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神的小花旦
大神的小花旦 連載中

大神的小花旦

來源:google 作者:玖月初叄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秋寧 歐程 現代言情

某日,超高人氣的PL戰隊隊長在家開直播時,意外「翻車」了,無意間暴露了其名草有主的事實粉絲在內心崩潰的同時又發現他的戀愛對象似乎是當紅的小花旦宋秋寧,覺得內心複雜無比,畢竟,宋秋寧也是她們喜歡的啊!!!!在此之前,兩人「狀元CP」就已經被磕得飛起,現在突然被正主實錘了,兩人的CP粉頓時在社交平台上過上了大年你是我的唯一破鏡重圓,雙潔展開

《大神的小花旦》章節試讀:

雖說是除夕夜放假,但計劃總趕不上變化。

某台春晚在她電視劇殺青前就已經發來了嘉賓邀約。

因為星宇和那邊一直都是緊密合作的夥伴,盛情邀請之下,公司老闆也不好拒絕。所以,等宋秋寧徹底忙完工作,披星戴月踏進家裡時已經是大年初一早上了。

宋家兩老可高興壞了,宋秋寧的名氣越來越大,他們一年也很難和女兒見上幾面。難得一次在家過年,雖然沒趕上年夜飯,但總算是回來了。

兩人一大早起來便一直盼着,終於等到了,一直嘮叨着女兒瘦了、憔悴了,說著說著都要眼泛淚光了。

宋秋寧招架不住,趕緊遞了個求助的眼神給弟弟宋秋和。

宋秋和上前攬住姐姐瘦弱的肩膀,對着父母安慰道:「好啦好啦,姐不是回來了嗎?這次能休息好多天呢,有的是時間好好給她補補!」

看見老爸老媽還想嘮叨,他直接推着姐姐進房間,說道:「姐一晚沒睡呢,要說也先讓她休息好了再說,是吧?」

宋父宋母這才停了下來,催着她去睡覺,宋秋寧趕緊進了房間。

洗了個熱水澡出來,躺在了自家暖烘烘的散發著太陽味道的被窩裡,宋秋寧感覺這一年的疲憊都得到了極大的緩解。她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緩緩地進入了夢鄉。

醒來的時候是傍晚,天色已經開始暗了下來,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時,她有些發矇。一年下來超高強度的工作,她不得不隨時進入工作狀態,以便應付各種突發情況,睡得正熟時被叫醒已是常態,這樣忽然在家睡到自然醒來,一時間還反應不過來。

因此,在床上愣了好久才逐漸意識到自己已經到了家,睡在了自己熟悉的床上,不是酒店裡軟綿綿的床鋪,也沒有已經聞到麻木的酒店的香味。她露出舒心的笑容,又在床上翻滾了幾下,才起了床去洗漱。

一出房門就聞到了令人垂涎的飯菜香。她這才發覺自己已經餓得是飢腸轆轆的狀態,步伐也不由得快了些。

宋秋和好笑看她兩眼放光的樣子,把手裡端着的菜放在桌上,說道:「正好,準備可以吃飯了。」又望了在廚房忙活的爸媽一眼,低聲說道:「都是你愛吃的菜,他們兩個研究了一下午呢。」

頓了頓,他又故作酸溜溜地道:「唉,你一回來你老弟在家裡的地位就直線下降了。」想了想,又修正道:「不,應該是眼裡沒有我這個兒子了。看,連我最愛吃的紅燒肉都沒有了。」

宋秋寧看着他哀怨的表情,有點忍俊不禁,點了點頭配合道:「哎喲,真是委屈我家帥氣的弟弟了。」她頓了頓,又說道:「也不知道是誰說最近紅燒肉吃多了怕發胖,要暫停一段時間的呢?!」

說到這個,宋秋和就有些哀怨了,說道:「那可不,這紅燒肉就快要把我的腹肌給吃沒了。」

宋秋寧聽了,走過去,故意伸手去摸,笑嘻嘻地說道:「真的?讓我看看?」然後故作傷感地嘆息道:「哎喲,真的啊,那我們宋帥哥A大校草的地位是不是不保了?」

宋秋和猝不及防被摸了上來,又聽見她說起這個,不由得沒好氣說道:「誰稀罕這個校草什麼的,煩惱多了去。」

「那你這麼注重你的八塊腹肌幹什麼?」宋秋寧睨了他一眼,問道。

「我是學校籃球隊的啊,胖了動作不靈活。」宋秋和白了老姐一眼,鬱悶地說道。

「沒事,做個靈活的胖子也是很可愛的。」宋秋寧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臉「認真」地安慰道。

宋秋和簡直被氣笑了,說道:「你這是站着說話不腰疼,怎麼不見你胖成個球給我看看?」

「我也想啊,沒這個機會,比不上你,大學離家也近,周末可以回來蹭吃蹭喝的。」

職業性質限制,沒有辦法常回家吃爸爸媽媽親手做的飯菜,雖然時常會想念,但除非宋秋寧有一天退出了娛樂圈,否則別無他法。

「那你就羨慕吧,哈哈!」

見老弟一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模樣,宋秋寧氣得牙痒痒的,撲上去跳上他的背就對他的頭髮一頓蹂躪。客廳一時雞飛狗跳的,十分熱鬧。

宋家父母今天的笑容就沒停過,衝著客廳說道:「你們怎麼又鬧起來了?快來吃飯了。」

「知道了!」

過年最少不得的就是探親了,年初二一大早,宋家父母便帶着宋家姐弟回了老家探親。宋家爺爺奶奶在宋秋寧大學畢業後的第二年就因病去世了。後來宋秋和選了本市的大學,為了方便,他們就在那邊買了套房,伯伯叔叔們也都已經搬了出去。

所以大家約好了每年年初二都會一起回去住幾天,探望在家鄉的其他長輩們。

在宋伯父家集合,伯父家的堂哥已婚添了人口,再加上叔叔一家四口,於是一行二十來個人五台車浩浩蕩蕩地往老家出發。

宋秋寧姐弟和叔叔家的兩兄妹坐一輛車,四個人年紀相仿,又是未婚,共同話題自然很多,一路上聊個不停,根本不怕無聊。

「姐,你什麼時候又要進劇組啊?」宋秋靜年紀最小,正在讀高三,平時老是跟他們訴苦不堪高三的壓力重負,還說感覺自己稚嫩的小肩膀都要被壓垮了,可每次都被他親愛的哥哥拆台。

四個人聊到宋秋寧新劇的事情,雖然不能透露太多,但大概的時間還是可以說的。

「估計要到正月十五之後了吧。」宋秋寧想了想,說道。

「唉,真好呀,我這苦逼的准高考生呀!」宋秋靜嚎了一句,一臉的生不可戀。高三學業重,要提前開學,比宋秋寧還早。

正在開車的宋秋謙笑着在後視鏡睨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兄妹兩人相差8歲,感情一直很好,他取笑道:「喲,你也知道自己今年要高考啦?瞧您這狀態我還以為已經高考完了呢!」

宋秋寧姐弟看着宋秋靜一臉被說破的尷尬,忍不住笑出了聲。

宋秋和說道:「好好考,爭取和我同一間學校,哥帶你飛,周末還可以回家吃飯,不用熬學校飯堂。」

「雖然我很喜歡吃二伯母做的菜,但我不想有個當校草的哥哥啊,這太有壓力了。」

宋秋和見她一臉嫌棄的樣子,頓時哭笑不得,問道:「這難道不是應該與有榮焉嗎?」

宋秋靜切了一聲,轉身抱着正在看熱鬧的宋秋寧說道:「姐才是我的偶像!」說完還討好地蹭蹭宋秋寧,一臉幸福美滿的樣子。

宋秋寧一見她圓溜溜的眼睛轉來轉去,就知道她在打什麼主意,順勢敲了一下她的腦門:「少來這一套,說吧,這次要幾個簽名?」

宋秋靜表情一亮,趕緊從書包里把一沓照片出來,笑眯眯的說道:「還是姐最懂我了,么么噠!」

宋秋謙很是無奈,說道:「你又來了,寧寧工作了一整年已經很辛苦了,讓爸媽知道又得說你了。」

宋秋靜調皮地吐了吐舌頭,老實承認錯誤:「我錯了。」

接過筆,宋秋寧直接在車上籤了起來,同時說道:「沒事,我都習慣了,而且也不是很多,下車前就能簽完。」

她看了略顯委屈的堂妹一眼,捏了捏她的小臉,笑着說道:「放心,不會讓叔叔知道的!」

眼前的小臉又亮了起來,宋秋靜神采飛揚地說撒嬌道:「還是姐對我最好了!」

平常大大咧咧的人突然撒嬌最為致命,前面兩人忍不住抖了一下,覺得雞皮疙瘩掉一地。

在老家的日子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每天跟着家長們和其他的阿公阿婆叔叔伯伯們話長里短的,很是熱鬧。

一周的時間很快就要過去了。這天沒什麼事,今天是在這裡的最後一天,一大家子吃了午飯後正說著明天各自要去的地方。

宋秋和換了一身球衣出來,趴在沙發上玩手機的宋秋寧抬頭一看,問道:「去打球?」

「嗯。」宋秋和穿上外套,站在門口換鞋。

「去哪裡打?」她的視線又轉回手機里,懶懶散散地問道,顯然有些食困。

「去高中球場啊,還能去哪裡?難道去村口跟大叔大媽們搶嗎?」他習慣性地懟了老姐一句,沒有留意到她有一瞬間的停頓。

「要一起回去看看嗎?」他又問了一句。半天沒有聽到回答,他抬頭,就看見宋秋寧有些出神的樣子。

「姐?」他又喊了聲,沙發上的人回過神,眨了眨眼睛,慢吞吞地點了點頭:「去,等我一下,我換身衣服。」

在老家最自在的一點,就是不用怕被別人認出來。因為在這裡她就只是誰誰誰家孩子,而不是明星宋秋寧。

放假期間的學校沒什麼人,就只有和宋秋和約着一起打球的幾個人。她把在小賣部買來的水給他們,打了聲招呼,就往教學樓內走去。

在一樓的大廳里還留着上個學期的畫板報,一邊的主要內容是為期末考試加油,另一邊是高考的倒計時。

走過大廳,就是教學樓的樓梯口,意外發現樓梯口的門沒有鎖上。她站在樓梯前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推開門上了樓。

教學樓還是老樣子,磚紅色的瓷磚外牆,搭配着白色的教室內牆,色彩分明,相得益彰。

她一路走上樓梯,最終停在了五樓的一間教室外。

教室門口用紅色字體寫着高三(15)班的班牌,特別顯眼。

她晃了一下神,回過神來自己已經站在了教室內。從教室的後門望着講台,彷彿自己又回到了高中時代,回到高三既幸福又難過的那一年。

坐在最後一排的某一張椅子上,書桌早已換了新的一批,宋秋寧趴在桌子上,獃獃地望了前方許久,才站起了身。

走到朝外的窗邊,她拉開窗帘,就看見宋秋和他們打球正打得熱火朝天,感覺還是高中那青春肆意的模樣。

她又想到以前每到中午休息時,他時常都會和他們跑去打籃球。偶爾不午睡的時候,她每次都會站在這裡看着他打籃球時肆意飛揚的樣子,分外吸引目光,久久挪不開視線。

想到這裡,她不禁露出一個甜蜜的笑容,但很快就暗了下去。

後來,他不再在中午打球,她也不再站在這裡看他打球。

她在這裡站了很久,直到被冷風颳得臉都有些僵了,才拉上了窗帘。

她吸了一口氣,轉身,卻驀然僵住。

高大挺拔的身影不知道在教室門口站了多久,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只是直直地看着她。

腦中又不可抑制地想起在醫院的情形。

她沉默了一下,再抬起頭時表情已恢復如常,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據她所知,他們一家早就搬離了這裡,而且已經很多年沒回來了。

「跟我爸媽一起回來的。」歐程回答道,視線依舊緊緊地鎖在她身上,像是在觀察,又像只是在看她。

宋秋寧被他看得險些破防,背在身後的雙手緊緊攥着,才勉強維持住現在的表情。

「你呢?」良久,他稍微移開了視線,問道。

「我弟在下面打球呢,所以我……就上來看看。」她遲疑了一下,又說道:「畢竟平時也沒時間回來。」

「嗯。」歐程應了一句。

兩人又沉默了一陣,還是宋秋寧先開了口:「那我就先下樓了。」

對方沒有回答,也沒有挽留。感覺自己的表情快要維持不住,她朝他點了點頭,就往後門走去。

快要出門口時,歐程突然開了口:「感冒好了嗎?」

「嗯。」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裏一酸,眼眶有些發熱。

說完這句,身後的人又沉默了。她等了一下,確定他沒有再說話時,直接從後門出了教室,往樓下走去。

歐程看着她有些匆忙的背影,神情終於有了些變動,他攥緊了手心。半響,他捶了一拳門框,眼眶微微泛紅。他緊緊地抿着唇,眼中閃過許多思緒。

忽然,像是決定了什麼,高大的身形一動,大步往樓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