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人戰帝
凡人戰帝 連載中

凡人戰帝

來源:google 作者:落寞的孤獨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凡 落寞的孤獨者

玄天帝第一天尊破天尊,被玄天帝忌憚而抹殺在隕仙台,在最後時刻,破天尊的紫陽神劍跟烈焰麒麟而至,崩潰自身為破天尊爭取最後生機.......楊家奴僕之呆傻嬰兒,墜河險隕,最終走向武者之路,一路荊棘而行,是否能喚醒體內殘魂走向復仇之路.......展開

《凡人戰帝》章節試讀:

山洞之中,一身麻衣的老者看着眼前近乎**浮腫的男子,眼中有着各種不解之色。

「肉身嚴重浮腫,這已經是死亡的徵兆,沒有任何內息?並非武者,也沒有一絲靈韻,絕對不會是修行者,這肌膚?」

老者抬手,指尖有着氣息噴涌而出,屈指微微划過,呆兒浮腫的右臂則是出現了一道兩寸長,深可見骨的傷口,隨之還有着血跡溢出。

老者看着眼前的一切,又是充滿疑惑,隨之老者雙目凝實,處於靜止之態,隨後山洞之中寂靜無聲,隱約之中,只有躺在藤蔓之上那堪比屍體的偶爾心跳之聲響起。每一次心跳間隔都極長,大約五十個呼吸之間,這種間隔普通都不可能做到,只有達到七品武者之後才能控制心脈的跳動,但是也不會時刻保持如此低頻的跳動,除此之外,山洞之中並沒有第二種聲音,老者似乎沒有心跳一般…….

「有意思的小傢伙,超出常態則為不凡,你能經歷種種而不亡,說明你有着過人之處,你身體任何傷勢,再加上地下暗河過程,皆是十死無生之局,偏偏你還活着,不管如何,我都要將你救活,老夫倒要看看,你有何不凡之處。」老者雙眼之中逐漸恢復如常,隨後喃喃道。

話音落下,老者雙手不斷對着浮腫的身軀屈指輕彈,一道道傷痕在呆兒的身軀上出現,瞬間便有着不下百餘道傷痕,如果有第三者在場,一定不會懷疑,此時老者對眼前這似乎是屍體之人,生前充滿了何種怨恨,人都死了連屍身都不放棄。

隨着淡紅色的濃血從一處處傷口流出,浮腫的身軀也漸漸恢復,但是那每一道傷口都呈現腫脹狀態,此時的身體比之當初也有過之而無不及,隨後老者找來了樹枝,從山林採摘了一些藥草,隨後大手一揮之間,手掌之中出現了一顆潔白的丹丸,手掌緊握,眼球大小的丹丸瞬間化作粉末。隨之落入下方正在搗葯的一個石盆之內。

隨着丹沫落入,老者手中的木杵在石盆內快速起落,很快便將無數藥材變成了糊糊狀,於是老者將這些葯糊均勻的塗抹在呆兒的全身近乎沒寸肌膚之間,幾處斷骨處,也用木棒將其歸位,用藤蔓將其捆綁,隨後老者又找來了一種紫色的藤蔓,用這種藤蔓將呆兒全身纏繞,連脖頸都不曾放過,最後找來一個巨大的葉子,摳出一個能露出口鼻之處後,又均勻塗抹上糊糊之物,將其蓋在呆兒的臉龐之上。

時間一天天過去,一晃便是十餘日…….

嗖!嗖!嗖!

行駛在山間的車馬隊,突然兩側山峰之側響起了破空之聲。

「敵襲!防禦!保護小姐!」一騎在馬車前方的穿着淡金色甲胄男子突然高聲大吼,隨之手中一柄漆黑長槍在手,對着一側而來的箭矢便是一槍刺出。

槍出如龍,瞬間猶如百槍而動,巨大的槍尖顫抖,在其所刺之處形成了方圓近乎一米半的真空地帶,一根根箭羽被其阻擋。

一眾騎兵紛紛出擊阻攔,而在前後的步卒則是瞬間形成戰陣,一邊阻攔箭雨,一邊尋找敵人隨時做出反擊之狀,而駕車的乃是一位老者,老者帶着巨大的斗笠,看不見其面貌表情,而車廂內的二女也沒有焦急之色。

「小姐,居然有賊人敢攔路截殺,他們真是找死。」藍裙女子一邊持扇一邊不屑的道。

「哎,只是想回家,沒想到半路還有劫匪,爹爹一次次剿匪也剿滅不清,咱們這西北之地何時才有安寧呀。」紫裙少女則是臉色有些無奈的道。

護衛雖然只有三十多人,但是這主僕二人並不驚慌,似乎有着絕對的自信,如果僅僅是普通劫匪,這精銳之中的精銳三十多人,堪比幾百位盜匪不止,他們之間有着近乎完美的配合,為首兩人還皆是強大的武者,甚至這主僕二人還有着最大的依靠…….

漫天箭雨很快便停止,因為他們發現,下方的三十多人居然沒有一人受創,就連那馬車周圍都沒有一個根箭羽而入。

「殺!」兩側突然一聲吶喊,隨之便是一個個從山石草叢之中躍起之人,手拿各種武器,對着下方的三十多人發動了最直接的武裝衝擊。

「保護好大小姐,盜匪殺無赦!」騎在馬上的持槍男子見狀一聲冷哼,隨之躍下戰馬,持槍而立。兩側的騎兵紛紛下馬,在如此擁擠的山路之間,騎兵的威力難以發揮,他們最終是守護大小姐,斬殺盜匪,而不是逃亡。

二十多人的步卒也分成四個小隊,五六人一隊,四個小隊在車廂前後形成了四方防禦,加上兩側的騎兵,則是形成了堅固的防守反擊陣型,如此僵持之下,即便是再多盜匪,他們也能堅持反擊,隨之一人從懷中掏出一個信號彈,取出火摺子將其點燃,然後一聲清脆之聲響起,一道炙白光芒直衝天際而去。

砰!

直衝天際隨之炸響,隨後形成了一個奇特的圓形圖案,隱約之間,似乎是一個古樸的「楊」字,但是整個圖案呈現赤紅之色,這代表着楊家有人遭受到生命危機,此信號彈,方圓數十里皆能見到,隨後便會有人通告最近的官府,自會有人前來支援,而且在這支隊伍之後,也有着暗中跟隨保護的暗衛,他們見到後也會發出對應的信號通知楊家勢力。

「大哥,他們發出信號,咱們?」

「不急,這一次我已經突破修為,來再多的人我都要將其殺死,他們就是魚餌,我倒要看看能引來多少大魚。」黑袍男子手中拎着一柄紫金長刀,眼中有着不屑之色。

「殺一個兵卒獎勵百金!殺一個軍士獎勵千金!誰拿下馬車之人,獎五千金!殺!」山上有人對着四周的盜匪喊話,用金銀給予最大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