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黑臉與白臉
黑臉與白臉 連載中

黑臉與白臉

來源:google 作者:芒果布丁的芒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崇禮 都市小說 金銀換

金銀換是金雞嶺現任村支書,是上任村長金滿堂費了好多心思才求來的寶貝疙瘩,作為金家三代單傳的香餑餑,在三十歲那年毫無懸念地從他爹滿堂老漢手裡接過了掌門人的大旗,用他的精明能幹和左右逢源,將金家延續了幾百年的榮光幾乎推到了巔峰然而,一切的輝煌,隨着一個叫白崇禮的黃毛小子的極速成長,終於灰飛煙滅......展開

《黑臉與白臉》章節試讀:

金雞嶺是一方聖地,三面環山,一面抱水,而最為奇特的是村南二里的那座大山,極目遠眺時像極了一隻正引頸長鳴的金雞,金雞嶺一村也正是得名於此。千百年來,在金雞嶺一直流傳着這樣一個說法,盤古開天闢地之後,天上有了日月星辰,地上有了山川草木,與此同時也誕生了一位女媧娘娘。為了驅趕寂寞,女媧娘娘想出來造人的好主意。聰慧體貼的女媧娘娘,在造人的時候費盡心思,為了生息繁衍,她造了男人,又造了女人,並賦予這些人吃喝拉撒睡的功能。正當娘娘宣布大功告成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這些人吃喝拉撒解決了,總會有睏倦需要休息的時候,可也不能說睡就睡,說醒就醒,大家總得有相對統一的作息規律才有利於生息繁衍,世代延續。這樣看來,一個專門給大家提醒的東西就尤為必要了。女媧娘娘靈機一動,順手撿起一塊捏人剩下的泥巴,十指上下翻飛,不消片刻一隻神靈活現的金雞出現在人堆里。女媧娘娘親自為金雞賜名為司晨君,專職人類打鳴,並賜府邸一座,那就是如今的金雞嶺。

這傳說在外人聽來也就一笑了之,但金雞嶺的人們不這樣看。祖祖輩輩下來,他們早已達成一種共識,那引頸長鳴的金雞確實是女媧娘娘的恩賜,是金雞嶺人們心目中任誰都不能褻瀆的守護神。幾乎每一個剛懂事的孩子就被灌輸了這樣的信念,人們從不輕易靠近金雞半步,他們總是遠遠地、虔誠地對他們的守護神頂禮膜拜。實在是沒有辦法必須接近的時候,人們總會先禱告三遍再邁進山中,事情辦完之後從不做多餘的逗留,生怕驚擾了他們的守護神。但在金雞嶺,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金銀換。

金銀換是金滿堂老漢三代單傳的兒子,在金家擁有顯赫的地位,這顯赫並非只因着他三代單傳,更多的光環則源自他傳奇的出生。金銀換有三個姐姐,金珠、金玉和金招弟。生大女兒的時候,初為人父的金滿堂滿心的喜悅,毫不猶豫地給他的大姑娘取名金珠,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金珠金珠,金家的掌上明珠。金珠在童年時期也很是風光了一陣子,生在這樣物質並不匱乏的人家,可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口袋裡經常變換的吃食就是別家只能在年節時候得到一些零嘴的小孩羨慕不來的。物質上富足的同時,金玉在精神上也得到了極大的享受,整天價騎在他父親金滿堂的脖子上撒嬌,就連農忙的時候,下地回來的金滿堂也顧不得滿身的疲乏,總要先架着他的姑娘在地上繞上幾圈,然後才躺在炕上歇息一會。

可惜好景不長,這樣的待遇並沒有享受多久。金珠快滿三歲的時候,金滿堂的女人秀清又生了個姑娘,這讓金滿堂很惱火,他本來希望是個小子,可以延續他的香火,在他的觀念里,長姐如母,頭胎生個閨女,以後他的小子們也能多一個人照應,丫頭片子嘛,有一個就夠了。尤其是他們這樣的家庭,他爹和他已經充分體會到單傳的壓力,他的下一代更要多幾個小子才是正經。可他那不爭氣的女人居然又生了個丫頭,這讓作為一村之長的他在村裡實在是有些抬不起頭來,可憐的秀清,整整一個月子里也沒有看見他男人一個好臉色。

金滿堂不喜歡二丫頭,沒有話語權的秀清也不敢過於違背做慣了主的男人。眼瞅着孩子一天天地長大,連個稱呼都沒有,秀清的心裏有點不落忍。不知道私底下鼓起勇氣央求了多少遍,金滿堂才不情不願地做了一下表面文章,給二女兒取了金玉的雅名。雖說名字是取下了,也比姐姐金珠的差不到哪裡。可金滿堂還是怎麼看他的二女兒金玉都順不了眼,他荒謬地認為是金玉佔了他兒子的位置,是她讓他在村人面前抬不起頭來,他金滿堂是一個在村裡說一不二的人,居然在這件事上給人落下了話柄,真是有辱先人,也有辱他當前的身份地位。想到這些,越發連大女兒金珠也不待見了。他極端地想,如果金珠是個小子,他也就沒有這樣的尷尬和苦惱了,偏偏她也是個丫頭,這不是明擺着和她妹妹合起伙來,讓他這個當爹的難堪嘛。在金珠幼小的心靈里,自從妹妹出生以後,父親就像變了一個人,以前那個慈愛的父親到底去了哪裡,是她將將滿三歲的娃娃能力範圍內無法破解的世界級難題。

倍受挫折的金滿堂有好長時間都不想碰他的女人,在他眼裡,秀清已經一文不名,煮飯婆是誰不重要,能生齣兒子才更關鍵,連兒子都生不出的女人還有什麼用。曾經一度,金滿堂甚至想把他的女人休了,可這衝動的念頭一起,就被現實的理智以極快的速度鎮壓了。小不忍則亂大謀,他正仕途得意,斷不能讓上面把他當成一個作風敗壞的人,因為這樣的問題自毀前程。好在他還年輕,只要努力有的是機會,這樣的心理安慰讓生來不服輸的金滿堂決定重整旗鼓。

他的努力果然沒有白費,金玉剛學步的時候,秀清又生了個丫頭。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徹底被擊敗了的金滿堂,連看都沒看他的小女兒一眼,更別說取名了。渾渾噩噩過了幾天,吃不好也睡不香的金滿堂,連神情都有點恍惚了。他覺得自己是金家的罪人,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他努力了這些年,居然是這樣一個讓人慾哭無淚的結果,他苦心經營多年的寶座無人繼承不說,死後更無顏面去見金家的列祖列宗。都說急病亂投醫,沉重的思想包袱讓就職村長多年的金滿堂不由得迷信起來,秀清剛滿月那天,金滿堂一大早一聲不吭地去了後山的馬家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