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寒雨晚來風
寒雨晚來風 連載中

寒雨晚來風

來源:google 作者:池上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柳時微 紀瀾

年少的柳時微跋涉千里從西南來到南都,帶了一腔的雄心壯志準備大展拳腳,卻遇見了命中注定的紀瀾在無人的山谷,柳時微曾問紀瀾「可不可以再喜歡我一點」但紀瀾從沒有給過任何回應只有紀凌知道,在多少個紀瀾被病痛折磨的夢裡,一聲一聲的呼喊着柳時微的名字展開

《寒雨晚來風》章節試讀:

書院門外有四五個登記來求學的學生姓名籍貫的,四五條長龍排的規矩,倒也不顯得擁擠,柳時微正排着隊,就聽到前面的爭吵起來,

有一男子高聲的說「你誰啊你,一臉窮酸相還來這裡,好狗不擋道,趕緊滾一邊獃著去,看着真是晦氣。」

另一青年的聲音隨之響起,怯怯諾諾結結巴巴道「我,我也是來求學的」

那男子道「就你,你配嗎你,一個窮鄉僻壤出來的,也想飛上枝頭呢」

柳時微實在看不慣這種仗勢欺人的人,便從隊伍出來站到說話那幾人的旁邊對着那男子道「有何不可,天生我材必有用,你又怎能斷定這位兄弟日後不會有番大作為呢。」

周圍人的目光瞬間就被他們的對峙吸引了過來,不乏有些湊在一起交頭接耳的。

那男子看着柳時微的衣服也不是什麼好料子,想着應該是哪個普通人家出身,便沒有太放在眼裡,一臉不屑道「沒本事的人從一出生都沒本事,再怎麼蹦躂也跳不出泥潭」

柳時微笑笑「大家都是來求學的,進了學院便都是同門。我好像記得學院院規里有寫,入學院的學子,當一視同仁,也沒有什麼高低貴賤之分,怎麼,少爺您還沒進書院便想當學院的家做學院的主了。」

那男子伸手一指柳時微,氣急敗壞道「你算是哪根蔥,也敢在這挑撥離間。」

柳時微道「在下渝都柳氏,柳時微。」

那男子聽罷不屑道「哼,渝都柳氏,聽也沒聽說過,怪不得如此目中無人,到底是小門小戶出來的。」

他旁邊的幾個人都應承附和着笑,恭維着那男子。

柳時微沒想到竟然有這麼不講道理顛倒黑白的人,雖生氣但在人前也不敢對他做什麼。

氣極反笑聲音平和似是並未在意,「在下是柳氏庶出,想必公子你確實沒有聽說過,但您是尊貴嫡出,我也沒有聽說過,咱倆半斤八兩,都一樣啊」

那男子瞬間就大聲起來「你一介庶子,敢和我相提並論,你配嗎,來,把他給我打出去」

說著便招呼旁邊跟着他的家僕就要上來打柳時微。

這時站在後面的一名男子開口道「林公子何必這麼大火氣,在這長亭書院的地界人家長亭先生這做主人的都沒說什麼,林公子倒要替長亭先生做主了,」

柳時微回頭望去,是一個長得十分好看的公子,水綠色的長袍,袍邊綉着銀色的暗紋,身形比較瘦弱,一雙風流的桃花眼,臉上一直帶着笑,柳時微覺得,這位公子的眼睛,很漂亮,似乎裏面有萬千星辰。

他看見柳時微在看他,便對柳時微暗暗眨吧一下眼,柳時微又瞬間覺得他這樣子特別勾人,卻感覺不到一絲輕浮,柳時微想應該是這人長得好看的緣故,所以感覺沒有缺點似的。

那被稱作林公子的男子一看說話的人便道「哪裡哪裡,我哪敢越俎代庖,是我一時失言了,方公子,我報名好了,先進去了」說著便作了一揖匆匆離開了。

那個一開始被林公子說的寒門學子對柳時微行禮道「對不起啊公子,本來是我的事情,還害得你也被連累,我叫宋星寒,多謝公子了」

柳時微也回了一禮笑笑道「不妨事,宋星寒,宋兄的名字很好聽,我看宋兄心志堅,有不墜青雲之志,日後定會有一番作為。」

宋星寒貧苦人家出身,心有大志卻迫於生計拖累,無法施展,直拖到今時才毅然上山求學,準備一展平生抱負,誰知還沒進山門便被羞辱,悲憤交加之下也無言反駁,幸得柳時微相助,好歹保留住了一絲顏面,還受了人家的好言鼓勵,從未得到過如此肯定的宋星寒臉色微紅道「承蒙柳兄吉言」

柳時微走到剛才出聲的那位公子面前,紀氏兄弟也正站在他的旁邊低聲交談。

柳時微自認不是喜歡替人出頭的人,剛才也只是看見紀家兄弟在後面上來為了博得個好印象便出了頭,

本以為會是紀家兄弟上前解圍,沒想到是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出了頭,但看剛才那位林公子對這個人的態度,想必也是有些身份的。

柳時微對着他作揖道「在下柳時微,剛才謝謝公子替我們說話」

那公子依舊面上含笑道「在下方如風,我只是看不慣林有為那副樣子小人嘴臉罷了,柳兄不必掛懷」

方如風,河間方氏嫡系唯一男丁,一脈單傳。

柳時微暗嘆自己這是走的什麼運,剛來就碰上了三大家族中的兩家,算是緣分吧。

柳時微沒想到這方家的公子居然是個率真性情,大大咧咧的,更覺得此人攻克起來絕對比紀氏兩兄弟容易。

這時紀凌先開口了「柳兄,我們又見面了」

柳時微轉頭望向他們道「是啊,沒想到我走的比紀兄還早,倒是同時到的」

那廂方如風好奇的開了口對紀凌道「紀大哥,你們認識啊」

紀凌道「我們在同一家客棧投宿,見過」

方如風道「原來如此,那可真是緣分啊」

柳時微看着他們之間的熟稔,便更加確定了三大家族其實表面上還是很和平的,但到底如何,不能只看表面,萬一傳言只是傳言呢。

柳時微記完名字便抽籤決定住在哪個院子里,長亭書院的學生是八人一個院子,兩人一間屋子,新來的學生抽盲簽決定自己和誰住在一間屋子裡,方如風他們還在後面沒輪到,柳時微抽了簽後便向方如風他們抬手示意自己先離開了。

柳時微找到簽子上的院子,進了指定的房間,房間里也是很普通的布局,屋子**是個圓桌,左右兩邊最裏面各一張床,床前三步遠的地方有各一面屏風擋着,算是個獨立的空間了,正好把一件屋子分割成三份,左右各是卧床,中間圓桌。

柳時微倒覺得沒什麼不自在的,就是不知道和自己在一間屋子裡的是什麼人,會不會對自己有影響。

不確定索性就不再想,柳時微開始整理自己的兩件衣服,

說起來就柳時微身上穿的衣服還是臨時在鎮上找了家店買的舊衣服,畢竟以柳時微的話來說,作假就要做的真一點,既然是不受寵的庶子,自己不能穿很好的衣料。

柳時微很是嫌棄,從小就沒穿過這種衣服,現在扎的皮膚痒痒的。

柳時微心裏是真的想換掉,但還不知道另一個人什麼時候來,再說自己剛在外面露過臉,實在是難啊。

柳時微又摸了摸床上的被子,沒有自己的被子軟,床也沒有自己家的床軟,柳時微正撇着嘴,一件一件的小聲數落着的時候,方如風進來了,

方如風驚訝道「柳兄真巧,咱倆居然住一個屋子。」

柳時微實在沒想到方如風跟自己一個屋子,本以為三大家族的人會抱團在一個院子里。

這方如風既然能身為三大家的傳人,自不是什麼等閑之輩,看來以後自己的小動作就不能太明目張胆了,以後也要收斂點,免得被這人發現什麼端倪。

柳時微也狀似驚訝道「是啊,真巧,我還以為方兄會跟你的朋友住在一起呢」

方如風擺擺手道「別提了,紀家二小子性格不咋地,雖然從小就認識但我受不了他。你是不知道,平時偶爾見見也還好,時間一長就不行了。紀大哥和我表哥關係比較好他們住在一起呢,我就被他們給踢出來了,不過跟柳兄住在一起也挺好的」

紀瀾性格不好,柳時微也沒覺察出來什麼,但看他當時路見不平救了自己的行為來說,這個人也還是挺好的。

方如風飛快的把包袱往床上一扔,坐在床邊神遊,突然站起來轉身來到正在床邊鋪床的柳時微身邊自來熟的說道「柳兄,一會一起下鎮上吃一頓吧,我叫上我表哥他們,咱們都認識,而且咱倆又在一個屋裡,這深厚的緣分,必須得喝一杯才行。」

柳時微並未拒絕,畢竟她來的任務是接觸三大家族的新秀並監視中原武林動向的,自然要多多結識,打好關係。

既然有人給自己鋪路了,那自己順着路下去就好了。

柳時微道」好,就聽方兄的」

方如風聽罷高興的道「那我去喊他們」

說罷便一溜煙跑沒影了,通過跟這幾個人的接觸,柳時微覺得方如風看起來是個大大咧咧不拘一格的熱心人,紀凌性情比較溫和,是個正直的人,紀瀾有些話並不會講出來,只會憋在心裏轉來轉去,看起來有點少年老成的感覺,但因為接觸的並不長,柳時微只是做了一個大致的分析。

過了小半天方如風才回來喊柳時微出去,柳時微出小院才發現只有方如風一人,柳時微驚訝的問道「方兄,你不是去喊你的朋友了嗎」

方如風道「他們先往山下去了,走走走,我們也趕緊追上去」

柳時微回身把小屋門關好道「好」便跟着方如風一齊出去了。

路上柳時微在心裏已經過了好幾遍他們會問自己的問題,包括自己的身份,先想好了應對的措辭,免得到時候說的話漏洞百出引人起疑。

一路上方如風興緻頗好的跟柳時微搭話,說說鬧鬧很快便到了鎮上的一家客棧里,柳南霜看到大堂的桌子上除了紀家兄弟還有一男子,正在跟紀凌說話,看起來很是熟悉。

柳時微跟着方如風走過去坐下,方如風指着那名陌生的男子道「柳兄,這是我表哥,許良逸。表哥,這是我同屋的朋友,柳時微,我與柳兄那可是有很大的緣分呢」

柳時微和許良逸點頭致意。

許良逸問道「什麼緣分啊」

方如風一聽便噼里啪啦的今天在山門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講了一遍,還把隨手一抽就抽到了和柳時微一起的房間也說的神乎其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