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帶着手機回大唐
帶着手機回大唐 連載中

帶着手機回大唐

來源:google 作者:風千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健 蘇明月

夏陽穿越到了大唐時代,發現手機也跟着他一起來到了這裡,同時他更是能從手機閱讀器里提取武技與物品一躍成為了蘇家最引以為傲的上門女婿最後,他輔助李家建立大唐,幫助李世民稱霸天下,雄踞一方功成名就之時,卻只想在大唐做一個鹹魚,讓妻子每天給他做飯錘腿,生活安逸展開

《帶着手機回大唐》章節試讀:

夏陽悠悠醒來,大概看了一下房間裏面的擺設,老式的桌椅,老式的床,被子帶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兒。

他看着四周,有些發懵。

這是穿越到了古代?

隨即,門緊跟着撲通一聲打開,一個身穿大紅裙襦的姑娘飛也似地來到他的床前,粉面含煞地瞪視:「相公,你就不能讓我省點兒心嗎?爹都病成這樣了,你還在這裡睡覺。」

她連聲說了兩句,然後又風風火火地走了。

而此時,夏陽目瞪口呆,指着自己的鼻子:「相公?」

這尼瑪什麼節奏,穿越過來連老婆都有了?

不帶這樣坑的吧?

不行,得找她問個清楚,夏陽做了決定,跟在女人的後面,走向一處大房子。

房間的門敞開着,夏陽跨過門檻,看到裏面有十來個人,圍着一張床,床上躺着一個年過花甲的老人。

「父親大人,晉陽城的名醫,我都給你請遍了,他們都說治不了你的病,如之奈何啊?」一個眉間有英氣的中年男子暗自抹着眼淚。

「老爺,你走了,咱們這一大家子,我可操持不來……」

「父親……」剛才那個念叨夏陽的女子,眼睛也是紅通通的。

老人渾濁的目光越過眾人,直勾勾地看着夏陽,嘴裏發出嗬嗬的聲響,一陣激動之後,竟然暈了過去。

「夏陽,這是你該來的地方嗎?」中年男子剔着眉毛,神情冰冷。

他一副要打人的樣子,紅衣女子擋在夏陽和那個中年人的中間:「二哥,父親都病成這個樣子了,你就別在這裡發脾氣了。」

中年人一拂袖子,從鼻孔裏面哼出一口氣來,走出房間。

這些人當中一個頭髮斑白的老婦人道:「都散了吧,晚上我在老爺病床前守着。」

她有些憤恨地看了夏陽一眼:「夏陽,你和明月一起睡了吧?」

那個叫明月的女人,正是剛才叫夏陽相公的女人,她戀戀不捨地躺在床上的老人一眼,又看看有些疲態的老婦人,道了一句:「母親大人,我和夏陽先走了。」

那個老婦人嘆了一口氣,背着他們點了點頭,女人這才拉着夏陽,向後院而去。

進到房間里,女人將油燈點着,夏陽仔細看這個女人的面貌,瓜子臉,高鼻樑,尖下巴,眉目雖說如畫,卻透出一股桀驁的英氣,顯是一個做事雷厲風行的女人。

發覺夏陽在看她,色眯眯的,她蹭地從腰間拔出一把明亮的匕首:「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

夏陽渾身一個激靈,這女人可是個母老虎,他結巴道:「明月……」

「明月是你叫的嗎?」女人眉頭一皺,轉身走向床。

發覺夏陽還跟着,她回手就是一划,幸好夏陽躲得快,要不然臉上非得給划出一道血淋淋的長口子出來。

女人拿起一床被子扔到地上:「晚上你就睡地上!」

說完,她不再理夏陽,展開被子,和衣而眠。床頭仍舊放着那把金光閃閃的匕首。

夏陽躺下,只有一床被子,用青石鋪成的地面咯得慌,翻來覆去睡不着。

突然間,夏陽摸到一個硬硬的長方形物體——是他的手機,居然帶着手機一起穿越了,這一下子讓夏陽喜出望外。

畢竟這可是現代產物,在這個時代說不定能幫上自己大忙。

拿出手機一看,手機不知是摔壞了,還是中毒了,上面只有一個小說閱讀器界面,怎麼也退不出來。

哎喲,我了個去,一陣失望之後,夏陽只能看小說打發時間。

小說的閱讀器的書架上,只有幾本書,還都是老掉牙的武俠小說,好比像《笑傲江湖》,《天龍八部》,《小李飛刀》等。

這些書都不是夏陽的菜。

他打算去書分類書庫里找些書看,好比時下流行的玄幻、都市、仙俠小說。

打開分類書庫以後,夏陽發現不管點哪本小說,上面都顯示一句話:「該用戶沒有權限。」

無聊之下,夏陽點開一本武俠小說,打發時間。

大約十分鐘後,手機屏幕右上角顯示一行小字:「用戶閱讀時長超過十分鐘,獲贈胡青牛牛黃怯毒丸一枚。」

胡青牛,不就是《倚天屠龍記》中的蝶谷醫仙嗎?

一道白光閃過,夏陽的手裡出現一顆用牛蠟紙包裹的藥丸,略微打開一角,有葯香撲鼻,沁人心脾。

反正是穿不回去了,這顆藥丸說不定會有用呢。夏陽把把藥丸收好,喃喃嘟囔了一句:「別人穿越都有金手指,我怎麼會沒有呢?」

他又看了會兒手機,分別得到一把短劍,和一套達摩劍法,這才沉沉睡去。

早上醒來之時,明月已不在房中,一個下人從夏陽身邊經過,夏陽叫住他,套問下人一番以後,他才知道現在的時間是大業王朝末開元九年,地點是在晉陽城。

明月一家是行走於晉陽和雲中的巨商,姓高,而他夏陽是一個從小寄養在蘇家的孤兒。也不知蘇啟老爺子哪根抽筋抽搐,把女兒蘇明月許配給他。

據說當時宣布婚事之時,全府上下百餘號人,全部下巴都掉了,都說是夏陽的祖墳冒青煙。蘇明月把女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本事使盡了,這才委屈求全嫁給夏陽。

下人走之時,還羨慕地看着夏陽。夏陽嘆口氣,我他媽也是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啊,嬌滴滴的一個美嬌娘,摸也摸不得,動也動不得。

正在嘆氣自艾,蘇明月走了過來,拉着夏陽,向大門口走去。

「今天長安城的葉神醫來給父親看病,你趕緊跟我到門口迎接。」

見到夏陽哭喪着臉,蘇明月暗裡掐了他一把,疼得夏陽呲牙咧嘴。

「等會兒葉神醫來了,你敢還哭喪着臉,小心我給你好看。」

來到高府的大門口。

蘇啟的夫人李瑞,蘇明月的二哥蘇健已經在大門口。

蘇健看到夏陽到來,身子往一邊挪了挪,絲毫不掩飾對他的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