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錯愛成婚:陸爺總是在吃醋
錯愛成婚:陸爺總是在吃醋 連載中

錯愛成婚:陸爺總是在吃醋

來源:外網 作者:蘇遙陸青城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蘇遙陸青城 都市言情

正在連載中的現言之作《陸爺又吃醋了》,是新生代作者「餘九九」所出品的,蘇遙、陸青城是書中的主要人物,該文內容充滿了無盡的看點,小說精彩劇情十分吸睛,文章詳情講述的是一場車禍,一場陰謀算計,將蘇遙變成了替罪羊,成為陸青城眼裡最痛恨的女人。他們之間原本的關係十分幸福,但是如今經歷了種種劫難之後,陸青城已經不想同她在一起了。誤會的發生,真相的不得解,讓他們的這場愛情之路走到了盡頭。而當蘇遙被傷透心真正 展開

《錯愛成婚:陸爺總是在吃醋》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要不,咱們還是走吧。」

見秦立又把視線轉移回來,林初夏便知道他不想放棄,可是八十萬的巨款,絕不是她能承受得起的。

殊不知,秦立的注意力,已經從玉瓶轉移到了盒中的煙鬥上面。

他讀過許多鑒寶典籍,知道古時候的高級煙桿,多是用上好的玉料製作煙嘴,而煙斗部分,皆是木製,偏偏暗格里的這一件,通體用玉料打磨,珠圓玉潤,其細膩程度,絕不輸於碩口稱讚的和田白玉瓶。

甚至,他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裝在盒子里的玉瓶只是個掩飾,古人真正想封存起來的,其實是裏面的煙斗?

若是這樣,這桿全玉煙斗的價值,肯定要遠超玉瓶!

「我說,你小子總是盯着這木盒子幹嘛呢!」

何天的眼神鄙視至極,突然,他抬高了聲調大笑道,「莫不是你買不起玉瓶,想把隨瓶出土的盒子買了吧!」

登時間,引得哄堂大笑。

那木盒子受損嚴重,即便堅固仍在,也沒什麼收藏價值了,單買的話,實在是沒什麼用處。

林初夏聽不下去,小聲說了一句:「我們才不買這個破盒子呢!」

可她話音剛落,秦立就開口問道:「這盒子多少錢?」

「嗯?」

何天愣了一下,有點不敢相信他聽到了什麼。

而後,死死盯着秦立問道:「你想要這件盒子?」

「是。」

秦立前所未有的認真,「這盒子很對我的眼緣,拿去車成手串還是不錯的。」

何天瞪圓了眼睛,片刻後,猛然撫掌大笑,捧起木盒又是唏噓又是嘆氣:「沒想到秦大老闆的眼光這麼毒辣,別看這盒子不起眼,用料卻是上好的沉香木,拿去車手串是再好不過,本來我還想留下來,找個大師傅給做一做,如果你喜歡,我就忍痛割愛賣給你了。」

看着他戀戀不捨的樣子,秦立表面附和微笑,心中卻連連抽搐嘴角。

還真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就這破盒子的質地,怎麼就能跟沉香木扯上關係了?

不過,秦立只想快點交易,無暇戳破他的嘴臉。

直接拿出銀行卡拍在桌上,秦立問道:「天不早了,你給個痛快價,合適我就拿了。」

「你也知道沉香木的市場。」

何天把胸脯拍的砰砰直響,「這盒子死沉死沉的,說明用料極足,再加上它是這尊和田白玉瓶的配盒,本來是不該拆開賣的……這樣吧,你給我兩萬塊錢,這盒子拿走就是。」

兩萬!

別說林初夏,光是那些給何天捧場的看客們,都被這個價格嚇到了。

真是心黑手狠啊,一文不值的破盒子,被何天生生叫到了兩萬的天價!

立即間,眾人都看向秦立,想知道他會不會做這個冤大頭!

「秦立,你別上他的當。」

林初夏慌張不已,小手緊緊握住秦立,手心沁沁涼涼,酥麻不已。

秦立忙控制住心猿意馬,轉頭衝著她微微一笑:「相信我,這盒子真的大有乾坤。」

毫無根據的一句話,從秦立口中說出來,卻彷彿是真理一般的堅定。

而且,開啟了透視眼的秦立,目光深邃,自有一股豪情醞釀其中,如此近距離的貼着他,林初夏竟覺得心中顫動,一陣小鹿亂撞。

「說的沒錯,這盒子大有乾坤!」

何天說話間,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根子了,尤其是接過銀行卡,刷掉那兩萬塊的時候,更是說不出的得意和猖狂。

叮。

POS機一聲脆響,交易成功。

何天隨意的把銀行卡丟回去,再也控制不住,聳肩大笑起來:「不行,我實在是忍不住了,這種有眼無珠的傻子,得有幾年沒見過了吧!」

看客們也都笑起來,一直冷眼旁觀的他們,此時給出了最大的惡意。

林初夏猛然一驚,看向秦立手中的木盒:「難道這個盒子……」

「你說盒子啊。」

何天捧着肚子笑道,「不好意思啊,晚上燈光太暗,我一個沒注意就打眼了,這不是沉香木,而是最普通的柳木,除了結實也沒什麼大用,不過,你要是真想車成手串也沒問題,就是不值錢罷了。」

林初夏的臉色猛然慘白下來,顫聲說道:「那,那你還賣給我們,我要退貨!」

「來不及了。」

何天搖搖頭,「古玩界的規矩從來都是買定離手,難道你不知道嗎?」

旁人也跟着起鬨:「是啊,我就沒聽過古玩街還有退貨的道理。」

「許你撿漏,就不許你打眼嗎,看到不值錢就退貨,這古玩店還開不開了!」

「我支持何老闆,別說兩萬,就算二十萬,你也只能吞下這個啞巴虧,懂嗎土包子!」

一眾人極盡冷嘲熱諷,挖苦秦立的同時,不忘在林初夏的身上掃來掃去,他們估計這兩人沒臉再待下去,何不趁着這個時間,多飽一飽眼福?

但就在這時,秦立突然提了個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要求。

「有工具嗎,小鋸子之類的就行。」

看着秦立淡然若素的模樣,眾人一時都怔住了。

難道,這木盒裡真的內有乾坤?

何天卻是冷蔑一聲,轉身從一個櫃檯下拿出工具箱:「拿去用,你把這盒子大卸八塊,它也就是個柳木盒子!」

「呵呵!」

秦立以淡笑回擊,隨後,三下五除二就把木盒磕開,只聽啪嗒一聲,盒子里的暗格顯露出來。

暗格內,鋪着厚厚的油紙,以防蟲蛀。

眾人本來都是蔑笑的模樣,看見這一幕,笑容全都戛然而止。

尤其是何天,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瞪大,失聲說道:「這盒子竟然還有暗格?」

「初夏妹子,你把油紙裏面的物件拿出來吧。」

秦立笑着開口,然後老神在在的站在旁邊,欣賞何天跟一眾看客的表情。

幾層油紙被輕輕剝開,一抹碧綠映入眼帘,頓時間,所有人都面色大變,一個個抻長脖子,恨不能把眼睛伸過來,好看的更清楚一點。

林初夏則完全被眼前的玉煙斗震撼到了,捧在手心裏面,口中呢喃:「好,好漂亮。」

暴露在空氣之下,秦立也得以看的更真切幾分,這時他才發現,玉煙斗呈現出的綠色更加完美,近看過去,似冰似水,純粹無暇,給人一種冰清玉瑩的感覺。

等等,這肉質,這水頭……

好像在哪本書里見過啊。

秦立若有所思。

正此時,何天突然發出一道刺耳尖叫,像是見了鬼似的盯着玉煙斗:「冰種帝王綠,這特么是冰種帝王綠啊!」

《錯愛成婚:陸爺總是在吃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