上成績拔尖,學校高層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是我當時聽說他因為同班的女生被性騷擾跟隔壁班打架,赤手空拳的一打三,給人打成腦震蕩了,他連皮都沒破,這之後雖然被警告了,但是整個學校都知道了這位大佬的存在。也是,學習又好人又仗義長得還好看,如果是個女孩子....」

「等等等等,是男的?」「是啊,男的。沈哥你不會才反應過來吧?」他還真是剛反應過來。路達也是見怪不怪,雖然當時他高三,洛瑾言高一,但也高低見過幾次,確實是長了張雌雄莫辨的臉,當然是特別好看的那種。他至今還記得,第一次看到洛瑾言時,長發披散在身後,插着兜懶散的站在走廊,外面的陽光斜斜的撒在他臉上,當真是少年顏如玉,這時候就算是女神來了估計也會黯然失色。

路達還在回憶自己初見洛瑾言時候的場景,久久不能自拔,沈星路倒是在思考,既然他這麼能打,那為什麼白天的時候被打成那樣?是因為那個挎包里的東西嗎?記得好像鼓鼓的,不知道裏面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