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春與樓
春與樓 連載中

春與樓

來源:google 作者:紅薯吃地瓜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方寧 武俠修真 紅薯吃地瓜

這是一個多雨的世界,我不屬於這裡,也不喜雨天可有一天我突然發現,這個世界一切都身不由己我記得那天仍是煙雨朦朧,是巳時也是這天,春與樓問世也是這一刻,我掌控了這個世界.......展開

《春與樓》章節試讀:

眼前的一幕顛覆了方寧的三觀,他不理解為何縣衙能黑成這樣,如此顛倒黑白。

突然方寧又想到了胸口處那道傷疤,有那觸目驚心的傷疤做證據,自己定然能夠扳回一局。

想到這方寧狠狠的瞪了一眼那捕快,捕快雖然是心虛,但也表現出了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

隨着方寧解開自己上衣的動作,捕快瞬間瞪大了雙眼陷入了驚慌。

縣令此刻也眯起了眼睛,注視着方寧的一舉一動。

片刻後,方寧的衣物被自己脫下,他朝着自己的胸口看去,心中不由咯噔一聲。

胸前的皮膚很是稚嫩光滑無比,絲毫不見一絲傷疤的痕迹。

「這...........」

方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麼致命貫穿心臟的一刀,這一刻卻連一絲疤都沒留下。

「哈哈哈,方寧你這是作甚?」

縣令見方寧胸口與常人無異,頓時大笑傳遍了整個大堂。

捕快此刻也是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但眼前的一幕帶給他更多的是震撼和不解。

方寧此刻心情異常複雜,不知是慶幸還是悲哀。

「方寧公然做出不雅行為,罪加一等。」

縣令此時臉上滿是笑意,他火上澆油將方寧完完本本的推向了深淵。

「還有仵作,仵作可以作證。」

方寧這一句話聲音很小,可以說是有氣無力。

那是感受不到希望的絕望,但他還是想試一試將希望寄托在仵作身上。

縣令好似提前知曉了方寧的打算,方寧的話音剛落縣令的聲音便起。

「傳仵作。」

縣令的語調拉的很長,喊話間還將目光瞥向方寧,一副吃定你了的樣子。

良久,仵作來到了大堂內。

方寧沒有抬頭看一眼仵作,仵作要說的話方寧心中已然能猜到,他正在聚精會神的思考,這種死局,該如何破解。

「仵作,你來說說,案發現場可曾查驗方寧的屍體?」

「查,查過。」

「結果如何?」

「這...........」

縣令見仵作言辭吞吐之間有猶豫,瞬間勃然大怒,幾乎用了全力將手中的驚堂木拍在了桌上。

「啪........」

隨着一聲驚響仵作被嚇的渾身一顫,趕忙跪倒在地。

「回,回大人,未見任何異常。」

仵作說完趕忙低下了頭,不敢再看縣令及方寧一眼。

「呵........」方寧無奈搖頭,此刻的他心已經徹底涼透。

縣令對仵作的回答很是滿意,他點了點頭瞥了一眼方寧便不再繼續發難,而是給坐在大堂一側的師爺使了一個眼色。

師爺會意從自己身前的矮桌之上,呈起一紙文書遞給了縣令。

縣令接過文書,潤了潤嗓子,聲如洪鐘。

「方寧,雲霧縣人士,與雲霧縣人士張鐵無冤無仇,卻夜裡作妖嚇死張老漢,一命抵一命,判斬刑,午時行刑。」

聽完判決的方寧,此刻心情五味雜陳。

他不是沒想過辯解,反倒是腦中辯解之詞有很多,雲霧縣的黑讓人意想不到,黑的讓人可怕。

方寧知道自己無論如何辯解,都逃不掉這最後的一紙判決書,雲霧縣又成功「破」了一例凶殺案,速度之快讓人乍舌,這也是雲霧縣「模範縣」的來因。

此時上來了兩名衙役押運方寧前往刑場,方寧的目光卻死死的落在縣令的臉上,他要將這個極力致他於死地的人牢牢記住。

記住他臉上的每一處細節,要做到就算他化成了灰自己也能認的出來。

.........

午時,刑場。

此刻大雨依舊,雨滴無情的擊打着刑台表面,掀起一陣陣漣漪。

站在行刑台上的方寧衣物早已經被雨水浸的濕透。

縣太爺則坐在一處雨棚之下,他的一側還放着一副茶具,他悠然自得的拿起茶杯,掀開茶蓋輕輕的吹着漂浮在水面之上的茶葉。

邢台下方已經圍滿了形形**百姓,他們均都是在低聲竊竊私語不知道在談論着什麼。

方寧看着站在自己身側的劊子手,他可不認為這一刀下去自己還能穿越重生。

「在下對判決不服。」

方寧的聲音傳遍了整座刑場,傳入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縣令聽了方寧的叫聲之後放下了茶杯,饒有興趣的朝方寧看來。

「當日案發現場,這些百姓也在其中,他們都可以作證。」

方寧此刻聲音更大,在宣洩着判決的不公。

縣令聞言故出作驚訝的神情,他看了一眼台下圍觀的百姓隨後搖了搖頭。

而方寧卻是滿臉期待的朝着人群看去。

可是鴉雀無聲,當時在案發現場的那些百姓,此刻也有不少也在人群中,但他們此刻一個個均都是低着頭,沒有一人敢站出來。

看到這一幕方寧再次感受到了陣陣絲寒意,這究竟是怎樣一個世界?

「午時已到,行刑。」

也不知道是誰的吼叫聲回蕩在天際,方寧只感覺一股大力朝着自己肩膀按了下來,他無法抵抗這股大力跪在了地上。

可就在這時,一道道馬蹄踩踏地面發出的噠噠噠聲音傳來,使周圍的一切都變得安靜。

縣令聞聲趕忙站起了身子,扯着脖子朝着遠方看去。

刑台下方的百姓此刻也紛紛讓開了路,只見一群身穿黑色長袍,長袍上綉着龍紋的人騎着戰馬浩浩蕩蕩的朝着刑場走來。

這群人大約十人,他們有男有女他們均都是盤着丸子頭,一個個精神無比,威風凜凜。

他們其中一人舉着一張黑色巨大的旗子,旗子也是龍紋鑲邊,**綉着一個金色大大的「仲」字。

「這..這是,彥?」

縣令身旁的師爺似乎認出這群人,瞬間說話的語氣都磕磕絆絆了起來。

縣令聞言,瞬間被嚇的原地打起了轉。

「彥?他,他們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顯然這群人的出現將縣令嚇得不輕。

在大仲王朝,看見了「彥」就猶如仲帝親自降臨,那是代表仲帝的使者。

「快,快,上去迎接。」

此刻的縣令來不及思考彥為何會出現在這裡,他心中認為彥定是外出執行任務路過這裡而已。

此時的縣令也無法顧及其他,客客氣氣的朝着彥組織成員迎了上去。

面對縣令的笑臉相迎,彥組織一行十人彷彿視若無睹。

而走在最前方的那一人目光始終落在方寧身上。

那種目光摻雜着複雜,不解與不屑,讓人看了心生膽寒。

方寧也好似感受到了那人的目光,緩緩的抬起了頭,與他四目相對。

《春與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