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跟我一起逃走吧
跟我一起逃走吧 連載中

跟我一起逃走吧

來源:google 作者:棉花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棉花球 魏喬兒

她一朝穿越,成為他的夫人本以為可以一世恩寵享受榮華富貴,沒想到他是害死她哥哥的兇手她不想報仇,只想專心賺錢,然後遠走他鄉奈何周圍的人都不肯放過她她也捲入了一場陰謀逼着她從佛系人生走向腹黑之路魏喬兒臉上還掛着煙灰,眼神滿是期待,特意裝出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看着皇上只一眼,便讓他想起她第一次侍寢時那副既害羞又魅惑的模樣,清澈玉骨、軟香暖耳「喜歡」這話無比尷尬,從蕭鸞嘴裏說出來的時候,嘴角的肌肉都再抽搐她心裏已經清楚眼前這個人不就喜歡嬌弱的女人嗎?只要自己演技好,就不怕沒有出頭之日只要能出去,就會知道到底是誰,那麼恨她,非要把她置於死地才滿足前車之仇不報也罷,但這溫水煮蛙般的手段,她實在難以下咽這口氣隨着一聲抽泣,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哭了起來就這樣柔柔弱弱,就那麼楚楚可憐,就如此梨花帶雨求收藏!展開

《跟我一起逃走吧》章節試讀:

魏喬兒在哪裡?自然是在後廚。

生日蛋糕,上個世紀70年代才在我們身邊盛行。這個時代根本見都沒見過。

穿越小說里,不是也常用它哄人開心嗎?既然如此,自己依樣畫葫蘆肯定沒錯。

若上了這等美味,還有不誇之理?

她正欣賞自己的傑作,沒有黃油和烤箱,能做成這樣很不錯了。

不愧是御膳房的廚師,用蒸的辦法也能做出蛋糕胚來。

御膳房本規定不給女人進,廚師們都很反感魏夫人在他的地盤指手畫腳。

但看在她不踏進廚房門,又對大家很客氣的份上,便畢恭畢敬的完成了她交代的任務。

她說的菜式和做法,令御膳房忙活了20多年的老師傅也摸不清頭腦。

只能半信半疑的按照她的方法做。

原來菜還可以炒,還可以燜。原本用來煮的菜還可以油炸着吃。這讓大廚開了眼界,也不在乎什麼祖宗規矩,隨她出入廚房,只想多見些花樣。

「夫人,這些都是您家鄉菜嗎?」

御廚嘗了一口剛出鍋的小炒肉,很是驚艷。

「是啊。」也算吧,幾千年後都是一家人,這自然算她的家鄉菜。

「原來肉還可以這樣做。」

「好吃吧,快速爆炒,可以鎖住肉里的肉汁,鮮嫩美味的很呢。」

「可是,夫人,這些都是誰教你的呢?」

「我娘。」

魏夫人自小沒有娘親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她隨口一出倒讓眾人楞了神。

她也反應過來自己說得不對連忙改口。

「我娘託夢。」

御廚尷尬的笑笑,命人上菜。

「夫人,定做的這些小蠟燭剛送到。」

「好,插上吧。」

花也裱好,水果也擺上。只要插上蠟燭便大功告成。

「師傅,上完主菜便可送上,時辰不早了,我得回宴席了。」

廚師們恭敬的送走了魏夫人,便圍到剩餘的奶油麵前,偷偷的觀察起來。

「你說,這羊奶、牛奶、雞蛋混在一起還能做出這等美味?」

「我從沒見過這樣的做法。」

說話的小廚師,揉着肩膀委屈的說,眼裡掛着沒流出來的淚水。

古代沒有攪拌器,這奶油可是他活活的攪拌出來的,現在手腕和胳膊已經完全抬不起來。

「奶香四溢,回味無窮。眾人一起嘗嘗吧。」

老御廚拿筷子沾了一口品嘗道。

不等師父說完,眾人便大吃起來。

「師傅,夫人說,可以上蛋糕了。」

要不是碧青來提醒,大家沉迷奶油不能自拔。

「好,快上。」老御廚發號指令。

四個人小心翼翼的端起蛋糕的四個角,往外走去。

「啪。」一個碗摔碎,嚇得四人齊哆嗦了一陣。

「別慌,只是普通的調料,蛋糕不能有事,小心點,有勞碧青姑娘一路多留心了。」

關鍵時刻,還是看老御廚沉着,安排。

蛋糕走後,一位小學徒來收拾碎碗,手指不小心被破碗扎破,傷口沾染到了地上灑落的液體,小學徒用舌頭舔舐傷口後竟然暈了過去。

老御廚見狀,自知大事不好,趕緊將學徒挪到後堂休息,上前檢查這液體究竟何物。

雖然地上散發出弄弄的醋味,但憑藉多年的經驗已認出這醋里的液體是什麼。

「保佑一切平安。不然我們全都人頭落地。」

「師父怎麼了?」

「你可記得,這碗什麼時候放到這裡的?」

老御廚問身邊的小徒弟。

「不知,也不應該。調料都在灶台的對側,這裡是白案區不應該有這碗醋的。」

「那就好。」

身在宮中20年的老御廚,豈能不知這碗醋中的緣由。也猜得出這醋是要加到什麼菜里。

「把這裡打掃乾淨。」

他拿了塊布將碎碗包起,藏在了水缸後的暗格里。

若無事也罷,有事發生,這或許可以保命。

「師父你跪在這裡做什麼?」

送蛋糕的人回來了,御廚嚇了一跳。

「怎麼,宴會上有人暈倒或者腹痛嗎?」

「沒啊,宴會上可熱鬧了,魏夫人還真厲害啊,若不是趕回來做工,咱們可下來看了。」

「好,那就好。哦,對了,我有個信,你送給那個碧青姑娘,可以不。」

宴會上,正如那個回來的小廚師說的一樣,格外熱鬧。

尋常歌舞怎麼能入得了魏喬兒的眼,自然是要別出新意。

令人耳目一新,才能顯示出對皇后的尊重。

她將戲劇對白編成了歌詞,放進了舞蹈里。

此時正上演魏喬兒版本的《羅密歐與朱麗葉》和《梁山伯與祝英台》的合集。

雖說是連夜趕製,但效果不錯。

演到山伯裝死,英台悲痛殉情。

已經有觀眾入戲的哭了。

皇后也被這劇情吸引,沒發現李夫人已經回來,正同她傳遞眼色。

蕭鸞拿出手帕替皇后擦拭掉眼角的淚。

「多謝皇上,妾身看的太入迷了。沒想到在民間還有這樣的故事流傳。」

「皇后真是感性之人。」

「皇上,這故事實在太感人了,像他們這樣的有情人為何不能在一起相守呢?」

「還好,你還在我身邊。」

皇后聽到這番話自然喜不自勝。

殊不知,蕭鸞的眼神正盯着一旁安排演員上台的魏喬兒的臉上。

這是魏喬兒來這裡以來最開心的時候,她特別喜歡招攬這樣的活,也特別適合排練這樣的歌舞劇。真是圓了自己一個編劇的夢。

既發掘了自己內在的潛能,又能打發無聊的時間。實在是身心的雙重滿足。

特別是這場宴會辦的那麼成功,事後又有和那個蕭鸞談判的條件。

前菜,表演,主菜都上了,最後的甜點怎麼能少。

蛋糕終於來了。

雖是大鍋蒸出的,牛油也是煎的,奶油也是手打的,但還是像模像樣的送到了蕭鸞和他的皇后桌上。

二人對視一眼,有些尷尬,不知如何下手。

程寶一拍手,上來兩個宮女把蛋糕上擺成心形的蠟燭點上。

又一拍手,演員上場,齊唱生日歌。

皇后表情失控,高興的眉飛色舞。只能用廣袖掩面,遮掩一下。

「多謝皇上,妾身從未見過它,它叫什麼?」

「生日蛋糕。」

生日歌唱完,程寶示意皇后許個願再吹蠟燭。

皇后閉上眼睛,一臉虔誠。她許什麼願望只有她自己知道,但其他人早就望着蛋糕急不可耐,想知道這到底是個啥?

皇后許完願,程寶遞給她一個記着紅綢蝴蝶結的銀鏟子。

「請皇后娘娘,切第一塊。」

皇后笑着,溫柔地切下了第一塊,遞給身邊的皇上。

「哎,你壽辰,應該給你自己。」

「謝皇上。」

接着她又給皇上切了一塊,程寶便命人撤下蛋糕,給眾人分發。

「謝皇上,皇后。」

眾人也是知禮的,齊刷刷地站起來道謝。

倒弄的魏喬兒很不開心,明明自己費了好幾天的功夫,到現在也聽不到也一個謝字,多少有些失望。

她不知自己臉上的失落被有有心人看在眼裡,記在心裏。

「皇后,妾身得知,魏夫人的舞技,在魏國是數一數二的。何不讓魏夫人舞一曲,為皇后祝賀?」

她沒聽錯,這是什麼招數,難道後宮讓人出醜的方式還能再老土一些嗎?

跳舞,又是跳舞,多少小說劇集里的慣用招數原來不是騙人,有證可查,難怪都愛這麼寫。

可就這麼爛的招數,她竟然接不上來。真得魏喬兒或許可以一舞動傾城,可唯獨她不行。她不會跳舞,或者說,不會跳這個時代的舞。

如果換成廣播體操或者毽子操她倒是會。

「罷了吧,我看魏妹妹今日沒在宴會上,怕是身體不舒服,就不邀請她了。」

皇后為了確認,特意看了一眼她空曠的座位。

「今日是皇后壽辰,後宮妃嬪都在,她這個病生的可真巧。」

李夫人陰陽怪調的說道。

「要不,我去看看吧,萬一真是哪裡不舒服呢。」

陳貴人假惺惺的樣子,真是噁心。

「多半是裝的,看到皇上如此精心為皇后慶生,心裏嫉妒不肯出來了吧。」

魏喬兒並沒有在意這些人在討論什麼,她穿着女官的服制在御花園臨時搭建的「指揮室」安排皇后生辰宴最後的節目。

蕭鸞臉色十分陰沉,他不是不知道後宮眾妃與魏喬兒關係不融洽,曾經也利用過這樣的不和諧氣一氣魏喬兒,打壓她那份執着和驕傲。

認為這只是後宮爭風吃醋的小事,不足已掛在心上。

沒想到這些人竟然可以當著他的面詆毀一個夫人,這種風氣實在是要整治一下。

最後一個節目上了。

舞姬拿着雙手拿着荷葉,在地上一字擺開。

荷葉上點着蓮葉清香。

縷縷青煙在空中相聚後突然下沉,形成了一道煙霧屏障。

趁着障眼法,一道紅色繡球從天而降,由中間向兩邊伸展。

祝皇后生辰的賀詞,赫然出現在大家。

眾人的情緒再一次被點燃,隨着賀詞再一次為皇后祝賀。

魏喬兒以前也不明白,為什麼別人喜歡拉條幅祝賀,那些條幅上提及的人,看見這土味十足的紅色激光打印的字不會當場社死嗎?

原來效果那麼好,面子十足,氣場全開,感染力百分百。

她的任務總算完成,心想着宴席擺在她桌上的飯菜沒人撤走,好回去後大吃一頓。

這菜單可是照着自己的口味做的,來了那麼久好不容易吃一頓好吃的,不吃可就白折騰了。

她趕緊換上夫人服制,由碧青攙扶,準備悄悄地回到座位。

可總有眼尖的人看到她。

「喲,這不是病了的人嗎?怎麼病好了?」

座位還沒捂熱,菜還沒吃進嘴裏,找茬的就來了,讓她非常不爽。

可讓她納悶的是,自己沒生病啊,為什麼要說她病了呢?

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理她,先吃兩口烤肉串先。

「瞧那吃相,看樣子有病也是裝的,就是不想來。」

一個小才人巴結似的,用手巾捂着嘴對陳貴人說。眼裡儘是嫌棄。

她嘆嘆氣,搖搖頭,接着吃肉。

心裏只是可悲,沒想到一個小小的才人也敢對自己說三道四。真是給你們長臉了。

要不是自己顯得太軟弱太好欺負,就是這個才人被人當了槍使。

不過,最讓她生氣的,還是坐在上頭的那位。

不是說對她是真愛,不是一口一個承諾要保護她,怎麼聽見別人這麼說自己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不,他有反應。

蕭鸞一邊聽着底下的妃子對她的評價,一邊默默的看她吃飯的樣子。

心中滿是心疼。

操辦皇后宴會,底下這些和皇后關係要好的妃子都提過,可是想讓皇后開心,顧及皇后顏面提議悄悄辦的只有她一人。

起初以為這只是她隨口說說,沒想到真得給她辦的如此好。

他明白,她是真想化解和皇后的恩怨,只是這幫人對不起她的付出。

這也是他第一次為一個人感到不值得。

「既然人來了,也吃飽了,我剛才的提議如何呢?」

李夫人舊事重提,看樣子是決定不讓她好過了。

「是啊,舞一曲吧,我們還從未見過妹妹一舞動城的表演呢。」

「既然大家都說了,妹妹就給本宮和大家開開眼吧。」

皇后最終放話,當著蕭鸞的面,在她最得意的時候。

魏喬兒吃飽了,抬頭看着那個準備讓她出醜的人。後悔沒在她們的飯菜里加巴豆。

目光似箭,真想一箭射殺一個。

她緩緩起身,打算拒絕。誰知蕭鸞替她做主。

「喬兒,跳吧。朕也很久沒見你舞了。」

還真是過河拆橋,翻牆踢梯。自己忙活了那麼久,還沒休息幾分鐘,就要給皇后跳舞賀禮。難道她白天的那些功夫還不能表達自己的心意嗎?

還是說,他故意縱得她們欺負自己。

真是看錯人了。

怪不得連個才人都敢那麼猖狂的對自己,還真是看錯人了。曾經的情愛真是餵了狗。

「好。」

她沒多想,便應下了。就像看看有他們一伙人有什麼招對自己。

不是想讓她當眾出醜嗎?內心強大加臉皮厚加會演戲,還怕出醜?只要自己不尷尬,那尷尬就是別人的。

沒等她到後堂,就有婢子拿着衣服等着她。恭敬且熱情的伺候她穿上。

藤紫色荷葉一字領束腰水秀絹紗暗花流彩雲錦裙。

款式做工還真是美不勝收。

衣服剛上身,她便察覺出問題所在。

衣服太小,動作一大,肩膀下的衣服可能會開線。

領口太大,一彎腰早就有走光的可能。

水袖過長,拋灑的動作不到位,容易誤傷自己和他人。

「這就是陰謀嗎?」

衣衫剛換好,她就被推着上了台。

編鐘響起,古琴已奏,斷沒有回頭路可言。

不就是擺擺袖子,扭扭腰嘛。胡亂編一個又不是不行。

隨着魏喬兒動作越來越大,她的身體也越來越熱。

她自己也感覺到身體的變化。

心跳加速,呼吸加重,面若桃紅,手腳酥軟快不受控制。

一失神,隨着一個擺身,裙子果如她料想的一樣,從肩膀到腰間一覽無餘。

她心裏有些慌張,便用衣袖遮掩。

還沒完成動作,便暈了過去。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