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陳年遇你
陳年遇你 連載中

陳年遇你

來源:外網 作者:陳晚禾江遲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陳晚禾江遲

所有人都認為他愛她,但是卻沒人知道他在陪她產檢的時候還在和別人聊天……<br />  她時常不明白,他不愛她為什麼要娶她呢?<br />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愛是可以演出來的。展開

《陳年遇你》章節試讀:

沒有任何不正常的關係? 陳晚禾覺得好笑,「江遲,我真的覺得你很奇怪,你到底在堅持什麼?裝深情給誰看?立人設給誰看?沒必要,我這樣的普通人跟你對抗不了什麼。」 江遲頓住,突然發現他自己好像也不太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麼了? 他何曾被一個女人指着鼻子罵過,他何曾被女人打過,他又何曾這樣沒有底線過…… 江遲眉頭皺起來,莫名的怒意圍繞着他,「你又在裝什麼?不是說不管我愛不愛你,你都會一直愛我嗎?不是說不管怎樣都不會跟我提離婚嗎?現在又是怎麼了?這麼快就變了?」 語畢江遲轉身離開了病房。 江遲的話讓陳晚禾有點恍惚,如果不是他們走到今天這樣針鋒相對的地步,她或許根本不會想起曾經嫁給他時的心情。 他說的沒錯,一切都是她自願的,也是她自找的。 即便是沒有文思,她曾經也一度覺得自己和他是走不到最後的,即便是後來結婚了,她也認為有一天他們會離婚,所以她說過,只要他不提離婚,她永遠都不會說離婚,不管他愛不愛她,只要她愛他就夠了。 所以這些年儘管江家的人對她不夠尊重,儘管連傭人都對她冷眼冷臉,她從未去在意過,在她看來,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夠了。 在這段千瘡百孔的婚姻里,誰都不是無辜的,她沒必要把全部的怨恨都算到他頭上。 但,他欺騙她的感情是實實在在的。 愛的時候可以寬容一切,但現在她不愛了。 …… 可能是兩人昨天吵架了,江遲第二天從早上到下午都沒有來過。 陳晚禾並不在意他來不來,畢竟來的也不過是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沒什麼意思。 她的手無意識的放到自己的小腹上,很難做出決定是留還是不留他。 如果留下這個孩子,那麼她和他這輩子的牽扯永遠都不會斬斷,如果不要他,那她又怎麼忍心呢…… 這是她期待了很久很久的孩子啊…… 沒想到在走廊里再次遇到了陸星遠。 陸星遠溫聲跟她打招呼,「沒感冒吧?」 陳晚禾搖頭。 見她有心事,陸星遠隨口問,「有什麼事嗎?你在病房等着就行,我幫你叫醫生。」 陳晚禾還是搖頭,低聲說,「可以陪我說說話嗎?」 陸星遠點頭,「行。「 …… 醫院內的休閑區,陳晚禾和陸星遠並肩坐在一處長椅上。 陸星遠沒有催促她,靜靜的等她說話。 「你忙嗎?」陳晚禾問。 「不忙,準備下班,今天不值班。」 陳晚禾沉默了幾秒,緩聲開口,「一個母親不要孩子,是不是特別狠心?」 陸星遠微怔,隨即問道,「你不想要孩子?」 「嗯。」陳晚禾手放到肚子上,眼神迷惘,「我和他不會有結局,何必把他帶到世界上來感受殘缺的愛和世俗的指指點點。」 她從小就是在無愛的家庭長大的,她不想她的孩子跟她一樣。 陸星遠思索了一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但於你而言我不建議你拿掉孩子。」 「為什麼?」她問。 「你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都沒有選擇離開你,說明你們的母子緣分很深。」陸星遠繼續說,「很多孕婦在這種情緒極度不穩的情況下,孩子多數是保不住的。」 陳晚禾沒說話,只是無意識的垂着眸子盯着某個地方。 「而且你和他有沒有結局跟孩子沒什麼關係,每一個生命都是應該敬畏的。」 其實她並不是真的想不要孩子,她只是想要一個堅持的理由,想要世界上的一分溫柔的勸誡。 除開江遲,除開原生家庭,世界其實也不是那麼的讓人厭倦。 記得上大學的時候,雖然宿舍里有的人壞,但也有的人好。 她曾經也有一個特別好的朋友,一起上課,一起去圖書館,一起逛街吃火鍋…… 赫然發現,結婚這些年,她所有的心思都在江遲身上,卻從未認真看過自己一眼,甚至連曾經最好的姐妹都沒有在聯繫了。 她連自己都不愛,他人又怎會愛她? 連血脈親情的人都不夠愛她,她卻在奢望一個陌生人的愛? 想想有點可笑。 她應該為自己而活,而不是以他人為中心。 正如肚子里的孩子,何須考慮江遲何須考慮任何人?只要她想要,那就留下。 陳晚禾從長椅上站起來,望向已經西下的夕陽,不知怎的,耳邊嘈雜的人聲竟不再是叨擾,而是令人心安的人間煙火氣…… 心底像是經歷了一場寒冬,冬去春來,重新長翠綠的芽。 「謝謝你。」陳晚禾臉上漾出淺淺的笑意,微風吹來,她閉上眼睛,神清氣爽,「我先回去了。」 陸星遠嗯了一聲,沒跟着她回醫院,「我在休息一會。」 …… 這之後,她的抑鬱症雖然不能說一下就好了,但是沒有江遲的出現,明顯她的情緒穩定了。 胃口和睡眠都明顯變好。 在江陳偶爾的陪伴之下,心情也逐漸好起來。 頭上的傷本來也不是什麼重傷,沒到一個月,她就出院了。 出院之後,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搬出江家。 她聯繫上了大學時期最好的朋友趙凡,正好她的房子有個房間可以給她住下。 再然後,就是上訴離婚。 江遲怎麼也想不到,一出差回來,接到的就是法院的傳票。 這段日子,醫生建議他暫時不要出現在她跟前,讓她好好保持情緒養好身體,加上兩人正在冷戰,江遲就沒去過醫院。 這會一身疲憊,看到的卻是這個,江遲氣的臉都黑了。 開車就趕回了家,然而他一回家卻發現這女人已經不在家了,東西都搬走了。 他狠狠捶了下門,一身的怒氣沒地方發。 「爸爸,你回來了。」 江陳的聲音自他身後傳來,江遲轉身就見小孩子一臉的委屈,「你終於回來了。」 江遲彎身抱起他,「媽媽走的時候你不知道?」 江陳,「知道。」 江遲頓了下,「怎麼不留住她?」 江陳心情低落,「阿陳留不住,媽媽說阿陳可以在這個家裡過的很開心,可是她每一分每一秒都不開心。」 「我不想讓媽媽不開心,我更不想失去媽媽。」

《陳年遇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