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丹爐燉人通經脈,校花被我嚇哭了
丹爐燉人通經脈,校花被我嚇哭了 連載中

丹爐燉人通經脈,校花被我嚇哭了

來源:google 作者:絳唇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喬子謹 白熏兒 都市小說

【幽默】+【都市修仙】+【煉丹】+【醫術】+【爆笑】穿越到禁地激活擺爛系統,只要擺爛就能增加修為和獲得功法寶物喬子謹表示自己已經不當卷王很多年開局見到校花和自己被困禁地看到校花經脈鬱結,他頓時生起想把她治好的念頭於是,他拿出了鍋不對,是丹爐直接把校花扔進丹爐你聽過丹爐治病嗎?沒錯就是那種煉丹的丹爐我有豐厚的理論基礎什麼,讓我說說看?想當年齊天大聖就是這麼被煉出火眼金睛的最終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校花終於是苦不堪言忍辱負重地被丟進了丹爐緊接着喬子謹開始使用十八般武藝,無數種靈丹妙藥校花目瞪口呆,終究是自己扛下了所有當喬子謹踏出禁地世界,開始躁動了展開

《丹爐燉人通經脈,校花被我嚇哭了》章節試讀:

終究。

喬子謹還是沒有說出那句話。

他拿出一張白紙,又取出一支自動出墨的高級毛筆,揮毫寫上了清單。

上面是藥液配置的材料和過程。

喬子謹把那個清單遞給白薰兒,開口道:「這張紙是上面的藥材。」

白薰兒收過之後瞄了一眼,心裏想到:果然,沒有一樣是自己認識的。

喬子謹心想:「單是那一張丹方就已經要她傾家蕩產了吧。」

當然,說實話,自己也不可能讓她償還,畢竟這樣就是強買強賣了。

「我已經是築基期修為了,想必這個祖龍禁地已經攔不住我了,我也不找你麻煩,這樣,如果你要出這祖龍禁地呢,你就跟我一起前行。」

「不然的話我就隻身行走了。」

白薰兒開口說道。

果然提升了修為之後自己的氣場也強上不少,要想少陽學府優秀畢業生可是少陽城的天之驕子了。

隨便出門下山捕捉妖怪降服鬼魔都是輕輕鬆鬆的事。

「對了,如果你要和我一起走的話那我自然不可能拒絕,不過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白薰兒開口說道。

喬子謹一邊聽着白薰兒的話語心裏暗暗發笑,一邊嘴上又是回應得很真誠:「你說吧,有什麼要求?」

喬子謹心想白薰兒是不是想要他那個仙品靈寶,不過說實話要是她真喜歡自己送給她又如何。

要是如果當做是定情信物的話,那她會不會感動得淚如雨下涕泗橫流,恨不得當場以身相許。

這年頭送金子是富貴,送鑽石是尊貴,我給你送個鼎,那應該就是昂貴了吧。

如果被白薰兒知道喬子謹的想法,估計會送他幾個字。

那叫貴物(一語雙關)!

白薰兒終究是開口了,她言道:「那個可以自動出墨的毛筆,可以送我一根嗎?」她還是沒有忍住內心的**,發出了請求。

「ε=(´ο`*)))唉?」喬子謹一臉詫異,沒想到這個姑娘竟然只是要一支毛筆。

白薰兒看到喬子謹的發愣,一時間小臉通紅,轉過頭去,嬌羞地說道:「不送就算了。」

喬子謹說道:「不是,我以為你會要點別的。」

白薰兒轉過頭,雀躍地說道:「那你的意思就是你要送給我嘍。」

「不過我這裡還有一些別的小物件不知道你要不要?」

白薰兒冷聲說道:「你當我是什麼人了,我自然是有些分寸。」

「比方說這個蠶絲輕薄款裹布,穿上它之後感覺和沒穿一樣,但是束胸的效果還是相當不錯。」

「還有這個超強補水嚶嚶嚶丹,可以讓自己的肌膚吹彈可破,超強鎖水,就算在沙漠也不用擔心臉部失水過多導致皮膚皸裂。」

「還有這個愛我你就給我買大補丹藥,可以讓自己容顏永駐,避免皺紋的產生。哦對了還有這個超強生髮素,可以讓熬夜的小姑娘們保住自己一頭茂密的長髮,甚至對地中海也有用。」

「這個壯陽補腎丹,咳咳,拿錯了。」喬子謹此時好像化身成為一個哆啦A夢,無數稀奇古怪的東西從儲物袋之中拿了出來。

「爸爸別說了,給我吧。」白薰兒眼冒金星,完全壓抑不住她剛提升上來的築基強者身份了。

「ε=(´ο`*)))唉?」

喬子謹內心狂呼:這個梗是過不去了是吧!

經過一番折騰,白薰兒已經變成喬子謹的忠實迷妹了。

修為俘獲不住女人的芳心,沒想到一些修復容顏的寶物足以讓她們開心一整天。

白薰兒突然說道:「那我應該稱呼你什麼呢?」

喬子謹點點頭,心想已經是到了成熟的時候了。

只要自己這時候放下狠話,這時候恐怕她再也阻擋不了自己的攻勢!

「我叫喬子謹,你叫我子謹哥哥就好了。」喬子謹故作正經地說道。

而後他又從儲物袋裏面拿出一個小燈泡:「對了白小姐,這個聲控燈泡就送給你當禮物了,你每次直接呼喚子謹哥哥,這個燈泡就會亮,亮的時候我就會到你身邊。」

喬子謹已經沉醉於自己的高情商中無法自拔了,沒想到吧,我這種定情信物簡直就是所有少女的終極殺手。

這招一出,可謂是天下無雙。

而白薰兒看見那個長得跟個二愣子一樣的渾身透明的燈泡,一時間忘記吐槽那個子謹哥哥的稱呼。

她本來也以為喬子謹是個情場高手,沒想到現實告訴她其實那個人只是一個情場殺手。

別人的傳信海螺,通體小巧而且裝飾好看,少女的吹響像是對生命呼喚的搖籃,這個一看就像是二愣子的燈泡,她已經完全可以想像到她對着一個燈泡喊話的尷尬現場,這完全就是把她頭砍下來當投籃啊!

但是看見喬子謹一副陶醉的模樣,白薰兒還是裝模作樣地收了,好是一番感謝。

她雖然見事不多,但是不給人家台階下,惹人嫌的事情還是不多會做的。

白薰兒突然提到:「喬先生,我說你如此精明,各種機關藏露的小物件比比皆是,想來在天穹大陸也不是籍籍無名之輩,但我白薰兒讀書多年,也沒見有此等高人。」

「不知能不能問及喬先生的出處?」

喬子謹看着穿上了紫紗的白薰兒,頓時感覺那一種與生俱來的大家閨秀感便出來了,想來她在那個什麼天穹大陸也是懂貴族禮儀,肯定也不是什麼鄉村窮家族出來的。

想來也是因為在着正裝之後要面見的就是貴族圈之人,一時間也是吐槽喃喃一句。

「貴圈真會玩。」

白薰兒這才意識到自己語氣上的變化,其實她此時也意識到眼雖然可能修為不高,但是心靈手巧,很多十分有用的小物件做得用極玲瓏匠心。

不禁地也是生起惜才之心,畢竟她的家族發展有了這個人的幫助必能更上一層樓。

為什麼白薰兒認為喬子謹修為不高呢,說來也很簡單。

修為高之人,做事都極為顧及自己的身份地位,看人也是蹬鼻子上眼,她之前見過一個元嬰期的修士,那更是差點直接把她們家都給翻了天。

下人們紛紛不敢說話,更有一個新來的奴僕不懂規矩,直接把茶水斟滿。

氣得那個元嬰修士直接便把那個下人爆成一團血霧。

如今這個喬子謹說話行事怪異,而且周身沒有絲毫靈氣溢出,一看就是那種修為終身不得精進的鹹魚小伙。

恐怕翻遍丹田經絡,也就只是一點點真氣了。

想到這裡,她的底氣也更足了些,直接就是開口說道:「那能否有幸邀請喬先生出山來貴圈看看呢?」

《丹爐燉人通經脈,校花被我嚇哭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