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關閉人生重啟系統的一萬種方式
關閉人生重啟系統的一萬種方式 連載中

關閉人生重啟系統的一萬種方式

來源:google 作者:明日莎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水仙 羋融 都市小說

當重生不是驚喜而是驚嚇,當永生不是祝福而是詛咒,看羋融是如何歷經艱難,一次次關閉人生重啟系統,又一次次被迫重生到陌生人生之中……展開

《關閉人生重啟系統的一萬種方式》章節試讀:

羋融與黃鼠狼走在甬道上。

甬道的一側是紅磚砌起的磚牆,有3米來高。

從外向內看去,六七個高聳入雲的圓柱體巨型油罐傲然佇立着,這裡應該是單位的油庫。

另一側栽種了柳樹,「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絛」似綠色瀑布向前延伸着。

綠色瀑布的右側,是他與黃鼠狼剛剛工作的地方,鋼軌、道岔,信號燈,轉轍機,各類警示標牌,零零散散的分佈着,數不盡的鋼軌線路如奔騰的河流向前,最終匯入一座如同童話中城堡的建築之內。

只不過這座城堡既不陰森,更不富麗堂皇,反而十分破舊,斑駁的牆皮,幾扇巨大脫了漆的大門,一群小的像螞蟻的人群,穿着黃色帶黑條紋的馬甲忙碌着。

黃鼠狼順着羋融的視線看去,「半吊子,我們得知足!我們是機車保養員,平時的工作臟是髒了點,可比那工務段兄弟們可輕鬆太多啦!」

黃鼠狼手指前方那群黃色螞蟻,「螞蟻為典型的社會性群體。具有社會性的3大要素:同種個體間能相互合作照顧幼體;具明確的勞動分工;在蟻群內至少二個世代重疊,且子代能在一段時間內照顧上一代。工蟻可以托舉自身重量400倍的食物,送至到蟻穴之內。」

黃鼠狼將手中油桶放到地上,搶着胳膊說道,「咱們幹活都很慫的。」

他指着地上油桶,「你看這桶不到二十斤,我拎一會就拎不動啦,工務段的兄弟們,凌晨4點多鐘開始幹活,他們搬運的可是鋼軌!說他們是鐵路系統的鋼鐵脊樑,一點都不過份!」

羋融看看地上的油桶,又看看遠方忙碌的螞蟻們,暗自思量,還好重啟後的身份,沒有成為工蟻大軍的一員。

他看了一眼手機,現在12點43分,肚子里傳來咕嚕咕嚕的抗議聲。

「老黃,快到中午了,今天兄弟請你吃飯,咱哥們再喝上兩口。」

黃鼠狼用一種極為詫異的目光看着羋融。

這是種夾雜着懷疑、驚訝、猶豫的複雜眼神。

羋融先是一怔,立刻明白過來,從宿主個人背景信息中得知,這哥倆搭檔兩年半的時間內,兩人早、中、晚三餐一向各吃各的,突然要請黃鼠狼吃飯,當然讓對方感到突然。

羋融想明白其中的緣由,笑了笑摟着黃鼠狼的肩頭往前走,「今天,黃哥表現不錯,這客兄弟請了,以後好好乾,這吃飯的事就包在兄弟身上啦!」羋融十分豪氣地說道。

黃鼠狼聽到以後可以有「長期飯票」便宜可占。

一臉皺紋擠出十分偽虛的笑容,「半吊子,以後的活包在哥哥身上」。

達成協議的兩人,開心的往前走,羋融近乎是雙手搭在黃鼠狼肩頭,從前方看兩人十分搞笑,羋融身高1米8,黃鼠狼身高不足1米7,足足比黃鼠狼高出一頭。

兩人像一副身體上,長了兩個頭,後面的頭指揮前面的頭,不由讓人聯想到一個成語「狼狽為奸」。

狼前二足長,後二足短;狽前二足短,後二足長。狼無狽不立,狽無狼不行。(明·黃道周《博物典匯》)

國企單位規章、制度條條框框雖然多,但在基礎配套建設方面還真不含糊。

羋融泡在浴池中,掬了一把水潑在臉上,單位的浴室是按照標準的洗浴中心配套建設的。

澡池、淋浴、休息區、儲物箱……應有盡有,只是規模上要比正常的洗浴中心小了許多。

也自然沒有洗浴中心笑顏如花的前台小姐姐,哈着腰殷勤的待者,更沒有按摩技師……

哎舒服的泡個澡,再叫個技師加個鐘,按個腳、踩個背、推個油……

這才是應該過的生活呀,羋融閉着眼腦補享盡齊人之福時。

淋完浴的黃鼠狼,對羋融喊道:「我洗完了,你快點!」

羋融有些無奈,也有些不舍,跟腦海中技師蒼姐姐告了個別。

技師蒼姐姐,目中有淚光流轉,似乎在說,「歐尼醬,下次記得來喲,我是技師8號,小蒼!」

羋融還她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旋即不帶任何留戀地走出了包廂。

呸,開什麼玩笑,我羋融是誰,是勵志將這人生重啟系統關閉之人。

豈能貪戀於美色之中無法自拔!

重啟人生還有9992次才能結束。

結束每次人生最快需要五年,所以理論上,要等到49960年以後,自己才能關閉這該死的系統。

自己重生的第五世,迷戀上了自己的大學老師。

那位大學老師,容貌清秀,氣質高雅,看起來非常的高貴。

她的微笑時美麗大方,她的生氣時嬌怒可人,她的沉靜時端莊典雅,她的活波時陽光燦爛。

不僅如此,她還是一個極為聰明的女子。

出身於名門世家,從小受過良好的教育,在校以及日後留校任教後,也是一直艷壓群芳。

那一世自己對其展開了瘋狂的追求,在眾多追求者中脫穎而出,最後兩人終成眷屬。

兩人一生甜蜜又幸福,就這樣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走過了一個又一個春夏秋冬。

他們兩人活呀,活呀,活!

活到了她120歲100天。

羋融記得那天,午後的陽光灑入他們兩人的特護病房。

女老師說:「融,你睡着?」

羋融:「沒!」

女老師說:「我要走了,你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羋融沉默……

女老師在一陣劇烈咳嗽,強忍着胸口地起伏說:「記得我們當年定下的100個約定?」

羋融:「我們一起共同完成了99個,剩下最後一個約定沒有完成了。」

女老師渾濁的雙眼中,閃過一絲的明亮。

「我們一起去北極看極光……」

羋融:「我們也在撒哈拉沙漠過了整整一年的隱居生活。」

女老師說:「因為我想要養一條紅龍魚,我們竟然去印尼聖塔倫湖邊上守了半個月,那的蚊子可真毒,當時你被叮成了豬頭。」咳……咳……咳……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傳來。

女老師堅難地說:「融,最後一個約定,我是無法達成了,我希望你幫我完成。」

女老師將頭轉向羋融。

羋融雙眼盯着天花板,沒有給予她回答。

女老師將瘦骨嶙峋的手,用力的伸出被子伸向羋融。

另一隻布滿老年斑的手與之握住。

監護器屏幕綠色層疊的山峰,漸漸倒塌,融於地平線上。

在嘀的一聲過後,女老師的手垂了下來。

羋融那如同溝壑的魚尾紋中,有一顆晶瑩的淚滴,順着溝壑的紋路划下。

「有確鑿文件證明,有史以來最長壽的女人是法國的詹妮·路易·卡門(Jeanne Louise Calment)。生於1875年2月21日,死於1997年8月4日,享年122歲164天……」

有一種等待,是我死於你之後。

因為這份等待,他咬牙活到了122歲164天,再過一天他就能完成,他們人生中最後一個約定。

有一種幸福,是我看着你離去。

所謂的山盟海誓也抵不過歲月侵蝕中,點點風化。

容顏會老去,誓言會抹去,席筵會撤去……

人生哪有十全十美,留下點遺憾挺好,真的挺好。

羋融收回手,顫顫巍巍地從鋪下摸索着,終於拿出了個搖控器。

他惡狠狠地盯着遙控器上的屏幕,人生重啟剩餘次數還有9995次。

正當他猶豫是否按下人生重啟鍵時。

一位穿着蕾絲邊超短裙,上身着白色緊身弔帶。

右臂上有一朵綻放水仙花紋身,懷裡抱着一隻純黑色打着盹的貓咪的嬌柔女人,出現在他的病床前。

一張嬌美如狐妖般的臉龐,唇角帶着促狹地笑意。

「羋融哥哥,你這一世可活的好久呀!」嬌弱糯糯地聲音,從上面飄到羋融的臉上。

布滿溝壑的老臉,因為憤怒變得猙獰。

「魔鬼,你是最惡毒的魔鬼!」羋融聲嘶力竭地怒吼。

他現在是多麼希望可以永遠的閉上雙眼。

那樣一切會無比的美好!

他與女老師的一生,是故事,是傳奇,是經典……

以他們為藍本為題材的有書籍、有影視作品,還有數不盡的坊間版本在流傳……

羋融對這一生,十分地滿意,滿意到他既不想重來,更不想再經歷一段其他的人生,他現在最想的就是永遠的閉上眼,帶着這一世的美好,煙消雲散,而這個妖魅的女人,她的到來,就要將他這一世的美好統統拿走,近乎於永生的歲月,根本不是神的恩賜,是魔鬼的詛咒!

「你現在可以選擇自殺,那樣你可以與你心愛的女人,你們的人生,可以再次重來……」

羋融無比眷戀地看着那對面,自己曾經的一生所愛。

「你也可以選擇,按下人生重啟按鈕,而後進入下一段隨機人生之旅……」

「你的時間不多了,根據陰陽簿上所顯示,你這一世的生命還剩下了10秒,10、9、8、7……」

女人像播報器一樣開始計時。

羋融用充滿怨毒又無可奈何的目光看着女人。

他艱難地按下了人生重啟按鈕。

一面半透明的屏幕從遙控器上浮現出來,分不清男女聲的提示音傳來。

「人生重啟系統開始運行,根據使用者的選擇,將進入下一段人生旅程,人生重啟剩餘次數9994次,本次人生使用:25歲開始,122歲結束,共計使用97年,下次人生職業為……」

羋融十分的疲憊地閉上了眼,他知道只要他一閉上眼,下一次再睜開時,他又會變成肌肉虯結,英俊帥氣,25歲的羋融。

這樣的人生是多麼美好,是多少人期待的神跡。

返老還童,還有大把的歲月,但那都是別人想要的,不是他想要的,他的所有的美好都會因為人生重啟而為化烏有。

當病房內另一台監護器屏幕,綠色層疊的山峰也漸漸倒塌,融於地平線上。

妖魅女人緩緩直起身,蓮步輕移地走到窗邊,雙手推開窗戶,一陣輕風裹挾着丁香花的味道,迎面撲來。

樓下是一個法式花園,紫杉樹籬環抱着綠油油的草坪,草坪**設置一眼噴泉。

圍繞着噴泉的花壇里種滿了水仙。

艷紅似火,冰白如雪,熒黃若金,妖紫如魅。

陽光透過茂密的紅豆樹的枝葉縫隙中擠進屋來。

有幾縷迷濛的光線打在妖魅的臉上。

看着滿綴着紅豆的天青色叢里,飛出了一對黃鸝鳥。

嬌婉地叫了幾聲,掠過噴泉的水簾。

留下淡淡的殘影飛向遠方。

妖魅女子一伸手,一團黑色的霧氣,托着掛滿紅豆的樹枝,落在羋融的胸口。

女人像是對羋融說,又似自已喃喃低語。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