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抖音司郁陸景年小說叫什麼名字
抖音司郁陸景年小說叫什麼名字 連載中

抖音司郁陸景年小說叫什麼名字

來源:外網 作者: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着寵 網遊動漫

陸景年把小姑娘當小白兔嬌養在身邊好幾年,就為了等時機成熟叼回自己的狼窩裡。眼看着即將得手,小姑娘卻被她的家人找到了!原本只有男人寵着的小姑娘身邊一下多了許多人,哥哥、舅舅們對小姑娘更是寵上天。哥哥們為她上九天攬月,舅舅們為她下五洋捉鱉!旁人看得眼紅心熱:「不還是一個廢物?離了這些人,她還有什麼好得意的?」怎料,小姑娘一個一個馬甲接連曝光。天才神醫、商業大佬、金牌作曲、神秘莫測的黑客榜一……眾人被驚得直咽口水,不想還有個宛如神祗的男人為她保駕護航。只是這個男人開始懷疑,到底誰才是那個小白兔……展開

《抖音司郁陸景年小說叫什麼名字》章節試讀:

京都,百匯村,司家。
即便是在鄉下,可到了午後依舊熱的不行。
養母吳梅和自己的兒子司奇勝不耐煩的站在門口等待,要不是看在錢的份上,他們才不會在這邊曬太陽等着。
午後的陽光灑在身邊的女孩身上,她一言不發,漫不經心的眸子懶懶的看着前方駛來的車。
車停下,下來一男一女,女人見到站在她面前的司郁,一下子紅了眼。
「小郁,我是媽媽。」黎商上前抱住她,「小郁對不起,當年是我們的錯。」
當初司郁才兩歲,她的二兒子把人帶出去買東西,誰知道回來的時候只剩下他一個,小女兒早已經不見蹤影。
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還是把人找到了。
司郁皺眉,有些不習慣她的熱情,語氣平淡,「嗯。」
「小郁,你是在怪媽媽嗎?」黎商淚水滑落,「是媽媽對不起你,往後不會再讓你受任何委屈了。」
「小郁,我是你爸爸,司擎,她是你媽媽,黎商。」
男人也忍不住紅了眼。
「喂,說好的錢呢?」
養母在一旁提醒,她還要拿着這筆錢給兒子買房呢。
「還有,司郁……」
剛想獅子大開口的養母對上司郁似笑非笑的眸子,囁喏了下嘴,不敢說話。
「媽,幹嘛不說話?」養母的兒子司奇勝沒那麼客氣,「要錢不是天經地義嗎?要不是我們家養她這麼久,說不定人早就死了。」
「對啊,而且,自從養了司郁之後,你們家禍事不斷,司叔還沒了,說不定也是她剋死的呢?」
「說到這兒我可怕了,不是說已經把人趕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就算要認親,那也別來這裡認啊,萬一連累到我們可怎麼辦?」
在外邊站着的村裡人口舌不斷,在心裏誰也不希望誰過得好。
「不是我說,司郁就是個掃把星,誰接回去就倒霉,換做我是,我恨不得掐死她算了。」
黎商氣的頭疼,「閉嘴!又不是你女兒,有你什麼事情?就算我女兒不好,那也是我女兒,我就是要寵着她!」
「小郁,別聽他們胡說八道。」
兩人心疼地看着司郁,查到的遠比他們所了解得更淺,剛來就聽見這些話,可見她女兒這些年過的是什麼生活。
「沒事。」
她早就習慣了,沒放心上。
不過黎商的維護讓她心裏多了一股暖流。
「那錢….」
「錢我們會給,就當這些年的贍養費了。」
司擎開口。
「也行,但數目我們看來提,畢竟這些年養她也費了不少錢。」司奇勝阻止吳梅說話,「少說也要五十萬吧。」
「你說什麼?」司郁涼涼的笑了,「五十萬?你確定?」
「怎麼不確定?」對上她眼睛,司奇勝莫名有些心虛,「我們家養你這麼大,容易嗎?」
「嗯….我是被拐賣的,你們是買家,也不知道最後會被判幾年?」
「司郁!」吳梅急了,「你怎麼恩將仇報啊?」
她不懂法,但一聽要進去就慫了。
「你敢試試?」
相比吳梅膽小,她兒子司奇勝膽子更大一些,再加上自己賭博欠債,今天拿不到不罷休。
他捋起袖子,「今天我就好好教訓你!」
司擎臉色沉下,擋在自家女兒和妻子面前,「我倒要看看,誰敢動我女兒和妻子。」
「你個老不死的!」
司奇勝被慣壞了,在方圓十里內都是有名的小混混。
一聽這話,瞬間炸了。
抬手衝上去,剛想給司擎一拳,下一秒被人用力攥住。
「你……」
他抬眸,對上司郁冰冷的眸子,她緩緩勾唇,在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司奇勝直接被她摁在地上。
一腳踩在他背上,用力碾壓,「還來嗎?」
司奇勝像是見到了魔鬼一樣,用力撐起身子,下一刻,踩在他身上的力度不斷加大。
這小賤蹄子的力氣怎麼那麼大?
司擎和黎商愣住了,女兒的力氣好大…..
反應過來就是心疼,這些年她都經歷了什麼?
「喂喂,還不趕緊讓司郁鬆開我兒子?踩疼他了!」
吳梅急得不行。
黎商上前,滿臉心疼,「小郁,疼不疼?」
司郁一頓,想了想才反應過來她說的是什麼?
「打人這種事情交給你爸就行了,親自動手多疼啊。」
吳梅氣的差點吐血,「她打的是我兒子!」
疼不也應該是她兒子疼嗎?
她尋思,司郁這一舉動怎麼都會引起反感,誰知道引起的是心疼。
黎商和司擎才不管,事情本來就是司奇勝挑起來的。
不心疼自己的女兒,還要心疼一個外人嗎?
「當年的事情看在養父的面子上我不提起,如果你執意,我也不介意。」
司郁語氣漫不經心的,卻輕而易舉的讓人自內心升起的寒意,彷彿下一秒就能笑着把你肢解一樣。
司奇勝慌了,「你…..」
當年年僅十四五歲的司郁差點被人欺負,後開養父為了保護她離世,後來查清楚,那不是偶然,而是蓄意謀殺。
行兇那人交代,目的不止是讓她受辱,更重要的是,殺人拋屍,還要散播她是跟其他野男人私奔的謠言。
只是防止她搶奪家產,可實際上家產的事情也輪不到她。
「夠了夠了,我們不要錢了,你快鬆開我兒子。」見司奇勝臉色都白了,吳梅急的不行,「司郁!」
司郁抬眸,冷冷的掃她一眼,目光落在外邊的人身上。
原本打算開口的村民紛紛噤聲。
「你......啊――」
司郁鬆開手,司奇勝剛要起身,下一秒,他的手直接被人扭斷!
「一個小小的教訓。」
養父對她有恩,不代表她可以任人欺負。
司奇勝和吳梅氣的臉扭曲,偏偏還不能把她怎麼樣?
司郁就是這樣,當初欺負她的人到現在見到她還嚇得尿褲子。
司擎把卡遞給吳梅,「好了,我們回去吧。」
每每想到自己女兒在這邊過的生活,他和黎商心裏如同針扎一樣。
給他們一點錢,完全是看在司郁養父的份上。
「小郁?」
司郁點點頭。
黎商眉開眼笑,還好女兒沒有排斥他們。
「從此往後,小郁跟你們沒有任何關係。」
養母撇撇嘴,她還不稀罕呢,司郁這小賤蹄子,當初花錢把她買回來就是一個錯誤。
現在竟然還打她兒子。
三人坐車回家,黎商拉着人解釋當年的事情,見司郁沒有怪他們的意思才放心。

《抖音司郁陸景年小說叫什麼名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