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服軟
服軟 連載中

服軟

來源:google 作者:明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禾 趙平津

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展開

《服軟》章節試讀:

許禾只覺得一陣電流從尾椎骨瀰漫全身,『禾兒』兩個字從他的唇舌間溢出,卻是別樣的蠱人。

  她狼狽的退避,趙平津卻將她直接摁在了車座上:「你是在裝純,還是……裝騷?」

  許禾想說,其實她也很討厭裝純的,但是江爺爺喜歡她這樣,江淮和江家就逼着她這樣。

  至於裝騷,還真不是,就是第一次見面那天她注意到趙平津盯着一個身材特別辣的女人多看了兩眼,她以為他就好這一口……

  正不知如何回答,趙平津卻開了口:「警告你一句。」

  他起了身,慢條斯理的將襯衫上的褶皺展平;「別太貪心,別耍小聰明。」

  許禾緊緊掐着手心,忍着那口氣,緩緩坐起身:「我記住了。」

  趙平津看着前方,眼角餘光都沒給她:「還有,我對小輩的女人沒興趣。」

  許禾一怔,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緩緩點點頭:「嗯,我知道了。」

  她等了片刻,見他沒再開口,就乖覺的開了車門下車。

  鄭凡掐了煙過來:「許小姐……這就回去了?」

  許禾整個人有些失神,像是根本沒聽到他說話,就那樣失魂落魄的往宿舍方向走去。

  鄭凡上了車,對趙平津道:「許小姐看起來有點不對勁兒……」

  「開車吧。」趙平津的視線從窗外許禾的背影上掠過。

  很瘦,腰很細,趙平津想,他下手挺狠的,許禾卻都受得住,還挺天賦異稟的,倒是可惜了。

  鄭凡沒敢多問,老老實實的發動車子。

  過了一會兒,趙平津才道:「把她聯繫方式都刪了。」

 鄭凡一怔,忙應了,等停好車,就利索的刪了許禾的所有聯繫方式,專門拉黑了手機號。

  許禾回了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拉了床簾,趴在床上開始算賬。

  這幾天趙平津給的錢,加上江爺爺給的,算是能勉強喘口氣了。

  只是,還有一個難題擺在她面前,和趙平津斷了,這一大筆收入就沒了。

  她只能,再想辦法。

  許禾合上筆記本,有些疲憊的睜着眼望着頭頂的天花板。

  算算日子,明天是5號,又到了探望日,許禾想到這個,就頭皮一陣發麻。

  小臂有些隱隱作痛,上個月,這條小臂被發瘋的秦芝硬生生弄到脫臼,要不是醫院保安及時趕到,她怕是會被她打成粉碎性骨折。

  秦芝是她的母親,生母,一個瘋子,時不時會失控打人,罵人,砸壞東西,製造無窮無盡麻煩的人。

  但許禾卻不能不管她。

  第二天上完課,許禾趁着中午的時間去了醫院。

  秦芝的主治醫生見了她,面色不太好看,讓護士給了她一沓賬單。

  許禾接過來還沒看,就覺得腦袋發暈。

  秦芝的破壞能力,實在太強悍了,照這個破壞速度下去,她就算是有分身術,都補不上這些窟窿。

  許禾木然的道歉,承諾會照價賠償。

  醫生見她一臉愁容,細瘦的可憐,也有些同情,就好心勸道:「不如給你母親換一家醫院,京都有針對你母親這種病號的高級療養中心,除卻費用高之外,沒別的毛病。」

《服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