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書女配是白蓮花
穿書女配是白蓮花 連載中

穿書女配是白蓮花

來源:google 作者:慕容熙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慕容熙 穿越重生 長孫黎

她穿書了,穿成了某本小說中的心機女配白蓮花,人前端莊大方,善解人意,人後婊里婊氣,自私自利穿成心機婊的慕容熙托着下巴表示,白蓮花還是要裝的,人設又不能崩這可怎麼辦?壞還是要壞的,但又不想結局那麼慘,只能暗戳戳的壞了所以慕容熙成了史上最機智的心機女配,又撩又壞,撩完還不負責慕容熙:我們壞女人都是沒有良心的展開

《穿書女配是白蓮花》章節試讀:

他看着自家主子捻着拇指和食指,很是嫌棄的提着那人的衣領,腳下生風的往大門處走去,不禁感嘆這位小太后還真是奇女子!敢在太歲面前動土。
然而這位奇女子現在都懵了,自己一瞬間被拎起來,兩隻玲瓏小腳突然懸空,不過幾瞬,反應都來不及,便被扔在了使者府門口。
慕容熙一時愣了愣,然後一手撐着地躍起,拍了拍屁股,倚在旁邊的大石獅子上面,看着眼前熨金的「天鳳國使者府」幾個大字。
而落落早在自家小太后被「擰」起來的時候,就戰戰兢兢地跟着出了使者府,現下看着自家小太后被扔在地上,生生地憋住了眼眶裡打轉的眼淚,然後拉起慕容熙的手,打量着自家小太后有沒有哪裡傷着了。
但是慕容熙卻是條件反射般將手抽了出來。她這手可是摸了上好的白玉凈瓶,還有那黒釉雕花茶盞,還有那金絲楠木,珍貴得很。
「小太后,你讓我看看,有沒有傷着哪裡,我都和你說了不要來了,還這樣丟人的被扔出來,所幸這裡來往人少,沒多少人看着。」小丫頭說話都還帶着哭腔。
一邊說,還一邊看了看周圍,確定了沒人看到之後才舒了一口氣,這時她突然覺得坊間傳聞的冷酷,不愛與人交流的使者大人如此的偉大,十分聖明地將府邸建在這兒。
此時她卻是不知,這裡周圍本是有許多探子的,只是被那位「請」走了而已,若是她知道這件事,指不定回慈寧宮怎麼燒高香供着那位使者大人呢。
「行了,行了,要丟人也是你家小姐丟人,你擔心個什麼勁兒啊!」慕容熙看着落落擔心着自己的模樣,還有些可愛,忍住了想揉她一下的衝動,最後看了一眼這使者府,便轉身打道回府了。
「小太后,你以後可萬萬不能再提聘禮這件事了。」馬車上,落落悄悄地看了自家小太后好幾眼,然後似乎是下定決心般,咬咬牙,想着一定不能讓自家小太后再做傻事。
「為何,他不是我未婚夫嗎,聘禮都沒下,還想把我娶走呢!」
「小太后,你怎麼也不和我說一聲兒再去啊,被扔出來已是萬幸,還好那位沒有傷着你!」
「怎麼個說法?」
「小太后,你怎麼睡一覺都睡傻了啊!那使者大人可是天鳳國出了名的摳門兒王爺,你去討聘禮不是——」
「不對啊,落落,我可是見着他院子里的那些名貴花草還有大廳里的那些個擺設,可甚是值錢,我們那慈寧宮都只夠給人家塞牙縫兒的,你說他摳門兒我可就不信了!」
慕容熙不甚在意的剝好一顆葡萄,便往嘴裏送,覺得自己面前急的都要蹦起來的落落有些大題小做。
「小太后,捨得給自己花錢和捨得把錢給別人花是兩碼事兒!你當真是忘了坊間傳聞了嗎?據說那王爺是因着不捨得下聘禮,這才二十好幾了都還未曾娶妻。」
「不是吧——」慕容熙還未見過這樣奇葩的人,一時難以相信。
那人看着也是俊朗非常,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還是權傾朝野,富甲天下的王爺,怎麼會便宜了自己這一個「小太后」呢?現在想來便想得通了。
不知怎的,此時慕容熙的腦中突然出現了那個月白色身影,剛剛只顧着把玩他大廳中的飾品去了,一時沒注意到他的容貌,現在回想起來,慕容熙不免驚嘆,就憑剛剛他扔自己出來時的那驚鴻一瞥,慕容熙便覺得這人絕對比那些個明星的顏值高多了。
這樣想來,這「和親」也甚是划算啊,未婚夫是一個有錢的,還長着一張那樣絕世相貌。
突然有些急切地想完成任務怎麼破?
「不過,像他那樣的,沒有聘禮也有許多女子想要嫁與他吧!」
「那位王爺心氣兒可高着呢,一般姑娘看不上,還覺着女子出穿用度花費太大。」
嘖嘖嘖——
「那為何他答應了娶我?」
「小太后,您都看了人家的身子了——」看着落落盯着自己的眼神,慕容熙都覺着有點羞恥了怎麼辦?
「況且小太后,雖然大家都知道你大婚當日,先帝便病發去世,你手腕上的守宮砂也還在,但是你畢竟是再嫁了,那位王爺說聘禮——免了,而且小太后你還有將軍府帶來的嫁妝,那位王爺說,你應是比較好養活的——」
慕容熙:「……」
這都是什麼事兒啊,再嫁夫君不下聘禮,皇帝兒子也不準備和親嫁妝,這「和親」還真就只是一個幌子。
「喂,系統,我可有什麼金手指?你這給我的都是爛攤子啊?」
「系統升級中——」
軟糯的聲音帶着一點冷酷無情,愣是把慕容熙逗笑了,搞得一旁的落落甚是恐慌。
自家小太后怎麼一會兒冷着個臉,一會兒又對着空氣傻笑?聯想着昨晚上小太后「扮鬼」嚇自己的這件事,落落更恐慌了,自家小太后該不會是傻了吧。
慕容熙此時才不知道落落的心理活動,若是知道,可能也只是翻個白眼兒。
閑散地捻着雙指,剝了一顆葡萄,正準備往口中送,慕容熙突然聽見馬車外面,一個小姑娘喊了一句「馬車上的那人是慈寧宮的那位」,嬌俏的聲音甚是好聽,慕容熙還未來得及評價,便有一個石頭似的東西從馬車的帘子那兒飛進來,直直地撞上她如花似玉的臉蛋。
慕容熙怔了怔,拇指大小的葡萄果肉從指間溜走,啪的一聲掉到地上,突覺臉上不僅生疼生疼的,還有一粘稠的東西順着她的鵝蛋臉兒往下流,她伸出纖細的食指,摸了摸被砸到的臉蛋,赫然上面是黃色的蛋液。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帘子那裡又飛進來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的東西,外面還有人在罵著「不知廉恥」,要不是落落反應快,過來將她拉到馬車的一個角落蹲着,她可能現在都被砸的鼻青臉腫的了。

《穿書女配是白蓮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