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超撩!賀少的小祖宗是煉丹大佬!
超撩!賀少的小祖宗是煉丹大佬! 連載中

超撩!賀少的小祖宗是煉丹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睡不醒的蘑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晚星 現代言情 賀牧洲

重生虐渣➕男強女強➕1v1➕甜寵古武界煉丹世家的家主沉星一朝身死,睜開眼竟變成了百年後A國病弱呆傻的沈家大小姐只是這個危險的男人怎麼一直纏着自己不放!於是,沈小姐忙着學習新知識,賀少爺忙着撩沈小姐沈小姐打臉渣渣,賀少爺在一旁加油助威!怎麼到處都能看到他!既然甩不掉,那自己就勉強接受吧!展開

《超撩!賀少的小祖宗是煉丹大佬!》章節試讀:

深夜。

沈晚星坐在桌子前,電腦上明滅的微光映照在少女略顯蒼白的臉上。

少女靈活的手指在鍵盤上翻飛,似是在彈奏一曲美妙的樂章。

通過網絡,沈晚星對百年後的A國基本水平已經有了解,這裡的科技水平絲毫不遜色於百年前的古武界。

古武界並不是一個發展滯後的地方,正相反,科技水平一直走在前沿,領先世俗界近百年。

沈晚星從容不迫地登入一個地下網站,微微思索,申請了一個小號。

這是世俗界最大交易網站IS,網站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兩百年前。

在這裡,只要你出的錢夠多,你可以買到你想要的任何東西,珍貴藥劑,罕見珠寶,機械武器,甚至是人命!

網站會自動根據你交易物品的成交總金額自動列出一個榜單,榜單上的這些人物,可以說都是各個行業的頂尖人才。

不知是看到了什麼,沈晚星的瞳孔微縮。

她曾經在世俗界呆過一陣子,在IS上註冊了一個賬號交易自己煉製的藥劑。

按道理來說,這個賬號百年前應該沉寂,現在卻赫然排在藥師榜單第一位!

上一次的交易時間顯示為上個月的十四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誰在用她的賬號和別人交易?

或是她的賬號被別人盜取成了別人斂財的工具?

IS網站由一套嚴密精準的程序操控,除非自己主動透露,任何人在上面都查不到任交易雙方的真實身份。

揉了揉微微酸澀的眼睛,沈晚星關上了電腦,壓下心中的疑慮。

她知道,為了還能見到明天的太陽,她該睡覺了。

清晨,寧城一中門口。

一輛低調的黑色汽車停在學校對面,車子沒有任何品牌標識,外觀也只是普通的大眾車,裏面卻大有乾坤。

駕駛座上南熠回頭對着后座正在假寐的男人道:「哥,已經查清楚了,排行榜第三的藥師就在寧城一中,只是…」

「只是裏面老師還有職工加起來也有一千多人,實在是不好確定啊。」

男人終於睜開了眼睛,那雙漆黑的瞳仁深不見底,彷彿有什麼把人吸進去的魔力。

「那就想辦法進去找,反正我們有有的是時間。」賀牧洲語氣微冷,帶着一絲沙啞,更添性感。

「好的哥,我已經查到寧城一中現在正在招人的崗位有:食堂主廚,廁所保潔,還有澡堂搓澡師傅…」

賀牧洲一記眼刀射過去,南熠聲若蚊蟻。

「嘿嘿,哥,其實我都安排好了。」南熠又得意的說起來。

「學校生活區的一處三十平的鋪面招租,我們可以順便搞個副業,賺點小錢。」

南熠忍不住想到自己這個帥哥老闆成為成為全校女生的夢中情人,嘴角咧的更大了。

賀牧洲倍感無奈,閉上眼晴,散漫地靠在車座椅上:「店的事情你去辦,不過賣的東西要我來定!」

「好的哥!」

南熠興緻盎然地去聯繫學校生活區的負責人。

沈晚星一覺睡到了中午,洗漱好之後,從柜子里挑選出來一套黑色休閑裝。

還是這種衣服穿着舒適方便。

今天周日,沈天成難得在家休息,坐在沙發上看財經報紙。

白芷馨帶着沈晚柔拎着大包小包回來。坐在一旁說笑着今天在商場里買衣服首飾的趣事。

沈晚星下樓就看到這樣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場面。

嘖,只是不知道這樣表面上的和樂還能維持多久。

白芷馨看到樓梯上的沈晚星忙開口道:「晚星啊,快過來這兒,今天上午我和晚柔逛街買了一些衣服,你挑挑看有沒有你喜歡的,拿去穿。」

白芷馨當然不是真的想把這些名貴東西送給沈晚星。

往常自己這樣一說,沈晚星就會主動拒絕自己。

這個土包子一直都很有自知之明,她哪裡配得上穿這麼昂貴的衣服。

誰知道沈晚星不但沒有拒絕她,還熱切地靠過來,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白姨,這是真的嗎,晚星謝謝白姨!」

不就是演戲么

自己也會!

更何況現在這種情況,自己越排斥冷落白芷馨,沈天成就會越護着她們。

這聲白姨叫的親切甜膩,白芷馨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沈晚星在白芷馨還沒緩過神來的時候,來到那包裝袋旁邊,開始挑挑揀揀。

「沈晚星你怎麼可以…」用你的臟手去摸我的裙子!

沈晚柔快要忍不住了,但是在自家母親的眼神警告下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完。

沈晚星把每一件衣服都扯出來,時不時在自己身上比較,欣喜道:「白姨,這個好漂亮啊,我穿上會不會…會不會很醜啊。」

白芷馨一口銀牙都要被咬碎了,這可是最貴的一件裙子!但此刻,在沈天成面前,她只能繼續裝大度。

「當然不會,晚星這麼漂亮穿什麼都好看!」

怎麼會呢,一個又丑又瘦的土包子!

沈晚星小心翼翼:「謝謝白姨,那我拿走了哦,白姨你真好!」

白芷馨端着自己幾乎快要維持不住的假笑:「當然!」

隨即沈晚星又驚喜地叫出聲:「哇!這雙鞋子也好漂亮啊,我記得我的腳跟妹妹的腳碼數一樣的,可不可以…」

白芷馨就快要破功了,沉默不言。

一直在旁邊的沈天成看着沈晚星:「好了,你別這麼欺負你妹妹,一件衣服就行了,別這麼貪心。」

沈天成剛說完,沈晚星「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嗚嗚我只是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鞋子,我從小就沒有媽媽,爸爸你也不喜歡我,我沒有想搶妹妹的鞋子,只是…只是羨慕妹妹有這麼多漂亮的衣服鞋子,自己什麼也沒有,嗚嗚…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妹妹!」

沈晚柔一把鼻涕一把淚抓住沈晚柔,臉還在她身上蹭了蹭。

這個土包子究竟在幹什麼,自己簡直要被她噁心壞了。誰是這個土包子的妹妹!

自己的身上的裙子可是L牌的最新款!

她怎麼敢…怎麼敢把她的鼻涕眼淚抹在上面!

可偏偏自己竟然推不走她!

沈晚星的這些舉動可把白芷馨母女膈應壞了。

可沈天成最是吃軟,這畢竟是嵐兒的女兒,便開口道:「爸爸哪裡討厭你了,只是身為沈家的大小姐,你不能欺負你妹妹,還有,你現在哪裡有身為沈家大小姐的樣子!」

「還不快回房間,把臉洗乾淨!」

「好的,爸爸,白姨,妹妹,那我先回房間了。」

沈晚星抱着衣服鞋子耷拉着頭上了樓。

沈晚柔快氣死了!

這個沈晚星,簡直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真是,真是不要臉!

沈天成看着沈晚星委屈落寞的背影皺了皺眉,難道自己真的對她的關心太少了?

想了想沈天成對白芷馨說:「好了,下次你再帶柔兒去買不就行了,咱們沈家又不缺這幾件衣服的錢!」

白芷馨楞在當處,賣慘裝可憐的話還沒有說出口,只好應聲道:「這是當然,衣服買回來了,晚柔晚星穿都是一樣的,是我疏忽了,該多給晚星買些衣服鞋子的。」

她知道這次她輸了不是因為沈晚星,而是她提到了她那早就死去的母親!

想到那個早就消失在這世間,卻還活在沈天成心中的人,白芷馨胸中湧出滔天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