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航海:我發明了哆啦A夢
航海:我發明了哆啦A夢 連載中

航海:我發明了哆啦A夢

來源:google 作者:Lslun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Lslun 遊戲動漫 魯班

穿越海賊世界,魯班成為非法研究組織mads的一員,貝加龐克的同僚一無背景、二無霸氣,三無惡魔果實的他卻在機緣巧合下,激活了發明系統,發明了機械貓:哆啦a夢貝加龐克:世人皆稱我的智慧超越人類五百年,卻不知我窮盡畢生智慧也比不過魯班隨手的一件發明凱撒:魯班…他給我時間追趕,但我一生都難望其項背伽治:我的戰鬥服、複製兵,血統因子改造在魯班面前根本就是一個笑話奎因:從機械到惡魔果實,從血統因子到人工智能,他無所不精展開

《航海:我發明了哆啦A夢》章節試讀:

「對對對,我可以為你為你做事,給你研究。」

「不錯,在機械造物、人工智能方面我的確是遠不如你,但我也有自己擅長的領域。」

「我最近正在研究人造惡魔果實,只要給我時間,我一定能製造出人造、且可以量產的惡魔果實來。」

眼見魯班語氣有所鬆動,凱撒顧不得擦去臉上的血跡,鼻涕,連忙勸說道。

「人造惡魔果實?」

「這傢伙居然還有這種本事?」

聽到凱撒的話,奎因、伽治不由對凱撒刮目相看。

「凱撒這傢伙也發現了嗎?」

唯獨貝加龐克一點也不意外。

在發現血統因子時,他就已經明白。

惡魔果實是可以人造的。

只要他想的話,很快就能攻克這一難題。

「就這?」

魯班聞言,心裏雖然有點被說動,但他太清楚凱撒的性格。

不給對方一個難以忘懷的震懾。

怕是明天就想要對自己展開報復了。

「還有武器。」

「除了人造惡魔果實之外,我正在研發一種毒瓦斯炸彈,而且快要完成了。」

「相比起傳統的大炮,子彈,這種武器輕而易舉地就能殺死數百,甚至上千人。」

凱撒臉色一白,腦筋瘋狂轉動。

「這傢伙太危險了。」

奎因、伽治兩人心裏不由暗自忌憚。

他們在進行研究的項目雖然也堪稱禁忌,但殺傷力還真不如凱撒的研究。

畢竟相比起殺戮兵器,他們的研究更傾向於利用血統因子進行人體改造。

「哆啦A夢,有辦法能控制住這傢伙嗎?」

魯班深深地看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的凱撒。

這個天才科學家的危險性,他算是體會到了。

用得好,絕對是一把利刃。

可用不好,第一個被傷到的必然是他自己。

「讓我想想。」

哆啦A夢一邊思考,一邊把手放入自己的四次元口袋裡尋找道具。

魯班見此,也沒有催促,只是靜靜地等待着。

凱撒,他想收服,但有一個前提。

必須要像特拉法爾加·羅一般,拿捏住對方的軟肋。

否則,任憑凱撒的科研天賦再高,他也必殺之。

「那個袋子究竟有多大?」

奎因露出了一抹垂涎。

他想要的不只是哆啦A夢的道具,還有那個四次元口袋。

作為科學家。

他一眼就看出了能裝下那麼多道具的四次元口袋本身就是一件極為逆天的發明。

「還有道具?」

伽治看到這一幕,又是羨慕,又是畏懼。

「魯班,你究竟發明了一個何等了得的機械貓啊!」

與奎因、伽治不同,貝加龐克心裏有的只是驚嘆。

「混蛋,這傢伙究竟想對我做什麼?」

此時,凱撒的心裏無比煎熬。

他雖然跪在地上,但眼角餘光一直在觀察着魯班,以及哆啦A夢。

也正是如此。

哆啦A夢把手探入四次元口袋的動作立馬就被他看在眼裡。

這讓他心裏又是焦灼,又是惶恐,又是不安。

「要不跟他們拼了?」

這一刻,凱撒甚至想不顧一切地奮起一搏。

可下一秒,他就打消了這個主意。

不只是因為瓦斯果實還是一副石沉大海的樣子,更重要的是面前的魯班可是左手休克槍,右手空氣炮,對自己虎視眈眈。

「有了。」

就在凱撒倍感煎熬,甚至感到絕望時,哆啦A夢的雙手終於從四次元口袋裡伸出來了。

「那是什麼?」

一直關注着哆啦A夢一舉一動的眾人立馬看了過來。

「魯班,可以說嗎?」

哆啦A夢沒有開口,而是看向了魯班。

「沒事,說吧。」

魯班稍作沉吟,便決定不隱瞞這件道具的作用。

他要的不只是解決凱撒這個隱患,同時也是震懾伽治、奎因這兩個包藏禍心的科學家。

畢竟剛才這兩人對哆啦A夢的垂涎,他可是看在眼裡。

特別是伽治。

如果不是哆啦A夢第一時間拿出休克槍將其逼退,這傢伙已經打上了反七夕許願火箭的主意了。

「這是記憶光盤。」

「一種可以查看別人記憶,刪除別人記憶,甚至植入新記憶的道具。」

「有了他,就不怕這傢伙以後出爾反爾,暗害我們。」

哆啦A夢話音一落,一陣倒抽涼氣聲立馬響徹整個實驗室。

「連記憶也能修改嗎?」

伽治後退幾步,臉龐禁不住流露出了些許驚懼。

此時,他已經有點後悔了。

早知道,剛才就不那麼衝動,想要去搶反七系許願火箭了。

想到這裡,他不由朝魯班看去。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他心裏有鬼。

就在伽治轉頭時,魯班也朝他看了過來。

這一眼,讓他身心發冷,如墮冰窟。

正當他驚恐、不安時,魯班卻收回了看向他的目光,沒再多看他一眼。

「這傢伙是什麼意思?」

伽治心有餘悸地看着魯班的背影。

「震懾嗎?」

片刻後,壓下內心後怕的他也逐漸明白了魯班的用意。

讓哆啦A夢公開記憶光碟的作用,很明顯是為了震懾他伽治。

不。

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其他人。

伽治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奎因。

果不其然。

此時,在得知記憶光碟的作用後,奎因的表情就變得極其精彩。

時而驚恐,時而不安,時而緊張,時而忐忑。

儼然一副被害妄想症患者發病的架勢。

「別!」

「魯班,你聽我的…你聽我一句啊,我絕對不會背叛你的。」

「千萬別修改我的記憶,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如果說伽治是不安、奎因是忐忑,那凱撒就是絕望了。

他一邊苦苦哀求,一邊往後蜷縮。

嗤嗤

可沒退後幾步,魯班已經一發空氣炮,然後一發休克槍過去。

如果是全盛狀態的凱撒,那休克槍還不可能將對方直接擊昏,畢竟這個世界的人體魄太強橫了。

可失去果實能力,又挨了整整十發空氣炮後,凱撒當場就被電暈過去了。

「動手。」

魯班收回休克槍,放下空氣炮後,轉頭對哆啦A夢說道。

「好嘞。」

哆啦A夢顯然是對凱撒不爽很久了,根本沒有半點抵觸,立馬就控制記憶光碟飛到了昏迷不醒的凱撒頭頂。

興許是受傷不輕,再加上昏迷的原因。

植入記憶的過程出奇的順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