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嬌霸總也喜歡撒嬌
病嬌霸總也喜歡撒嬌 連載中

病嬌霸總也喜歡撒嬌

來源:google 作者:恩格貝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時韞 沈穗 現代言情

[溫柔明媚音樂少女Vs偏執霸總]少年曾經有個皎月在心底,他默默的等待她長大,最後小月亮成了他的救贖……在沒遇到周時韞前,沈穗的生活一直都是按部就班遇到周時韞後,沈穗從對他的剛開始的厭惡到喜歡……小劇場沈穗正坐在沙發前吃巧克力,兩個小傢伙看見了硬要她喂,周時韞回來後看到她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委屈巴巴的抱着沈穗周:「穗穗,我也要吃」沈:「給你」周:「喂我」沈穗給他餵了一塊,看他笑的一臉滿足,忍不住親了他一下沈穗笑着看他,軟聲道:「周先生,好甜啊」周時韞眸色一暗,摟着她,低啞道:「什麼好甜,嗯?」沈:「周先生最甜了」展開

《病嬌霸總也喜歡撒嬌》章節試讀:

自從上次在酒吧被周時韞強吻後,沈穗也不敢去了。

她在學校附近找了個奶茶店。

夏季的太陽總是炙熱的,因為是中午的緣故,店裡基本沒什麼人,只有沈穗守着。

歡迎光臨……

門被人從外面推開,沈穗原本掛在嘴角的笑容看到來人時,瞬間淡了下來,她面色一僵。

「還記得我啊」

隨着周時韞進入,室內瞬間被帶進一股熱氣,沈穗垂頭,語氣故作淡定道:「請問您要喝些什麼。」

周時韞拿着台桌上的菜單把玩着,視線也不曾落在上面一眼。

他唇角勾起,手肘撐着檯面靠近她。

「你喜歡喝什麼。」

沈穗深呼了口氣,「你要喝什麼。」

「那就來一杯拿鐵吧」

他懶洋洋的靠在台上,一副笑盈盈的模樣。

沈穗快速給電腦做了記錄,打了單子。

至從那次酒吧被他強吻後,她是見他都躲着,已經很久都沒有見過他了,只是沒想到他會在這出現。

咖啡已經做好了,沈穗把他放到他面前。

周時韞也不拿,食指有節奏的敲打着檯面。

「你很缺錢。」

沈穗微微皺眉,冷淡的嗆他:「和你有什麼關係。」

空氣中有些凝滯,頃刻間又恢復了正常。

他低聲一笑,「的確跟我沒什麼關係。」

歡迎下次光臨。

門再次被關上,台上擺着一張紅色的鈔票和未動的咖啡。

在周時韞沒有出現過,沈穗的生活或許一切正常,雖然忙碌但很充實。

思索這段時間周時韞的舉動,她也明白他的意圖。

但她知道,周時韞,不能靠近,她惹不起。

……

上午沒課,沈媽媽今天剛好休假,便做了便當和甜點拿過來給她。

「穗穗,一會拿一份給科鳴」沈母叮囑道。

沈穗有些不忍心,沈母好不容易休次假,卻還要給她送吃的過來。

盒子里的水果切的大小均勻,便當里色彩搭配的很漂亮。

「媽媽做的菜越來越好吃了。」沈穗不由的誇讚道。

「就你嘴甜,在學校好好吃飯,有些天沒來看你了,都瘦了好多。」沈母心疼摸了摸她的臉蛋。

「有好好吃飯呢,不用擔心。」

「快回去休息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等沈母走遠,沈穗看着懷裡的便當,鼻子一酸。

她想和沈母多呆一會,但沈母好不容易休息一次卻跑過來看她,一段時間不見,沈母似乎神色疲憊了很多,眼底的光也黯淡了。

外面的太陽刺的她眼睛有些張不開,陽光烤在皮膚上愈發滾燙。

沈穗的小臉被曬的紅撲撲的,額角出了汗。

陸科鳴和她從小是一個小區長大的,他家就住在她家旁邊,兩人也是青梅竹馬。

他大她兩歲,在沈穗讀高二時,陸科鳴考上了c大一家人便搬走了,兩人便斷了聯繫,直至沈穗考上c大。

陸科鳴還在上課,沈穗發了信息說在第一食堂等他。

「你今天下課好早」

一般陸科鳴下課後都會晚些,今天來的出奇的準時。

沈穗把便當擺到她面前,陸科鳴道了聲謝。

陸科鳴向來性子沉悶,沈穗又是性格溫和安靜的,兩人吃飯都專心不說話。

「沈阿姨手藝越來越好了。」

陸科鳴破天荒的和她聊了起來,沈穗有些怔,有些適應不過來。

輕輕嗯了一聲,想起沈母疲憊的神色,鼻子酸澀,眼裡聚起一層霧水,啪嗒啪嗒的掉落下來。

「媽媽曾經打算過開一家餐廳還記得她說她要研究很多好吃的做給我吃。」

可是沈媽媽終究還是沒有開一家屬於自己的餐廳。

「今天我媽媽過來看我,看到她眼底沒有了光彩,她面容疲憊了很多……」

陸科鳴遞了張紙巾給她,他也不知道怎麼安慰。

伸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耳根發紅,聲音波瀾不驚:「我會和你媽媽一直陪着你的。」

沈穗擦了擦眼淚,壓抑住心中的情緒,抬起頭,勉強的笑着說:「我沒事,謝謝。」

…………

陸科鳴離開後,沈穗望着空蕩蕩的飯盒,依舊沒什麼情緒。

她這整個人蔫蔫的沒什麼生氣,步子邁的很慢,直至被人攔住,她才抬起頭。

「你……」

周時韞穿着一身黑色體恤和黑色休閑褲,頭戴着一頂白色運動帽,面無表情的看着她。

與往日的散漫不同,今天的他格外的陰沉。

沈穗不想和他有什麼接觸,往後退了一步,打算從他身側過去。

「那個男的和你什麼關係。」

周時韞拉住她的手,語氣聽不出喜怒。

「你到底要幹什麼,再這樣,我就告到輔導員那去。」沈穗惱怒的看他。

周時韞聽到後沒有鬆開她,反而嗤笑一聲。

「你最好告到校長那裡,看看校長肯不肯幫你。」

如此漫不經心的模樣,似乎真不怕她的威脅。

上次路過校長辦公室的時候,周時韞似乎和校長關係很好。

心中瞬間有些無力。

就這麼討厭他。

周時韞漆黑的眸子微眯,把她扯進懷中。

撲鼻的薄荷的氣息撲面而來,沈穗被嚇了一跳,手中的餐盒也順勢掉落在地,發出沉悶的響聲。

「他和我什麼關係,跟你有又什麼關係。」

「你放開我。」掙扎無果,反而被抱的更緊了,她狠狠在他xiong前咬了一口,男人面無表情的把她的腦袋往懷裡摁。

她冷聲道:「你是不是有病啊,為什麼老是纏着我。」

她真的不理解,兩人才見過幾次,他纏着她到底要幹什麼。

「我想幹什麼?」

似乎很享受女孩在他懷中嬌軟的模樣,嬌嬌軟軟的一團,讓他焦躁的內心有片刻安寧。

他眼底韞溫着病態的眷戀,語氣無奈。

「我以為……我的行動夠明顯了」

「男人喜歡一個女人,不就是見色起意嗎,嗯?」

他把她反身壓在牆上,凝視着她。

耳邊傳來一陣低沉的笑,男人的氣息盡數噴洒在她的頸處,痒痒的。

周時韞捏捏她的耳垂,貼在她的耳邊說道:「我想要你做我女朋友,難道你看不出來?」

有什麼溫熱的東西觸碰她的耳垂,她神色一僵,還沒等她反應,周時韞已經俯身han住她微微肉粉色的耳垂。

牙尖輕輕啃咬着,沈穗心跳跳的很快,腿有些發軟,伸手無力的推了推他。