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風起雨花亭
風起雨花亭 連載中

風起雨花亭

來源:google 作者:蘭台公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持明 梅朵

蠱師、巫術、武道、仙途……地維藏光,聖人已逝,八路諸侯再起兵戈一心逍遙天地的少年,能否於亂世之中走過枯骨籍籍,回到那姑蘇城外一間農舍……展開

《風起雨花亭》章節試讀:

天剛蒙蒙亮,破曉前一場細雨,山林間籠了薄薄霧氣。

薄霧中闖出一道人影,順手拔下幾根狗尾草,身輕如燕,飛身站到一方湖泊,眼眸泛出幽綠色光芒,手腕一甩,狗尾草破開水面,剛好扎穿幾尾游魚。

梅朵架起火來,煮了一小碗魚湯,遞到持明面前。

養精蓄銳過後,一主一仆,再次踏上山間些許泥濘的道路。

「梅朵,你是幽星一族後裔嗎?我見你眼眸,似乎不太尋常。」

「是的少爺,這正是我們幽星族特有的眼睛。調轉內力,匯入眼眸,視力可比天上的鷹隼;除此之外,還能看清人體經脈,查探內力走向,預判敵方出手。」

「這一身武藝也是傳承而來?」

「並不,是我……偷學的。」

持明好奇起來。

梅朵繼續解釋。

「王爺常傳授兩位公子武藝,世子殿下天資聰穎,學習極快,操練片刻便能融會貫通;但幼子青鸞,因娘胎里受了侵擾,天生痴兒,王爺只得一遍遍傳授,我躲在暗處偷學了很多年。」

持明恍然大悟。

同時也想起另一件事。

趙王夫人身懷六甲之時,春日前去廟宇求福,歸來路上遭遇了「影靈族」餘孽截殺,險些流產。

這件事轟動朝野,先帝當即寫了詔令,普天之下,凡見影靈一族,人皆誅之,殺一人,賞千金。

不出半月,影靈一族幾乎被連根抹去。

後天師親自前往漓州,幫助夫人穩固胎兒,雖保住了孩子性命,卻無可逆轉有了些痴傻之氣。

天師講道,只因青鸞尚未出世,便背負了影靈一族幾萬生靈的血債,才會落得這般結果。

因果二字,玄之又玄。

「梅朵,以你的身手,青鸞那痴兒想要輕薄你,為何不殺了他逃出王府?是懼怕趙王追殺嗎?」

「不是的少爺。」梅朵轉過頭,容顏溫和了一瞬,「青鸞待我很好,常偷拿糕點給我吃,但那日清晨他不懂事,非要強佔我身子,我一時失手,才誤傷了他。」

瞧梅朵神情,持明似乎懂了什麼。

「你喜歡青鸞?」

「怎會?我是奴隸,他是公子……」

話到此處,再解釋反倒累贅。

兩人接連翻過三座高山,遠遠的,依稀能見到甲居寨的輪廓。

黃昏時分,天際堆滿橘紅色雲層,層林染上暮色,倦鳥即將歸巢。

有些累了,兩人皆是汗水**衣衫,坐在青石上歇息片刻,爭取天黑前一口氣趕到甲居寨。

「少爺,趙王打仗很厲害嗎?」

「怎麼想起問這些?」

「我想知道,我們北域百族,究竟敗給了怎樣的人物。」

「趙王是個軍事奇才。東虞王朝和北域百族對峙百年,一直難分伯仲。兩國交戰,求的是穩紮穩打推進,打的是錢財糧草;但趙王不同,他善用奇兵,帶領一千輕騎就敢大迂迴深入敵後,直插主帥營帳。北域百族,輸得不冤。」

「都說功高震主,趙王如此厲害,你們年幼的皇帝不害怕嗎?」

持明淡然一笑,沒有回答。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現如今,東虞王朝,五個同姓諸侯王,三個異姓諸侯王,坐鎮皇權的卻是個十三歲的半大孩子。

天下遲早要亂。要大亂,只是時間問題。

不過,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

遇亂則隱,正符合持明逍遙自在的追求。

「甲居」,翻譯成東虞文字,譯為:百戶人家。

足可見山寨並不大。

天黑前兩人趕到甲居寨。

寨子佔據山間腹地,火把照亮吊腳樓,錯落有致。

寨門角樓上有士兵看守,正舉起弓箭對準二人。

持明說明來意,不多久,寨門打開,穿着東虞官服的身影趕來。

「在下黃奇山,是掌管甲居、信南、沙溪三座寨子的令史。昨日收到趙王飛鴿傳書,令下官協助持明公子調查『世子中蠱』一事。」

「有勞大人。」

「持明公子,樓上已備好菜肴,一路崎嶇難行,不妨先到樓上接風洗塵,耽擱一頓飯的功夫,想來誤不了大事。」

「也好,勞請大人帶路。」

黃奇山領着兩人進了寨子。

北域百族,實難管理。趙王李元啟事無巨細下派官員,一小城、一山寨、一村落,皆有官員看守。除了監督日常勞作,還下令學習東虞文字,由內而外穩固統治。

走上最高的竹樓,持明一轉身,梅朵仍站在樓下。

「怎麼了?」

「……我,我也能上去嗎?」

「自然,你是我的侍女,要和我寸步不離。」

「謝少爺恩典。」

葡萄美酒,鮮嫩河蝦,足可見黃奇山用心招待了。

黃奇山令幾位少女備好房屋、燒好熱水,又講因公務在身,不便陪同兩人,聊表歉意後轉身離去。

飯桌上,梅朵筷子拿得笨拙。

打記事起,她的窩就是柴房,王府里雜役、丫鬟吃過後,她才能得到些殘羹剩飯,一向是手抓着囫圇塞進肚子。

持明見狀,幫梅朵握好筷子,耐心教她如何使用。

夾起一隻河蝦放入口中,肉質緊實鮮活,像是活蝦在嘴巴里蹦躂一般,梅朵從未嘗到過如此美味。

「梅朵,你要記住,不管別人如何看低你,千萬別把自己當做奴隸。我不知道你之前過着怎樣日子,但在我身邊,你永遠不需要拘泥禮數,聽從本心,自由隨性便好。」

「知道了少爺。」

「不用這般稱呼我,往後直呼我名字。」

「持……持明?」

持明笑起來。

他十七歲,還是個少年,生性自由洒脫,喜歡無拘無束生活。

他希望梅朵也能如此。

餚核既盡,杯盤狼藉,一旁侍候的少女收拾起碗碟。

持明突然想到一件事,忙找到黃奇山,詢問了兵器庫的位置,而後帶着梅朵前往。

「梅朵,你武藝這般好,選一樣趁手兵器吧。」

梅朵一眼挑中了一把鉤鐮刀,造型不堪,別在腰間,還以為是割麥子用的。

「少爺,我練的刀法,這把刀最合適。」

「看起來夠鋒利,就是造型丑點。等忙完事隨我回玉京城,我有位師兄是武器鍛造大師,幫你量身打造一把好刀。」

梅朵「嗯」了一聲,眼眸里閃爍着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