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寒門貴妾
寒門貴妾 連載中

寒門貴妾

來源:google 作者:褚君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宋錦書 溫月娘

保了大燕江山三十年,卻落得滿門抄斬的下場宋錦書重生回到院試放榜的那日,他有兩個選擇:第一,順着前世軌跡繼續科考,位極人臣,把皇帝架空,直接當個攝政王前世當忠臣,這一世當奸臣第二,放棄科考,遠離朝堂,守護母親和妻子一生安然無憂展開

《寒門貴妾》章節試讀:

正所謂: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

他這才不過是中了秀才而已,若是中了舉人或者是進士,各路親戚會更多。

前世他見多了人情冷暖,因此不甚在意。

差人送來的捷報被人給裱了起來,掛在了門外。

親朋好友以及鄰舍都圍着捷報看,有識字的人還念了起來。

「捷報,本學報畢連中卜三元,貴府公子宋錦書……」

「什麼意思啊?」

「就是大郎以後要連中三元,解元、會元、狀元。」

「狀元我們知道,解元和會元是什麼?」有人問。

「解元就是舉人老爺頭一名,會元就是進士……」

外頭的人在談論着讀書人的事。

真正的讀書人此刻正在洗臉,他把手巾放在臉上捂着,想讓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會兒他才從巨大的變故中稍微緩過來了一些。

想他為官三十載,見過太多離奇的事。

儘管如此,他依舊無法淡定。

他的身體和心靈依舊處於分崩離析的狀態,有些心慌。

這會兒聽到有人念捷報,恭祝他連中三元的話,垂下了眼眸,心裏多了一絲恨意。

燕惠文帝是他一手送上皇位的,可恨新皇根基一穩就把他給滿門抄斬了。

可憐他三朝元老,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新帝卻急着獨攬大權,便以莫須有的罪名處死他。

賣國賊啊!

奇恥大辱。

人過留名,雁過留聲。

他這麼注重名聲的人,最終沒落得好名聲。

他恨。

重活一世,他要如何是好?

此事,他須好好籌劃方可。

不論如何,他都不會再貪圖榮華富貴,為帝王家賣命了。

這一世,他一定要護着母親和妻兒安好。

溫月娘又把手巾給遞了過來,說:「你感覺可好一些了?」

「嗯,好多了,無須擔心。」宋錦書說道。

溫月娘垂着腦袋嗯了一聲,又給他端茶又給他倒水的。

宋錦書看着她,心裏想着月娘還是個活生生的,真好。

溫月娘被他給看的臉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個地方鑽進去。

「月娘,你受苦了。」宋錦書拉住她的手深情且歉意的說道。

溫月娘愣了一下,連忙後退了一步,把手從他手裡給掙脫了出來,說:「月娘不苦,是娘好心收留了月娘,才讓月娘有了安身之所,如今大郎又中了秀才……」

她說著,緊張的兩手捏着衣襟。

宋錦書愣了愣,隨即想到他還是活過一世的人了,溫月娘此刻還是他的童養媳,他們兩人還未曾圓房。

他這就抓住他的手,着實輕薄了一些,便將手握成拳頭,放在嘴邊輕咳了一下。

有些尷尬。

外頭很快就開席了,鄰居朱大嫂熱情的過來叫溫月娘和宋錦書出去吃飯。

梅花鎮上不少頭面人物都來了。

有捐了貢生的蔡氏兄弟,宋家村的里正宋成旺;

梅花鎮的保長梅花朝(zhao),以及本鎮上屢試不中的白首童生,後來當了教書先生的賀子春賀老先生。

這些頭面人物,都被安排到了上席。

宋錦書沒有落座,其他的人都沒坐,包括賀老先生也站着等着他先落座。

宋錦書見大家都還墨守成規,便招呼年紀最大的賀老先生先坐。

賀老先生一再推辭,最終還是宋錦書先落座,大家這才坐下。

宋錦書在朝中做官習慣了,身上自帶相國的威嚴,大家都大氣都不敢出。

保長梅花朝滿頭大汗,覺得這比跟縣太爺打交道還拘束,一時也想不出什麼話來活躍氣氛。

蔡氏兄弟,蔡文**,是本地的大地主,又捐了功名,一旦有了合適的機會,那是要入朝為官的。

因此,他們也經常跟官人打交道,也經常跟讀書人打交道,但是從來就沒有像今天一樣拘謹過。

總是害怕出錯,弄的好似眼前坐着的是一個朝廷當官似的。

越是這樣,他們越是不敢輕看他。

在他們看來,宋錦書將來必定大有出息。

偶爾也有人說上一兩句恭維的話,宋錦書只是微微頷首,就無人再敢多說話了。

蔡氏兄弟還是鼓足了勇氣給宋錦書敬酒,宋錦書也還禮同他們吃酒。

隨即梅花朝也跟着敬酒。

氣氛這才緩和了一些。

一眾喝酒,宴席進行到未時,眾人方才離席。

鄰居幫忙收拾,晚間又留了一頓飯,方才離開。

晚飯後,宋錦書請宋老太和溫月娘都坐下,說:

「娘,月娘,我有件事想同你們商議。」

宋老太和溫氏彼此對望了一眼,宋老太說:

「大郎,你有什麼事直接說吧。」

宋錦書思忖了一下說:「我不想入府學讀書。」

溫月娘頓時像傻了一般,沒了主張。

宋老太問:「這是為何?」

宋錦書說:「先前我一心要考取功名,以舉業為重,拖累了娘和月娘。如今病了一場,我想通了,今日我不過是剛中了秀才,這才不過是個開始,求學之路極為漫長,以我們家目前的情況,供不起我讀書。

因此我不想再入府學,白白浪費銀子。」

「大郎,銀子的問題你不用操心,你只管好好讀書就成。」宋老太說道。

宋錦書說:「兒心意已決,還請娘不要勉強。」

他不容她們繼續勸說。

宋老太和溫月娘都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她們今日才得了榮耀,大郎就不願意再讀書了?

都說他中了案首,是第一名,只要好好讀書,將來一定能中進士的。

只要當了官,那還不全都有了嗎?

何況,中了秀才成了廩生,每個月不都有銀子的么?

宋錦書自行到屋裡去歇息,留下溫月娘和宋老太面面相覷。

宋老太年紀並不大,不過才三十五歲,用不着人伺候。

這會兒聽宋錦書不想讀書的話,頓時沒了主張,有意留下溫氏好好商量。

溫氏跟她回房,宋老太哭的稀里嘩啦的,說起她那死去的秀才亡夫,就是在貢院里患病的,他一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能中進士。

他臨終前叮囑她務必要將宋錦書培養成才。

當時,她是對天發誓了的。

可是,如今宋錦書自己不願意讀書了,這可如何是好?

宋老太哭的稀里嘩啦的,說:「月娘啊,你可得好好的勸勸他啊。

他若是不肯讀書了,娘如何跟你爹交代呀?」

溫月娘說:「娘,我一會兒就去勸勸他。」

她又陪同宋老太坐了一會兒才回到房中。

兩人雖然還未曾圓房,但她是被買回來的童養媳,所以兩人自幼睡一張床。

宋錦書還未入睡,手持書卷,靠在床頭看。

這是他前世留下來的讀書習慣。

然而,看在溫月娘的眼中就是別樣的滋味了。

她覺得宋錦書熱愛讀書,奈何家裡拖了他的後腿,心裏一陣陣難過。

倘若家裡有錢,他也不至於放棄讀書。

「還不休息?」宋錦書抬眼看向溫月娘。

溫月娘連忙走到了他的跟前立住,雙手不住的攪來攪去,說:

「大郎,你能不能不要不讀書?娘一直盼着你能出人頭地……」

「這件事無須再議。」宋錦書放下了認真的看着她。

重生的事他自然是不能說的,所以只能用這種強硬的態度讓她們放棄說服他。

溫月娘見他語氣有些重,也不敢多說了。

宋錦書躺下不再言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